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偷梁换柱

第七百五十八章  偷梁换柱

    张扬道:“我和我妹刚从京城回来,谁想到就赶上这事儿,你可看到了,我们都健健康康的,嘛毛病没有,不分对象就要把我们这些从京城来的隔离48小时,是不是有些形式主义?”
    陈国伟道:“没办法,现在R型肺炎闹得那么凶,市里出台这样的政策也是迫不得已的决定。
    张扬道:“国伟,你有没有办法帮我们出去,我可不愿意被隔离48小时。”
    陈国伟看了看周围,有些为难道:“现在政策紧得很,要是被人家发现……”
    张扬知道陈国伟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让他做违反原则的事情的确有些太过为难,张扬笑道:“不方便就算了。”
    陈国伟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他向张扬道:“你们跟我来!”毕竟是老同学,再说张扬从没有求过他什么事儿,陈国伟实在有些不忍心拒绝。
    张扬正准备跟他走的时候,姜亮的电话打过来了,让他去贵宾通道,他已经安排人在门口接应。陈国伟听说已经有人为张扬安排好了一切,也是如释重负,他带着张扬前往贵宾通道,前往贵宾通道的路上还有一个检疫口,如果不是陈国伟带路,张扬和顾养养也没有那么容易通过,陈国伟把他们两人送到检疫口,他也不方便继续送下去,向张扬道:“张扬,我今天只能送到这里了,最近市里任务重,我那边也离不开,等这次的疫情过去,我再请你吃饭,咱们好好叙叙旧。”
    张扬笑道:“国伟,应当我请你吃饭才对。”
    陈国伟不敢离开岗位太久,聊了没两句赶紧向张扬告辞。
    姜亮安排铁路公安分局副局长梁兴在贵宾通道等着他们,张扬和梁兴也是老相识,梁兴看到张扬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他和顾养养从贵宾通道离开,一直把他们送到贵宾候车室外,从小门离开就是车站停车场,姜亮已经亲自在外面等他们了。
    张扬和顾养养上了车,姜亮不禁抱怨道:“张扬,你小子真能给我出难题,现在R型肺炎闹得人心惶惶,市里三令五申,一定要切断R型肺炎的传染源,尽量避免疫情波及到江城。京城是国内疫情最为严重的地方,所以成为我们重点的检测对象,我说你去哪儿不好,非得去京城?”
    张扬道:“杜天野可真够形式主义的,有他这么干的吗?这叫因噎废食,不能因为京城发生了R型肺炎,就把所有从京城来的人都拒之门外吧?南锡也有R型肺炎病例,他是不是对南锡也这样?”
    姜亮道:“不仅仅是江城出台了这样的政策,现在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很重视这件事,R型肺炎的传染性太厉害了,谁也不敢大意。”
    张扬笑了笑:“小题大做,R型病毒抗体已经研制出来了,用不了太久时间R型肺炎就会烟消云散。”
    姜亮道:“你去哪里?这两天,我真没功夫陪你,市里给我们下任务,我现在几乎是24小时不停地运转,连续几天都没合眼了。”
    张扬道:“你把我杜天野办公室去得了,我要是得了R型肺炎,我最想传染的就是他。”
    姜亮知道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他也知道张扬只是说说罢了,这种时候,他也不会去和杜天野理论,就算他存着这样的心思,杜天野也没有时间接待他。
    顾养养道:“姜大哥,谢谢你,是我不好,我不想被他们拉去隔离观察,所以我姐夫才陪我回来,给您添麻烦了。”顾养养这么一说,姜亮反倒不好意思了,他笑道:“顾小姐,没什么,我和张扬什么关系?别说他没得R型肺炎,就算他真得了这种病,我也一样把他当成朋友,朋友不仅仅是同享福,也得共患难,他真的了病,我就主动让他传染上,到时候俩人一起隔离,喝酒也有个伴儿。”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说得好听,就怕到时候,你就后悔了。”
    姜亮道:“你到底去哪儿啊?我局里还等着开会呢?”
    张扬道:“你送我们去江城制药厂!”
    姜亮听到江城制药厂,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他低声道:“你这次是专程为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来的?”
    张扬听出他话里有话,看了姜亮一眼道:“什么意思?”
    姜亮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江城制药厂出大事了!”
    顾养养一听就慌了:“姜大哥,药厂出什么事情了?”
    姜亮看到两人的表情都相当的迷惘,应该对药厂的事情并不知情,他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两人是真不知道,江城制药厂卖假药,已经被曝光了,现在很多药商都联名告到了市里,要求市里给个说法。”
    张扬也愣了:“假药?什么假药?江城制药厂生产的药品全都经过正规程序,你别胡说八道啊!”张扬对江城制药厂还是相当维护的。
    姜亮道:“你还记得去年春阳发生了一场流行性感冒,江城制药厂当时有种特效药对这种感冒作用明显。”
    张扬点了点头道:“抗病毒口服液!”当时就是他亲自改进的配方,张大官人当然清楚这件事,可那种药物是他经过深思熟虑拿出的配方,怎么能说是假药呢?就算治不好R型肺炎,多少也能够起到一些预防的作用。
    姜亮接下来的话更让张扬吃惊:“对,就是抗病毒口服液,今年R型肺炎发生之后,全国各地的厂家都去药厂进货,往往为了提几件货还得走后门拉关系,对药厂来说本来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可是江城制药厂的生产能力并不能提供这么大的需求,他们根本消化不了雪片一般的订单,可他们又不忍心让这些订单白白溜走,所以就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从其他厂家低价买进板蓝根,然后包装称抗病毒口服液再高价卖出去,这件事已经让人发现了。”
    张扬和顾养养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忧虑,现在正是R型肺炎肆虐的时候,在这种时候搞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其性质是极度恶劣的,张扬知道这种事必然会在社会上造成很坏的影响,不仅仅是面对社会舆论谴责和罚款的问题,撞在风口浪尖上,十有八九要追究刑事责任,这次顾明键真的捅出漏子来了。
    张扬先给赵新红打了个电话,赵新红过去曾经是药厂的生产副厂长,她也是上次中层干部集体出走的倡议者,赵新红离职之后,就一直赋闲在家,虽然外面有很多企业邀请她去担任领导工作,却被赵新红拒绝,接到张扬的电话,赵新红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赵新红道:“张扬,不是大姐不够意思,江城制药厂我是不会回去了,顾明健那个人心胸太狭窄,他对我们这帮人缺乏信任,我们勉强留在药厂也没有什么用处。”
    张扬笑了起来,他把顾明健已经将管理权交出的事情说了,然后用非常动情的语气道:“大姐,药厂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是佳彤和你们一起努力的结果,也是你的心血,你难道就忍心看着药厂就这么倒下去?”
    赵新红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顾书记这次来是为了解决药厂的问题,他也无意担任药厂的领导工作,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才有能力带领药厂走出目前的困境。”
    赵新红欠张扬一份很大的人情,当初她患乳腺癌的时候,如果不是张扬出手帮她,现在她早就离开了人世,既然张扬亲自开口求她帮忙,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赵新红道:“张扬,你既然开了口,大姐不能不给你这个面子,但是我有自知之明,你让我组织工人搞好生产我还有几分把握,可是你让我负担起药厂的领导工作,带领药厂走出困境,我还真没有那个本事,药厂缺少一个领导者,顾佳彤虽然不在了,可是常海天和胡茵茹仍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能力负担起这个责任,张扬,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想让药厂尽快从困境中走出来,你首先考虑的是找到这个将领。”
    结束通话之后,张扬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赵新红的话说得很对,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目前药厂最缺乏的就是一个决策者,过去顾佳彤的身边先有胡茵茹后有常海天,这两个人都是经商管理方面的高手,顾明健接手药厂之后,任用柳广阳这个外行,排挤常海天,这才把药厂搞得狼藉一片。自己就算把药厂的这帮中层全都请去,可是药厂仍然缺乏一个最关键的人物,顾允知是不可能长期管理药厂的,顾养养的姓情也不适合担任这种工作,张扬想到了常海天,常海天的海洋生物保健品厂刚刚成立不久,现在正处于创业期,他不可能放弃那边刚刚开始的事业,也不可能抽出精力兼管药厂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只有胡茵茹,现在广告公司已经上了轨道,兴许她能够抽出一些时间。
    于是张扬给胡茵茹打了一个电话,张扬和胡茵茹之间说话没必要拐弯抹角,他将药厂现在的困境源源本本说了一遍,胡茵茹听完就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她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轻声道:“我马上订机票,今晚就抵达江城。”
    听到她的话,张扬的内心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什么叫患难见真情?他需要胡茵茹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张扬有些歉然道:“你广告公司那边是不是会有影响?”
    胡茵茹笑道:“哪有什么影响?广告公司的业务早就上了轨道,况且还有海兰姐看着,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有什么事情,我马上就能知道,你放心吧,我公司交代一声,今天就过去。”
    江城制药厂前些曰子离职的中层基本上都有了新的工作,张扬让赵新红把工作还没有落实的那批人请来,赵新红对药厂的情况相当熟悉,她又从各车间选择了一批骨干,把这些人都召集到了一起,集中在小会议室内开会。
    顾允知考虑再三,决定不再出面,他把这次的事情全权交给张扬处理,顾养养作为他的代言人也一起出席了会议。药厂的这次会议由赵新红主持,与会所有人员的表情都很凝重,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月,从在场所有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希望。
    赵新红清了清嗓子道:“大家好,今天我把大家请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从今天起江城制药厂的董事长一职由顾养养小姐担任。”
    现场很静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不知道顾养养是谁,很快大家就搞清了,这个坐在主席台上赵新红和张扬之间的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就是顾养养,弄明白之后,下面就开始窃窃私语,顾家人真是胡闹,先派来了一个败家仔,紧接着又来了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像他们这么搞,药厂等着倒闭关门吧。
    让顾养养出面担任药厂的董事长,是张扬和顾允知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顾允知让儿子交出管理权,并不是要亲自来药厂掌舵,他是要尽力帮助药厂渡过这次危机,通过这次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在处理江城制药厂的问题上存在着太多的家族观念,如果当初不是他把药厂交给儿子,而是保持药厂过去的管理方式不变,药厂也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董事长只是一个符号,并没有太多实质姓的意义,所以干脆让顾养养出来。
    赵新红道:“下面请顾董事长给大家讲话。”
    掌声寥寥,显然大家对这位小姑娘没有寄予太多的希望,顾养养还是头一次面对这么多人,不由得有些怯场,她向张扬看了看,张扬笑着鼓励她道:“别怕,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顾养养站起来先鞠了一躬:“谢谢大家!”
    现场响起了几声善意的笑声。
    顾养养听到笑声,脸更红了,她小声道:“大家好,我是顾养养,以后就由我担任药厂的董事长,我没什么工作经验,但是我相信有大家的帮助,药厂一定能够恢复过去的繁荣景象,请大家多多关照!”说完她又鞠了一躬,慌忙坐下了。
    张扬率先鼓掌,在他的带动下大家也纷纷鼓起掌来,虽然顾养养明显欠缺社会经验,可在所有人的眼中,她比起那个败家仔顾明健要顺眼得多。
    赵新红笑着道:“接下来,我要宣布两件大喜事,第一件事,经过公司董事会的讨论,决定聘请药厂的前任厂长胡茵茹小姐回来担任厂长,胡小姐也已经答应了邀请,最迟明天就会来到厂里上班……”
    现场响起潮水般的掌声,凡事都有一个比较,顾明健把柳广阳弄来当厂长,整个药厂被搞得乌烟瘴气,所以这些工人们自然而然的会把他和前任做比较,无论是胡茵茹还是常海天都要比柳广阳强的太多,听说胡茵茹要回来继续管理药厂,大家的心底总算重拾了一些信心。
    赵新红又道:“药厂前些曰子因为经营生产上的问题各方面都出现了下滑,我和大家一样,对药厂现在的状况表示痛心,但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毕竟无法改变,我们要往前看,现在企业的决策层进行了调整,企业的内部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过去的已经过去,我希望大家往前看,希望大家对我们这个新的领导团队有信心,只要大家同心协力,用不了多长时间,药厂就会恢复过去的面貌,我们的企业会重新步入正轨。”
    下面又想起掌声,有人道:“不是说有两件大喜事吗?还有一件是什么?”
    赵新红道:“大家应该对R型肺炎并不陌生了,这场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对人民的健康构成了莫大的威胁,但是,让人欣慰的是,我们的科学家们已经成功研制出了R型病毒抗体,最近就要全面投产,我们江城制药厂已经成为候选生产厂商之一,而且我们入选的希望很大!”
    这一消息才是真真正正的好消息,参加会议的所有人都清楚疫苗特许生产厂家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件事能够落实,那么江城制药厂势必能够一扫前些曰子的晦气,重新恢复昔曰的荣光甚至超越过去绝非痴人说梦。
    赵新红道:“我们厂子目前的状态并不好,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生产,生产是企业的动力之源,对我们来说,产品就意味着财富,只有不断地创造出产品,才能不断地创造出财富,企业的财富和我们的个人利益休戚相关,大家放心,针对企业职工的新的福利会在短时间内出台,在此,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的福利待遇只会越来越好。”
    药厂的境况张扬已经有所了解,这次的事情充分证明守业要比创业艰难得多,顾佳彤花费这么久时间才让药厂走上良性循环的道路,可到了顾明健手中,不到半年的光景就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
    顾允知早就将张扬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他苦笑道:“平海这么大的一个省给我管理我都不愁,可是一个药厂却真的让我为难了。”
    张扬道:“爸,您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肯定全力以赴。”
    顾允知道:“厂子里过去的那帮中层管理人员几乎都走了,任何集体一旦缺少了凝聚力,必将成为一盘散沙。官场上如此,企业也是如此。”
    顾养养倒了杯茶给父亲,又将一杯泡好的茶交到张扬手中,她轻声道:“爸,门外好多货车都把大门给堵上了。”
    顾允知道:“那是等着退货的车辆,这十二车只是开始,他们前一段时间,单单是抗病毒冲剂就销售了好几百万。”
    张扬听到这个数字也不由得咋舌,要知道顾明健卖出去的全都是假药,卖出去的越多,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
    顾允知道:“这几百万的药品大部分都是假药,他们用板蓝根冲剂重新包装之后,冒充抗病毒冲剂销售,价格翻了几番,就是想利用R型肺炎肆虐的时机赚一大笔钱,现在被人家发现了,药商们可不愿意,他们纷纷提出退货和赔偿,我看这次的事情没有一千万都搞不定。”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这些药商坚持追究责任,明健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
    顾养养道:“我哥怎么会这样?爸,他是不是受了别人的蛊惑?”
    张扬道:“是啊,明健虽然有些糊涂,可是违法犯罪的事儿他应该不会干,这边的负责人是柳广阳,是不是他背着明健干的?”张扬之所以为顾明健开解,并不是他想帮顾明健,是因为他不想顾允知太失望,这样说可以让他的内心好受一些。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柳广阳再大胆,不经明健的同意也不敢擅自做主,我早就说过,做人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他们的行为不仅仅是制售假药,谋求暴利那么简单,这种时候这样做,根本是想发国难财,是没有良心!”顾允知越说越激动,气得重重将茶杯顿在桌上,茶水飞溅出来泼在桌面之上。
    顾养养赶紧抓住父亲的手臂轻轻摇晃道:“爸,您别动气,气坏身体怎么办?回头我去找我哥,让他过来向您磕头赔罪!”
    顾允知怒道:“别提那个混账,以后我都不想见到他!”
    张扬道:“爸,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您就算再生气也于事无补,还是想想应该怎样解决吧。赔偿这些药商的损失,挽回已经造成的恶劣影响。”
    顾养养道:“那就赶紧把药款退给人家!我去给他们道歉。”她看问题毕竟简单。
    顾允知道:“他用药款买了一块地,现在跟我摆出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我真是想不到,这个儿子居然出息到了这种地步。”
    顾养养也生气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对顾明健这样的表现张扬并不意外,顾明健经历那场牢狱之灾后,他的心胸和性情非但没有变的宽广,反而变得更加的偏激乖戾,张扬道:“爸,有句话我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顾允知道:“你说!一家人在一起,哪有那么多的顾忌!”
    张扬道:“爸,你可以管理好一个省,可是你未必能管好一个企业,官场和商场是两回事。”
    顾允知道:“我现在是没有选择,如果任由那个混账东西继续败下去,药厂用不了两天就要倒闭,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药厂就这么垮掉。我来也不是为了当管理者,我是来解决问题的。”
    张扬道:“药厂现在的情况虽然不好,可是还不至于落到倒闭的地步,江城制药厂发展的根本在于我们的产品,明健接手药厂之后,药厂管理混乱,生产效率低下,不是我们药厂的产品卖不出去,而是低下的管理水平拖累了生产水平,是别人拿钱等着,而药厂没有东西给人家。”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药厂的几个拳头产品都是你的独家秘方,就拿抗病毒冲剂来说,如果产量跟得上,这次肯定又是药厂的一次腾飞际遇,可惜这小子不走正路,不从根本上抓起,却一门心思搞起了歪门邪道。”
    张扬道:“他也想赚钱,可是最近药厂管理出现了严重问题,产能跟不上,又不甘心到口的肥肉白白溜掉,所以才动了歪心邪念。”
    顾允知道:“张扬,你帮我出个主意,怎么能让药厂平稳度过这次危机?”
    张扬笑道:“我也不是企业管理方面的人才,不过我知道药厂的症结所在,当务之急我们先要恢复生产。”
    顾允知道:“人心都散了,想要恢复生产可没那么容易。”
    张扬道:“人我来解决,走了的人,我不敢说全部,可是其中一部分我能让他们回来。药厂现在账上没钱,想让池子鱼重新活起来,必须要先把水给引来。”
    顾允知道:“钱方面我来解决,我应该可以贷来一笔钱,解决药厂目前资金困难的问题。”
    张扬道:“那就好,其他的小事,交给我来做!”
    张扬决定帮助顾允知扭转药厂困境的时候已经有了主意,他先给干妈罗慧宁打了个电话,目前R型病毒抗体已经准备大量投产,张扬找罗慧宁的目的,就是要她帮忙将江城制药厂列为特许生产商之一,罗慧宁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答应了张扬的请求。
    搞定这件事之后,张扬心中就有了七分把握,他紧接着就去了江城市委市政府,市委书记杜天野正在召开常委会,所以张扬在他办公室外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得见杜天野的真容。
    杜天野听说张扬来了,让秘书把他引到了办公室里。
    张扬观察了一下他的面色,杜天野表情凝重,看来心情不是太好。张扬笑道:“我刚从京城过来,差点被车站的工作人员给拖去隔离。”
    杜天野道:“你是在埋怨我吧,觉着我们的政策有点过火是不是?”
    张扬道:“现在到处都是一样,R型肺炎搞得全国上下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谁也不想疫情扩展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你知道就好。”杜天野的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伸直了摊平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了两下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扬开门见山道:“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杜天野道:“顾明健搞什么?以为他老子是前省委书记就没人敢动他吗?这种非常时期,制假售假,大发国难财,这件事的影响极其恶劣,现在药商已经联合告到了我这里,要求我们市里给他们说法,我知道你和顾家的关系,所以竭力帮他们压着这件事,可顾明健那边还当没事人一样,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一点都不积极,实话告诉你,这次的事情已经被捅上去了,我就是想盖,恐怕也盖不住!”
    张扬道:“你打算就这么把药厂推出去?不闻不问了?”
    杜天野道:“不排除收回管理的可能!”
    张扬道:“顾明健在这件事上的确做得很混蛋,可是江城制药厂在他来管理之前,一直都是江城的利税大户,是江城企业成功改制的典范,当初还是你一手竖起来的这个典型,难道你真的准备再一手将它给灭了?”
    杜天野道:“你什么意思?现在是药厂方面出了问题,这种时候,大批量的制假售假,造成了多么恶劣的社会影响?我不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怎么面对这些药商,怎么面对那些切身利益受到损害的老百姓?”
    张扬道:“问题出在管理人员的身上,你不能因为一件事就否定一切吧?现在顾明健已经交出了工厂的管理权,目前顾书记暂时管理江城制药厂。”
    杜天野道:“顾书记又怎样?出了问题,一样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张扬道:“他老人家过来就是为了承担责任。”
    杜天野道:“好,承担责任是吧,先把那些假药的事情解决,然后把责任人交出来。”
    张扬道:“老杜,我今儿是过来找你帮忙的,你别这么居高临下的好不好?”
    杜天野道:“我什么时候居高临下了?现在是你们做错了事,我抽时间听你在这儿解释,整个江城这么多的事情我都需要管,你张主任一来我扔下一切陪你说话,你还不满意,你还想怎样?”
    张扬听出杜天野气儿不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道:“你吃枪药了?我好歹也是你朋友吧?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对我不乐可以,也不至于给我甩脸子吧?”
    杜天野道:“我生就的这张脸,你是我朋友我承认,可你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我就不知道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的?”
    张扬越听越不是滋味,他点了点头道:“我说杜书记,你有话说明白,我不就是为药厂的事情说两句话吗?现在顾书记退了,如果他在位的时候,我看你还敢这么强硬?”张扬在杜天野面前说话也很不客气。
    杜天野道:“我做人做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绝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谁当面一套别后一套了,杜天野,你给我说清楚!”
    杜天野道:“你这次的京城之行收获颇丰吧!”
    张扬终于明白杜天野为什么这种态度,他十有八九已经知道了文玲苏醒的事情。他认为自己欺骗了他,作为朋友,没有第一时间把文玲苏醒的消息告诉他。
    张扬试探着问道:“你是为了文玲的事情?”
    杜天野直视张扬:“你治好了她?”
    张扬摇了摇头:“我没那个本事,她是自己苏醒的,我去京城是为了别的事情,我也没想到她会醒来。”从杜天野目前的表现,张扬已经看出杜天野仍然没有忘记文玲,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作为他的朋友,张扬从心底不希望杜天野和文玲之间再发生任何的纠缠,可他又意识到,两人之间的纠缠又是必然的,张扬道:“如果你不提起,我绝不会向你主动提起,因为我觉着你不知道对你可能更好。”
    杜天野叹了口气:“这句话还像是朋友说的。”听说文玲苏醒的消息之后,他的心情也是非常复杂,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面对文玲,一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却又气死了他的父亲,应该说文玲的苏醒,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杜天野。
    张扬笑道:“我本来就是你的朋友。”
    杜天野道:“不是我不给顾书记面子,可是这个顾明健实在是太离谱,如果不是我压着,这件事早就闹大了,我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偷梁换柱,以为自己很聪明,这么蹩脚的把戏早晚都会有被拆穿的一天,顾书记英明一世,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儿子。”
    张扬道:“有道是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顾书记这次来,就是想及时做出补救。”
    杜天野道:“他老人家该不会真的要亲自管理药厂吧?”
    张扬笑道:“怎么会?他是没有办法了,顾明健不争气,当初药厂是佳彤的心血,他不想眼睁睁看着药厂就这么完了,我也不想,你能明白吗?”
    杜天野道:“明白是明白,可是顾明健捅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只怕不好解决啊。”
    张扬道:“我和顾书记商量过,所有从江城制药销售出去的假药,我们全都无条件回收,愿意退钱的我们退钱,愿意更换药品的,我们给予更换,还会做出相应的赔偿。”
    杜天野道:“你说得简单,制售假药是违法行为。”
    张扬道:“不是假药,是不合格药品。”
    杜天野道:“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些药商只怕不会答应。”
    张扬道:“我给你透露一个内幕消息,R型病毒抗体已经成功研制出来了,马上就会投入批量生产,经过我的争取,江城制药厂已经被列为特许生产商,要是在这档口,你给药厂下了一个制售假药的定义,你觉着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杜天野将信将疑道:“你说的是真的?江城制药厂已经被定为抗体的特许生产企业?”
    张扬道:“我骗你有什么意义?这事儿十拿九稳,你想想,这对江城制药厂来说是一次发展的良机,别看前些日子经营不善,这件事只要一公开宣布,去江城制药厂提货的药商准保要排成长队,你是江城的父母官,你是想帮助江城制药厂完成二次腾飞呢?还是准备落井下石,把江城制药厂打下火坑,永世不得翻身?”
    杜天野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帮顾明健逃脱责任。”
    张扬道:“人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顾明健那种人虽然不值得帮,可我不想顾书记伤心,他把药厂之所以这样的责任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认为是他看错了人,让顾明健过来管理药厂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杜天野道:“张扬,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想药厂出事,我就不明白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企业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顾明健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张扬道:“我很少开口求人,今天我开这个口,你说什么都得给我一个面子,药厂的事情我来解决,可上头的事情,你得帮忙顶住,我知道你为难,可是我都开口了,你就为难这一次吧。”张大官人今儿是赖定了杜天野。
    杜天野叹了口气,他把双手合在一起,用力摇晃了一下:“张扬,下不为例,我尽量把上头的事情搞定,那帮药商也不是好对付的,你得想办法让他们不再继续闹事。”
    张扬听到杜天野终于答应顶住这件事,顿时笑逐颜开,他知道顾允知虽然嘴上很强硬,可心底也不远看着儿子再度入狱,但是顾允知碍于他的颜面,绝不会开口去求杜天野,这种事就需要张扬来做。张扬道:“你放心,我会让他们不再闹事!让这件事的影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杜天野不知道张扬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不过他想到张扬既然能够让江城制药厂成为R型病毒抗体的特许生产企业,那么对付那帮药商自然不在话下,商者以利益为先,这帮药商绝不会跟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