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对不起!

第七百七十六章 对不起!

    张扬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在张立兰看来,这厮的笑容透着邪恶,每次见到张扬,张立兰从心底感到发虚,把柄握在人家的手里,她拿不出丝毫教务处主任的底气,张立兰在体制内也混了这么多年,至少在表面上还是能够做到镇定自若,淡淡笑道:“小张,找我有事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今儿是来报到的。”
    张立兰道:“这期的青年干部培训班?我回头给他们打个招呼,让他们给你安排一间好点的宿舍。”
    张扬知道张立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笑道:“刚才经过门口布告栏的时候,看到你们的研究生班招生通知,我想报名。”
    张立兰这才明白张扬找她是为了这件事,她也知道报名处排起了长队,这次研究生班虽然是针对全省干部进行招生,可是还要经过入学考试的,招一个班,一共三十五人,现在报名的就已经有四百多,其中不乏副厅、厅级干部,这些人是必须要优先照顾的,张立兰把现实情况告诉了张扬。
    张扬听到这次的筛选这么严格,不由得笑道:“我还以为只要报名就能上呢,既然这么麻烦,那就算了。”张扬本身对研究生班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真不是非得要上。
    可张立兰听到他这么说,以为张扬生气了,对于这位煞星,她可是不敢得罪的,张立兰道:“小张,你别急着走,这样吧,报名的事情你别管了,你直接把个人资料给我,我帮你办。”
    张扬一听心中大喜,他把自己的学历证明和身份证交给张立兰,张立兰收好了之后,低声道:“小张,这件事千万别对外面说,现在大家都盯着这一块,名额太紧张,我怕有人会说闲话。”
    张扬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对了,还要考试啊?”
    张立兰看了看窗外,小声道:“我来安排!”这等于给张扬派了定心丸,张扬乐得合不拢嘴,这张立兰还真是识时务,虽然知道张立兰是不得已而为之,嘴上还是表达了对她的谢意。
    从教务处出来之后,张扬去报到领宿舍钥匙,他留意到自己的登记名单上,单位那一栏已经填好了,属于新城区建设指挥部,也就是说他学习的费用从这里出,级别一栏上他写上了正处,张扬的一手飘逸大气的硬笔书法还是引起了报名老师的注意,字是一个人的门脸,尤其是在官场上,写得一手好字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张扬签好大名之后,报名老师盯着他的字体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就是张扬?想不到字写得这么好。”
    张扬笑道:“硬笔我不擅长,毛笔字比这好多了。”这货从来就不知道谦虚。
    身后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张扬转过头去,却见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就站在他的身后,张扬和梁晓鸥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其中有合作也有竞争,最近的一件事是张扬从她的手里抢走了纽约代表团的那笔投资,不但英德尔公司最终落户南锡,连纽约这座友好城市也被他抢了过去。
    梁晓鸥笑盈盈望着张扬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张扬哈哈笑道:“哪能呢?你这么大一美女搁在哪儿都隐藏不住你的光辉啊!你往这儿一站,就六宫粉黛无颜色了。”张大官人这句话把其他前来报名的女干部都给得罪了,一个个横眉冷对的望着他。不过张扬说的也是实话,这期培训班的学员中,也只有梁晓鸥称得上年轻漂亮,其他多数都是中年妇女干部。
    梁晓鸥笑道:“就会胡说八道,挖苦我是不是?回头我得跟你老账新帐一起算。”她走过去在报到册上签名,刚好写在了张扬下一行,张扬也注意到她写得是东江招商办副主任,副处级,心中暗忖,这梁晓鸥还没担正,级别上比自己差上半级。
    报完名之后,两人一起向外面走去,梁晓鸥道:“我听成龙哥说了,你调来东江工作了。”
    张扬笑道:“来到你的一亩三分地,以后还望梁主任多多关照。”
    梁晓鸥道:“咱们以后的合作肯定不少,听说你是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
    张扬道:“具体没确定,组织上还没找我谈话呢。”
    梁晓鸥道:“你想不到吧,转了一圈也来到东江了,要是知道有今天,当初你不会那么卖力的把英德尔公司给挖走吧?”女人心眼小,她到现在还记着那件事。
    张扬道:“此一时彼一时,咱们当时的竞争也是身不由己,我当时是南锡的干部当然要为南锡尽力,这就叫尽职尽责,这就叫敬业!”
    梁晓鸥笑道:“你这个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为自己辩护,放心吧,我没那么小心眼,不会因为那件事记恨你。”
    张扬瞄了一眼她高耸的胸部:“我就知道梁主任的胸怀宽广,不会记着这些小事。”这厮实在是有些坏蛋,说话的时候非得要朝梁晓鸥的胸脯上瞄一眼,力求做到声情并茂,梁晓鸥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主儿,留意到这厮的眼神,感觉自己仿佛上衣被他扒光了一样,羞得俏脸通红,可偏偏又不好出言斥责,人家也没干啥出格的事儿,梁晓鸥道:“中午一起吃饭吧,我给你接风洗尘。”
    张扬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两人就在党校对面的根据地随便点了几个菜,梁晓鸥不喝酒,她从车里拿出一瓶五粮液,身为招商办副主任,随车还是有不少酒水的,这是为了方便招待别人。
    两人喝了几杯酒之后,张扬不由得问起了梁晓鸥的工作状况:“我说你这个招商办主任怎么到现在还没把副字去掉?雷国滔都进去这么久了?”
    梁晓鸥道:“还不是因为你,英德尔公司和友好城市都被你们抢走了,我们招商办上上下下搞得灰头土脸的,哪有资格再要求提升啊。”
    张扬笑道:“那事儿还真不能赖我,主要是你不配合萨德门托,得罪了人家。”
    一句话又把梁晓鸥给闹脸红了,她啐道:“你呀,真不是个好人,看看你交的朋友就知道,萨德门托是个老色鬼,他总想着占我便宜,我又不是没有原则不懂得自爱的那种人,总不能为了工作就把自己给搭进去啊。”
    张扬笑道:“别忘了,你堂哥也是我朋友,你把梁成龙也骂进去了。”
    梁晓鸥格格笑了一声,叹了口气道:“我并不是真的怪你,说实话,那件事我还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把萨德门托给救过来,我就差点成了杀人凶手。”
    张扬道:“萨德门托真的是你推下河的?”
    事情过了这么久,梁晓鸥也不怕承认,她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太不老实。”
    张扬一脸的笑:“他都怎么不老实了?”这话问得透着一股子不厚道。
    梁晓鸥瞪了他一眼道:“你们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
    张扬道:“他是美国佬,我是中国人,你可别把我们归到一类,梁主任,咱俩认识这么久,我有没有占过你一次便宜?”
    “你……”梁晓鸥对这厮真是无可奈何,明知他是故意出言调戏自己,偏偏又不能当真和他动气。
    张扬很懂得把握分寸,开玩笑可以,但是一定要适度,过火了可不好,他对梁晓鸥没那种念想,张扬道:“梁主任,你实话实说,对于我的工作问题你都听到什么了?”
    梁晓鸥道:“我没听说什么?”
    张扬道:“不可能,梁书记是你亲叔叔,他没有在你面前说起我?”
    梁晓鸥道:“真没有,他一个市委书记需要管的事情这么多,哪有时间关注你一个处级干部的事情啊?”梁晓鸥抓住机会报复了张扬一下,谁让他刚才挑逗自己来着。
    张大官人脸上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我听说是他点名把我给弄过来的。”
    梁晓鸥道:“具体的事情我真不清楚,我还是听我堂哥说,才知道你要来东江工作。”
    张扬颇有种受人冷落的感觉,最早因为他工作的事情,省委秘书长阎国涛跟他谈过,省委书记乔振梁也提起过,可现在到了东江之后,感觉有些无人问津了,东江市领导方面没有任何人主动找他谈话,他本以为自己是个人才,对待他这样的人才东江方面要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可来到东江之后才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张大官人甚至开始怀疑,这梁天正把自己弄到东江的真意是为了方便雪藏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