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一苇渡江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一苇渡江

    张扬和杜天野有约,杜天野在东江开了几天会,今天下午就要返程前往江城,苏媛媛脚上的烫伤已经基本恢复,她也决定跟着杜天野一起返回江城休养一段时间,慧源宾馆的事情在她心底还是留下了一些阴影。
    张扬在望江楼给杜天野送行,看到苏媛媛没有一起过来,张扬诧异道:“苏媛媛呢?不是说好一起过来的吗?”
    杜天野笑道:“她去慧源宾馆收拾东西,回头跟我的顺风车返回江城。”
    张扬点了点头道:“夫妻双双把家还啊!”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谣言都是你这种人传出来的。”
    张扬道:“其实苏媛媛不错,要相貌有相貌,要人品有人品,你们两个郎才女貌,的确很般配啊!”张大官人仍然不失时机的把杜天野和苏媛媛一起撮合。
    杜天野道:“我记得过去你一直对她没什么好感啊?怎么突然间就转变看法了?”
    张扬笑道:“人是会变得嘛,过去我以为她坑害过你,可后来才知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经过几件事的观察,我发现苏媛媛这个女孩子单纯善良,最重要的是人家对你真心真意,我说杜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可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我看得清清楚楚,你这辈子的幸福可就在苏媛媛身上了。”
    杜天野道:“你丫不去当媒婆真是可惜了。”
    张扬道:“我考虑考虑,兴许我当官当腻了,就开一婚姻介绍所,你说我要是干了这一行,是不是就没别人活路了?”
    杜天野笑了笑,端起酒杯把杯中酒饮尽:“我都四十多岁了,人家才二十多。”
    张扬道:“年龄不是问题,这世上老牛吃嫩草的多了,也不差你一个。”
    杜天野笑骂道:“你这张嘴真是没品!”
    张扬道:“其实你也就是刚刚四十岁,苏媛媛二十六吧,这点年龄差距根本不算什么。”
    杜天野没说话,目光透过窗口望着远方的江面。
    张扬道:“你敢说自己对苏媛媛没有感情?这次她遇到了麻烦,你激动成了这个样子,为了她跑前跑后,中纪委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吧?结果弄得我帮你背了黑锅,所有人都觉着刘晓忠是被我搞下来的,其实动手的另有其人。”
    杜天野道:“刘晓忠本身就有问题,他的落马是应该的,并不是我报复他。”
    张扬道:“那就是你心里还惦记着她!”张扬虽然没有挑明这个她是谁,可杜天野知道他说得是文玲。
    杜天野拿起酒瓶自己倒了一杯,低声道:“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和她之间已经彻底完了,真的,过去的文玲在我心中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对我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那你还顾虑什么?”
    杜天野道:“做出选择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张扬,我对感情的态度和你不同,也许我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张扬点了点头道:“杜哥,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整天活在回忆里只会让你痛苦。”
    杜天野端起酒杯微笑道:“无论怎样,我都要感谢你,作为朋友,你任何时候都没让我失望过。”这句话等于对张扬的最高评价,张大官人忙活了半天,能够落到朋友的这种评价,值了!
    薛伟童在处理完京城的事情之后来到了东江,她这次过来专门为了签署迪特主题娱乐公园的合约,这一笔合约签署之后,新城区的年度招商引资额达到了惊人的八十亿元,这也让新城区在东江各行政区中脱颖而出,成为年度招商工作当之无愧的老大。
    其实在建基集团和新城区签约之后,所有人都意识到张扬要放卫星了,所以迪特主题公园项目签约的时候,大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东江市委常委会议上,市委书记梁天正点名表扬了张扬的工作成绩,他向各位常委道:“今年东江市的招商引资工作成绩极为突出,这其中最优秀的要数张扬同志,他来到东江的时间还不到四个月,就已经为新城区完成了八十亿元的招商引资任务,这样的成绩真是让人鼓舞,也证明我们东江经济发展的潜力是巨大的,同时也证明我们年轻干部的实力,也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提示,我们要赋予这些年轻干部更多的信任。”梁天正说这番话是真心感到骄傲的,所有人都知道是他提议把秦清和张扬挖了过来,虽然当初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可事实证明张扬这小子的确给他长脸。在八十亿招商业绩的映衬下,过去这厮从东江挖走英德尔公司的劣迹也淡化了许多。
    常务副市长隋国明道:“新城区项目开了个好头,有了这八十亿的投资,必将极大地增强新城区对外来投资商的吸引力,我相信明年的工作一定会更加顺利。”
    东江市市长方知达道:“我们也应当看到,招商工作顺利的最主要原因是东江新城区的吸引力,新城区的吸引力是在东江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的基础上才产生的。张扬这个年轻同志的确很有能力,但是他身上的缺点和优点同样鲜明!对年轻同志,必要的鼓励是需要的,但是也不能让他们产生过度膨胀的心理,因为做出了点成绩就飘飘然。”
    梁天正听到方知达的这番话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知道方知达并不是要跟自己唱反调,张扬刚来东江就和方知达的外甥闹得不可开交,这件事外面传得很盛,不过梁天正心里也希望又人跳出来说说张扬的不是,由方知达唱唱白脸更好。
    梁天正道:“知达同志说得很对,对这些年轻干部,我们要采取捧打并用的方法。捧得太高不行,打得太重也不行,必须做到恰到好处,也只有这样才能鞭策他们不断进步。”
    张大官人压根不需要这帮领导的鞭策,对他而言,既然做了这份工作,就得对得起自己的位子,更何况新城区的负责人是秦清,就是冲着秦清,他也得卖力工作。
    薛伟童的迪特主题娱乐公园落户东江,让张扬今年的招商工作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他陪同薛伟童在秋霞湖再次考察的时候,接到了来自于武意的电话。
    武意是专程向他表达恭贺的,顺便邀请他吃饭,实践和他的赌约。
    张扬和武意约定了吃饭的时间,笑眯眯挂上了电话。
    薛伟童看着他:“女孩子的电话?”
    张扬笑道:“耳朵挺贼啊!”
    薛伟童不屑道:“瞧你笑得那么淫贱,不用问就知道。”
    张扬这才把武意和自己的赌约说了,笑眯眯道:“说起来还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雪中送炭,赶在年前签订了迪特公园的合约,输得可能是我了。”
    薛伟童道:“如果不是为了给我爷爷过生日,我早就过来了。”
    张扬道:“老人家身体好吧?对了,这次他过生日,你姑妈有没有回去啊?”
    薛伟童点了点头笑道:“回去了,还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张扬道:“什么好消息?该不是你姑妈怀孕了吧?”
    这次论到薛伟童诧异了,她惊奇的睁大了双眼道:“神了嗳,你怎么会知道?”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心说我不知道谁知道?严峻强能够枯木逢春,还不是因为我给了他逆天丹,还帮助他医好了七伤拳损伤的经脉,不然薛英红怎么会怀孕?不过这种事张扬是不会告诉她的,笑眯眯道:“我猜的,没想到居然会让我猜中。”
    薛伟童笑道:“我姑妈姑父他们高兴地不得了,现在我爷爷都不让我姑姑回西藏了,就让她留在京城安心养胎,我们全家人都把她当成了宝贝。”
    张扬笑了起来,薛英红结婚这么多年才成功怀孕,也难怪薛家会这么紧张,他微笑道:“那你姑父呢?是不是也留在京城了?”
    薛伟童摇了摇头道:“他刚刚被提升为军区副政委,肯定要回去的。”
    张扬微微一怔,马上联想到此前得罪过他们的熊恩彬父子,难道薛家果真利用上次拉萨发生的事情迫使熊恩彬让出了他的位子?张大官人暗叹高层斗争之复杂,难怪上次薛英红围绕熊秉坤的事情不依不饶,几遍熊恩彬是军区副政委,她也没有给他任何的面子,看来从那时起,薛英红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要趁机迫使熊恩彬让路,将副政委的位子给丈夫腾出来。张扬想起文浩南之前的那番话,果然,薛家人都不简单,即便是这位结拜妹子,在拉萨的表现也有些一反常态,说不定她也早就有了这方面的考虑,所以趁机将事情闹大,当时没看透事情本质的唯有自己而已。
    薛伟童折下秋霞湖边的一根蒲苇,用力向湖心投去,迎面一阵风吹来,那蒲苇悠悠荡荡又落在脚下。
    张扬拾起那根蒲苇,学着她的样子也向湖心投去,却见那支蒲苇宛如箭镞一般激射而出,一直飞出数十米,方才落在水面之上,薛伟童看得咋舌不已:“你是怎样做到的?”
    张大官人笑道:“顺势而为,掌握自然之道,这一切当然不难。”最近他对大乘决勤练不辍,武功上的进境可谓是一日千里,就算鼎盛期的文玲再度过来寻仇,张扬自信也能够将之战败。
    薛伟童又折下一根蒲苇,张扬笑眯眯摇了摇头,果不其然,薛伟童这次仍然没有成功,薛伟童道:“哇!三哥,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一手你一定得教给我。”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这算什么?一苇渡江我都会,你想学吗?”
    薛伟童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一苇渡江那是达摩才能玩出的高难度动作,我要是这么厉害,还当什么劳什子管委会副主任,早就去少林寺当方丈了!”
    薛伟童笑道:“去少林寺当方丈哪有在这儿当国家干部拉风!”
    张扬道:“时代不同了,现在的方丈和国家干部有一拼,说不定谁比谁更威风呢!”
    两人说笑的时候,看到远处一位老人背着夕阳走了过来,夕阳的余晖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一道金色的光环,却是顾允知垂钓回来。
    张扬慌忙迎了上去:“爸!”自从顾佳彤辞世之后,张扬就这样称呼他。虽然顾允知已经婉转的告诉张扬,不必坚持这样称呼自己,他不想女儿的事情成为张扬一生摆脱不掉的负累。
    顾允知微笑道:“张扬,你怎么会在秋霞湖?”
    张扬指了指身后,薛伟童大步跟了过来,她笑着称呼道:“顾伯伯!”
    顾允知微微一怔,他并不认得薛伟童。
    张扬本想将薛伟童介绍给顾允知认识,听到她喊得如此亲热,张扬意识到薛伟童本来就认识顾允知,可是看到顾允知一脸的迷惘,显然没有想起薛伟童是谁。
    薛伟童笑道:“顾伯伯,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薛世纶的女儿!”
    顾允知此时方才恍然大悟,惊喜道:“你是童童!我上次见你还是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学生,怎么忽然间就这么大了!”
    薛伟童笑道:“女大十八变嘛,我高中毕业后就去港大求学,后来又去英国剑桥混了几年,这么久您都没有见过我,当然记不起来了。”
    顾允知和薛伟童的父亲薛世纶相识多年,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不过顾允知在政治上从不拉帮结派,这也是他的仕途止步于平海省委书记的根本原因。顾允知感叹道:“十多年了,记得上次我去你家还是十年前的事情。”
    薛伟童连连点头道:“八六年,虎年!当时是年初七,我过生日,顾伯伯还给我买了生日蛋糕。”
    顾允知笑道:“你记得真的很清楚。”
    薛伟童笑道:“那是当然,那天我闯了祸,是顾伯伯的到来才让我逃过一劫,不然我爸肯定要把我吊起来打。”
    顾允知笑得越发开心,他将鱼篓交给张扬:“走!去我家吃饭!”
    张扬看了看鱼篓,里面只有三条小鱼,看来顾允知今天的收获并不怎么样。张扬忍不住道:“爸,这三条小鱼熬汤也不够啊!”
    顾允知道:“家里有好吃的!”
    张扬和薛伟童跟着顾允知来到家中,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张大官人吸了吸鼻子,马上就从这香味儿中联想到了什么,脱口道:“佛跳墙!养养回来了!”
    顾允知笑着点头:“你鼻子好灵!”
    他们来到院落之中的时候,顾养养刚好从厨房内走出来,简简单单的用一方黄色的手帕包住满头青丝,淡扫蛾眉,美眸如水,迎着夕阳俏生生站立着,宛如一朵美丽的山茶花,当她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目光明显的明亮了起来。
    顾允知的目光何其犀利,马上就从女儿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知女莫若父,顾允知对女儿的心思揣摩的很清楚,他不由得感到有些担心。
    顾养养显然想在父亲面前掩饰自己对张扬的关注,微笑着向薛伟童迎了过去:“童童姐,你来了!”
    薛伟童笑道:“养养,没想到你也在家。”她们的相识是在京城的那场太子聚会上。
    顾允知道:“养养,佛跳墙准备好了没有?”
    顾养养道:“就好了,我再去弄几道小菜,爸,你和姐夫先喝酒。”
    薛伟童并不知道张扬和顾家的关系,听到顾养养叫他姐夫,又听张扬叫顾允知爸,心中是越发的迷糊了,她跟着顾养养一起去帮忙。
    顾允知和张扬一起来到餐厅,他来到酒柜前将一瓶五粮液拿了出来,张扬道:“爸,您还有不少存货啊!”
    顾允知淡然笑道:“夏伯达前些阵子过来看我,给我送来了两箱五粮液,我平时很少喝!”
    张扬接过那瓶酒放在桌上:“夏市长最近怎么样?”
    顾允知道:“还能怎样?他那个人在仕途上已经走到头了,当秘书太久也不是什么好事,做事优柔寡断,缺乏魄力。”
    张扬在南锡工作的时候和夏伯达打了不少的交道,当然知道夏伯达的缺点,他笑了笑,虽然夏伯达这个人能力有限,可是他对顾允知却一直都是忠诚的很,自己当着顾允知的面还是不要评价的好。
    顾养养和薛伟童端着四碟凉菜送了过来,单从菜肴的搭配和刀工就能够看出顾养养的厨艺又有进步。
    顾允知招呼薛伟童一起坐下,薛伟童倒是没把自己当成外人,笑道:“顾伯伯,我跟养养去厨房,顺便跟她学点儿厨艺。”
    张扬笑道:“伟童,这就对了,别整天跟个假小子似的,做女人就得出得厅堂下得厨房。”
    薛伟童道:“你啊,就是一大男子主义!”
    张扬给顾允知面前的酒杯倒上白酒,端起酒杯道:“爸,我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离得这么近也没顾得上来看您,您不会怪我吧?”
    顾允知笑道:“年轻人当然是工作要紧,我现在喜欢清闲,你如果每天都来打扰我,我反倒不喜欢。”
    张扬知道顾允知说的是玩笑话,也笑道:“爸,您该不是这就要赶我走吧?”
    顾允知道:“你走了谁陪我喝酒?”
    两人都笑了起来,张扬陪着顾允知喝了一杯,夹起凉菜塞入嘴里,不禁赞道:“养养的厨艺越发精湛了!”
    顾允知道:“一片黄瓜就能品尝出厨艺来,你是不是有点夸张啊?”
    “爸,这越简单的菜做出来才能够体现出厨师的功夫,真要是给她山珍海味,食材摆在那里,就算是清水煮出来一样好吃,最高的境界就是一盘土豆丝,一碗炸酱面,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能考校厨艺。”
    顾允知也夹起一片黄瓜,尝了尝道:“好像的确有些不同啊!”
    张扬道:“味道还在其次,您看她这刀工,黄瓜切片掌握的是恰到好处。”
    顾允知道:“越说越玄乎,她快被你形容成天下第一了!”
    张扬道:“您还真别不服气,养养是曹老爷子的关门弟子,曹老爷子是京城勤行的泰斗级人物,一直跟在乔老身边负责乔老的饮食,这跟过去皇宫御厨可在一个水平线上。”
    顾允知道:“曹老爷子菜做得好未必养养就能学到他的本事。”
    张扬道:“养养做得佛跳墙,连乔老爷子都赞不绝口,说曹老爷子的水平养养已经学到了八成火候。”
    顾允知听张扬这样说也是非常开心,呵呵笑道:“难得养养对厨艺如此用心,女孩子烧得一手好菜,总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张扬道:“别的不说,您可有口福可享了!”
    顾允知呵呵笑了起来。
    薛伟童端着刚刚做好的佛跳墙过来了,顾养养跟在她的身后,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
    张扬招呼她们赶紧坐下,顾养养坐下之后惊奇道:“姐夫,我才知道原来你和童童姐已经结拜了!”
    张扬笑道:“我这个妹子什么秘密都藏不住,做菜的功夫估计把事情都交代了一遍。”
    薛伟童道:“结拜就结拜呗,三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还怕别人知道啊?”
    顾允知笑道:“你们这么大了居然还搞江湖义气那一套,张扬,小心影响你的政治前程。”他也只是开玩笑。
    薛伟童道:“顾伯伯您放心,我们结拜对政治前程只有好处,没坏处!”
    顾允知明白薛伟童所说的是实情,薛伟童的背景他是清楚的,却不知张扬是有意和她结拜,还是缘分使然,如果是前者,张扬在仕途上依然存在着很大的野心,对官位的追逐依然狂热。
    张扬笑道:“伟童,我可没想巴结你啊,别把我说得那么势利。”
    薛伟童敬了顾允知两杯酒。
    顾允知这才问起薛伟童此行的目的。
    薛伟童将自己投资兴建迪特主题娱乐公园的事情告诉了顾允知,顾允知微笑道:“我早就听说秋霞湖附近要修建主题公园,却不知道原来是你的项目,好啊,投资东江新城区,你的眼光没错!”
    薛伟童道:“这也是我多方考察的结果,东江是最符合我要求的地方。”她又向张扬看了一眼道:“当然,还有我三哥在新城区工作的缘故,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项目我当然要先往自己人这里投了。”
    张扬道:“伟童,你这是提醒我卖给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啊!”
    薛伟童笑道:“没那意思,我是说,来到东江有你照顾我,我不怕吃亏!”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顾允知抿了口酒道:“秋霞寺重建、迪特主题娱乐公园、这两个项目完工之后,就可以打造出以秋霞湖为中心的风景区,成为新城区最亮丽的一张风景名片,好啊!以旅游带动人气,拉动经济发展,这是一招妙棋啊!”
    虽然他们两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可是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对方,只是看了祁山一眼,林雪娟就已经断定祁山一定有心事。
    祁山微笑道:“没事,就是忽然想听你拉琴,所以就过来了!”
    林雪娟才不相信他的话,从祁山的目光中她感觉到了祁山心事重重,轻声道:“你的眼睛骗不了我!”
    祁山笑着走了过去,来到钢琴前,打开了钢琴,在琴凳上坐下,他的手指轻轻敲击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一个清脆的音符飘荡在琴房之中。
    林雪娟道:“你有多久没弹琴了?”
    祁山摇了摇头,重新将钢琴盖好:“很久了,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林雪娟重新将钢琴打开:“弹一首秋曰的私语,我想听!”
    祁山笑道:“不成了,手生了,现在连曲谱都不记得了。”
    林雪娟坚持道:“你能行!”
    祁山拗不过她,只能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试试!”他坐在钢琴前,静静望着琴键,终于启动了第一个音符,祁山的钢琴弹得很好,虽然称不上专业,但是他对旋律和节奏的掌握非常的娴熟,更难得的是他投入的那份感情。
    林雪娟站在一旁,望着祁山专注的表情,心中忽然生出一种难言的酸涩,命运真的是世上最难捉摸的东西,曾经热恋的他们如今已经变成了朋友,祁山是个冷静和理智的人,林雪娟知道他仍然对自己存有很深的感情,可无奈的是,她已经组建了家庭,有了爱她的丈夫。
    听着琴声,过去种种的一切回到了林雪娟的记忆中,她忽然感到害怕,她发现那段感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可在她心中却丝毫没有褪色变淡,他们的回忆虽然美好,可是对她而言这种回忆意味着对丈夫的背叛,是罪恶的。林雪娟咬了咬嘴唇,等到祁山弹完这一曲,她轻声道:“我该走了,云忠晚上回家吃饭,我去买菜。”
    祁山微笑道:“该走的是我!”
    祁山在面临空前挑战和压力的这段时间,张大官人的事业却是春风得意,薛伟童这边签订了迪特主题娱乐公园项目,那边又传来好消息,中视集团看中了迪特主题娱乐公园旁边的地块,要在那里建设影视外景基地,这样一来环秋霞湖已经出现了三大项目的打造,让秋霞湖必将成为东江旅游的新热点,和未来的旅游中心区。
    木材藏毒事件让秋霞寺的声誉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许多小道消息也不胫而走,甚至有些荒唐的传言,说慧空法师也参予贩毒,表面上是得道高僧,其实是台湾过来的毒贩,台湾的多名投资商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慧空法师不得不返回台湾去向他们解释。
    张扬来到秋霞寺的现场工地,看到围墙都已经圈了起来,因为毒木材的事情,工地暂时停工整顿,工人们都放假休息,指挥部前,三宝和尚坐在椅子上懒洋洋晒着太阳。
    张扬把车直接开到三宝的面前。
    三宝一脸笑容的站了起来,大声招呼道:“张主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张扬笑道:“东西南北风!”他看了看工地,只看到远处料场几个负责看料的工人在那儿打牌,张扬道:“人呢?”
    三宝道:“工地暂时停工整顿,所以给工人放假了,我师父去台湾把情况向投资人说明一下,真是好事多磨啊。”他用宽大的袍袖扫了扫凳子,搬过来给张扬坐。
    对他张扬从来都不用客气,他大剌剌坐下,三宝又去指挥部内拎了一壶热茶过来,给张扬倒了一杯,恭恭敬敬的送到面前,张大官人看了看他,这厮真的不像一个佛门弟子。
    张扬道:“三宝啊,我今儿过来一是看看工地的情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带你走一趟。”
    三宝和尚连连点头道:“只要张主任一声召唤,我上刀山下火海绝无怨言。”
    张大官人道:“哟嗬,何着我过来就一定要害你啊?”
    三宝和尚笑道:“怎么可能呢,张主任是我的贵人,每次见到你都会给我带来好运,我都怀疑你是我的幸运佛转世,只要在你身边,我就感觉到浑身沐浴在佛光之中。”
    张大官人一口茶差点没呛出来,他咳嗽了两声道:“三宝,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话我有点接不住。”
    “那是因为张主任谦虚,你在我心中与佛祖同在,共曰月争辉!”
    张大官人虽然也喜欢别人奉承两句,可三宝的这通吹捧他可受不住:“打住,打住,你丫别方我,我还想多活两年呢。”对于别的僧人张扬肯定不会这么说话,可对三宝,他说话百无禁忌。
    三宝也不在乎,咧着嘴呵呵笑了两声道:“对了,您还没说找我啥事儿呢?”
    张扬这才想起了正事,他放下茶杯道:“我有位伯母,你之前也见过的,最近情绪极其郁闷,需要有人好好开导于她。”
    三宝道:“张主任,论到开导别人那是你的强项啊。”
    张扬道:“我要是成,何必找你?她笃信佛教,你是佛门弟子,而且口齿伶俐,换成别人我还真不放心,咱俩这关系,你一定得给我帮忙。”张扬所说的伯母正是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妻子孟传美,孟传美最近情绪始终不稳定,张扬虽然尝试用药物帮助她调养身体,也见了一些效果,可是孟传美真正的问题出在心理上,心病还须心药医,张扬也没办法解开她的心结。所以张扬才想到了三宝和尚,三宝和尚的佛法水平当然比不上慧空法师,可是这厮的嘴皮子却比慧空大师强太多了。
    三宝点了点头道:“张主任,你既然开口了,我这边绝无问题。不过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张扬心说这和尚要求还真多,他点了点头道:“你说!”
    三宝道:“你也看到了,工地都停好几天了,公安说要停工调查,有问题的木料都被他们给拉走了,自从出事之后,到现在都没有下文,难道我们要一直停工下去吗?”
    张扬道:“这事儿你别急,我们新城区指挥部也留意到了,正在和警方协调,这么着,我回头再跟警方说说,如果没问题,争取让你们尽快复工。”
    刚春游回来,先写了两千字传上来,继续码字中,晚上肯定还会有更新,今儿月票惨的不能再惨了,一整天才11张,各位给点力,咱们今天怎么也得冲到一千张吧,章鱼努力码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