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五十章 病去如抽丝

第七百五十章 病去如抽丝

    张扬最后去了张秋玲那里,进入张秋玲房间的时候,她刚刚喝完中药,自然是张扬所开的方子,看到张扬前来,张秋玲笑了笑,表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之前她质疑过张扬的医术,现在居然也服用了张扬开得中药。
    张扬道:“张主任感觉怎么样?”
    张秋玲道:“还好,你开的这个方子对控制体温还算有效。”
    张扬道:“有效就好,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效果,张主任好好休息,耐心养病吧。”
    张秋玲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在最需要用人的时候可惜我又病倒了。”
    一旁徐光胜道:“张主任,你别多想了,我会接替好你的工作。”
    张秋玲道:“徐主任辛苦了!”
    徐光胜和张扬一起回到办公室,徐光胜首先打了个电话给院里汇报这边的情况,顺便问问现在的最新进展,目前国内外都没有研究出有效的药物,徐光胜忧心忡忡道:“现在国内外仍然在不断地有新增病例,从目前还看不到疫情被控制住的迹象。”
    张扬道:“这世上没有治不了的病,只是我们需要时间来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
    徐光胜道:“据说京城的医学专家正在研究疫苗。”
    张扬道:“疫苗从研究到生产不只要有多少环节,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徐光胜道:“这种病的传染性太强了,而且死亡率很高,京城已经有12例死亡病例。病因已经初步查明,是R型冠状病毒引起,病毒主要是通过近距离飞沫传播,接触病人的分泌物,和病人密切接触都容易受到感染,病毒进入人体内会迅速复制,破坏人体免疫系统,导致患者免疫缺陷。”
    张扬道:“找到病原体就有了找到对抗药物的希望。”
    徐光胜道:“希望如此。”
    张扬道:“根据他们的症状,我已经重新调整了药方。”
    徐光胜道:“医学专家小组也给出了一套治疗方案,即对低氧血症者,给予无创通气,帮助呼吸,保持气道通畅;对出现肺泡炎、肺部纤维化的患者,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对合并细菌感染者,有针对性地使用一些抗菌素,减少合并症。”
    张大官人实事求是道:“西医方面我是个外行。”
    徐光胜道:“黑猫白猫,逮到耗子就是好猫!”
    张扬又写了一张方子,递给徐光胜道:“这张方子应该对预防R型肺炎起到一些作用,你们这些医务工作者也不容易,接二连三的病倒,在这样下去,人手就要不足了。”
    徐光胜道:“大家尽量做好防护措施,可是R型冠状病毒还是无孔不入,防不胜防。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将疫情限制在隔离区,不要让这可怕的病毒蔓延出去。”
    张扬道:“刚才看电视新闻,南锡已经启动了二级预警机制。”
    徐光胜道:“还没有找到治疗方法,当然要把预防放在第一位。”
    张扬回到乔梦媛病房的时候,她正在观看新闻,R型肺炎已经成了近期的新闻焦点,国家会进行不同时段的疫情公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在攀升之中。张扬给乔梦媛削了一个苹果,他的刀功在削苹果的时候展示的淋漓尽致,电视机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他的干爹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代表国务院答记者问,张扬把苹果递给乔梦媛,眼睛来到电视机屏幕上。
    画面中的文国权侃侃而谈,镇定自若,在这种非常时刻,他仍然表现出过人的冷静,对记者抛出的一个个问题,他总能找到最佳的回答方式。看到文国权的现场表现,张扬暗自佩服,政治修为绝非一日之功,文国权的这种境界,只怕自己这辈子也做不到了。
    文国权的新闻过去之后,乔梦媛拿起遥控换了一个台,轻声道:“整天都是R型肺炎的新闻,看得心里听不舒服的。”
    张扬道:“目前还没有控制住的迹象,国家新闻部门高度重视这件事也是正常的。”
    乔梦媛道:“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她在问院内其他患者的情况。
    张扬道:“还好,朱俏云稍稍重了一些,其他人的情况基本稳定,我调整了一下药方,根据目前的情况来判断,你们的病情恐怕要延续一周以上。”
    乔梦媛没说话,她从床上下来舒展了一下双臂,望着窗外的景色道:“爷爷刚打电话过来,他让我替他谢谢你!”
    张扬笑了起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好谢的?”
    乔梦媛躬下身去,却是在做着张扬教给她的冥恒瑜伽术的动作,她掌握的很快,基本的动作已经做得似模似样了:“张扬,我感觉好了许多。”
    张扬道:“你的体温还不稳定,还没有渡过发作期。”
    乔梦媛道:“还好了,鼻塞、咳嗽的症状都减轻了许多,虽然偶尔有点发烧,可是比起刚刚发病的时候感觉好多了。”
    张扬道:“这次R型病毒爆发的非常突然,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引起的呢?”
    乔梦媛道:“新闻上说根源可能是蝙蝠。”
    “蝙蝠?”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卫生部一名官员说的,说是在蝙蝠的身上发现了这种病毒,按照他的说法,很可能是蝙蝠的排泄物落入了生猪的饲料中,猪吃了被污染的饲料,所以发病,而生猪屠宰后送上人们的餐桌,通过这样的途径传播起来。”
    张扬道:“好象有几分道理,看来这个R型病毒还真是防不胜防。”
    乔梦媛道:“听说医学专家们已经开始在蝙蝠的身上寻找抗体,同样的病毒存在于蝙蝠的身上,它们不会患病,而人类则不同。”
    乔梦媛双臂平伸,右腿向后,身体和地面平行,以左腿保持全身的平衡,静止约一分钟后,身体缓缓向下,双手撑在地面上,身体垂直于地面,右足指向空中。
    张扬有些惊奇的看着乔梦媛,想不到她对冥恒瑜伽术的掌握居然如此迅速。
    乔梦媛道:“是不是很惊奇?我小时候学过五年的芭蕾!”
    张大官人很无耻的来了一句:“很想看看你穿着芭蕾超短裙练瑜伽的样子。”
    乔梦媛的俏脸羞得通红,这厮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拿着电话走出门外,电话是干妈罗慧宁打来的,罗慧宁的声音很紧张,接通电话之后,她首先道:“张扬,你周围有没有人在?”
    张扬向四周看了看,小护士正警惕的看着他。张扬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将房门关上,然后走到窗前道:“干妈,有什么事情?”
    罗慧宁道:“张扬,你马上来京城。”
    张扬内心一怔:“怎么?”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罗慧宁道:“你干爸今天去视察秦湾医院后,就开始感到不舒服,现在已经开始发烧、咳嗽,根据医生的初步诊断,他应该染上了R型肺炎。”罗慧宁显然有些乱了方寸:“张扬,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快来,赶紧来帮帮我。”
    张扬道:“干妈,您别着急,R型肺炎也不是什么治不了的病,我现在正处于隔离期,我先给你一个方子,应该对病情的稳定有帮助,我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如有可能,我马上前往京城。”
    罗慧宁道:“好,我等你消息。”
    放下电话,张扬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文国权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他是自己的干爹,又是国务院副总理,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帮他治病,可是现在乔梦媛也需要人照顾,自己总不能就这么将她丢下。
    当天晚上,罗慧宁又第二次打来了电话,文国权的情况不容乐观,高烧持续不退,即便是采用了张扬的方子,他的病情仍然不见减轻,罗慧宁明显开始着急了。
    张扬仍然不敢一口应承下来,因为当天下午乔梦媛的高热又反复了一次,张扬现在有些左右为难,乔梦媛和文国权对自己都非常重要,可自己现在去京城就等于弃乔梦媛于不顾,自己如果不去京城,又有见死不救之嫌,更何况那边生病的是自己的干爹。
    罗慧宁接连两个电话仍然得不到张扬的确切答复,她声音中已经透出了不悦:“张扬,真的不方便来吗?”
    张扬道:“是这样……我现在还在隔离期,我尽量早些过去……”
    罗慧宁道:“梦媛是不是生病了?你在照顾她?”
    张扬被戳破了为难的真正原因,顿时感到尴尬不已。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换成是我也一样难做,算了,我不勉强你!”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张扬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罗慧宁对自己恩重如山,现在正是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在他的印象中,罗慧宁很少主动求自己做什么,现在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否则不会向自己开口,可是……想想乔梦媛的状况,张扬真的不知如何决断。
    张扬道:“还好,朱俏云稍稍重了一些,其他人的情况基本稳定,我调整了一下药方,根据目前的情况来判断,你们的病情恐怕要延续一周以上。”
    乔梦媛没说话,她从床上下来舒展了一下双臂,望着窗外的景色道:“爷爷刚打电话过来,他让我替他谢谢你!”
    张扬笑了起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好谢的?”
    乔梦媛躬下身去,却是在做着张扬教给她的冥恒瑜伽术的动作,她掌握的很快,基本的动作已经做得似模似样了:“张扬,我感觉好了多。”
    张扬道:“你的体温还不稳定,还没有渡过发作期。”
    乔梦媛道:“还好了,鼻塞、咳嗽的症状都减轻了许多,虽然偶尔有点发烧,可是比起刚刚发病的时候感觉好多了。”
    张扬道:“这次R型病毒爆发的非常突然,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引起的呢?”
    乔梦媛道:“新闻上说根源可能是蝙蝠。”
    “蝙蝠?”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卫生部一名官员说的,说是在蝙蝠的身上发现了这种病毒,按照他的说法,很可能是蝙蝠的排泄物落入了生猪的饲料中,猪吃了被污染的饲料,所以发病,而生猪屠宰后送上人们的餐桌,通过这样的途径传播起来。”
    张扬道:“好象有几分道理,看来这个R型病毒还真是防不胜防。”
    乔梦媛道:“听说医学专家们已经开始在蝙蝠的身上寻找抗体,同样的病毒存在于蝙蝠的身上,它们不会患病,而人类则不同。”
    乔梦媛双臂平伸,右腿向后,身体和地面平行,以左腿保持全身的平衡,静止约一分钟后,身体缓缓向下,双手撑在地面上,身体垂直于地面,右足指向空中。
    张扬有些惊奇的看着乔梦媛,想不到她对冥恒瑜伽术的掌握居然如此迅速。
    乔梦媛道:“是不是很惊奇?我小时候学过五年的芭蕾!”
    张大官人很无耻的来了一句:“很想看看你穿着芭蕾超短裙练瑜伽的样子。”
    乔梦媛的俏脸羞得通红,这厮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拿着电话走出门外,电话是干妈罗慧宁打来的,罗慧宁的声音很紧张,接通电话之后,她首先道:“张扬,你周围有没有人在?”
    张扬向四周看了看,小护士正警惕的看着他。张扬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将房门关上,然后走到窗前道:“干妈,有什么事情?”
    罗慧宁道:“张扬,你马上来京城。”
    张扬内心一怔:“怎么?”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罗慧宁道:“你干爸今天去视察秦湾医院后,就开始感到不舒服,现在已经开始发烧、咳嗽,根据医生的初步诊断,他应该染上了R型肺炎。”罗慧宁显然有些乱了方寸:“张扬,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快来,赶紧来帮帮我。”
    张扬道:“干妈,您别着急,R型肺炎也不是什么治不了的病,我现在正处于隔离期,我先给你一个方子,应该对病情的稳定有帮助,我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如有可能,我马上前往京城。”
    罗慧宁道:“好,我等你消息。”
    放下电话,张扬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文国权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他是自己的干爹,又是国务院副总理,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帮他治病,可是现在乔梦媛也需要人照顾,自己总不能就这么将她丢下。
    当天晚上,罗慧宁又第二次打来了电话,文国权的情况不容乐观,高烧持续不退,即便是采用了张扬的方子,他的病情仍然不见减轻,罗慧宁明显开始着急了。
    张扬仍然不敢一口应承下来,因为当天下午乔梦暖的高热又反复了一次,张扬现在有些左右为难,乔梦媛和文国权对自己都非常重要,可自己现在去京城就等于弃乔梦媛于不顾,自己如果不去京城,又有见死不救之嫌,更何况那边生病的是自己的干爹。
    罗慧宁接连两个电话仍然得不到张扬的确切答复,她声音中已经透出了不悦:“张扬,真的不方便来吗?”
    张扬道:“是这样”我现在还在隔离期,我尽量早些过去……”
    罗慧宁道:“梦媛是不是生病了?你在照顾她?”
    张扬被戳破了为难的真正原因,顿时感到尴尬不已。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换成是我也一样难做,算了,我不勉强你!”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张扬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罗慧宁对自己恩重如山,现在正是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在他的印象中,罗慧宁很少主动求自己做什么,现在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否则不会向自己开口,可是……想想乔梦媛的状况,张扬真的不知如何决断。
    乔梦媛也看出张扬的不安,她轻声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张扬摇了摇头:“没有!”
    乔梦媛道:“我看得出来,你一定有心事。”
    “你怎么看得出?”
    “你这个人难得能消停下来,一旦你消停下来的时候,就是你有心事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整个下午你连一句玩笑话都没说?”
    张大官人咧开嘴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了解我。”
    乔梦媛道:“认识这么久,对你的性情还算是有些了解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张扬这才将文国权生病的事情说了,乔梦媛道:“你去京城吧!”
    张扬微微一怔:“可是你……”
    乔梦媛微笑道:“不用担心我的问题,下午虽然我又发了烧,可是没有让你帮助我降温,我一样恢复了正常,我能够感觉到,我应该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张扬,你去吧,我让你去不仅仅因为文伯伯是你的干爹,他还是咱们国家不可或缺的领导人之一,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将会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太大的损失。”
    乔梦媛的深明大义让张扬感动非常,他一把将乔梦媛的纤手抓住:“梦媛,我就是有些不放心你!”
    乔梦媛俏脸绯红,却没有挣脱他的大手,小声道:“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是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吧?”抬起一双宛如清泉般明澈的美眸道:“你放心,我一定随时向你通报我的病情,你陪了我这么久,我身体的状况你应该很清楚,而且我的危险期已经渡过,你留下来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张扬点了点头:“梦媛,等我干爸的情况稳定下来,我马上回来!”
    乔梦媛道:“赶紧去吧,这种病发病很凶猛,万一耽搁了病情,后悔就晚了!”
    张扬临行之前,又为乔梦媛诊脉后开了药方,正如乔梦媛所说,她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最危险的急性发病期已经渡过。
    因为张扬现在属于被隔离观察的特殊时期,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和徐光胜打声招呼,徐光胜得知张扬要偷偷离开,虽然打心底感到不情愿,可是张扬拿出国家机密这个理由的时候,徐光胜也只能默许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张扬没有被感染。
    除了徐光胜以外张扬没有惊动医院的任何人,当天凌晨的时候,他悄然从病房的窗口一纵而下,躲过医院警卫的巡视,翻越围墙,顺利溜出了隔离区,他临走之前从乔梦媛那里拿了车钥匙,驾驶着她的凯迪拉克吉普车驶出南锡二院,发现大街之上空无一人,昔日繁华的城市突然变得冷清萧条,甚至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突如其来的这场疫情已经引起了人们心底最深层的恐惧,现在多数人宁愿躲在家里,也不愿意冒险出来赚钱。
    离开南锡二院之后,张扬首先给罗慧宁打了个电话。
    罗慧宁的声音显得极其疲惫,当她听张扬说正在出发,顿时激动了起来:“张扬,你来了,你真的来了!太好了!”
    听到干妈如此激动地声音,张扬难免感到几分歉疚,这次真的不是他不愿意及时赶过去,实在是因为特殊情况。
    罗慧宁道:“你直接去南锡军用机场,我联络他们用直升飞机把你送过来。”
    临上飞机之前,张扬把前往京城的事情通报了李长宇,李长宇听说张扬已经离开了医院,颇感诧异,张扬并没有隐瞒,把文国权生病的事情说了,李长宇自然也无话可说,他低声道:“张扬,你赶紧去吧,文副总理是咱们国家的重要领导人,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对国家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
    张扬道:“李书记,这件事一定要保密,还有,我离开南锡二院的事情一定不要张扬出去,我只告诉了徐光胜一个人。”
    李长宇道:“放心吧,这边的事情,我来解决,对了,乔梦媛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病情已经稳定了,不然我也不放心离开。”
    李长宇道:“那就好!”
    张扬挂上电话,走向前方那架整装待发的军用直升机,在登机之前,一名军官走过来再次检查了他的所有证件,核准无误之后,才获许登机。
    凌晨三点,直升机已经出现在京城上空,整个京城笼罩在濛濛春雨之中,直升飞机降落在一个小型的军用机场,早有一辆军用吉普车在那里等待,张扬一上车,就被带上了汽车,开车的是李伟,他和张扬已经是老相识了,另外还有一名军人,李伟示意张扬把证件交给那名军人,常规手续,即使张扬也不能例外。张扬把证件交给他,军人看完,又为张扬检测了体温,这才点点头示意李伟开车。
    张扬道:“情况怎么样?”
    李伟道:“到了你就知道了!”他的话还是那么少。
    文国权生病之后暂时在香河疗养院封闭治疗,这里地处偏僻,距离京城中心约五十公里,过去曾经是国家领导人疗养的一处胜地,R型肺炎爆发之后,中央领导人中也有两人被感染,所以将这里临时设立为隔离区。一来因为的确需要隔离治疗,二来是为了封闭消息,其实文国权昨天上午就已经发病,至于张扬看到的那段答记者问,并不是现场直播。
    望着车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听着越来越疾的雨点声,张扬忽然意识到,在R型冠状病毒面前,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无论你的地位高低,无论贫富差距,它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
    落下车窗,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一股浓烈的来苏儿的味道,张扬知道应该到达目的地了。
    李伟停下吉普车,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那名军人撑起雨伞,为他遮住天空中细密的雨丝,引领着他向后院的方向走去,从这里到达文国权养病的地方要通过三道关卡,每一道关卡都有军人值守,经过的时候,都要例行检查张扬的证件,对这他本人详细比对,确信无误方才予以放行。
    在进入文国权所在的隔离病房之前,张扬按照要求换上了防护服,文国权的病房是一个套间,他在套间的最里面,罗慧宁在套间外,虽然他们是夫妻,可是为了保障她不被感染,也这是她被允许进入的最大范围,自从文国权生病之后,罗慧宁一直都坐在窗前,透过玻璃窗静静关注着里面的情景。
    脚步声引起了罗慧宁的注意,她转过身,看到身穿防护服的张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罗慧宁站起身:“张扬……”只叫了一声张扬的名字她就说不出话来了,积攒了这么久的无助而彷徨的情绪全都一股脑涌上了心头,罗慧宁差一点就流出了眼泪。
    张扬上前握住干妈的手,他低声道:“干妈,对不起,我来晚了!”
    罗慧宁迅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轻声道:“能来就好,我明白你很难做。”
    听到罗慧宁这样说,张扬很惭愧,他明白罗慧宁这句话中包含的意义,或许罗慧宁并不认为为他推迟前来的真正原因是他对乔梦媛的感情,而是因为乔家的背景,其实张扬在这件事上并没有考虑到任何的政治因素,他没想过要从中得到任何的利益,无论对乔梦媛,还是对文国权都是一样。
    张扬道:“干妈,回头我再陪您说话,我先去看看干爸!”
    罗慧宁道:“快去吧,体温始终居高不下,医生都试了好多种方法,还是不能将他的体温降下来。”
    张扬点了点头,走入隔离病房内,文国权躺在床上,这让张扬第一次有了俯视他的机会,虽然病得很重,可是文国权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他的意志力是极其强大的。
    看到张扬,他的唇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招呼道:“张扬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抓住文国权的右手:“干爸,我来晚了!”
    文国权道:“我不让你干妈麻烦你,可她偏要打这个电话,现在国际上都没有什么办法,你来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冒风险。”
    张扬道:“干爸,别多想了,暂时把您的国家大事,忧国忧民给放一放,我帮你看看。”说话的时候,阴煞修罗掌的阴寒劲已经顺着掌心源源不断地送入文国权的体内,有了帮助乔梦媛治病的经验,张扬对这种物理降温的方法越发纯熟。
    很快监护仪上的体温指数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十分钟内,文国权的体温从刚才的39.5°C不断降低,一直降到了37.1°C,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周围的医护人员谁也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竟然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