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真性情

第七百三十一章 真性情

    刘钊说完,看到刘艳红并没有异常的反应,他以为刘艳红已经动心,轻声道:“艳红同志,其实这也是大家商量之后的决定,也是为了你日后的发展着想。”刘钊并不认为自己是最适合跟刘艳红说这番话的人选,虽然他是纪委书记,可毕竟他刚刚来到平海,对于平海纪委内部的情况还没有摸清楚,就目前而言,刘艳红要比他对工作熟悉的多,他刚来就要把刘艳红从平海支走,这会让人产生排除异己的误会。
    刘艳红出奇的平静:“大家的决定?谁?乔书记还是宋省长?还是你们常委会集中讨论的决定?”
    刘钊感觉到了刘艳红的抗拒情绪,他笑了笑,试图缓解刚刚出现的僵持气氛:“艳红同志,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否定你的工作成绩,也没有相信这些所谓的证据,只是大家考虑到以后的工作更好开展,考虑到……”
    刘艳红打断刘钊的话:“你帮我转告各位领导,我不需要他们为我考虑,我对自己还能负责,我对我现有的工作表示满意,现在不打算调离,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打算,至于我和宋省长之间,我可以说,清清白白,日月可鉴。”
    “可……”
    刘艳红根本不给刘钊任何说话的机会:“别跟我说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的话,只要是活在这世上,又有哪个人不被人说?我不怕!我也不在乎!”说完这番话,刘艳红夺门而出。
    刘钊愣在那里,他没想到刘艳红会如此果断的拒绝了他的好意,虽然刘钊也明白,让刘艳红离开,不仅仅是出于工作方面的考虑,也是某种政治上的需要,可刘艳红根本没有考虑过离开。
    刘艳红直接去找宋怀明,她很委屈,也很愤怒,当她出现在宋怀明面前的时候,宋怀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宋怀明仍然保持着谦谦君子风度,微笑道:“艳红同志来了!坐!我正要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刘艳红没有坐下,站在那里,直视宋怀明道:“调我去中纪委,是不是你的意思?”
    宋怀明摇了摇头,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一定是乔振梁利用这次的事件,来进一步削弱他在平海的势力,李同育的举报并没有任何的实质内容,可是却给了某些人一个机会,乔振梁利用的很巧妙,如果宋怀明旗帜鲜明的反对这件事,就更证明他和刘艳红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果他不反对,也等于间接证明了他和刘艳红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否则为什么要选择规避?可以说在这一事情的处理上,宋怀明相当的被动。
    刘艳红道:“你为什么不反对?”
    宋怀明道:“我考虑过,在这件事上,我不方便说话。”
    “你怕什么?”
    宋怀明道:“我不是怕,如果我开口说话,只会授人以柄,让别人说更多的闲话!”
    刘艳红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难言的失望,她心目中的宋怀明本不是这个样子,一个正直勇敢、开朗无畏的男子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刘艳红道:“你不是常说谣言止于智者,清者自清吗?”
    宋怀明道:“老同学,其实去中纪委对你个人的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
    刘艳红望着宋怀明,目光中陡然充满了失望,她用力咬着嘴唇,眼圈儿倏然红了。
    宋怀明显然被她此时的表情吓住了,剩下的话没有说完,默默看着她,低声道:“老同学……”
    刘艳红道:“什么人都可以对我这样说,唯有你不可以!”
    宋怀明没说话,因为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刘艳红道:“那些举报信是假的,你和我都明白,咱们之间没有他所举报的关系。”
    宋怀明点了点头。
    刘艳红道:“可那些举报又是真的,你对我虽然从未有过非分之想,可是我已经喜欢了你很久!”
    宋怀明依然没有说话,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歉意。
    刘艳红从不在人前流泪,这次也一样,她抬起头,强迫自己涌到眼眶的泪水缩回去:“我不会走,我一样不会影响你,不会给你造成任何的困扰!”
    宋怀明道:“艳红!”
    刘艳红一步步向宋怀明走了过去,宋怀明不知她想要做什么,目光变得闪烁。
    刘艳红张开臂膀,低声道:“抱我一下!”
    宋怀明的双目瞪圆了,他没想到刘艳红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刘艳红望着宋怀明的目光,缓缓摇了摇头,她一步步向后退去:“宋省长,我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艳红……”
    刘艳红辞职了,她把辞职报告郑重放在乔振梁的面前。
    乔振梁望着那封辞职信,表情很凝重,他用一根手指摁压在辞职信上,缓缓向刘艳红推了回去,轻声道:“拿回去,只当我没有看到这封信。”
    刘艳红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乔书记,我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我考虑的很清楚,以我目前的工作状态,已经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我想改换一下工作环境。”
    乔振梁道:“那也没必要辞职嘛!”
    刘艳红道:“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宁折不弯!”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目光陡然变得异常明亮。
    乔振梁的内心也不由得为之颤动了一下,刘艳红应该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凭心而论,乔振梁的确有利用这次举报的因素在内,可是他并没有想逼迫刘艳红辞职。乔振梁微笑道:“艳红同志,你在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也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我不了解你为什么会辞职,可是我真的感觉到很惋惜,你如果走了,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干部队伍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刘艳红淡然笑道:“当一个人失去工作热情的时候,你还认为这个人可以做好工作吗?我突然就失去工作热情了,我厌倦了自己所为之奋斗为之努力这么多年的工作,我想换一种活法,重新选择我的人生。”
    乔振梁意味深长道:“以为自己走错路了吗?”
    刘艳红轻声道:“我活得很执着,从不认为自己走错,只会厌倦,当我厌倦了我就会选择离开。”
    乔振梁道:“要不,你先休息一阵子,等心情平复了再重新考虑去留问题,这封信先拿回去。”
    刘艳红起身道:“乔书记,我已经决定了,谢谢这些年来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她礼貌的伸出手去,乔振梁有些无奈的站起身来,和这个倔强的女人握了握手,最后仍然道:“我不接受你的辞职!”
    刘艳红笑了笑,再不说话,放开乔振梁的手走出门外,她的背脊挺直,步幅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回到办公室抱起早已整理好的纸箱,在纪委工作多年,陡然选择离开,心中的失落是难免的,可刘艳红没有犹豫,她清醒的意识到这种失落感不仅仅来自于离开,更是对某人的失望,拉开办公室的房门,正遇到抬手敲门的张扬。
    因为太过突然,刘艳红吓得呀了一声,手中的纸箱落了下去,张大官人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把纸箱给接住了,他笑道:“人吓人吓死人,刘书记,咱可不带这样的,我长得那么寒碜吗?把你吓成这样?”
    刘艳红看清是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有你这样的吗?突然出现在门口,不吓着别人才怪。”
    其实这事儿不赖张扬,谁知道她会突然开门?
    张扬抱着纸箱道:“这是要丢垃圾还是要搬家?”
    刘艳红道:“你来的正好,帮我搬到车里去。”
    张扬应了一声,抱着纸箱,帮刘艳红搬到楼下的停车场,刘艳红走到中途又想起了什么,返回办公室把她放在办公桌上的两盆绿萝拿了下来。
    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收好了,张扬有些诧异道:“真搬家啊?”
    刘艳红接下来的话就让张大官人感到震惊了:“我辞职了!”
    “啥?”张扬差点没把俩眼珠子给瞪出来。
    “我已经辞职了!”刘艳红说完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大官人从另外一边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刘书记……不,刘姐,你辞职了?”这厮还是不相信,到了刘艳红这种级别怎么舍得辞职呢?
    刘艳红点了点头,再次证实了她的话。
    张扬惋惜至极的叹了口气道:“别介啊,多可惜啊,真要是不想干,您退休,让我接班呗!”
    听到这小子的话,刘艳红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本郁闷的心情似乎开朗了一些。
    张扬道:“骗我?骗我好玩是不?”
    刘艳红道:“我干嘛骗你,请我吃饭,我心里难受着呢!”
    张扬这才相信刘艳红真的辞职了。
    张扬邀请梁东平加入自己的团队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以德报怨的行为,梁东平这个人其实很可怜,在这次的事件中,他只是被李同育利用了,被李同育当枪,张大官人恩怨分明,对人和事都分得很清楚,那些人可以原谅,那些事可以忽略不计,他心里自有一杆公平秤。
    梁东平虽然几次都和他作对,可张扬对他的文笔还是认同的,这个人笔头子很硬,张扬的工作团队里恰恰需要一个这样的人物,张扬能够看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梁东平被他整怕了,甚至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过去梁东平是个有骨气的文人,可在现实面前,他碰得头破血流,碰得那点儿骨气早已荡然无存,张扬感觉到梁东平已经发生了转变,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张大官人决定给他一个机会,那啥……这就叫胸怀。
    找不到李同育,张扬憋了一肚子的恶气没地儿撒,他本想去找宋怀明问问刘艳红辞职的事情,可仔细考虑之后,这件事轮不到他过问。
    宋怀明此时并不好过,李同育不但把那些材料寄给了纪委,同时还寄给了他家里,如今茶几上就摆放着那些照片,柳玉莹抱着儿子静静看着丈夫:“今天收到的一封信,信里面装着这些。”
    宋怀明道:“你怎么看?”
    柳玉莹道:“什么怎么看?这个人把材料寄到我手里,用心一看即知,我当然不会相信这些无聊的事情。”
    宋怀明望着妻子信任的目光,心中感到一暖,他低声道:“谢谢你相信我。”
    柳玉莹笑道:“你是我丈夫,我不相信你,难道去相信外人搬弄是非?不过,他既然敢把照片寄到我手里,说不定还会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诋毁你的名誉。”柳玉莹有些担心。
    宋怀明道:“已经做了,李同育把照片和一些材料送到了省纪委。”
    柳玉莹道:“怀明,这个人怎么这么坏?之前想要破坏你和嫣然的父女关系,接着又想坑害张扬,现在看到歼计没有得逞,又拿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出来损毁你的名誉,怀明,你不能听之任之。”
    宋怀明点了点头,他起身道:“我出去一趟。”
    柳玉莹道:“去哪里?”
    “乔书记家!”
    乔振梁对宋怀明的来访并不意外,现在的宋怀明是最需要和自己沟通的时候,乔振梁直接把宋怀明请到了自己的书房,让他欣赏自己最近收集到的几幅字。
    他们这种人,就算想做什么事情,往往都不会直奔主题,而是先从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入手。
    宋怀明对书法还算有些眼力,欣赏之后,称赞了几句。
    乔振梁道:“说起来,你那个未来女婿一手字写得真是漂亮。”
    宋怀明笑道:“那小子是有点歪才!”
    乔振梁道:“不是歪才,是真有本事啊,东南曰报的事情处理的就很漂亮,釜底抽薪,这一招就是老江湖也很难做到。”
    宋怀明道:“毕竟还是年轻,做事情激进了一些。”
    乔振梁道:“对年轻人来说,激进并不是什么坏事。”他话锋一转:“李同育那边有没有谈过?”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他去京城了。”
    “一个新闻工作者,首先要懂得怎样说话。”乔振梁的话透着一些特别的味道。
    宋怀明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乔振梁道:“艳红同志向我递了辞职信。”
    宋怀明坦承道:“乔书记,我今晚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件事。”
    乔振梁笑道:“舍不得她走?”他的这句话让宋怀明实在难以回答,宋怀明发现老乔很多的时候是很坏的,可偏偏自己又挑不出他这句问话的毛病,宋怀明道:“艳红同志的工作一直都很出色,我认为要是把她放走,是我党的一个损失。”
    乔振梁道:“我也舍不得放她走,可是看样子她这次下定了决心。”
    宋怀明道:“乔书记,现在的这种情况,我不方便多说话。”
    乔振梁道:“理解,我也挽留过她,可她坚持要辞职,其实去中纪委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艳红同志还年轻,仕途上应该可以走的更远。”
    宋怀明心中明白,正是乔振梁让刘艳红前往中纪委,才让刘艳红做出了辞职的决定,现在乔振梁这么说,有些猫哭耗子假慈悲。宋怀明道:“乔书记,我和艳红同志是党校同学,也是多年的好朋友,我认为艳红同志的品行和艹守都符合一个优秀[***]员的标准。”夸奖刘艳红等于间接表明自己和她没有任何的暧昧关系。
    乔振梁微笑道:“我也相信!”
    宋怀明道:“乔书记,我认为目前的平海省纪委还很需要艳红同志,刘钊书记虽然有能力有魄力,可是他毕竟刚刚来到平海,对平海的情况还没有完全摸清楚,不可能大刀阔斧的开展工作,刘艳红同志从事纪委工作多年,对平海各地市干部群体的情况都很熟悉,我认为是不是可以在考虑一下她的去留问题。”
    乔振梁道:“纪委工作不需要熟悉每位干部的情况,也不需要跟他们搞好关系,做纪委工作就要六亲不认,就要让那些违纪干部害怕,没有任何人情可讲,我建议艳红同志去中纪委,一是为了她个人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想李同育举报的事情影响扩大化,既然在一起工作,会遭到这么多的非议,还是分开一段时间为好,省得谣言满天飞,不但影响到她的工作,也影响到你的工作情绪,怀明啊,我是想你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不想这些繁琐的小事牵涉你太多的精力啊。”
    宋怀明心说你要是那么好心才怪,利用这次的举报事件,把刘艳红踢出平海政坛,这样自己身边的支持者又少了一个,宋怀明承认,搞政治斗争,自己比乔振梁要差上一筹,乔振梁专注于政治,他善于把握每一个机会。宋怀明道:“我觉着这件事对艳红同志太不公平,而且就算她去了中纪委,别人也不会停止说闲话。”
    乔振梁笑道:“这世上一切事情都有保鲜期,保鲜期一过,别人就会遗忘。我本来是好意,艳红同志去中纪委,对她以后的发展绝对是有好处的,可想不到她居然会表现出这样的抗拒,递了一封辞职信给我。”
    宋怀明道:“乔书记批准她的辞职了?”
    乔振梁摇了摇头道:“先压着吧,让她休息一下,冷静下来,考虑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宋怀明却知道刘艳红的姓格,这次十有八九是留不住她了。
    乔振梁道:“赵季廷今天过来找我,谈了一些事情。”
    宋怀明心中一怔,自从欧阳如夏的事情之后,赵季廷的仕途已经基本宣告完结,今年的人代会他的位置就会做出调整,乔振梁想说的应该就是这件事。
    乔振梁道:“他现在身体很成问题,儿子入狱之后,精神状态很差,已经无法胜任常务副省长的工作。所以,他主动提出要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季廷同志现在的工作热情的确不高,各方面的工作也缺乏主动姓。”
    乔振梁道:“照你看,咱们的这些副省长中,谁最适合接替赵季廷的位置?”
    宋怀明笑了笑,乔振梁这句话问得根本没有必要,他宋怀明看好的人,乔振梁百分之百不会用,,现在乔振梁是省委书记,话语权掌握在他手里,他根本不会听自己的意见。
    乔振梁道:“你不说,是不是觉着咱们的这些副省级干部都差那么一点儿?”
    宋怀明道:“其实每个人都有优点,乔书记乍一问,我还真不好做出决断。”
    乔振梁笑道:“本来梁天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咱们之前也交流过意见,我一直都很欣赏他,可前阵子东江国际工业园的水污染事件,让我看到他在执政管理上还有所欠缺,所以我犹豫了。”
    宋怀明实事求是道:“天正同志的资历和执政能力在几位副省长中还是最出色的一个。”
    乔振梁道:“咱们选拔干部,可不是瘸子里挑将军,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至关重要,我们不能要样子货,我要挑帮你挑一个有实际能力的助手。”
    宋怀明开始警惕了,乔振梁的政治手段果然是一环扣一环,刚刚把刘艳红逼走,现在又动起常务副省长的主意来了,和这个老谋深算的人物搭班子,须得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宋怀明处变不惊道:“听乔书记的意思,好像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