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招魂 > 204、尸身

204、尸身

  只是过去看了之后,我才发现老成他儿子的生魂在这里游荡是有原因的,因为到了边上之后,我们发现那里的泥土好像被翻开过,也就是被挖过,泥土的颜色很新,于是我和先生就往下扒了扒,哪知道一扒就扒出一个洞来,看那洞的大小和样子,我第一眼就认定了是老鼠洞。

  发现这点之后,之前的猜测开始证实,整个桑树林里就是一个老鼠窝,这里面有多少老鼠,估计根本没人知道。这洞是竖直向下的,我和先生往里看了看之后觉得不用工具很难挖到什么,之后我和先生就没管这个洞,只说明天带了工具来挖开看看里面倒底有什么。

  而接下来的功夫,我们则绕着桑树林转了一圈,专门找这种容易被忽视掉的洞口,这债一看没什么,可细细一找之后还真是吓人一跳,基本上每一棵桑树下面都有一个很隐蔽的洞口,这些桑树的时候久了,根部都特别粗大,而且桑树的根枝本来就长得不规则,所以嶙峋怪状地很容易遮掩住洞口,发现这些的时候我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说实话,这些洞穴要不是你有心找,而且知道是什么洞才能看分明,要是一般人即便看见也只会以为是桑树根裂了弄出来的。

  我说如果整片桑树林都是这样的话那还得了,单单凭我们见一家人的本事,恐怕根本应付不来,可是如果要让村里的人知道,那就是一场恐慌。再有就是,这里的桑树是谁种下的现在也分不清了,早先的时候还有人来轮流照应着,可是后来村子里养蚕的人少了也就没人关心这些桑树了,任由他们疯长,所以有了今天的这些事一点也不奇怪,甚少有人关心桑树林里是个什么情况,才会让这些东西在里面滋生。

  这事后来一合计,商量说先别弄那么大动静出来,先把我们发现的那个洞口给挖开看看,看等看清楚了里面倒底有什么再说别的。于是第二天我和先生拿着工具到了下面,那里即便是白天也甚少有人,倒也方便很多。我和先生找到洞口,就用铲子一铲子一铲子往下面挖,可是出乎我们医疗的是,里面没有老鼠,却有一具尸体。

  但是这的确是一个老鼠洞无疑,尸体应该是被老鼠拖进去的,这尸体正是老成他儿子的,只是死掉的时间已经久了,尸身却并没有腐烂,整个身体有些发黑,对于这种发黑我有些不理解,因为一般尸体发黑发紫是因为中毒而死才会这样,比如说喝了农药,吃了耗子药等等的,然而那只是发紫,老成他儿子这是发黑,先生看见说死了这就都没开始腐烂,而且尸身还开始发黑,这是要尸变的迹象。

  而且尸身晒到太阳之后就开始出现溃烂的痕迹,先生说这尸体已经这样了,是救不回来了,于是就只能将它在太阳底下曝晒,我们来的时间刚好是正午日头最毒的时候,倒还有些巧。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尸变的尸体被焚化的过程,都不需要明火,只需要一直在太阳底下晒着,就能让整具尸体都化成灰。

  我说尸体的尸化和老鼠应该有关,但是先生却摇头,先生说他到觉得这件事和阿姑有关,我听见先生忽然提起阿姑,有些不解,然后先生说老成他儿子的尸身上下都没有被啃咬过的痕迹,要是被老鼠拖回来的,应该像有有或者邱布附身的那具尸身一样,被咬的惨不忍睹。

  那么会不会是他自己爬进去的,先生才说他在老成他儿子身上闻到过尸油的味道,也就是说他应该是被扶尸了,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爬到洞里面去,而我们村里会扶尸的,除了阿姑没有别人。

  接着先生推测,说阿姑一定一直都在村子里面,应该是从她几十年前出走开始,她就没有离开过这个村子,一直都呆在这里,否则她怎么可能对整个村子发生的事知道的这么详细,我文说那么她会在哪里,先生则陷入了沉思,然后说肯定在我们知道的地方,只是我们还没找到这些事情的关联点,推测不出来。

  被先生这么一说,我心上反倒有些七上八下了起来,可是之前阿姑出现一直都是在帮我们的,先生这么说好像已经认定了是阿姑在搞破坏一样,更何况,阿姑是先生的亲外婆,他似乎对这层关系就从来没有考虑过。

  但是先生说,阿姑是不是他外婆还很难说,我惊讶先生难道怀疑这一层关系不成,先生说按理说赵钱还是他亲身父亲,可是却是一个不知道的人附在尸身上,空有其表,其实却并不是,所以他在想阿姑应该也有这种可能,更何况有一点很重要,当时不是都说阿姑投湖自尽被太爷爷救了起来,都说阿姑没有死,可是谁能证明?

  而且我自己不是也说了,盘桓在家里的那个最大的恶灵是太爷爷,太爷爷既然是恶灵那么就一定是有原因的,这里面需要猜测的东西太多,一时间也说不出一个准的,所以先生说暂时还是别信这些眼睛看见的为好,否则到时候后悔莫及,被先生这么一说,我倒觉得先生是一个务实主义者。

  到最后老成他儿子的尸体连骨头都没剩下,就这样化成了灰,先生说它已经不能作祟了,只是他的亡魂还在四处游荡,刚刚我看见的应该就是。还有就是,既然老成他儿子的尸体成了这样,那么之前我的推测是不是就是错的,那个鬼胎并没有占据他的尸身,那么那个鬼胎到底在哪里,意图是什么呢?

  提到这个鬼胎,先生说我们都不知道殷铃儿是什么时候把它生下来的,这事还得去问殷铃儿才能有个准信,只是殷铃儿肯不肯说就是另一回事了,先生说的有些玄乎,我问他说殷铃儿为什么不肯说,先生才说她有些事情并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也就是说瞒着我们一些,至于为什么,暂时还不好推测她的意图,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既然是东井的基桩,那就是有两把刷子的,为何会被一个吊死女鬼喧宾夺主,抢了东井,这不是很奇怪吗?

  听见先生这样说,我有些不敢去想,所以先生说她这样做只有两种可以解释,第一是她接近我们有不可告人的意图,第二,则是她真的想嫁给我。先生问我两种我觉得那种更可靠一些,我说第二种也太不靠谱了,我甚至都不认识她,先生说这种事我不用认识她,她认识我就可以了,或许我曾经无意间做过什么事,或者我经常被她看到,就会成这样的事。

  我说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好说了,先生自己也那不准,说希望是第二种,因为按照目前来说她还算是尽心尽意地帮我们,但是先生也提醒我不要太相信她,因为他总觉得殷铃儿瞒着我们一些什么事,如果是善意的那还好,如果是恶意的,就得小心了。

  我把先生的话听在心上,先生就没再说下去,然后我们又到桑树下边来挖,因为刚刚没有挖到老鼠,觉得我们之前的猜测还不成立,于是就到桑树边上挖了试试看。桑树根这一边就要难挖很多,我和先生只能顺着根往下挖,估计挖到下面,整棵桑树也就被挖起来了。

  只是挖到下面之后,越挖越让我和先生心惊,因为我们在桑树根下面挖到了尸骸,尸骸和桑树的根都已经长成一体了,桑树的根从尸身里生长出来,好像融为一体一样,看到这景象的时候,先生忽然问了一句说,这些桑树倒底是什么时候种下去的,先生问这个问题自然是想知道尸体和桑树是不是同时一起埋和种的,因为如果每一棵都是我们看到的这种情形的话,那么就是说这里该有多少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