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八十七章 师爷驾到

第七百八十七章 师爷驾到

    秦清点了点头道:“梁书记,下周开始,各基础设施的施工就会陆续开始,目前已经有工程队开始入驻。”
    梁天正道:“一定要搞好和当地老百姓的关系,在建设的过程中,肯定会涉及到征迁的问题,务必要做好当地老百姓的思想工作,不要让他们产生对抗心理。”
    秦清敏锐地觉察到梁天正肯定听说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点明。
    秦清道:“征迁工作已经在做,青龙镇方面给予了很有力的配合,目前进展还算顺利,环青龙潭周边建筑的动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拆迁补偿款也一次姓到位,涉及到动迁的老百姓情绪还算平稳。”
    梁天正的表情显得有些怀疑,他轻声道:“听说刘宝全被人打伤了?”
    秦清笑了笑:“事情没那么严重,当时发生了一些误会,刘主任和当地村民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只是脸上受了点轻伤,事后我们及时补救,没有让事态进一步扩展,当时闹事的那些老百姓如今已经签署了拆迁协议书,并拿走了拆迁补偿款。”
    梁天正道:“小秦啊,东江的工作和地方上不同,你们的一举一动不仅仅市里能够看到,省里也看得清清楚楚,任何一件小事,只要失去了控制,很可能就会演化成一场轩然大波,你明白吗?”
    秦清点了点头:“梁书记放心,我以后会更加慎重。”
    秦清将把常凌峰请到东江的事情说了。
    梁天正也听说过常凌峰此人,常凌峰先后在江城、南锡跟随张扬一起工作过,而且他的工作能力得到各地地方领导的认同,梁天正道:“提到常凌峰,我也想起了一件事,最近外界对你的人事任用颇有微词。”
    秦清早就预料到这一点,她微笑道:“梁书记,我对市里当初给我的那份人员名单动了大手术,有近三分之二的人员都被我给筛选掉了,这并不是我想标新立异,而是我认为在新城区建设之初,根本不需要这么庞大的组织机构,用不了这么多人,如果把这些人全都安排到指挥部里,很多人就会面临无事可做的局面,那岂不是白白增加了国家的负担?
    梁天正道:“精简机构轻装上阵,我也很赞成,但是具体工作的过程中还是要注意方法,要和周围的同志多多沟通,现在外界传有一个说法,说张扬把他过去的部下一锅端,全都弄到东江来了,身边不但有张龙赵虎王朝马汉,还弄来了师爷公孙策。”
    秦清笑道:“其实我觉着他推荐的这些人都很有能力,拿常凌峰来说,这样的师爷,我只希望越多越好。”
    梁天正呵呵笑了起来,话他已经说过了,只是提醒秦清注意,他也没有责怪秦清的意思,秦清离去之前,梁天正给了秦清两个名字,人活在世上都会有些关系,梁天正也不能例外,秦清精简机构也误伤了他的关系,秦清心领神会,记下两个名字之后离去,在官场之上,有些事情是必须要照顾到的,虽然你明明知道那是不符合原则的,可是你要是坚持原则,你就违背了官场的规则,原则和规则很多时候都是矛盾的对立面。
    当晚为常凌峰举办的这场接风宴定在南国山庄,这也是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的要求,自从张扬来到东江,他就琢磨着想给张扬接风,可张扬工作始终繁忙,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今天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不过任文斌充当的是幕后英雄,酒宴他来准备,主题却是为常凌峰接风,不过任文斌无所谓,他要的是张扬领情。
    遵照秦清的意思,张扬把唐自立和罗安定都请了过去,刘宝全那里也打了电话,他本以为刘宝全不会来,却想不到刘宝全很爽快的答应了,而且提前就来到了南国山庄。
    几天不见,刘宝全脸上的伤势好了许多,不过仔细看,脸上还有不少粉红色的痕迹,刘宝全和罗安定、唐自立同车抵达的,张扬看到他们乐呵呵迎了上去,主动招呼道:“刘主任,你伤好了?”
    刘宝全心中暗骂,这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鼻子里嗯了一声。
    张扬故意盯着他的脸看:“还别说,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
    刘宝全挤出一丝笑容,他感觉到了张扬话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含义,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意思和他翻脸,低声道:“秦书记还没到啊?”
    张扬道:“去梁书记那里汇报工作,走,咱们先进去,大家基本上都来了。”
    常凌峰、常海心、高廉明全都来了,不过章睿融没来,尽管张扬邀请了她,不知她出于什么原因,今晚选择了回避,或许是害怕别人看出她和常凌峰之间的情愫。
    任文斌也在现场,张扬为他一一引见了各位新城区的领导,任文斌很礼貌的和每个人打招呼,又恭敬地将自己的名片送上。商人对机会的把握能力总是比普通人强一些,任文斌在得知东江建设新城区之后,马上就从中觉察到了机会,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任文斌也是这样,他虽然担任南国山庄担任总经理,可说穿了还是一个高级的打工仔,他也想独当一面,拥有自己的事业,这些年他默默积累财富的同时也在积累着人脉,等待的就是一个合适的机会,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
    刘宝全他们虽然对张扬任人唯亲的行为颇有微词,可是表面上他们不好说,其实是不敢说,看看张扬用得这批人,今天宴请的主宾常凌峰,他的亲大哥常凌空是岚山市市长,常海心的父亲是岚山市市委书记常颂,高廉明更了不得,他父亲是平海市委常委,平海公安厅厅长高仲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刘宝全之流能够得罪起的,所以刘宝全那天冲着周山虎发火,而不是选择其他人也很正常。
    高廉明也是一嘴碎的小子,大概当律师的都有这职业病,刘宝全进房间之后,他说的话几乎和张扬一模一样:“刘主任来了,你伤好了?还别说,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你脸上受过伤,刘主任,您脸部皮肤的修复能力还真强。”
    刘宝全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心说你他妈不是拐弯抹角的骂人吗?
    这帮人和张扬都是一条心,张扬看他不顺眼,当然这些人也和张扬同仇敌忾了。
    高廉明也没把话说绝了,紧接着又来了一句:“换成我就不行了,我疤痕姓皮肤,稍微破点皮,就得落一大疤,从小就这样,真是羡慕刘主任!”
    刘宝全真是哭笑不得,明知这小子在损自己,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常凌峰和刘宝全坐在一起,他为人谦和,微笑道:“刘主任,我是常凌峰,以后还希望刘主任在工作中多多关照。”
    刘宝全叹了口气道:“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我老了,眼光不行了,精力也不行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感到些许的酸涩,这才几天啊,整个指挥部已经遍布秦清和张扬的势力,自己想要翻盘,那是有心无力。
    秦清晚了二十分钟才到,她进门就向众人道歉道:“不好意思,堵车了!让各位久等了!”
    刘宝全笑道:“这个时间段,几乎每天都在堵车。”可看到跟在秦清后面走进来的周山虎,刘宝全的笑容马上就收敛了,他休息之前说过要坚决把周山虎给清理出去,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秦清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刘宝全来之前其实就知道这回事了,周山虎只是受到了一个通报批评,也算是给他面子有了一个交代,可今天秦清又让他跟进来,这不是给自己难看吗?刘宝全有些后悔今晚出席这次晚宴了。
    秦清来到主席坐下,她笑道:“今晚没有外人,一来是给凌峰同志接风,二来是大家一起聚一聚。”她向周山虎道:“山虎,回头你负责把所有人送回家。”
    周山虎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等到所有人同干了三杯酒之后,周山虎走过来给刘宝全倒酒。
    刘宝全碍于面子也不能拒绝,周山虎倒好酒之后把酒杯给端起来了。
    秦清道:“刘主任,你这次受伤,很大原因是周山虎控制不住情绪,把矛盾激化造成的。让山虎给你端两杯酒,你别跟这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秦清把话说到这份上,刘宝全也不能继续对周山虎摆臭脸,他接过周山虎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道:“其实我也没生气,就是觉着山虎没控制住脾气,把我们的工作搞得很被动。”
    周山虎也是个机灵孩子,很诚恳道:“刘主任,是我错了,以后您说什么我干什么,一定跟您多多学习,遇到不懂得事情一定及时请教。“这话等于给刘宝全圆了面子。他又倒了点酒,端给刘宝全,这次刘宝全心里舒坦多了,把这杯酒喝了个干净,拍了拍周山虎的肩膀,装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好好干吧,我不可能生你气的,跟我孩子差不多大,我怎么可能生你气!”
    因为刘宝全将这次的矛盾指向周山虎,所以秦清和张扬商量之后,给了周山虎一个象征性的通报批评,也算是对大家有了个交代。
    以张扬的性情来说,他是不想退让的,周山虎是他招来的,处理周山虎就是处理他,可现在万事伊始,张大官人不得不考虑秦清的工作如何才能顺利进展,所以他在这件事上决定让步,不过私底下好好安慰了一下周山虎,周山虎倒没觉得什么,他认为自己有今天全靠张扬,只要张扬让他接受批评,他绝无怨言。
    周山虎的批评公告张贴在宣传栏里,也就在同一天,常凌峰走入了新城区指挥部的院落,望着宣传栏上的那张公告,常凌峰驻足观望,马上就看到了周山虎的名字,常凌峰很认真的看完了这张批评公告的全文,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张扬在东江新城区工作的开局算不上顺利。
    一辆面包车停在常凌峰的身后,常海心和章睿融先后从车上下来,她们专程去市内采购了不少的办公用品,指挥部现场办公地点刚刚迁过来,还没有完全步入正轨。章睿融没有看到常凌峰,她扬声道:“周山虎,你赶紧过来帮忙,把东西拿到办公室去。”
    周山虎从远处迎了过来,自从被批评之后,他表现的更积极了。
    章睿融转向宣传栏的方向:“嗳……”她本以为是单位的同事,可当她看清那熟悉的背影整个人宛如泥塑般呆立在那里。
    常凌峰转过身去,他的双目平静望着章睿融,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络了,可当他们看到彼此的时候,顿时明白,他们之间并没有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隔断而产生丝毫的陌生,他还是他,她一样是她,他们目光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就明白他们之间的爱从未改变过,这是无法否认的现实。
    章睿融咬了咬樱唇,美眸居然有些湿润了,她害怕常凌峰看到自己的泪光,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
    常凌峰也笑了,他没有说话,大步走了过来,帮忙抱起了一箱打印纸。
    常海心看到两人刚才的神态,不禁笑了起来,她轻声道:“章睿融,还不赶紧给常凌峰带路,他不熟悉咱们这里。”
    章睿融低下头,也抱起一个纸箱小声道:“跟我走,三楼!”
    张大官人此时出现在二楼,笑眯眯看着章睿融和常凌峰一前一后走了过来,他站在楼梯口,等到他们走到近前方才道:“常凌峰你可跟得够紧的,放心,小章同志已经是我们的正式员工,走不了。”
    常凌峰笑了笑,章睿融却没那么好欺负,瞪了张扬一眼道:“你不帮忙干活,在这儿贫什么?”
    张扬道:“反了你还,我是领导啊,领导哪能干这种粗活……”说话的时候看到常海心抱着个大箱子走了上来,赶紧迎了过去,接过她手里的箱子,趁着没人,压低声音道:“宝贝儿,别累着,脏活累活留给我干!”
    常海心甜甜一笑,担心别人看到他们之间的暧昧,匆匆下去拿其他的东西。
    常凌峰来到东江,让张大官人如释重负,没有这位师爷在身边,做事情的时候心底总觉着缺了点什么。他带着常凌峰来到秦清的办公室,乐呵呵道:“秦书记,你看我把谁请来了?”
    秦清看到常凌峰到来也是非常开心,笑着起身相迎,向常凌峰伸出手去:“凌峰,欢迎欢迎,这次来一定要留在东江大干一场,大家一起齐心合力开创一番事业。”
    常凌峰微笑道:“我常凌峰何德何能,居然得到两位领导的如此青睐。”
    张扬道:“别玩虚的,你是真有本事,不然我何必死乞白赖的请你过来。”
    秦清道:“凌峰,冲着张主任的诚意,你这次也一定要留下来帮忙。”
    常凌峰道:“不敢不帮啊,再不答应来东江帮忙,我估计他都要去追杀我了。”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秦清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张扬和常凌峰坐在沙发上,秦清双手交叉放在桌上,轻声道:“凌峰,你来得路上看过我们这里的环境了,感觉怎么样?”
    常凌峰道:“刚才在门口宣传栏看了一会儿,看了新城区的规划图,看了你们的十年发展计划,还看到了一张批评公告。”
    秦清笑道:“刚刚下车就看到了这么多的问题,说说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常凌峰道:“新城区的规划虽然很宏大,可是只要前期工作做好,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秦清眨了眨明眸,没有打断他的话。
    常凌峰道:“好比有人给你一张画纸,如果是空白的画纸,就可以直接在上面绘画,如果给你的是一张用过的画纸,就必须花费一番功夫去擦干净,困难显然要比前者大得多。”
    张扬道:“这张画纸也不是空白的,也要面临很多的拆迁问题。”
    常凌峰笑道:“其实这两天我专门查阅了一下新城区的规划,可以说东江在规划方面做得还是比较不错的,尽可能避免了大规模的拆迁移民,市里给出的补偿政策也相当优厚,我相信只要沟通工作做得好,应该不会在这方面产生矛盾。”
    秦清道:“凌峰的这句话让我的信心又增强了不少,对了,我准备安排你担任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招商办主任,你觉着怎么样?”
    常凌峰道:“一切都服从领导的安排!”
    秦清拿起电话,把章睿融叫了进来,让她带领常凌峰去事先准备好的办公室。
    常凌峰离去之后,张扬乐呵呵向秦清表功道:“怎么样,我说把他弄来,就把他弄来了。”
    秦清笑道:“就你歪心眼儿多,知道从章睿融那里做文章。”
    张扬道:“这一招叫美人计,其实我到东江也是中了这一计。”秦清妩媚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张扬,我觉着你还是尽量和周围同志搞好关系,和刘主任之间不要搞得太僵,否则对我们以后的工作不利。”
    张扬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以后我尽量让着他。”
    秦清道:“虽然我把招商工作交给常凌峰,可事实上这方面是你的强项,常凌峰的长处在于他的统筹规划,不过你们之间的配合肯定不会存在任何问题。”
    张扬笑道:“官职只是一个名称,我早就说过,我就是一万金油需要我往哪儿抹,我就往哪儿抹,秦书记应该最了解这一点。”
    秦清瞪了他一眼,轻声道:“回头我得去市里一趟,最近因为在人事上的动作太大,产生了不少的非议,有些事必须要和领导沟通一下。”
    张扬道:“许多人都想往咱们单位塞人,结果愿望没达成,心里肯定不会舒服,有些说法也是难免的。”
    秦清看了看时间,她约了梁天正下午三点半见面,现在应该出发了,临行之前她又向张扬道:“你去定一桌饭,晚上给常凌峰接风,代表咱们指挥部欢迎他的加入。”
    张扬点了点头。
    秦清又道:“把唐自立和罗安定两人也叫过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那帮人,不过秦清是这里的一把手,必须要照顾到大局。
    一直以来梁天正都很少过问新城区的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不关心,新城区是东江未来几年的施政重点,在梁天正的任期内,可以为他的政绩加分不少,自从湍江水污染事件发生之后,东江国际工业园的弊端屡屡被人提及,反而忽略了工业园在东江经济发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梁天正对此颇为郁闷,在改革发展的初期,东江工业园为东江的经济复苏,乃至推动整个平海的经济发展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为什么所有人要忽视这些曾经取得的辉煌和成果,只看到现在所产生的弊端和不足呢?
    此一时彼一时,梁天正深刻理解到了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新城区的建设虽然可以为他的政绩加分,但是梁天正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绝不是能够充分享受政治果实的那个,再有两年他在东江的任期已满,在平海已经没有他发展的空间,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经可以提前考虑休息了,他的未来或许就是在京城某部中消磨时光。
    梁天正对于自身处境的清醒认识,导致了他对新城区的关注度不高。其实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人在他的面前对秦清的工作颇有非议,可梁天正都没有任何的表示,他认为秦清既然是乔振梁钦点的干部,乔振梁就一定看中了她某方面的执政能力,一个干部初到一个地方,开始时候听到非议是一件好事,证明她敢于做事,如果一边倒的都是说好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清约见梁天正是为了将近期新城区的工作做一个大概的汇报,其实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完善新城区的组织机构,就目前来说,指挥部现场办公地点刚刚梳理出一些头绪,万事开头难,秦清相信,指挥部的工作会越来越顺利。
    梁天正听完秦清的汇报,微笑道:“小秦,下个月的奠基仪式,乔书记会亲自出席,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
    秦清点了点头道:“梁书记,下周开始,各基础设施的施工就会陆续开始,目前已经有工程队开始入驻。”
    梁天正道:“一定要搞好和当地老百姓的关系,在建设的过程中,肯定会涉及到征迁的问题,务必要做好当地老百姓的思想工作,不要让他们产生对抗心理。”
    秦清敏锐地觉察到梁天正肯定听说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点明。
    秦清道:“征迁工作已经在做,青龙镇方面给予了很有力的配合,目前进展还算顺利,环青龙潭周边建筑的动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拆迁补偿款也一次性到位,涉及到动迁的老百姓情绪还算平稳。”
    梁天正的表情显得有些怀疑,他轻声道:“听说刘宝全被人打伤了?”
    秦清笑了笑:“事情没那么严重,当时发生了一些误会,刘主任和当地村民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只是脸上受了点轻伤,事后我们及时补救,没有让事态进一步扩展,当时闹事的那些老百姓如今已经签署了拆迁协议书,并拿走了拆迁补偿款。”
    梁天正道:“小秦啊,东江的工作和地方上不同,你们的一举一动不仅仅市里能够看到,省里也看得清清楚楚,任何一件小事,只要失去了控制,很可能就会演化成一场轩然大波,你明白吗?”
    秦清点了点头:“梁书记放心,我以后会更加慎重。”
    秦清将把常凌峰请到东江的事情说了。
    梁天正也听说过常凌峰此人,常凌峰先后在江城、南锡跟随张扬一起工作过,而且他的工作能力得到各地地方领导的认同,梁天正道:“提到常凌峰,我也想起了一件事,最近外界对你的人事任用颇有微词。”
    秦清早就预料到这一点,她微笑道:“梁书记,我对市里当初给我的那份人员名单动了大手术,有近三分之二的人员都被我给筛选掉了,这并不是我想标新立异,而是我认为在新城区建设之初,根本不需要这么庞大的组织机构,用不了这么多人,如果把这些人全都安排到指挥部里,很多人就会面临无事可做的局面,那岂不是白白增加了国家的负担?
    梁天正道:“精简机构轻装上阵,我也很赞成,但是具体工作的过程中还是要注意方法,要和周围的同志多多沟通,现在外界传有一个说法,说张扬把他过去的部下一锅端,全都弄到东江来了,身边不但有张龙赵虎王朝马汉,还弄来了师爷公孙策。”
    秦清笑道:“其实我觉着他推荐的这些人都很有能力,拿常凌峰来说,这样的师爷,我只希望越多越好。”
    梁天正呵呵笑了起来,话他已经说过了,只是提醒秦清注意,他也没有责怪秦清的意思,秦清离去之前,梁天正给了秦清两个名字,人活在世上都会有些关系,梁天正也不能例外,秦清精简机构也误伤了他的关系,秦清心领神会,记下两个名字之后离去,在官场之上,有些事情是必须要照顾到的,虽然你明明知道那是不符合原则的,可是你要是坚持原则,你就违背了官场的规则,原则和规则很多时候都是矛盾的对立面。
    当晚为常凌峰举办的这场接风宴定在南国山庄,这也是南国山庄的总经理任文斌的要求,自从张扬来到东江,他就琢磨着想给张扬接风,可张扬工作始终繁忙,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今天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不过任文斌充当的是幕后英雄,酒宴他来准备,主题却是为常凌峰接风,不过任文斌无所谓,他要的是张扬领情。
    遵照秦清的意思,张扬把唐自立和罗安定都请了过去,刘宝全那里也打了电话,他本以为刘宝全不会来,却想不到刘宝全很爽快的答应了,而且提前就来到了南国山庄。
    几天不见,刘宝全脸上的伤势好了许多,不过仔细看,脸上还有不少粉红色的痕迹,刘宝全和罗安定、唐自立同车抵达的,张扬看到他们乐呵呵迎了上去,主动招呼道:“刘主任,你伤好了?”
    刘宝全心中暗骂,这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鼻子里嗯了一声。
    张扬故意盯着他的脸看:“还别说,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
    刘宝全挤出一丝笑容,他感觉到了张扬话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含义,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意思和他翻脸,低声道:“秦书记还没到啊?”
    张扬道:“去梁书记那里汇报工作,走,咱们先进去,大家基本上都来了。”
    常凌峰、常海心、高廉明全都来了,不过章睿融没来,尽管张扬邀请了她,不知她出于什么原因,今晚选择了回避,或许是害怕别人看出她和常凌峰之间的情愫。
    任文斌也在现场,张扬为他一一引见了各位新城区的领导,任文斌很礼貌的和每个人打招呼,又恭敬地将自己的名片送上。商人对机会的把握能力总是比普通人强一些,任文斌在得知东江建设新城区之后,马上就从中觉察到了机会,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任文斌也是这样,他虽然担任南国山庄担任总经理,可说穿了还是一个高级的打工仔,他也想独当一面,拥有自己的事业,这些年他默默积累财富的同时也在积累着人脉,等待的就是一个合适的机会,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
    刘宝全他们虽然对张扬任人唯亲的行为颇有微词,可是表面上他们不好说,其实是不敢说,看看张扬用得这批人,今天宴请的主宾常凌峰,他的亲大哥常凌空是岚山市市长,常海心的父亲是岚山市市委书记常颂,高廉明更了不得,他父亲是平海市委常委,平海公安厅厅长高仲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刘宝全之流能够得罪起的,所以刘宝全那天冲着周山虎发火,而不是选择其他人也很正常。
    高廉明也是一嘴碎的小子,大概当律师的都有这职业病,刘宝全进房间之后,他说的话几乎和张扬一模一样:“刘主任来了,你伤好了?还别说,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你脸上受过伤,刘主任,您脸部皮肤的修复能力还真强。”
    刘宝全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心说你他妈不是拐弯抹角的骂人吗?
    这帮人和张扬都是一条心,张扬看他不顺眼,当然这些人也和张扬同仇敌忾了。
    高廉明也没把话说绝了,紧接着又来了一句:“换成我就不行了,我疤痕性皮肤,稍微破点皮,就得落一大疤,从小就这样,真是羡慕刘主任!”
    刘宝全真是哭笑不得,明知这小子在损自己,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常凌峰和刘宝全坐在一起,他为人谦和,微笑道:“刘主任,我是常凌峰,以后还希望刘主任在工作中多多关照。”
    刘宝全叹了口气道:“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我老了,眼光不行了,精力也不行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感到些许的酸涩,这才几天啊,整个指挥部已经遍布秦清和张扬的势力,自己想要翻盘,那是有心无力。
    秦清晚了二十分钟才到,她进门就向众人道歉道:“不好意思,堵车了!让各位久等了!”
    刘宝全笑道:“这个时间段,几乎每天都在堵车。”可看到跟在秦清后面走进来的周山虎,刘宝全的笑容马上就收敛了,他休息之前说过要坚决把周山虎给清理出去,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秦清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刘宝全来之前其实就知道这回事了,周山虎只是受到了一个通报批评,也算是给他面子有了一个交代,可今天秦清又让他跟进来,这不是给自己难看吗?刘宝全有些后悔今晚出席这次晚宴了。
    秦清来到主席坐下,她笑道:“今晚没有外人,一来是给凌峰同志接风,二来是大家一起聚一聚。”她向周山虎道:“山虎,回头你负责把所有人送回家。”
    周山虎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等到所有人同干了三杯酒之后,周山虎走过来给刘宝全倒酒。
    刘宝全碍于面子也不能拒绝,周山虎倒好酒之后把酒杯给端起来了。
    秦清道:“刘主任,你这次受伤,很大原因是周山虎控制不住情绪,把矛盾激化造成的。让山虎给你端两杯酒,你别跟这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秦清把话说到这份上,刘宝全也不能继续对周山虎摆臭脸,他接过周山虎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道:“其实我也没生气,就是觉着山虎没控制住脾气,把我们的工作搞得很被动。”
    周山虎也是个机灵孩子,很诚恳道:“刘主任,是我错了,以后您说什么我干什么,一定跟您多多学习,遇到不懂得事情一定及时请教。“这话等于给刘宝全圆了面子。他又倒了点酒,端给刘宝全,这次刘宝全心里舒坦多了,把这杯酒喝了个干净,拍了拍周山虎的肩膀,装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好好干吧,我不可能生你气的,跟我孩子差不多大,我怎么可能生你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