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深入

第七百八十四章 深入

    梁晓鸥笑了起来。
    张扬道:“梁主任,我初来乍到,对新城区的情况不太清楚,现在指挥部正在找现场办公地点,秦书记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你能不能给我帮忙啊?”
    梁晓鸥指了指右前方一个矮胖的中年人道:“你去找老黄,他弟弟就是青龙镇的党委书记。”青龙镇大部分都属于新城区的规划范围内,那位老黄是东江市商业银行副行长,叫黄世强,主管信贷工作,和张扬是同期学员。
    张扬在这期的培训班中是个异类,平时不怎么来听课,同学中他熟悉的也就那么几个,和黄世强平时没多少来往,毕竟年龄差距摆在那儿。
    梁晓鸥把黄世强叫了过来,将张扬隆重介绍给他。
    黄世强认识张扬,就是一直都不知道张扬担任什么职务,其实在今天之前,张扬始终都没去市组织部报到,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具体干什么,听说张扬是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黄世强马上就知道梁晓鸥叫他来的目的,他弟弟黄世人是青龙镇的党委书记,肯定是这个原因,张扬也不喜欢绕弯子,直接将指挥部想寻找合适的现场办公地点的事情说了。
    黄世强笑道:“我还当什么大事,这件事好办,等开完会,我就陪你去青龙镇走一趟。”
    青龙镇位于东江的西南,因为镇北有一座青龙潭而得名,这里山清水秀,风景秀美,张扬驾车带着黄世强前往青龙镇的途中,发现青龙镇境内荒芜的土地很多,他有些诧异道:“黄行长,现在老百姓都不种地吗?”
    黄世强道:“市里要建设新城区的事情已经传了几年,这一带的老百姓害怕随时会征地拆迁,谁还有心情种地?再加上,近些年兴起了打工潮,年轻人大都涌入了南方去打工,留在家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就算想种地也有心无力。”他指了指前方道:“青龙潭!“张扬举目望去,前方出现了一片青蓝色的水域,青龙潭水库面积大约6.8平方公里,全湖周长12公里,目前并未进行全面开发,所以周围显得有些杂乱,黄世强道:“张主任,新城区什么时候奠基?”
    “下个月!”
    “这么快啊?”黄世强显得有些吃惊。
    张扬笑道:“快什么?94年初就拿出了规划,两年多了还没开始破土动工,等到征迁完成,还不知道要多久。”
    黄世强跟着叹了口气道:“征迁工作未必那么容易,老百姓在一个地方住惯了,谁愿意离开啊?”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汽车上了青龙潭大堤,开到三孔桥重新下路,沿着一条双车道的水泥路一直开到了镇里,青龙镇适逢集市,目前还没有散集,道路拥挤的很,道路两旁都是买东西的小贩,张扬的悍马车足足在小镇上挪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镇政府,黄世强经常来这里,落下车窗,传达室的保安看到他,问都没问就放他们进去了。
    青龙镇党委书记黄世人今年三十九岁,是个身材魁梧肤色黝黑的汉子,他和黄世强虽然是一母所生,可黄世强白白胖胖,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黄世人这名字起得有点磕巴,和白毛女里面的那个大地主同音,听说他的本名就叫黄世仁,后来因为感觉到和阶级为敌,自己改成了黄世人。
    听说张扬是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黄世人热情的起身相迎,他伸出手和张扬用力握了握道:“欢迎张局长光临,指导我们的工作。”
    张扬笑道:“我今天过来纯粹是私人性质,不是来指导什么工作的,我和你大哥是同学,今天过来属于私下交流。”
    黄世人笑道:“朋友来了有美酒,张局长,晚上必须留在我这里喝酒。”
    张扬看到黄世人性情豪爽,心中也非常喜欢,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好!不过我带车来的。“黄世人笑道:“喝多了就在青龙镇住下,真要是非得回去,我让司机把你送回去。”
    黄世强道:“世人,张局这次是有事情找你。”
    黄世人笑道:“有事情也得先吃饭,咱们边吃边谈!”他拿起电话把办公室主任李颖叫了过来,让她通知几位镇党组成员,晚上一起吃饭,又让李颖去青龙潭的老龙潭饭庄安排一桌饭。
    人往往是一面相,张扬虽然是第一次和黄世人打交道,可感觉的到这个人办事很爽快,有些魄力,而且在处理社会关系上很有一套。
    黄世人办公室的墙上也挂着一幅新城区的规划图,张扬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黄世人道:“张局长,新城区的建设工作是不是要开始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下个月!”
    黄世人道:“建设新城区之后,我们的青龙镇就不存在了。”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只是征集一部分土地,你仍然是这里的领导。”
    黄世人道:“我听说市里要在张王庄建设拆迁安置房,不知是不是真的?”
    张扬道:“具体的方案还没出来,不过短期内不会对青龙镇镇区进行拆迁,黄书记,我也不瞒你,今天我让黄行长陪我过来,一来是为了结识你,二来我有事相求。”
    黄世人道:“张局长,您有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肯定全力以赴。”
    张扬道:“新城区指挥部已经成立,随着建设新城区的正式开始,我们首先要成立现场指挥中心,也就是说,我们的办公地点要搬到新城区的工地现场,我刚才来的路上看了一圈,想在青龙镇的范围内找一处合适的办公地点,我刚刚来到东江,对这里的地理情况并不熟悉,你是本地人,在青龙镇工作多年,这方面得请你帮忙了。”
    黄世人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张主任,您去镇子里看看,只要是看中了那栋楼,我马上去帮你谈下来!”
    张扬最喜欢这种雷厉风行的性格,他笑道:“黄书记,冲你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
    黄世人起身道:“走吧,咱们喝酒去,边喝边谈,路上你刚好可以寻找一下合适的办公地点。”
    黄世人对张扬的悍马车也是称赞不已,镇党委书记也是见过世面的,不过悍马车还是第一次坐,心中暗想,到底是大干部,连开的车都是超豪华型的。黄世人途中向张扬介绍,青龙镇总面积367平方公里,6.2万多人,辖28个村委会,622个生产小组。耕地面积4.1万亩,其中水田2.5万亩。山林园地面积40.6万亩,95%以上为宜林地,森林覆盖率76.8%,镇里拥有民营企业300多家,这次新城区建设征地,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属于青龙镇,黄世人也多次被市里叫过去了解情况。
    前往老龙潭饭庄的路上,张扬看到青龙潭水库大坝下,有一片围墙圈起的院子,门上写着青龙潭小学,不过大门紧闭,应该是荒废了一段时间了,张扬道:“这儿是?”
    黄世人道:“青龙潭小学,去年就搬走了,现在里面荒废着。”
    张扬道:“去里面看看!”
    黄世人点点头,张扬驱车来到青龙潭小学门口,从大堤通往小学的道路上坑坑洼洼,幸亏他开得是悍马车,普通的车辆只怕要剐蹭底盘了。
    小学的大门并没有锁,推开小学的大门,一个老汉听到动静迎了出来,他是在这里负责看房子的,院子里到处跑得都是鸡鸭,遍地的鸡屎鸭粪,张扬就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有两栋教学楼,前面的两层,后面的四层,关键是有个不小的操场。
    黄世人从张扬的目光中已经察觉到他可能对这里产生了兴趣,笑着介绍道:“这里地势比较低洼,每年只要到了雨季,就发生严重的积水,给孩子们上学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后来也考虑过进行排水疏通,可仅仅为了一个小学,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大,后来玉皇庙小学扩建,就将两所小学合并,这里也就彻底荒废下来。
    那老头认识黄世人,在这些普通老百姓心里,镇党委书记已经是了不得的大官,他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黄世人道:“这些鸡鸭都是你的?”
    老头局促不安道:“俺闺女的,俺帮着看着……看大门顺便帮忙养些鸡鸭……”
    黄世人笑了笑,没说话。
    张扬道:“我看这里不错!反正也是临时过渡,明年雨季之前新的办公地点就建成了!”
    黄世人点了点头向那老头儿道:“老人家,这两天你抓紧吧这些鸡鸭给迁走,市里要征用这所小学!”
    老龙潭饭庄建在青龙潭旁,饭庄旁边就有一口泉眼,泉眼内不停有珍珠般的水泡儿冒出,当地人称之为珍珠泉,张扬来到老龙潭饭庄,第一眼就看出这一片的水质飘着油花,和老龙潭饭庄直接排污有关,当地对老龙潭水库缺乏有效地管理,也活该这店老板倒霉,张大官人通过这次吃饭已经盯上了他,这家饭店已经成为张大官人首先整治的目标之一。
    黄世人叫来陪酒的一共有六个,镇长周通源,副镇长薛诚,党政办公室主任朱俊峰,综治办主任冯开模,财政所所长崔杰,土地所所长杨希伟,加上他和哥哥黄世强,一共八个陪张扬一个。张扬很快就发现,除了黄世强的酒量一般,这青龙镇的七名干部无一不是海量。
    不过这些人的酒量再高,张扬也不怕,在酒量方面,他还真没遇到过多少对手。
    虽然说喝酒有害健康,可是酒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可以很快的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在场的乡镇干部听说张扬是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都表现出想当的尊敬,他们对新城区的建设也都表现出相当的关心,毕竟这件事和他们所有人的切身利益相关。
    镇长周通源红着脸道:“张局长,这次市里建设新城区之后,我们青龙镇有近八十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征迁,几乎占到了我们全镇土地面积的四分之一,涉及到拆迁的农民很多,市里的拆迁补偿方案出来了没有?”周通源沾酒就脸红,不过他是在场青龙镇干部中最能喝的一个。
    张扬道:“已经出来了,只是现在还不适合马上公布。”其实他并不清楚拆迁补偿方案。
    周通源笑道:“张局,咱们都是自己人也不方便透露?”
    张扬笑道:“上头有政策,害怕方案透露出去引起不必要的波动,不过有一点大家可以放心,市里一定会首先考虑到老百姓的利益,绝不会让老百姓吃亏。”
    土地所所长杨希伟道:“张局长,听说这次新城区建设的总指挥是位年轻漂亮的女干部。”
    张扬笑道:“秦清秦书记,她过去曾经是岚山市副市长,岚山市委常委,工作能力很强,是位优秀的领导,也是我的老领导。”他一边回答他们的问题,一边和他们喝酒。黄世强毕竟是和他一起过来的,他看到青龙镇的干部轮番和张扬喝酒,担心张扬会喝多,提醒众人道:“你们不能轮番和张局喝酒啊,这不公平。”
    周通源笑道:“那咱们敬黄行长!”
    黄世强慌忙摆手道:“我可不成!”
    黄世人笑道:“哥,你放心吧,张局是领导,我们可不敢灌他,这样,咱们喝酒,尽兴为主,张局觉着差不多了,就喊停,我们穿插着打打内战。”
    张扬端起一杯酒道:“这杯酒我敬在座的各位,以后我们之间一定要加强联络,新城区的建设还要依靠各位鼎力相助。”
    黄世人道:“张局这么爽快,新城区建设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们这些乡镇干部当然会全力支持,只要张主任一句话,我们风里来雨里去,谁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张扬笑道:“好,过两天,我就过来给你们发顾问聘书,一个不能少,还有,黄书记,我会推荐你进入新城区建设指挥部。”
    黄世人虽然被市里经常叫去了解情况,可谁也没应允他让他进入建设指挥中心,听到张扬的这句话,心中不由得欣喜万分,看张扬的样子足够清醒,应该不是说醉话。不过他对张扬的能量心里还不不是太有底,趁着去厕所的时候,向大哥黄世强打听,黄世强低声道:“这位张局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文副总理的干儿子,能跟他攀上交情是你的运气。”黄世人听到大哥这样说,心中和张扬结交的意愿越发的强烈了。
    当晚虽然黄世人一帮乡镇干部盛情挽留,张扬还是决定要回去,黄世人不放心他酒后开车,让他的司机小黄开张扬的车把他和大哥送往市内,临上车之前,黄世人拉着张扬的手,来到一旁的大树下,黄世人今天酒喝得多了些,说话自然也就没了太多的顾忌,他低声道:“张局,你放心,明天我就让人把青龙潭小学给拾掇干净,一个星期后,你要是再过来,准保变个样。”
    张扬笑道:“不用你们镇里花钱,我们指挥部有办公经费。”
    黄世人道:“张局,虽然咱俩是头一次见面,可我哥既然介绍你过来,就证明你是他哥们,我和你也特别投缘,你这么大的官,可一点架子都没有,你看得起我,把我当朋友,给我面子,我黄世人就得兜着,说真的,新城区的事情,市里也经常找我了解情况,可上头的干部谁也没把我这乡镇干部当成一回事儿,张局,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张扬道:“世人啊,你比我大,咱们私底下就别局长、书记的称呼了,我就叫你声哥,你要是乐意就叫我一声兄弟,说句掏心窝子话,这新城区的建设离开你不行,谁能比你对当地的情况熟悉啊,我不管你乐不乐意,这次我抓你的壮丁是抓定了,你准备好了,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给你留一个位置,我们搬来之前,你先留好一间房当办公室。”这正是张大官人的聪明之处,和地方干部打成一片,想让人家为自己卖力,你就得把他们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让他们产生主人翁的精神。
    张大官人的这一手果然有用,黄世人用力摇晃了他的手臂一下道:“我看好了,你们来了,把传达室留给我就行,我给各位领导看大门!”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黄世人道:“真的,我说的是认真的,士为知己者死,张老弟,你和其他的官员不同,你……”黄世人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竖起了大拇指:“以后青龙镇有任何麻烦事,你先找我!”
    这就是酒精最大的好处,喝得热血上头,喝得激情澎湃,喝得掏心窝子,当然谁喝得多谁说得多,张大官人的酒量还不至于把心底的话全都倒给人家。
    黄世人拉着张扬的手絮絮叨叨了足足二十分钟,他大哥过来才劝他回去,张扬上了车,黄世强笑道:“不好意思啊,我那个兄弟,喝多了就这样。”
    张扬笑道:“黄行长,我和黄书记真的很投缘,以后我们相处的机会多了。”
    黄世强道:“他是个直脾气,跟他交往的朋友都夸他仗义!”
    酒精让人兴奋,张扬虽然没醉,不过他也很兴奋,司机小黄先把黄世强送回家,然后又把张扬送到小区楼下,把车辆停好,自己再打车回去。
    张扬给秦清打了个电话,把落实办公地点的事情说了,顺便让秦书记过来陪陪他。
    秦清十一点左右到来,一进门就闻到了张扬身上的酒味儿,虽然张大官人已经洗过澡,可身上的酒气依然浓烈。秦清笑盈盈道:“喝酒了?”
    张扬迎上去把她搂在怀中,吻了吻她的唇道:“办公地点的事情搞定了。”
    秦清笑道:“你的办事效率真是让人惊叹。”
    张扬道:“给你办事我一向上心!”他的手伸下去将秦清的筒裙拉起。
    秦清在他手上拍打了一下道:“放手,一天到晚就想这事儿。”
    张扬笑道:“酒能乱性,我害怕出事儿,所以特地请秦书记过来帮我拨乱反正。”牵着秦清的手就往他隆起的某处引。
    秦清轻轻捏了他一下,嗔道:“我忙了一天,还没有来得及洗澡呢。”
    张扬道:“你去,吃饭了没有?”
    秦清摇了摇头。
    张扬不觉有些心疼,叹了口气道:“咱不能为了工作废寝忘食,要是累病了我多心疼啊。”
    秦清道:“累病了也是因为你!”她换上鞋子去了盥洗室。
    秦清洗澡出来,闻到饭菜的香味儿,却是张扬亲自下厨给她下了碗鸡蛋面,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可是张扬的体贴却让她感动。
    张扬道:“快来补充点能量!”
    秦清点了点头,她穿着张扬的浴袍稍嫌宽大了一些,不过在张扬的眼中,秦清此时的打扮别有一番风韵,显得格外性感。
    秦清吃饭的时候,张扬将今晚的成果向她汇报了一遍。
    秦清道:“很好,和当地干部交流很重要,新城区建设开始之后,征地拆迁必须要依靠当地干部,他们熟悉当地的情况,工作经验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张扬道:“我答应聘请青龙镇的干部当顾问,还答应让青龙镇党委书记黄世人进入咱们的指挥部。”
    秦清吃完面条起身去刷碗,她轻声道:“没问题,这件事我来安排,张扬,我今天专门去找了梁书记,他同意我们对名单上人员进行削减和重组,根据他所说,现在给出的名单只是一个意向,具体的还要靠我们自己选定。不过总体感觉他对新城区的具体工作过问不多,都放手给了方市长。”
    张扬载着秦清和常海心来到了青龙潭小学,一周没来,这里的变化让张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条四车道的水泥路直接铺到了大堤旁的乡镇公路上,道路正在进行养护,上面铺着草垫,张扬把悍马车远远停好,秦清和常海心下了车,望着那条道路秦清道:“效率蛮高啊!”
    张扬问了问正在养护道路的工人,得知现在路面已经可以走人,但是不能行车,他们三人向学校的方向走去,有十多个农民正在道路两旁种树,树木都是刚刚从别处移来的,虽然都不是什么珍贵树种,但是都有些年头了,大门也已经重新换过,已经刷好了银色的金属漆,空气里弥散着新鲜的油漆味道,外面的围墙坍塌的地方也已经修补好,几名农民正在给院墙粉上涂料。
    走入小学的院子,看到院落中靠楼房的位置铺好了花砖,其他的地方正在铺设草皮,两栋教学楼内外粉刷也已经完成,青龙镇办公室主任李颖就在现场,见到张扬过来,她有些惊奇,因为张扬并没有提前通知青龙镇方面,她笑着迎了过来,招呼道:“张局长,您来了!”
    张扬微笑道:“李主任,这位是我们新城区党工委秦书记,这位是办公室常主任。”
    李颖这才知道来大干部了,想不到眼前的两位大美女都是高官,在她的眼里张扬已经是了不得的大官,更不用说秦清这种副厅级的大干部。她有些紧张道:“我去通知黄书记。”
    张扬笑道:“不用,我们今天就是经过这里随便看看,马上还要去其他地方。”
    李颖介绍道:“张局,你离开青龙镇的第二天我们就开始联系施工了,因为前两天下雨,所以耽误了工期,估计还要三天才能把这里完全整理好。”
    秦清对这里的环境表示满意,微笑道:“张扬,这地方不错,你回头让青龙镇方面把工程的花费明细报上来,咱们不能让地方掏钱。”
    张扬点了点头,那边李颖已经道:“我们黄书记说了,这里的整修工作是我们镇无偿提供的,表示我们对建设新城区的支持。”
    秦清笑了笑:“那怎么行?镇里负担,就是青龙镇的老百姓负担,一笔是一笔,每一笔钱都要有明确的出处。”她能够理解当地官员的心理,他们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在领导面前做出表现。
    他们在李颖的陪同下转了一圈,秦清向常海心道:“回头先给综合管理局的罗局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一周内把需要的办公用品全部到位,我们尽量争取这个月底前搬进来办公。
    常海心记下了。
    他们并没有在现场逗留太久的时间,离开小学,秦清向张扬道:“不错!”
    张扬旧事重提道:“我想把青龙镇的几名干部吸收进来,以顾问的形式。”
    秦清道:“很好,新城区建设必须依靠这些当地干部的帮助,他们对这里最为熟悉,他们比我们更清楚和老百姓沟通的办法。”
    张扬道:“我觉着应该让镇党委书记黄世人进入咱们的建设指挥部。”
    秦清笑道:“你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所以拼命帮他说好话!”
    张扬指了指身后的小学道:“呶!”
    秦清没说话,步行走上青龙潭水库的堤坝,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水库,迎面秋风送爽,感觉到心旷神怡。想起在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上将会涌现出一片现代化的城市建筑,一座平海省的政治经济中心,秦清的内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激动,未来几年她的事业都将在这里展开。
    远处一辆桑塔纳飞速驶了过来,在堤坝下停下,青龙镇书记黄世人急匆匆从车内下来,在他身后还跟着镇长周通源党政办公室主任朱俊峰,黄世人一眼就看到了堤坝上的张扬,他一路小跑赶了过来,来到张扬他们面前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咧开嘴笑道:“张局长!你们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
    张扬笑了笑,一定是李颖把他们过来的消息通知了镇里,张扬将秦清介绍给他。
    黄世人很激动的笑道:“秦书记好!我是青龙镇镇党委书记黄世人。”面对女领导,黄世人没有冒失的把手伸出去。
    秦清微微一笑,主动和他握了握手道:“你好,谢谢你们青龙镇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黄世人激动道:“应该的,应该的,支持新城区的工作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秦清当即就表态道:“世人同志,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新城区指挥部的领导团队,你觉着怎么样?”
    黄世人向张扬看了一眼,掩饰不住对他的感激之情,这对黄世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莫大的荣誉,更是一个向上攀升的机会,张扬果然够意思,黄世人激动万分道:“秦书记,我愿意,我愿意为新城区的建设倾尽所有的力量。”
    秦清点了点头,向常海心道:“小常,以后指挥部的重要会议要记得通知世人同志过来参加。”秦清虽然是女人,可是她的行事风格干脆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吸收黄世人进入指挥部领导层,并不仅仅是因为张扬的推荐,而是他们在新城区建设的过程中,需要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干部来出谋划策。
    在青龙镇其他干部的眼中,黄世人这次是跳龙门了,新城区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机会,谁都知道随着新城区建设的开始,青龙镇近四分之一的土地都会被征用,这就意味着其中蕴藏着巨大的机会,谁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谁就可以一步登天,当然大家都清楚最有希望的人是黄世人,事实证明果然是这样,而他的机会是从结识张扬开始的,黄世人也很会做事,短短的一周内就将青龙潭小学改造一新,不用问,从今天开始,他将会表现的更为卖力。
    乡镇干部表达感谢的方式也比较直接,缺乏创意,黄世人道:“秦书记,张局长,中午在这儿吃饭吧。”
    秦清笑道:“不了,这才不到十点,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看看,你们不用陪着,忙自己的工作去吧。”
    黄世人点点头。
    张扬向他招了招手,黄世人来到他身边,满脸堆笑道:“张局长,有什么吩咐?”
    张扬道:“我们刚才看到,青龙潭水库周边有几家饭店,所有的排污都是往青龙潭里面,对这里的水质造成了很大的污染,这些饭店必须要关掉!”其实他那天在老龙潭饭庄吃晚饭就惦记着这件事了,张大官人最关注的就是环保,看不得别人破坏环境。
    黄世人道:“张局,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一周之内,我把水库周围不符合标准的饭店全都清理干净。”
    整个上午,秦清让张扬开着车把新城区规划范围内的地方跑了个遍,最后在计划建设拆迁安置房的地方停下,这里距离青龙镇比较近,秦清拿出规划图纸研究了一会儿,向张扬道:“你联系上常凌峰没有?”
    张扬道:“他去北海散心了,我没提工作的事情。”
    秦清道:“一旦咱们的建设开始,就面临人手严重不足的状况,市里给派了不少人,可通过这几天的了解,我发现多数人都不合适。”
    常海心道:“很多都是通过关系塞进来的,一点实际工作经验都没有,就想混进来吃皇粮。”
    张扬道:“我打算把过去跟我的几个都弄过来,周山虎来给你开车,梁东平做宣传工作是把好手,至于高廉明那小子,他自己主动要跟过来当法律顾问,他老子是省厅厅长,把他绑在这条船上只有好处。”
    秦清笑了起来:“高廉明要是知道你打得算盘,准保要被你气死。”
    张扬道:“这小子就是个闲极无聊的主儿,除了我还真没人愿意收留他。”
    秦清道:“人家毕竟是拿过美国律师牌照的高材生!”
    张扬笑道:“傅长征是肯定要过来的,他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的工作习惯他都很熟悉,没他在我身边料理杂事儿我也不习惯。”
    秦清点了点头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关键是常凌峰,一定要把他给请回来。”
    常海心趁着他们聊天的时候,一个人去前面的草地里采摘野菊花,平时在都市里生活惯了,来到野外,心情格外轻松。
    秦清小声问张扬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搞明白,怎么市里突然下文让你担任管委会副主任?是不是你在背后又做了什么手脚?”
    张扬笑了起来,低声将前两天巧遇梁天正的事情说了,秦清听完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指着张扬道:“你呀,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只怕梁书记通过这件事要恨得牙痒痒了。”
    张扬道:“不会,他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我一般见识。”
    秦清道:“据我说知梁书记并没有过问新城区干部任用的事情,都是方市长负责。”
    张扬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让自己出任社会事业局局长是方知达的意思了?这货该不是因为他那两个外甥的事情报复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