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八百三十五章 阴影仍在

第八百三十五章 阴影仍在

    当晚所有人都没有喝多,几个人离开的时候,袁波将张扬单独留下,很神秘的说要带他去见一个人,张扬并没有想到袁波带他见的人居然是方文南。
    方文南住在望江楼旁的公寓内,因为刑期未满,现在他还是保外就医的状况,这次能来东江也是申请看病,等到明年春节他才能服刑期满,获得真正的自由。
    再次见到方文南,张扬明显感到他苍老了许多,中年丧子的伤痛和狱中的生活,已经让方文南迅速的衰老了下去,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昔日意气风发的神情,头发花白,眼皮浮肿,原本挺直的脊背也佝偻起来。不过唯一没变的是他坚毅的眼神,应该说他的目光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越发坚定。
    见到方文南,张扬快步走了过去,抢先向方文南伸出手去,方文南握住张扬的手,用力摇晃了一下,低声道:“我还以为,张主任认不出我来了。”
    张扬笑道:“我不会忘记我的任何一个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让方文南苍凉的内心温暖了许多,他招呼张扬和袁波坐下。
    袁波道:“文南这次来东江是为了看病的。”
    方文南道:“我得了慢性肾病,听医生说,可能需要换肾。”
    张扬从他的脸色已经看出方文南没有说谎,他示意方文南将手腕放在茶几上,探了探方文南的脉息,手指在方文南的腕部轻轻敲击了一下道:“还没到那种地步吧。”
    方文南收回手腕道:“我自己的感觉还好,自从离开监狱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可能是医生危言耸听,现在的医院都喜欢把病情夸大其词。”
    张扬笑了笑:“除了治病还有什么打算?”
    方文南道:“盛世集团如今已经混乱的不成样子,文东管理水平太差,我出来之后,将公司清算了一下,还好账上有一些钱。”
    袁波道:“文南准备东山再起。”
    方文南苦笑道:“别说什么东山再起,我这把年纪,再说那种话只能让人笑话,我想趁活着多做点事情,赚钱只是其中的一个目标之一,我想做点好事,补偿我过去的罪孽。”
    张扬道:“有没有想过要做什么?”
    方文南道:“还是建筑这一行,申海集团在东江开发区投资办厂,他们的副总裁赵博祥过去曾经担任过我的助理,主动将这个项目交给了我来做。”
    张扬想起了赵博祥,之前在招商办的一次商务会议上他曾经和赵博祥见过面,赵博祥是邵安康的同学,当时赵博祥就特地提到了方文南,想不到这个人倒是很重情意,要知道方文南现在是最潦倒的时候,也是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赵博祥给他这个工程,无异于雪中送炭,张扬因此而对赵博祥此人产生了很大的好感。
    张扬道:“方总,以后遇到任何事情,只管找我,只要我能够帮的上忙,一定尽力而为。”
    方文南感慨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让我看透了很多的事很多的人,还好,我认识了你们这样的朋友。”
    离开方文南的住处,袁波将张扬送往玫瑰园,路上两人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临到玫瑰园的时候,袁波方才开口道:“文南很不容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几乎已经一无所有,我们再不帮他一把,他就没有活路了。”
    张扬道:“他不可能被打垮,我接触他的时间虽然不如你长,但是我知道他是个坚强而倔强的人,你有没有留意到他的目光,他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就此失败,他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重新站起来。”
    袁波道:“雄心仍在,可是他的身体却未必能够包容这颗雄心。”
    张扬微笑道:“身体不是问题,他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得罪,老天爷不会始终将不幸降临在他的头上。”
    袁波道:“记得苏小红吗?”
    张扬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
    袁波道:“文南虽然接下了申海集团的工程,可是他在资金上存在着很大的缺口,我本来准备帮他,可是苏小红找到了我,她给了我五百万。”
    张扬并没有感到意外,苏小红为人仗义,她和方文南之间毕竟有过一段旧情。
    袁波道:“我现在相信人间还是有真情的。”
    张扬笑了笑,他知道苏小红现在对方文南的帮助只是因为她顾念旧情,而不是代表她对方文南旧情未了,根据张扬的观察,苏小红和杜天野之间应该有感情上的纠葛,不过两人目前控制的还好。
    张扬提醒袁波道:“这件事千万不要让方文南知道,他这个人自尊心很强,如果他知道苏小红拿钱出来,他肯定不会接受他的帮助。”
    袁波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张扬回到别墅内,母亲和秦欢都已经睡了,钟长胜坐在秦欢房间外的廊道内看书,听到动静他警惕的站了起来,看到张扬走上楼梯,不禁笑了笑道:“张主任,回来这么晚?”
    张扬朝他笑了笑,走入房间内看了看秦欢,帮他将踢开的被子掖好,然后折返回来。
    钟长胜道:“晚上何先生打电话回来,问过小欢的情况,他明天下午抵达东江。”
    张扬点了点头,看来何长安此次京城之行颇为顺利,应该已经达到了预想的结果。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秦鸿江应该不会为难自己的孙子,秦欢的身份非常的敏感,在公众的眼中,秦欢是他的外孙,可实际上却是他嫡亲的孙子,秦振东已死,秦家为了颜面,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掩盖住这个丑闻,何长安只要抓住这一点,就不愁秦家不让步。张扬只是没想到乔老会为秦欢出面,他忽然想到,这是不是意味着何长安从此就主动向乔老靠拢,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他和文家一直良好的关系?
    张扬向钟长胜道:“这两天辛苦你了。”
    钟长胜笑道:“其实干保镖是我的本职工作,再说小欢这孩子聪明伶俐,我喜欢得很。”
    张扬道:“前两天见到乔书记,他还特地提起你,要我转告你,有时间去他家里做客。”
    钟长胜抿了抿嘴唇,颇为感慨道:“我过去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不好意思去见他们了。”
    张扬笑道:“事情都过去了,咱们都能一笑泯恩仇,你在这件事上有什么好纠结的。”
    钟长胜道:“看缘分吧,以后有机会,我希望能见到乔老,向他老人家当面道歉。”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钟长胜素来独来独往的,从来没有听他提过家里的事情,于是问道:“钟大哥,你成家了没有?”
    钟长胜道:“离了,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从那以后,我就一个人生活,我的工作性质也不适合成家,所以一来二去就成了个老光棍。”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有合适的我给你介绍。”
    钟长胜摇了摇头道:“别,还是看缘分吧。”
    建基集团总裁徐建基这次来到东江,专程是为了签约投资,在他表示想在新城区大规模开发综合商业区之后,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及时向市里进行了通报,市委书记梁天正当即就表示,给予建基集团尽可能的照顾和最优惠的条件,土地出让的价格让徐建基颇为心动,所以他在得到东江政府正式报价之后,马上就决定过来签约。
    为了迎接徐建基的到来,这次东江方面也是非常的隆重,不但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管委会副主任张扬前往迎接,而且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也一同前往,徐建基虽然背景深厚,可是他本人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能够受到东江方面这样规格的接待,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
    徐建基除了带领三名公司的高管之外,还带来了女明星林颖。
    登上东江市政府专门安排的商务车,徐建基首先向常务副市长隋国明表示了感谢。他虽然不是什么政治任务,可是出身高官家庭,耳濡目染,政治素养自然非同一般。
    隋国明未能免俗的提起了徐建基的爷爷,徐建基报以谦虚友善的微笑,但是他并没有接着隋国明的话茬往下说,这是一种礼貌的拒绝。徐建基和多数高干子弟一样,以自己的家世为荣,但是他也保持着高干子弟中少有的理性,他知道别人尊敬自己全都是因为祖辈的光环,撇开这种光环,自己根本无法得到这样的礼遇,所以他不可以浪费时光,他要把握住祖辈给自己的机会,要利用这种让人羡慕的条件,在家人还拥有影响力的时候,全力发展自己的事业。徐建基为人热情平和,在他的身上看不到高干子弟的任何傲气,周兴国也是这样,他们都是真正的聪明人,能够认清自我,高干子弟之中并非都是纨绔。
    隋国明这种主动套近乎的干部徐建基见过许多,他表现的似乎和自己的爷爷很熟,只怕爷爷压根记不起东江会有这号干部,但是徐建基仍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蔑视,他会用微笑和沉默表示自己不想探讨这个问题。
    隋国明能够成为东江市常务副市长也不是偶然,他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就意识到徐建基并不想过多的探讨他家里的事情,于是隋国明话锋一转,回到了新城区投资的问题上:“徐总,建基集团强势入驻我们东江新城区,必将会给我们新城区注入新的活力,对于提升我们新城区的形象拥有很大的帮助,我相信,在你们的影响下,会有越来越多有实力的投资商来到我们东江。”
    徐建基微笑道:“我们集团之所以选择来东江新城区发展,根本原因还是看好东江未来的发展,这里方方面面的环境都很不错,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东江新城一定会建设成为国内第一流片区。”
    徐建基被安排在东江市政府一招入住,和接待他的这帮领导客套完之后,徐建基总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张扬跟着他来到房间里。
    徐建基扯掉领带,长舒了一口气道:“你们的这位隋市长真是啰嗦,问长问短,从机场一直唠叨到这里。”
    张扬笑道:“每位领导都想凸显自己的重要性,这就是存在感,这不正显现出你的重要性吗?”
    徐建基大字型躺在床上:“老三,听说你跟薛爷在拉萨玩的很high?”虽然他们已经结拜,可徐建基还是习惯性地称薛伟童为薛爷,叫顺口了,一时间改不过来。
    张扬道:“和当地的一个家伙发生了点摩擦,没什么。”
    徐建基笑道:“我倒是想去西藏看看,薛爷本来这次想跟我一起来东江的,不过这个月底她爷爷八十大寿,所以得在家里准备。”
    张扬听说薛伟童来不了了,这岂不是意味着迪特主题公园的项目无法签约?他要夺取东江年内招商第一名的大话岂不是要落空?
    徐建基看到张扬走神,不由得笑道:“想什么呢?怎么心不在焉的?”
    张扬笑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们建基集团打算在东江新城区具体投资是多少?“徐建基道:“一期投资五十个亿吧,老大和我合股,我们建基出面,他只负责投资。”
    张大官人连连咋舌道:“厉害啊,五十个亿,换成一张张的钞票能把新城区的土地围上好几圈。”
    徐建基道:“这我还真没考虑过,我本来看好的并不是你们东江新城,刚巧我的一笔资金从海南撤了回来,那边的房地产突然崩盘,还好我撤的比较及时,有人劝我把钱投到深圳,借着香港回归的概念炒作一次,可周老大和我分析之后认为,这几年香港周边地区反倒最不适合投资,所以我们把目光放在内地,也考察了很多地方,最终选定了东江。可能是你小子在京城的那番广告宣传,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张大官人送上了一句广告词:“相信我,没错的!”
    徐建基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道:“林颖呢?”
    徐建基道:“她去找朋友了,晚上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艳福齐天啊,出差都有美女明星陪伴左右。”
    徐建基感叹道:“天儿冷了,身边没个暖床的不行,你们东江市政府又不给安排,我只能自己准备了。”
    张大官人乐得哈哈大笑。
    张扬道:“今儿晚上,我们指挥部设宴给你接风洗尘,方市长也会出席。”
    徐建基道:“太隆重了,我就是一投资商,又不是什么国家元首,东江领导人轮番接见我,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三弟,这些事儿咱能免则免。”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怕麻烦,其实我也怕麻烦,本来就是签约,这些领导们非得要借着这件事做做政治秀,没办法,都安排好了,你就忍一忍吧。你不过是陪陪笑脸,我岂不是更加的委屈,风头全部都被人家给抢光了。”
    徐建基笑道:“那好,我就忍一忍。”
    当晚指挥部的接待宴会,张扬却没有出席,原因很简单,何长安从京城回来了,相比较而言,与其去参加政治晚宴作秀,不如与何长安一起探讨一下秦欢的未来。更何况就算张扬去参加晚宴,主角也不可能是自己。
    从何长安的表情就能够看出他这次京城之行的结果是相当满意的。
    何长安返回东江之后,徐立华已经去女儿赵静那里小住,钟长胜仍然未走,一天秦欢还在东江,张扬就让他寸步不离的照顾秦欢,对何长安的那些保镖,张扬还是有些信不过。
    当晚他们也没有出去吃饭,就在家里吃了,何长安也认出钟长胜就是过去跟在乔老身边贴身护卫的保镖,他不由得感叹道:“张扬,你的身边还真是卧虎藏龙。”
    张扬笑道:“我还有工作,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跟着小欢,所以才请他过来照顾。”
    何长安道:“有他负责小欢的安全,的确比我身边的那些保镖强得多。”
    张扬道:“这次去京城和秦家谈的怎么样?”
    何长安笑道:“我和秦鸿江见了一面,至于他家的那个疯婆子,我才懒得去跟她理论,秦鸿江还算明智,在小欢的问题上做出了让步。”
    张扬道:“想不到这次他会这么痛快。”
    何长安冷笑道:“由不得他不让步,他虽然救过萌萌,可是这么多年他们带给萌萌多少伤害?”
    张扬道:“也许他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对小欢的身份早就心知肚明,对秦振东的恶行绝非一无所知,一直以来,秦家都是为了他们的名誉想掩饰这一切,现在他们更将秦振东的死算在了萌萌的身上。”
    何长安道:“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
    张扬并不知道何长安所谓的解决是什么,他低声道:“秦家未必心服,他们只是屈从于乔老的压力,才答应将小欢交给你。”
    何长安有些惊奇,颇为诧异的看着张扬,他并没有告诉张扬自己请乔老给秦家施压的事情,张扬究竟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乔家人告诉了他?
    张扬道:“你不必感到惊奇,我是通过国安知道这件事的。”
    何长安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当初张扬通过国安营救秦萌萌越狱,为此何长安付出了一大笔钱给国安赞助,想不到国安对他的一举一动如此清楚。
    张扬道:“这件事应该不像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一直以来你都很注意隐藏萌萌和小欢的下落,可仍然被秦家知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国安内部可能有人泄密,他们既然能够追查到小欢的下落,就有可能根据这条线索找到萌萌。”
    何长安道:“萌萌绝对安全。”
    张扬道:“世事无绝对,你对国安的能力并没有足够的认识。”
    “我和国安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利害冲突,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不利?”
    张扬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当初我营救萌萌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
    何长安道:“秦家短期内不敢向我发难。”
    张扬知道他的信心源自于乔老,却不知为了请乔老出山,何长安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涉及到何长安的隐私,张扬并没有追问,他最为关心的还是秦萌萌母子的安危,张扬道:“何叔叔,我觉着,你还是尽快带小欢离开国内。”
    何长安低声道:“你担心还会有人对他不利?”
    张扬的话让何长安刚刚安定的内心不由得忐忑起来。
    张扬道:“我总觉着这件事未必是因为秦家而引起,是不是有人想要利用这件事制造事端?”
    何长安道:“很少有人知道我和萌萌的真正关系。”
    张扬道:“国安知道,当初我找国安的技术部门帮忙做过基因鉴定,有理由相信这份档案已经被国安的其他人掌握。”
    何长安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
    张扬道:“未必是想对你不利,可能是想对付秦家,何叔叔,如果这些证据落在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的手上,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这件事对萌萌,对小欢的伤害都会是巨大的。”
    何长安咬了咬嘴唇,他甚至不敢想这件事被曝光的后果。
    张扬道:“现在只是我的推测,也许到不了这种地步。”
    何长安道:“明天我就带小欢离开,远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张扬道:“这件事解决之前,也许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何长安道:“我找人帮忙,制造了萌萌死亡的假象,这次回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撇开干系,让别人不要把这件事联系到我的身上,也是避免小欢受到影响。”直到现在,何长安方才将全部的计划和盘托出。
    张扬道:“希望你能够瞒过其他人的耳目。”看来何长安原本将自己也蒙在鼓里的。
    何长安道:“张扬,这件事你要帮我查出来,看看是谁在背后捣鬼,花多少钱都行。”
    张扬道:“国安的事情未必好查,其实我们最重要的是避免萌萌和小欢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