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九十一章 乔老有请

第七百九十一章 乔老有请

    秦清道:“都别这么八卦,管人家的私事干什么?现在什么时代了,恋爱自由,我更关心晚上的吃饭问题,走,我请你们去吃肯德基。”
    张大官人一听就苦着脸道:“你们要是想吃我送你们过去,那玩意儿没滋没味的我吃不惯,还不如我楼下的香酥鸡好吃呢。”
    秦清道:“要不这么着,今天反正是周末,咱们干脆买点菜,去张扬那里吃饭!”
    张扬一听求之不得,他将秦清和常海心送到家门口附近的菜市,她俩去买菜,张扬又到楼下的熟食店里买了些凉菜,准备走的时候,路边一位中年人神神秘秘走了过来:“嗨,哥们,要碟吗?”
    张扬笑道:“你都有什么碟啊?”
    那中年人向四周看了看,招呼他来到一旁的角落,拉开身后的旅行包:“啥都有,中美大片,最新上映的云中漫步你看过没?”
    张扬一听,常海心正想看这片呢,当即给了那货二十块钱,买一盘回去看,小贩向张扬道:“哥们,我看你就是特有生活品味的那种,这片儿换别人我都不给他,特精彩,爱情动作片!”
    张扬也没多想,随手拿了一盘,匆匆离开。
    晚上秦清和常海心一起动手,很快就做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张扬招呼她们坐下,开了两瓶茅台道:“今晚不醉无归!”
    秦清一双明眸看着他,仿佛看透他内心似的,轻声道:“我们可喝不了这么多,陪你少喝一点,八点半我们就回去,看电视剧。”
    张扬呵呵笑了笑,心说回去干嘛,反正自己的床够大,睡得开三个人,可这种话他现在是不敢说出来的,秦清和常海心心中都明白彼此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可她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理智,要把握好三人在一起时候的分寸,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捅破的好。
    张大官人兴致高涨,自己喝了一斤多,秦清怕他喝多了,劝他道:“你少喝点,酒量再大也一样伤身。”
    常海心道:“清姐咱们回去吧!”
    张扬道:“别急啊,对了,我刚买了盘碟,看完碟,我送你们回去。”
    常海心一看是云中漫步,不禁欢呼起来,她一直想去看,就是没抽出时间,这下省的去电影院了。
    张扬把影碟放好,又把酒菜拾掇到茶几上,和秦清她们边吃边看,张大官人对这类言情剧没有太多的兴趣,一会儿看看秦清,一会儿看看常海心,两位美人儿喝了点酒,都是面颊绯红,格外诱人,张大官人恨不能现在就左拥右抱,好好和她们缠绵一番,可他也明白自己只能想想罢了,秦清和常海心性情都比较矜持,想要让她们同时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张扬琢磨着,回头先把秦清送回去,再把常海心送回去,今晚喝了点酒,格外冲动,张大官人的澎湃激情必须要找一个出处。
    看完了A面,常海心起来去换碟,可让他们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电视画面中竟然出现了赤身裸体的一男二女,正在那儿激烈动作着。
    张大官人目瞪口呆,秦清看得是面红耳赤,常海心呀的尖叫了一声捂上了眼睛,可激烈的呻吟声仍然传到她的耳朵里。
    秦清毕竟是大领导,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拿起遥控,马上摁下了暂停键。可静止的画面竟然是两人关键部位的特写镜头。
    秦清起身要去关上电视,只觉着双腿发软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张大官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轻轻一拉,秦清嘤!地一声失去平衡跌坐在他的身上,张扬抱住秦清,这厮目睹此情此境,哪还把持得住,不等秦清反应过来已经吻上她诱人的樱唇。
    秦清一双美腿挣扎着,可在张扬的亲吻下,她的娇躯很快就丧失了反抗的能力,被张扬吻得酥软无力,常海心看着两人激烈亲吻,整个人如同钉在那里一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她感觉内心深处仿佛有一支羽毛在撩拨,痒得难受。
    张扬低声而霸道的说道:“全都留下!”
    秦清的筒裙被他掀起,他几乎没做太多的准备工作,就侵入了她,却发现伊人早已是一片泥泞……无法形容这个夜晚的狂野与迷乱,秦清和常海心一左一右偎依在张扬的怀中,两人的目光相遇都感到娇羞难奈,将俏脸藏入张扬的臂弯,张大官人一左一右拥着她们的娇躯,左右手掌感受着来自不同娇躯的细腻柔滑,难以形容此时心中的成就感。
    秦清咬着柔唇,她实在想不到自己怎么会荒唐到这样的地步,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刚才张扬带给她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满足都是前所未有的。
    常海心伸展了一下美腿,却碰到了秦清的足踝,她含羞道:“被你害死了……”
    张扬道:“这样挺好,其实你们都明白,早就明白!”
    秦清在他胸膛上打了一下,想要起身穿衣服,却被张扬搂住不放:“今天都不许穿衣服,乖乖在这里陪我,单位里,你说了算,家里我说了算!”
    秦清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人生很多的时候都是这样,有些沟壑一旦跨越过去,心里就坦然了许多,秦清道:“你故意的!”她认为张扬是故意弄了两张不同的盘放在里面,所以常海心才会误播。
    张扬道:“天地良心,那盒云中漫步,我从小贩手里买的,根本就没看过。”
    常海心道:“你就是故意的,蓄谋不鬼!”她伸出手想去教训张扬一下,可碰到坚硬的某处的同时也碰到了一只柔软的手,常海心和秦清的脸同时红了起来,两人想要惩罚他的方法居然都想到了一处。
    张大官人猛地一个翻身将常海心压在身下:“现在就让你们知道惹我的后果。”
    张大官人最后得到的一个评语就是不是人!这货在这方面的确有过人之能,秦清和常海心被他折腾了一夜,黎明时分方才疲倦的睡去。
    张扬却早早的起来,洗澡更衣,今天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省委乔书记召唤,他必须去登门拜会。
    大官人对细节方面还是很看重的,专门去楼下买了肯德基,回到家里放在餐桌上,然后又在常海心和秦清海棠般的俏脸上亲吻了一下,这才离开。
    其实张扬再次回来的时候,秦清和常海心都已经醒了,等到关门声响起,她们睁开双目,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是羞不自胜,今晚过后,她们应该如何相处,这该死的张扬,只顾着宣泄他自己的淫欲,有没有考虑过她们的感受?
    秦清毕竟更大气一些,她轻声道:“记得琵琶行吗?”
    常海心点了点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秦清的意思很明白,她们俩都栽到张扬的坑里来了,只怕这辈子都爬不出去了。
    来到乔振梁家里,张扬才知道乔老来了,这次是乔老指名道姓要见他,得到乔老这么重视,张大官人颇有些受宠若惊。
    张扬到的时候,乔老正在观赏孙子乔鹏举送给他的一块灵璧石,乔鹏举刚刚从海南回来不久,看到张扬很热情的把他迎了进来。
    张扬先到乔老面前恭恭敬敬道:“乔老!”
    乔老微笑点了点头,看到他手上拎了一网兜的螃蟹,饶有兴趣道:“螃蟹挺大!”
    张扬笑着将螃蟹交给保姆,向乔老道:“一位朋友送给我的青阳湖螃蟹,据说和阳澄湖的是同一品种,膏满肉肥,特地带给乔老尝尝。”
    乔老笑道:“你事先知道我来吗?小小年纪够虚伪的!”
    张大官人讪讪笑了笑,乔老的这句话可谓是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他的谎言,张扬脸皮也够厚:“那啥,本来是带给乔书记尝尝的,可乔老在,肯定得您先尝,您才是乔家的一家之主啊!”
    很少有人敢在乔老的面前这样说话,真因为如此,乔老才觉着张扬很有趣。他指了指那块灵璧石道:“你看看这块石头怎样?”
    张扬凑过去看了看,石头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坐禅的老僧,张扬道:“和尚!”
    乔老道:“眼力不错,天然坐佛!”他用手指在石头上敲了敲,发出咚咚的声音,张扬多少也懂点石头的知识,知道这是磬石,音质清脆余音绵长可以用来制作打击乐器。
    乔鹏举道:“前几天我开车经过灵璧,看到这块石头,费了一番口舌才让人家转让给我。”
    乔老道:“不少钱吧?”
    乔鹏举道:“价钱不高!”
    乔老没有接着往下问,目光又落到那块石头上。
    张扬知道乔老爱石成痴,所以没有打扰他继续欣赏,和乔鹏举两人来到院子里,张扬道:“乔书记他们呢?”
    乔鹏举道:“一大早跟我妈我妹他们一起去烧香了。”
    张扬笑道:“乔书记也烧香?”
    乔鹏举笑道:“他不烧香,就是陪我妈过去,顺便散散心。”
    张扬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鹏举道:“昨天,最近海南那边生意忙得很,如果不是老爷子非要见我,我还真抽不出时间。”
    女郎微笑引着张扬走入紫金阁,冯景量已经在勤政厅等着了,没出门去迎接张扬并不是他失礼,而是这会儿正是午饭时间,出来进去的人太多,冯景量只要出去,几乎每个人都要打招呼,他跟手下人打过招呼了,无论谁现在找他都说他不在,这也体现出他对张扬这次拜访的重视。
    张扬一进门,冯景量就乐呵呵迎了上去,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主任大驾光临,冯某有失远迎,希望不要见怪。”
    张扬笑道:“你派了一位这么漂亮的美女迎接我,已经足够隆重了。”
    冯景量笑道:“钱颖,我的公关部经理。”
    钱颖笑了笑,她礼貌的向张扬告辞。
    冯景量邀请张扬坐下,先给他倒了杯茶道:“做餐饮行业的,靠得就是关系,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我现在要是出去,看到熟人肯定要去打招呼,打招呼就得喝酒,不厌其烦。”
    张扬道:“不是说做一行爱一行吗?”
    冯景量道:“这行我是爱不起来了。”
    钱颖不久以后就去而复返,引领着服务员上菜。
    张扬道:“冯老板,别这么客气!”
    冯景量道:“知道你一个人过来,所以我也没让厨房特别准备,随便来几样本店的特色菜,咱们边吃边聊。”
    钱颖安排好上菜之后,开了一瓶三十年茅台,给他们倒上。
    冯景量道:“你去帮我招呼其他的客人吧,这边我们自己来!”
    钱颖点了点头,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张扬望着钱颖随风摆柳般的腰身,冯景量看到张扬的眼光,不由得笑了起来,向张扬靠近了一些:“有兴趣?我可以帮你介绍。”
    张扬干咳了一声,冯景量显然把自己当成一色狼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张大官人只是被钱颖的身材所吸引罢了,天下美女多得是,如果看上了都要得到,那么自己就是太滥情了,张大官人在感情方面已经懂得约束自己了,有了这么多贴心的红粉知己,他目前已经很满足,他笑道:“我今天过来不是谈女人的。”
    冯景量也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杯子,两人一饮而尽。
    张扬道:“我现在已经不在南锡工作了。”
    冯景量道:“我还打算最近去南锡考察考察,想不到你又换地方了。”
    张扬道:“我这人是个劳碌命,领导们看不得我闲着。”
    冯景量道:“能者多劳,现在你去了哪儿高就?”
    张扬道:“东江,新城区!”
    冯景量的目光一亮,这些京城[***]的眼界要比普通人强得多,冯景量不但拥有超人一等的眼界,还拥有超强的商业嗅觉,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平海是国内经济最为发达的省份之一,东江作为平海的省会,建设新城必然成功,这是政治的必然需要。
    冯景量道:“张主任这次来京城是找投资来了?”无论他心中有着多么强烈的投资欲望,可是在张扬面前,他绝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而是先告诉张扬,你想找投资,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张扬笑道:“的确在找投资,不过我认为这次是个机会,早一步加入,就意味着抢占了先机,现在对东江新城有兴趣的投资商很多,我跟你交个底,其实市里并不缺少资金,在投资商的选择上相当严格,普通的中小投资商根本看不上。”
    冯景量呵呵笑道:“张主任,恕我直言,现在全国各地建设新城区的也有很多,真正搞起来的却没有几个,而且一个新城绝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建成的,投入资金之后,可能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见到起色,对于商人来说,把一笔钱投入到这里,这么久的时间看不到效益需要相当大的勇气,也不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张扬道:“这就需要投资商不但要有气魄,还要有超出普通人的眼光,我不懂经济,不过我认为想获得巨大的回报,就必须耐得住姓子。”
    冯景量道:“张主任,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有些话我也不瞒着你,对于你所说的新城区,我是有兴趣的,不过我必须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对了,张主任,你这次如果抱着吸引投资的目的而来,我倒是有个建议。”
    张扬望着冯景量,不知他能给自己提出什么建议。
    冯景量道:“就算我决定投资,我手上的钱扔到你们东江新城区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我对你们的规划虽然不了解,可是我知道新城区绝不是一两个亿能玩得转的,想获利,就必须大投入,也就是说要集合一批人进行投资。京城有一个圈子,大家相互交流信息,畅谈经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搞搞聚会,邀请一些嘉宾过来搞讲座,张主任,这个周五我们就有一个酒会,你准备一下,我邀请你过去,就聊聊你们东江的新城区。”
    张扬道:“出席酒会的都是什么人?”
    冯景量笑道:“都是京城的[***],就是人们常说的汰渍档,这个圈子很难进,每年的会费都有二十万。”
    张扬一听就来劲了,冯景量这个建议那是相当的好,这帮汰渍档都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主儿,如果自己能够说动他们,别说四十亿,恐怕吸引个几百亿的资金都没问题。
    冯景量道:“这事儿我得先跟他们通通气,你准备一下,酒会在新纪元酒店顶楼宴会厅,周五晚上七点半,对了,找个漂亮点的女伴,弄辆好车,去参加这种聚会的没有低于一百万的汽车。”冯景量的意思很明显,张扬那辆驻京办的奔驰就别开出来现眼了。说完他又笑了起来:“你和何先生这么熟,把他的那辆限量版宾利借过来用用应该没问题,至于女伴,你要是没有合适的我把钱颖借给你。
    张大官人心说女伴我可不缺,他咧开嘴笑了笑道:“单身过去不行啊?”
    冯景量道:“舞会没有女伴,你打算抢别人的吗?”
    张扬道:“倒是有些道理啊!”
    何长安并不在国内,目前正在巴哈马品味那里的阳光海滩,顺便和女儿外孙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张扬打电话给他提出借车的事情,何长安听说他要参加京城汰渍档的聚会,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群汰渍档的事情,不过他的限量版宾利并不在京城,何长安让他直接去他京城的家里开刚刚购买的兰博基尼96新款鬼怪,那车刚到不久,因为到货的时候他人在国外,所以到现在车都没开过。按照何长安的话,开辆跑车过去更适合,宾利车虽然够豪华,但是没有朝气。
    车子搞定了之后,张扬开始琢磨请谁来陪自己过去,他首先想到了陈雪,以陈雪的姓情十有八九不会答应跟自己去这种场合,想到陈雪冰冷的双眸,张大官人马上就打退堂鼓了,然后想起了查薇,这妮子蛮合适,不过她目前不在京城。丽芙?丽芙的国安身份,张扬也不想和国安方面牵扯太多,剩下的只有顾养养了,可顾养养是他小姨子,再加上顾养养对他一往情深,纠缠的越多,岂不是让她陷得越深?张扬想来想去,自己居然没有合适的女伴,早知如此还不如答应冯景量把钱颖借来用用。
    张扬想来想去,还是鼓起勇气给陈雪打了个电话,陈雪听说是去参加聚会,马上就拒绝道:“我不喜欢那种场合,你还是找别人吧。”
    张扬道:“可……”
    陈雪道:“真的,这种事别找我,你要是有时间,周六去香山别院一趟,我有重要事情找你。”
    张大官人听她如此坚决只能作罢,最后他还是给顾养养打了个电话。
    顾养养听说张扬来到了京城,而且要请她去参加舞会,开心到了极点,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要求。
    张扬道:“那啥,周五我提前去接你,带你去买一身合适的衣服,听说参加这帮太子爷的聚会特麻烦,穿着打扮都得讲究,不然这帮家伙就会狗眼看人低。”
    顾养养笑道:“行,我都听你的!”
    张大官人听着这话怎么觉着那么别扭。
    周五下午张扬先去何长安的家里取了那辆兰博基尼,司机从车库里开出那辆紫色的跑车,张扬特地看了看公里数还不到五十,司机把钥匙交给张扬,不忘了叮嘱:“这车何先生都没开过,拥有5.7升V12铝制缸体的强劲发动机,加大的气门和电子控制式可变正时系统,四区鬼怪最大功率高达530马力,从0加速至100km/h仅需3.95秒,最高时速330公里/小时,车身全都是铝合金,降低了整车重量。六速手拍档位系统,双路水冷,单路油冷联合降温方式……”
    张扬笑道:“啰嗦!”他已经坐进了车内,手握方向盘,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跳动起来,好车和美女都是最能刺激男人欲望的两样东西。
    司机道:“张先生,您悠着点开……”
    乔老早就看到张扬到来,他微笑道:“这么早?”
    张扬实话实说道:“睡不好!”
    乔老道:“大概到了我这里不习惯。”
    张扬也没否认:“我自由惯了。”
    乔老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刚才我这路太极拳打得怎么样?”
    张扬道:“有些动作并不到位,您老要是不嫌我年少轻狂,我打一套给您看看!”
    乔老点了点头,让向一旁,张扬在花园之中站好了,起手抬足,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太极拳呈现在乔老面前。乔老修习太极拳多年,也曾经得到过多位太极名师的指点,可是看到张扬的演示之后,他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炉火纯青,张扬一套拳打完,气定神闲。
    乔老赞道:“看来这世上真的有天才存在,你就是武功方面的天才!”
    张扬笑道:“其实我武功拳法比起医术还要弱一点。”这厮倒是不知道谦虚。
    乔老点了点头,张扬指出他在一些动作上的不足,乔老全然没有架子,欣然接受,通过张扬的这番指点,乔老也是获益良多。
    当天上午乔老带他去探望他的老友,张扬本以为乔老的这位老友是国内的某位高官,可见面之后方才知道,居然是北韩军方的风云人物李银日,过去张扬经常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这位北韩的实权人物,看到他的真人,感觉比镜头上瘦了许多,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
    李银日的汉语说得不错,据说当年他曾经在中国东北参加过抗日战争,是个中国通,张扬知道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多说话,所以只是向李银日笑了笑,没说什么,示意李银日将手腕翻转过来,他贴住李银日的脉门,发现李银日的肌肤灼热,脉搏跳动细弱频率极快,张扬看了看李银日的面色,脸色暗黄,双目布满血丝,张扬示意他伸出舌头,舌苔很厚,色泽发青。
    张扬松开李银日的手腕,转向乔老道:“乔老,我可以问吗?”
    乔老马上明白张扬想问一些隐私之事,他淡然笑道:“我们去外面走走,你单独问!”
    李银日身边的两名警卫显得有些犹豫,李银日挥了挥手,让他们也退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李银日和张扬两人,李银日道:“先生请问,不必顾忌!”
    张扬道:“李将军贵庚?”
    李银日道:“七十二岁!”
    张扬道:“将军的性事还正常吗?”
    李银日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呃……”
    张大官人从脉搏中就已经察觉到这位李将军是个纵欲过度的主儿,他是掏空了身子,加上本身体质就不好,患有多种慢性疾病,仍然不懂得节制,所以才搞成了这副样子。张扬道:“李将军如果不照实说,只怕我也帮不了你。”李银日虽然是北韩高官,可在张扬眼里,这厮算不了什么?压根没把他当成一回事儿。
    李银日道:“我对这方面颇为热衷,几乎每天都有一次。”
    张大官人暗叹,丫的真是不要命啊,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还这么旺盛,你不是找死吗?
    张扬道:“你体质本来就不好,有多种慢性疾病,可是你在房事方面投入的精力又过多,你的身体应该无法应付这么频繁的性事,李将军,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频繁进补啊?”
    李银日开始看到乔老带来的是个小青年,他对张扬抱有怀疑态度,并不相信一个年轻人懂得什么医术,可张扬只从脉相上就发现了他的病根所在,而且问诊过程中不断深入,丝丝入扣,李银日现在也不得不叹服张扬的确很有本事了。
    李银日道:“先生说得不错,我利用不少偏方进补,对药物已经形成了依赖性。”
    张扬心中暗笑,李银日现在的房事肯定全靠药物支撑,缺少了药物,这厮就是萎哥一个。他继续问道:“使用药物多少年了?”
    李银日道:“三十多年了。”
    张扬道:“我们中国有句老话,是药三分毒,将军使用了这么些年的药物,而且房事过于频繁,身体不停损耗,同时药物又不停造成损害,所以你的身体已经处于油尽灯枯的边缘。”
    李银日点了点头道:“很多医生都帮我看过,最乐观的估计,我还有半年的生命。”
    张扬没说话,如果自己不出手,李银日最多也就是半年的活头。
    李银日道:“可是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如果我走了,我怕国内会陷入混乱的局面之中,我需要时间。”
    张扬问道:“多久?”
    李银日道:“一年!”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能做到!”
    李银日听他答应的如此干脆,心中不免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自己说十年了。
    张扬道:“所谓补药,其实都是在提前榨取你身体的能量,人体的能量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无休止的去榨取,李将军,你如果想尽快恢复健康,就必须有所节制,我给你开一份固本培元的方子,你照着药方服用,应该会有效果。”
    张扬提起笔,刷刷刷,笔走龙蛇写下了药方。
    李银日对书法也有些研究,看到张扬的书法,顿时惊为天人,心中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更加重视了几分。
    张扬写完药方,站起身来,微笑道:“按照这个药方服用一周,一周之后,我给你复诊!”
    李银日郑重点了点头。
    乔老和张扬一起返程的路上,他低声道:“如何?”
    张扬道:“他求我帮忙延续一年的生命!”
    “怎样?”
    张扬道:“我答应了!”
    乔老松了口气道:“这件事你应该懂得怎样做。”
    张扬知道乔老是暗示他对此保密,他微笑道:“什么事?我不记得了!”
    乔老会心的笑了笑,这小子果然机灵得很,他向窗外看了看道:“听说一周之后还要复诊?”
    张扬道:“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必须根据服药后的状况对用药进行调整。”
    乔老道:“那就在京城多呆一些日子吧。”
    张扬道:“乔老,我有一个请求。”
    乔老不等他说完,就微笑问道:“你准备在哪里下车?”这就是境界,跟乔老这种睿智的人物说话,根本不用说太多,张扬还没提出要求,乔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小子一定是嫌在自己那里生活的太闷,想出去转转,乔老对此表示理解。
    张扬道:“平海驻京办吧,我想趁着在京城的这段时间,拉点投资,今年我的任务可不轻。”
    乔老让司机将张扬放在了平海驻京办。
    张大官人掏出手机,这才开机,跟在乔老身边虽然衣食无忧,可是总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威压,还是自由自在的比较痛快。
    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和张扬是老相识了,听说张扬到来,他停下手头的工作亲自迎接了出来,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副主任洪卫东,两位主任出来迎接一个处级干部,足见他们对张扬的看重。
    郭瑞阳和张扬热情的双手相握,用力摇晃了一下道:“张扬,上次你来京城,我回东江,咱们刚巧错过,这次过来,一定要把上次的酒一并补上。”
    张扬笑道:“洪主任对我招待的也相当周到,现在我只要到了京城,第一件事就是来这里报到,把这儿当成了我自己的家。”
    洪卫东笑道:“这就对了,本来咱们就是自己人。”
    郭瑞阳道:“卫东啊,给张扬安排最好的房间,中午安排一桌饭……”
    张大官人赶紧拱手道:“郭主任,不用这么隆重,今天中午,我得出门去拜会几个老朋友,咱们今晚再聚。”
    郭瑞阳其实只是想表达对张扬的欢迎之情,下午还要上班,中午就算喝酒也无法尽兴,身为驻京班主任,工作还是比较繁忙的。他给张扬安排好住处,将下面的事情交给了洪卫东。
    洪卫东在上次张扬过来的时候已经见识到了他的能量,所以对张扬照顾的相当周到,特地给张扬调拨了一辆奔驰供他临时使用。
    张扬找的第一个人是紫金阁的老板冯景量,冯景量上次就通过何长安和他套近乎,询问投资的事情,现在东江新城区刚巧需要投资,张扬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
    冯景量听说张扬来了,慌忙邀请他到紫金阁来吃午饭,张扬也没跟他客气,提前把话说得很清楚,这次来是为了谈投资。
    张扬开着那辆奔驰来到紫金阁,刚下车就看到一位身穿旗袍的高个美女朝他婷婷袅袅走了过来,这女郎应该是模特儿出身,比起张扬的身高还要猛上许多,女郎嫣然笑道:“张先生来了!”
    张扬有些诧异,心说我从没见过她啊!他笑道:“你认识我吗?”
    女郎道:“不认识,不过老板说张先生很年轻很帅,你恰恰是我今天见到最帅的一位。”
    张大官人听到这话心里那个舒坦啊,这丫头真是会说话,他笑眯眯点了点头道:“你够真诚!”何着人家夸他帅就是真诚,要是说他长得磕巴,那就是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