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07、驱散阿姑

207、驱散阿姑

  之后这个在密室里游荡的鬼胎就不见了踪迹,先生说可能是畏惧我然后隐去了,我说难怪老家会有这么多祸事,原来是下头供着这东西,至于来家的阴气,只怕也是从这里渗出来的。先生显然也是这个意思,我不敢随便去动神龛上的东西,就问先生这样的局要怎么破,先生说最简单的就是直接驱散了,他说以往的话要做祭祀法事,但是现在我在的话就可以省去,因为鬼胎怕我,所以不用做祭祀安抚和他斗,我直接把坛子抱走它也不敢为难我。

  于是我就把坛子抱了起来,然后先生灭了点着的香,之后又在四角用石块各压了一张符纸,算是镇住这个地方,这才和我出去,我说里面尸油味道那么浓,已经能确认是阿姑在作怪了。正说着,我们才从里面出来,果真就看见阿姑坐在三太公家的太师椅上,正晃悠悠地闭目养神,听见我们出来的痕迹,这才睁开眼睛,然后说我们还是找到这里来了。

  阿姑似乎知道我们要来,而且是专程在这里等我们,她见我抱着那个坛子,让我把坛子放下,我并没有搭理她,但是阿姑却继续说,这个坛子不是她供着的,我问不是她那是谁,而且会用尸油的只有她一个人。

  然后阿姑说让我们到三太公家的房间里去看看,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于是就和先生走进了房间里,这才发现房间里躺着一个人,但是看这人的模样来说,应该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一个人了,而是一具尸体,只是看到的时候我们都惊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阿姑依然晃悠悠地靠在太师椅上,或者应该说是阿姑的亡魂靠在太师椅上,而里面的床上,正是她的尸体,我们退出来才惊讶地说,她已经死了!

  阿姑不置可否,这才点点头,然后说她只是一个亡魂而已,做这些做什么,然后她才说把坛子供在这里的是奶奶,不是她。听见是奶奶,我和先生更是面面相觑,奶奶供一个鬼胎做什么,然后阿姑才说,我还是把坛子放回去,因为这个鬼胎和我是相连的,要是这个坛子出了差池,我也会出事。

  我有些不懂阿姑在说什么了,然后阿姑才说我也许听奶奶或者母亲他们说起过生我时候的事,我点头说是提起过,当时因为父亲执意在西井上建房子,所以差点导致我生不下来,还是后来奶奶回来帮做了祷告祭祀才好了。

  阿姑听了却摇摇头,然后说我知道的并不是真相,她这才说这个神龛在母亲怀我的时候就已经设在这里了,那时候母亲怀孕基本上都是在老家住的,这个鬼胎的阴气就一直侵入到母亲的肚子里,这才是我生不下来的原因,我说这怎么可能,是奶奶不让我生下来?

  阿姑却说并不是不让我生下来,而是让我吸收鬼胎的阴气,我问为什么要这么做,阿姑说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是招邪的体质,才会在出生之后招来各种邪祟,说直白一些,我就是一个诱饵,专门给奶奶招邪祟来炼化。

  我听了之后简直不敢相信,然后阿姑才说我真以为光是帮叫魂奶奶会积攒起这么多的债吗,完全是因为做了太多损阴德的事,才成了今天的事。然后阿姑问了我一件事,奶奶是否会经常给我吃黑心的鸡蛋,还有会在门两边放这样的鸡蛋,我问阿姑她是怎么知道的,阿姑说她也是亡魂,可以到处游荡,她自然见过。

  她说这种黑心的鸡蛋就是聚集了煞气的,我吃了之后就会招邪,所以每次只要我吃了这种鸡蛋就会遇见各种邪乎事。而奶奶在门两边放那些鸡蛋是为了喂食她养的小鬼,然后阿姑才说奶奶养了很多小鬼,这才是为什么老屋如此阴邪的原因。

  我听着阿姑说的,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只是阿姑说的关于鸡蛋的事,我的确是无法反驳,因为的确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就听见有什么东西吃鸡蛋的声音,起来之后果真发现鸡蛋被吃掉了很多,那时候我还纳闷是什么吃了鸡蛋,原来竟然是这个缘故。

  只是我不敢相信奶奶是这样的人,我问阿姑说那么奶奶养这些东西做什么,阿姑才说养小鬼这种事很多时候只是为了能有一个帮手,比如说奶奶随叫随来的泥巴匠,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可是如果我们真的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被称为泥巴匠,因为这些人都是泥塑,只是被奶奶养的小鬼附在身上,这就是奶奶最初的初衷。

  但是后来奶奶发现这样做是损阴德的,所以后来才收了手,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事那事这么容易说收手就能收手的,特别养着的这个鬼胎,它已经和我无形中有了牵连,只要这个鬼胎出事,那么我也就会出事,所以只能这样一直养着,可是无奈鬼胎越来越凶,而奶奶却越来越无法控制。

  阿姑又说,上回奶奶要去死,就是因为她觉得做了很多对不起我们的事,那些债不单缠着她,也缠着我们,所以她才想要用这样的解决办法,只是最后被阿姑出面搅了局。我问阿姑为什么要这样做,然后阿姑忽然笑了起来,然后猛地变了一种神情说,奶奶欠她的哪能这么容易就还清,如果奶奶死了那么她欠阿姑的就全部一笔勾销了,她又如何能把这些债累加在我身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阿姑忽然看着我们笑得张牙舞爪,然后说现在奶奶死不了了,她已经让所有恶灵都不要来骚扰她,没有东西索命她就不可能死,如果她是自己了断,那么债就会遗留到我们身上,所以奶奶现在也深知这一点。

  我看着阿姑那张牙舞爪的神情,果真都是她在搞鬼,刚刚还假惺惺地说她仅仅是一个亡魂神什么的,听着就让人恶心。

  而我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把坛子的盖子给打开了,然后用手抓住了鬼胎的尸身,朝阿姑冷冷地说:“我不信我会出事。”

  说着我捏住鬼胎的脖后根,然后我就觉得我捏住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把鬼胎的恶灵从尸身上拉了出来,朝阿姑说:“我倒要看看,我会不会出事。”

  然后我就将鬼胎的恶灵给打散了,阿姑的笑容忽然凝聚在空中,然后忽然变成尖锐的嚎叫,她噌地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朝我咆哮道:“你怎么能……”

  我把坛子仍在地上,然后说:“你唬人的那些话,如果唬以前的我还行,但是唬现在的我却唬不到。”

  阿姑此时再也笑不出来了,只是看着我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说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然后我朝阿姑走近,吓得阿姑连连后退,然后她就想跑,我对她说她的尸身在这里,无论她跑到哪里,我只需要捏住她的脖后根就能把她从任何地方抓回来,我说如果她不想像刚刚的鬼胎一样的下场的话,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阿姑果真定在了原地,再也不敢动,然后我忽然听见她说了一句话,她说:“你是他!”

  我的眼神有短暂的迷茫,我问:“他是谁?”

  阿姑却就此住了口,然后说我要问什么尽管问,但是她绝不会告诉我“他”是谁,然后她说我可以打散她。我看的出阿姑是在赌,赌我想知道,就不会把她打散,我最后说:“那好,你回答我的问题,谁是幕后指使,你们的话绝对是做不出这些事来的,这个三魂和合风水局是谁布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