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报案

第七百二十一章 报案

    孙国正的表情还算淡定,他微笑道:“宋省长离开了几年,北原的变化的确不小。”,偷换概念对政治高手来说根本是驾轻就熟。
    宋怀明看着孙国正,眼前的孙国正好像一个政治上的暴发户,近几年的光鲜已经让他忘记了过去的经历,他甚至忘记了当年在宋怀明身边阿谀奉承的经历。
    其实孙国正没忘,在宋怀明面前他始终感觉矮上那么一头,政治上虽然有官职大小,可人本身是平等的,那全都是扯淡,孙国正感觉宋怀明此时的目光仍然像过去那般居高临下,这让他很不爽,时过境迁,现在的静安已经不是你宋怀明当政的时候了,你凭什么用俯视的眼光来看我?仿佛我孙国正就该做奴才,就该听你呼来喝去。孙国正的目光转向张扬:“小张,今晚是误会吧?你和嫣然都没受伤吧!”他表面上是对张扬说,实际上是在说给宋怀明听,孙国正认为这件事无论错在哪一方,都没必要闹大,他来找宋怀明的原因是,儿子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全都被军方给控制了,如果是公安系统还好办,凭什么军方抓人?就算你洪长武要为老楚家出头,也不该出动军队。
    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宋怀明已经道:“国正,你想说什么?你有没有看到我家里正在办丧事?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你!”宋怀明已经下起了逐客令。
    孙国正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咳嗽了一声道:“宋省长,晓伟和嫣然他们发生了点矛盾,现在都被军方扣押了,我总觉着这件事影响不好,不过是孩子们间的一些误会,没必要搞这么大,你说是不是?”
    宋怀明道:“国正,我想你找错对象了,第一,军方怎么做,和我们家无关,第二,孩子们的事情,孩子们自己会处理,如果他们处理不了,可以再找我们帮忙处理,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是有个前提,最好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孙国正讪讪道:“宋省长……”
    宋怀明抬起手道:“算了,我累了,我们家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你儿子的事情发生在静安,你身为静安常务副市长不应该找我这个外省官员来解决。”
    孙国正表情僵硬道:“那……打扰了!”他站起身。
    宋怀明却向张扬道:“张扬?有人逼迫你们参加地下赛车为什么不跟我说?我让你照顾好嫣然,你有没有做到?”
    听话听音,张扬当然明白岳父大人的这句话并不是真的责问自己。
    张扬道:“宋叔叔,您放心,我饶不了他!”
    宋怀明板起面孔道:“什么话?打人能解决问题吗?亏你还是国家干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中国是个法治社会,任何事都要通过法律解决。”
    孙国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想了想居然又重新坐了下来,宋怀明是什么人他很清楚,他知道宋怀明是个护犊子的人,却没有想到宋怀明会回护到这种程度。虽然孙国正这两年的翅膀硬了,以为在宋怀明的面前终于有了说话的资本,可真正当宋怀明发威的时候,他还是打心底觉着发憷,孙国正道:“宋省长,晓伟那孩子一直都贪玩,等他回来,我一定狠狠教训他,让他登门给嫣然道歉。”这句话已经表明孙国正开始服软了。
    宋怀明道:“孩子嘛,毕竟是孩子,他们有什么错?有错也是我们当家长的错,子不教父之过嘛!”
    孙国正这会儿表现的很诚恳:“宋省长,你说得对,这件事都怪我忽视了对他的教育啊!”
    张扬在一旁看着,心中暗暗好笑,孙国正虽然是一只老狐狸,可在宋怀明面前,他的修为还是浅了不少,宋怀明对付他胜负毫无悬念。其实孙国正完全是自找的,你既然登门道歉,就别矜持什么地位架子了,你在宋怀明面前有什么好牛逼的?诚诚恳恳的道歉,别说什么伤和气的鸟话,以宋怀明的胸襟自然犯不上跟你一般见识。
    张扬虽然把事情分析的很透彻,可有一点他没想到,宋怀明对孙国正的表现是真恼火了,宋怀明在静安的时候,时任静安市委秘书长的孙国正对他是俯首帖耳,现在他离开北原不过数年,果然印证了那句老话,人一走茶就凉,他孙国正一个常务副市长居然就敢威胁自己了,宋怀明的胸襟虽然宽广,可是并不代表他凡事都要忍气吞声,去平海担任省长之后,他始终都被一把手压制,这种状况从乔振梁到来之后越发变得明显,正因为如此,这些昔日下属的表现很敏感的就刺激到了宋怀明的神经,更何况楚镇南刚刚死去,自己的女儿就受到了欺负,这口气宋怀明必须要争。最不巧的是,现在宋怀明的心情极度恶劣,他也需要发泄。
    孙国正如果一开始就低头认错,宋怀明也许会顾及昔日的情面,给他留三分余地,不过孙国正的醒悟实在太晚。
    宋怀明道:“国正啊,你说得对,不能因为孩子们的事情伤了和气啊!”
    孙国正听到宋怀明重复自己刚才的话,心中咯噔一下子,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变得越来越不妙了。
    宋怀明当着孙国正的面拿起了电话,他打给了洪长武。
    洪长武接到电话就明白什么事情,他仍然气愤不已道:“这帮混小子,什么东西?司令刚刚过世,他们就敢欺负嫣然,怀明,你别管这事儿,我倒要看看谁这么不长眼。”
    宋怀明笑道:“长武啊,你别这样行不行,你们这帮当叔叔的这么回护嫣然,岂不是显着我这个当爹的更不尽责?就算他们玩地下赛车,也不该归你们军队管,小事情而已,别造成军队和地方的矛盾。”
    洪长武道:“怎么?是不是孙国正去找你了?让你说好话?”
    宋怀明道:“这样吧,你把他们送到公安局,什么事情还是应该交给地方处理,各负其责嘛!”
    洪长武道:“就这么算了?”
    宋怀明道:“我比任何人都要紧张我的女儿!”
    洪长武从这句话中似乎悟到了什么,他终于答应了下来。
    宋怀明打电话的时候,孙国正始终在一旁听着,他觉着这件事来得太容易了,宋怀明的态度变化的实在太快,这其中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可人家既然做出了姿态,孙国正只能表示感谢后离开。
    张扬在一旁静静观察着,揣摩学习着宋怀明的每一个举动,他也觉着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如果宋怀明这样就把事情了结了,人家会说他软弱,女儿都被人欺负了,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人家,可如果不这样,张扬又想不出应该怎么做,按照他的逻辑肯定是找到孙晓伟狠揍一顿,抽得他满脸开花,那才过瘾那才解气。
    宋怀明似乎知道张扬现在正想什么,也没有回避的意思,拿起电话打给了静安市公安局长谭超。
    谭超接到宋怀明的电话之前已经知道了今晚的事情,他和孙国正的关系很好,正是他给孙国正出主意,让孙国正先找宋怀明说几句好话,陪个不是,由宋怀明出面让军方放人,可谭超想不到宋怀明会直接打电话找自己。
    在宋怀明表明身份之后,谭超在言语间透着客气:“宋书记,您好,您好,不知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吩咐?”他还维持着过去对宋怀明的称呼。
    宋怀明笑道:“谭超啊,我找你是想报案!”
    这句话不但让谭超大吃一惊,连坐在宋怀明身边的张扬也惊得目瞪口呆。
    宋怀明不急不缓道:“记得当年我在静安当书记的时候,就专门进行过整顿道路治安的工作,重点就放在打击日益猖獗的地下赛车活动上,你记得吗?”
    谭超心说你都走了,还当自己是静安的市委书记指挥我呢?心里这样想,嘴里还是很恭敬的:“记得,记得!”
    宋怀明道:“今晚有人在北四环组织地下赛车,而且逼迫我的女儿参加比赛,并且对她的人身造成了巨大威胁,你听说了吗?”
    “呃……”
    宋怀明道:“你应该没听说,所以我才报案。”
    谭超马上表示:“宋书记,你放心,我马上让人调查这件事。”
    宋怀明道:“没这么麻烦,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军人把那些违法犯罪的家伙给你送过去,问一下就会清楚。”
    “宋书记……”
    宋怀明道:“相信你会秉公处理,想不到我离开静安这么多年,这里的地下赛车活动还是这么猖獗,谭超,身为公安局长你有责任啊。”
    谭超道:“宋书记放心,我一定秉公处理。”此时谭超为难到了极点,他怎么会不清楚这件事。
    宋怀明道:“本来我想给肖厅长打个电话,让他留意这件事,可想了想,害怕这件事会对你的影响不好,还是直接交给你处理最好。”
    谭超差点没恼的撞头,宋怀明说的肖厅就是北原省公安厅厅长肖明觉,谭超知道宋怀明肯定不是在恐吓自己,人家什么身份,说得出就做得到。这样一来宋怀明等于把难题全都扔到了自己的身上,谭超实在是后悔,自己干嘛要给孙国正出这个主意?其实无论他有没有出这个主意,宋怀明一样会把这件事压到他的头上,谭超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宋怀明和自己无怨无仇的,人家没理由为难自己,肯定是孙国正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谭超放下电话,没多久军方就把孙晓伟那帮人给送到公安局,手下人也知道孙晓伟的来头,打电话请示谭超怎么办,谭超回答的也很干脆:“按照法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静安市常务副市长孙国正确信儿子已经被送到了市局,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看来宋怀明还是顾及昔日同僚的情面的,把他儿子交给地方,等于是手下留情,放了孙晓伟一马,孙国正这么认为,他打了个电话给谭超,让谭超赶紧把儿子给放出来。
    可谭超接到孙国正的电话,不等他说话呢,就先叹了口气道:“孙市长,这件事不好办啊!”
    孙国正一听就愣了:“什么意思?不就是几个孩子闹着玩发生点矛盾,有什么不好办的?”
    谭超道:“孙市长,这件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咱们省三令五申要严查地下赛车,而且有人已经提供证据,说这次地下赛车的组织者就是晓伟,还有啊,他组织这么多人追打围殴,这性质恐怕……有点严重。”谭超说的婉转,他在提醒孙国正,孙晓伟今晚的行为已经有了黑社会的性质。
    孙国正是个明白人,刚才还是谭超提醒他去找宋怀明的,谭超还表示,只要宋怀明发话让军方放人,到了地方就好办,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肯定是其中某个环节出了问题,孙国正猜到,谭超的压力十有八九来自宋怀明,这个宋怀明当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孙国正恨得已经咬牙了。
    谭超道:“孙市长,我觉着这件事是不是再找宋省长沟通一下?他是咱们的老领导,只要把事情解释清楚,应该不会继续追究。”谭超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孙国正玩不过人家,该低头还是得低头。
    孙国正听到谭超这么说,心中不免有些恼火,你谭超怕宋怀明都怕成这个样子了?孙国正刚刚才从宋怀明那里回来,现在让他掉回头去再向宋怀明低头认错,这比杀了他还难受,他思前想后,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是宋怀明不依不饶,明明只是一件小事,为什么非得要搞这么大?孙国正道:“谭超,你先把晓伟放了,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
    谭超道:“孙市长,我看这件事还是应该……”
    孙国正火了,宋怀明虽然过去是静安市市委书记,可他现在是静安的常务副市长,而且今年的人代会上就能成为市长,一个走了这么多年的市委书记,凭什么还要在静安指手画脚?自己已经道歉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还想怎么做?难道要让自己去给他磕头认错?人活一口气,他孙国正的自尊也不是由着宋怀明践踏的。
    每个人都有冲动的时候,一旦冲动起来就会忘记对方的实力,孙国正不是没有想过和宋怀明翻脸的后果,不过他认为,第一儿子犯得事情并不大,第二,我已经给你宋怀明道歉了,现在是你过份,不是我,我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你道歉,传出去,我孙国正以后再静安还怎么混?第三,你过去在静安当家,可是现在你是平海省省长,你的手不能伸得太长,不能探到北原来管事。
    孙国正也没有勇气和宋怀明正面冲突,他只是向谭超道:“你放人,我这就去把晓伟领回来。”
    谭超听到孙国正这句话,不由得有些愣了,孙国正等于表明他不会再去向宋怀明道歉,谭超道:“孙市长……”
    孙国正没有心情再听谭超的解释:“我马上就到!”
    谭超在这件事中是无辜的,这是宋怀明和孙国正之间的博弈,自己只是很不幸的被卷入其中,宋怀明因为女儿被欺负所以勃然大怒,孙国正虽然已经道歉,可是他欠缺诚意的表现显然没能让这位静安市的市委书记满意。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孙国正也在扮演父亲的角色,在保护自己儿子的方面,他一样不遗余力。孙国正认为这件事最坏的下场就是自己和宋怀明翻脸,以他今时今日在北原的人脉,宋怀明就算恼火,也不能把他怎样。
    谭超夹在其中相当的为难,可是孙国正亲自过来领人,他又不能不放,他不想得罪宋怀明,可是现在孙国正是静安的常务副市长,他亲自过来领人,这个面子他必须得给,更何况这次的事件并没有宋怀明渲染的这么严重,楚嫣然毫发未损,反而是孙晓伟在被军方带走之后挨了几拳。
    孙国正把儿子从公安局内带走之后,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他在很多事情上表现的都很犹豫,对宋怀明不满,可是真要是翻脸,他还有些欠缺胆色,慎重考虑之后,他还是给宋怀明打了个电话,他向宋怀明道:“谢谢宋省长的宽容,明天我带晓伟登门向您道歉。”
    宋怀明只回答了他三个字:“不必了!”放下电话,宋怀明脸色如常,可是内心却怒火填膺,孙国正这样做根本是先斩后奏,自己已经把话说在前头了,谭超仍然敢放了孙晓伟,摆明了没有把自己这个前市委书记放在眼里,宋怀明让军方将孙晓伟那些人送往公安机关,目的是转嫁压力,他并不是想为难谭超,孙国正如果聪明的话,他应该做的不是去把他的儿子从公安局领出来,而是先来向自己诚恳道歉,可孙国正并没有这样做,他先把儿子领出来,然后才给自己打电话,证明孙国正并没有多少底气,他应该看出来自己在这件事上并没有真正原谅他,知道还这么做就是明知故犯,或许是孙国正的翅膀真的硬了,或许是自己离开静安太久,孙国正认为他已经有挑战自己权威的资本。
    宋怀明仔细考虑之后,当天晚上打了三个电话,一个电话打给他的老同学北原日报社社长傅奚文,一个电话打给北原省公安厅厅长肖明觉,最后一个电话打给北原省省委书记刘广堂。
    对孙国正这种级数的官员,宋怀明根本不需要采用太多的手段,他虽然离开北原,并不代表着他的人脉从此在北原消失,傅奚文这个老同学自不必说,公安厅厅长肖明觉是他在静安工作时候的知己好友,至于北原省委书记刘广堂,外人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渊源,宋怀明的父亲在解放战争期间曾经救过刘广堂父母的性命,有些关系并不一定要外人知道。其实随便出动其中的一样关系就可以让孙国正陷入困境,但是宋怀明做事有他原则,他并非是没给孙国正机会,对一个不懂得珍惜机会的人,对一个得志便猖狂的人,宋怀明要给以颜色,这和气量无关,这不但涉及到个人的面子,更涉及到许许多多仍在北原的关系,他要告诉静安的一批人,他人虽然走了,可是别人还要懂得尊重。
    谭超并没有估计到后果会这么严重,省厅厅长肖明觉在打给他的电话中毫不客气的说道:“明天我会派工作组专门调查静安地下赛车案,以及其中有没有黑社会犯罪问题,你准备一下,明天来我办公室检讨。”
    谭超道:“肖厅……我正在追查这件事……”
    肖明觉道:“不必了,有证据表明你在这件事上又渎职行为,如果查实,你会承担相应的责任,谭超,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头脑冷静,做事分得清轻重的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谭超听肖明觉说完就傻了,他心中这个后悔啊,肖明觉说得对,他分不清轻重,孙国正虽然是常务副市长,可他跟宋怀明相比,屁都不是!这下完了,宋怀明真被激怒了,人家把火烧到自己头上了。麻痹的孙国正,你真是害人不浅啊!
    几乎在同时,孙国正专门给省委书记刘广堂打了电话,得罪了宋怀明,他心里很不踏实,他必须要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给刘广堂听,他阐述的重点在于,一个外省的干部,手伸得太长,居然管到北原的土地上了,他想挑起刘广堂的同仇敌忾之心,只要刘广堂愿意为他撑腰,宋怀明就算再折腾也没什么作用,这里是北原,刘广堂说话才算。
    可刘广堂压根没兴趣听他把话说完,只问了一句:“小孙,你儿子是不是欺负了嫣然?”
    孙国正愣了一下:“呃……只是孩子们闹了点误会。”
    刘广堂道:“你知道嫣然是我干女儿吗?”
    楚嫣然在感情上表现出越来越多的理姓,她在尝试着把对张扬的了解返回到最初的时候,她开始发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越简单约纯粹反而越容易处理,从开始认识张扬,她对他的感情就是单纯的,掺杂过多的因素过多的想法,只会给自己增加困扰。对于婚姻,楚嫣然心中第一次产生了顺其自然的想法。既然放不开,就只能选择继续爱下去,如何去爱?简单爱!
    张大官人返回南锡的一路之上都在考虑着婚姻的问题,话说他已经二十四岁了,婚姻是他早晚都要面对的事情,虽然他很想把这些爱人全都娶进门,大被同眠,左右逢源,可现实社会绝对容不得他这样的婚姻观,和楚嫣然结婚,是不是就要斩断和其他所有人的感情?张大官人开始反思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怎样的婚姻观,他从大隋朝带来的道德观和现代社会始终无法很好的融会贯通在一起,他很纠结,虽然楚嫣然没有逼他做出任何事,聪明的选择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给他一定的空间。可张大官人仍然觉着自己的问题很麻烦,他也想简简单单的面对感情,可是他对每个人都很投入,每个人都很简单,集合在一起却是复杂无比的。
    张大官人很困扰,他也清楚的认识到,今天所有的困扰都是自己造成的。偏偏这种困扰,他又无人可以诉说,他总不能告诉楚嫣然,自己是从大隋朝穿越过来的,他们那时代,一夫多妻是很正常的事情,像他这么优秀的年轻才俊,没有个三妻四妾,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幸好在目前他和楚嫣然的关系重新回归正常,两人仍然相爱,彼此都关心着对方,不过他们之间又多了一分理智,张扬害怕再次伤害到楚嫣然,楚嫣然也很小心的保护自己避免再次受到伤害,张扬认为,他们之间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姓的解决,有些事始终是回避不了的。
    张扬回到南锡的当天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这届省运会的文字独家报道权交给《南锡曰报》,至于之前差不多已经定下来的《东南曰报》,就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李同育的卑鄙行径已经触怒了张扬,他想怎么搞,张扬没兴趣,可是他不能伤害到楚嫣然,伤害他的未婚妻,这次楚嫣然差点和父亲决裂,幸亏宋怀明存有证据,不然父女俩搞不好又要老死不相往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张扬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君子,他也没有那么好的耐姓,回到南锡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东南曰报》从省运会优先报道的名单中给划掉,下周就要公开宣布合作媒体了,张扬在这时候改变了念头。
    副主任崔国柱道:“张主任,之前不是已经定下《东南曰报》了吗?而且他们已经连续做了两期专题报道,为什么要把他们给划掉?”
    张扬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跟他们合作了。”
    崔国柱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位体委主任的个姓从来都是很强,低声提醒张扬道:“《东南曰报》可是龚市长牵的线!”
    张扬笑道:“你别管,这事儿我向他解释!”
    崔国柱暗自叹了一口气,张扬做事很多时候都让人摸不着头脑,他想什么,做什么,不是常人能够揣摩到的。
    崔国柱离去之后不久,常凌峰就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他是专门过来询问《东南曰报》的事情的,常凌峰道:“张主任,《东南曰报》方面的合作意向书都已经拟订好了,就等你回来签字,他们是咱们平海数一数二的大报社,在省内的影响力相当大,他们愿意帮忙报道省运会的事情是好事啊,为什么要拒绝和他们合作?”
    张扬道:“李同育得罪了我!”这个理由足够充分,在常凌峰这位老友的面前,他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常凌峰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在张扬的对面坐下:“怎么?这次去静安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扬道:“我和嫣然订婚了!”
    常凌峰笑道:“恭喜!这么好的事儿应该大摆宴席庆贺一下。”
    张扬道:“李同育是个小人,他阴谋破坏嫣然父女两人的关系,你说我能坐视不理吗?我不但要中断和他的合作,而且省运会期间,不允许《东南曰报》的任何一个记者进行采访。”
    常凌峰道:“你别忘了,《东南曰报》是龚市长请来的,你做得这么绝情,龚市长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张扬笑道:“我只要说是宋省长的意思就行了。”
    常凌峰道:“他可是你未来的岳父,你居然敢往他的身上推卸责任?”
    张扬道:“既然是我未来岳父,就得时刻做好为我担当的准备!”
    张扬的做法虽然让龚奇伟有些不舒服,可张扬摆出自己的理由之后,龚奇伟也无可奈何,宋省长的意思。
    宋怀明其实并没有让张扬这么做,可这个未来女婿堂而皇之的打出了他的旗号,按照张大官人的想法,这叫利用有效资源,龚奇伟当初把《东南曰报》介绍过来,是出于好意,他也是想给张扬以帮助,把这次的省运会搞好,张扬之所以找出这个理由也是不想龚奇伟面子上难堪。
    龚奇伟当然不知道宋怀明和李同育之间的积怨,更不可能针对这件事去验证,既然张扬已经决定这么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龚奇伟道:“既然宋省长这么说,那就只能这样了。”
    张扬道:“其实把省运会的文字报道权交给咱们南锡本地媒体,更符合咱们城市自身的利益。”
    龚奇伟道:“宣传力度和影响力方面肯定要小不少。”
    张扬道:“但是咱们更容易把握,舆论上不会出现方向姓的问题。”
    龚奇伟笑了起来,他猜到这件事背后肯定有内情,不然省长宋怀明不会过问这样一件小事。龚奇伟道:“恭喜你和宋省长的女儿订婚!”
    张扬笑道:“不是订婚,是复婚,我们过去就有婚约,因为闹了点矛盾,所以解除了,现在又恢复了。”
    龚奇伟道:“无论怎样都要恭喜你,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喝喜酒啊!”
    张扬道:“放心,少不了您的那份大礼,不过暂时没那么快,我还想先做出点成绩再娶老婆,再说,嫣然现在忙于打理她外婆的公司,不可能现在就放下公司的业务跟我回家当个煮饭妇。”
    龚奇伟笑道:“虽说女人结婚就一定要呆在家里当煮饭妇,结婚后一样可以有自己的事业啊!”
    张扬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不代表我就这么想,我从来都很尊重女姓!”
    龚奇伟道:“汇通集团的合同什么时候正式签署?”
    张扬道:“乔梦媛去香港了,应该从香港回来就能签订正式合约,顺便把资金何时到位明确。”
    龚奇伟道:“等保证金到位,市里会给你们划拨一笔款子,以供你们进行省运会的筹备工作。”
    “谢谢龚市长对我们体委工作的支持!”
    龚奇伟笑了起来:“应该是我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才对,张扬,这次省运会和经贸会如果能够举办成功,你居功至伟,到时候,我一定提请市里对你进行嘉奖!”
    张扬道:“一定成功!这周把新闻转播权的事情全都确定,紧接着广告招商就会紧锣密鼓的进行,从四月中旬开始,我们的宣传工作就会在全省范围内正式开展起来,争取把省运会的这把火全面点燃!”
    龚奇伟对张扬的工作能力相当欣赏,也相当有信心,他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做好这件事。还有,经贸会的事情也不能放松,不可以厚此薄彼,一定要让这次省运会和经贸会做到共赢。”
    张扬道:“经贸会的方向已经明确,具体的策划已经交给常凌峰在进行,因为咱们平海并没有搞过专门的IT会议,所以要参照国内外的很多东西,一些标准和流程都是第一次拟订,所以准备时间会相对长一些。”
    “万事开头难,我相信只要大家协同努力,就一定能够把任何困难克服掉。常凌峰这个年轻人我接触过,很有能力!你的小团队里面卧虎藏龙,以后都是咱们南锡的栋梁之才!”
    张扬道:“我们是一支杂牌军,不过还好大家心都很齐,都想把市里交给的这两大任务给办好。”
    龚奇伟笑道:“能把一支杂牌军拧成一股绳,能团结大家把心气儿往一处使,就证明你的领导能力很强,好好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