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六百九十四~五章 单线联系

第六百九十四~五章 单线联系

    张扬砸吧了一下嘴巴,邱凤仙显然要比查薇、顾养养这些女孩子成熟的多,张扬总觉着她话里有话,似乎在提醒着自己什么,他笑着点了点头道:“邱小姐说得不错,永远不败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听说过一个接近不败的人物,我应该打不过他。”
    几个人都支起耳朵听,这世上还有比张扬武功更厉害的?他们普遍是不相信的。
    张扬笑眯眯道:“东方不败,不过他不是个完整的男人。”一句话把在场的几个女性都羞得俏脸通红。
    查薇笑骂道:“你始终都没有正行。”
    张扬正想再开两句玩笑,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笑道:“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他起身走出门外。
    邱凤仙笑道:“你们猜猜,他的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查薇哼了一声道:“这么神秘,鬼鬼祟祟的,不用猜肯定是个女孩子。”
    顾养养跟着点了点头,江光亚笑道:“我也赞同。”
    其实每个人都没猜对,给张扬打来电话的是邢朝晖,邢朝晖约张扬一个小时后在紫禁城相见。
    张扬猜测邢朝晖找自己十有八九是为了他被军方扣押的事情,其实他也很想知道究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张扬来京城的次数虽然不少,可是来紫禁城却只是第二次,想想上次还是和顾佳彤一起过来,正是紫禁城的那场突然来临的大雨彻底点燃了他们心中的情火,张扬买了张门票走入紫禁城,来到午门的时候,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这一幕和上次过来的时候何其相似,只是景物依旧,身边伊人却杳然不知所踪,想起顾佳彤,张扬的内心又如同浸透雨水一般,沉甸甸的。
    邢朝晖和他约定在九龙壁碰头,现在张扬表面上已经被开出了国安,他和邢朝晖之间保持着单线联系,除了老邢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还是国安的一份子。张扬来到九龙壁,雨比起刚开始大了一些,游人大都跑到廊庑下去避雨,很少有人还有兴致在雨中继续游览。
    邢朝晖打着一把黑伞悠闲自得的站在九龙壁前,张扬走了过去,和他并肩站立,邢朝晖向他瞥了一眼,张扬还是穿着那身军服,衣服已经被雨水打得有些湿了。
    两人眼神交递了一下,心领神会的向前方无人的那段廊庑走去,邢朝晖道:“你通了个不小的漏子啊!”
    张扬淡然笑道:“消息很灵通嘛!”
    邢朝晖道:“军方丢失了一些军事绝密资料,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闯入军方基地,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张扬道:“我被人设计了!”
    邢朝晖道:“谁跟你这么大的仇,非得要设下这个圈套害你?”
    张扬道:“你问我,我去问谁?”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
    张扬道:“是不是王均瑶?”
    邢朝晖摇了摇头道:“她的可能性不大。”
    张扬道:“我得罪过秦家,是我将秦欢从他们的手里抢走。”
    邢朝晖对这件事很清楚,当初正是他帮助张扬将秦萌萌从困境中解救了出来,因为秦萌萌母子的事情,秦家和张扬结仇,邢朝晖又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秦家就算再恨你,也不会利用军事机密当赌注,他们是军人,有自己的原则。”
    张扬道:“有原则的话,他们当初就不会利用新机场的事情做文章,逼得我背井离乡了。”
    邢朝晖呵呵笑了一声:“无论怎样,你运气都很好,有乔老保你,就算是秦鸿江也不敢动你。”
    张扬道:“窝囊,我觉着挺窝囊的,阴我的人,对我的一切很了解,他甚至很清楚顾养养的事情。”
    邢朝晖道:“这不就有了范围?”
    张扬道:“范围也太大了一些。”
    邢朝晖道:“我告诉你一件事,这次失窃的军事机密和海峡关系有关。”
    张扬道:“你是说可能是台湾方面的间谍?”
    邢朝晖笑了笑道:“我什么都没说,目前我一丁点儿证据都没有。你呀,以后还是要多个心眼,不要遇到事情就急匆匆的赶过去。”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邢朝晖道:“不晚,还好你没事。”
    雨小了许多,远处一群年轻人在雨中漫步而来,其中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孩子的目光定格在张扬身上,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儿放才敢确定就是张扬,欣喜道:“张市长!”
    张大官人被人尊称为市长已经有些遥远了,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遇到丰泽的老乡了,再一琢磨那声音有些耳熟,转身望去,却见那名衣着朴素的女学生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张扬这才认出这女学生是冯璐,丰泽一中老师冯天瑜的女儿,也是丰泽高考的理科状元。张扬知道她正在协和医科大读书,自己还答应过有机会来京城要去学校看她,不过张扬实在太忙,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想不到今天在紫禁城居然和她邂逅。
    张扬笑道:“冯璐,怎么是你!”
    邢朝晖看到张扬遇到了熟人,他很谨慎,低声道:“留意查晋北。”说完他就起身离去。张扬微微一怔,不知邢朝晖为什么会怀疑到查晋北的身上,之前他曾经让自己调查查晋北的助手刘庆荣,看来国安怀疑盯上查晋北这群人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不过这么久的时间,他们都没有对查晋北一方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证明他们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
    冯璐快步来到张扬面前,虽然已经上了大学,可冯璐还是过去那般青涩模样,如果说有所不同的地方,就是羊角辫变成了齐耳短发,她今天是和同学一起来紫禁城游览的,开始看到张扬的时候她没敢认,因为张扬穿着一身军服,在她的印象中张扬并不是军人。
    冯璐笑道:“张市长,您也来紫禁城玩啊!”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来这里转转,希望沾那么一点儿皇气。”
    冯璐向走远的邢朝晖看了一眼道:“你朋友?”
    张扬摇了摇头:“不认识,一过路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想起现在自己的位置很奇怪,突然就成了国安的编外人员,除了邢朝晖以外,整个国安没有人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连见面都得那么偷偷摸摸的。以后国安的那份工资是别指望了,至于年终奖和其他福利更是想都别想,想到这一层,张大官人倒有些怀念国安对自己的好来。
    冯璐道:“张市长,您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张扬笑道:“来了几天了,这两天就该回去了。”
    冯璐道:“您有时间吗?我请您吃饭,略尽地主之谊。”
    张扬听她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冯璐看到张扬发笑,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俏脸不禁红了起来,她小声道:“大饭店我请不起,可特色小吃还行。”
    张扬道:“冯璐啊,我真的没有时间,等下次来京城的时候一定约你一起吃饭,其实我最想吃的就是你们家的羊肉串,现在我去南锡工作,晚上宵夜的时候常常会想起你们家的烧烤摊,在别处找不到那个味道。”
    冯璐笑道:“张市长,等暑假我回去的时候,还会帮爸爸摆摊儿,您到时候如果有空,一定要来丰泽,我肯定请你吃最好吃的羊肉串儿。”
    张扬点了点头,又道:“以后别市长市长的叫我了,我现在不是什么市长,你叫我张哥就是。”
    冯璐红着脸道:“我不敢。”
    张扬道:“有什么不敢的?你是协和的高材生,你叫我哥,是给我面子!”他向站在远处冯璐的那帮同学看了一眼道:“赶紧去吧,同学们都在等着你呢。”
    冯璐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向张扬挥了挥手。
    张扬在京城又逗留了两天,他本想去探望乔老,当面感谢乔老对他的帮助,可又听说乔老去东北了,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两天张扬一直居住在天池先生的寓所之中,陈雪自从那晚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张扬意识到,陈雪应该是在故意回避自己。
    干妈罗慧宁来了一趟,原本张扬是想去她那里,可罗慧宁说很久没来过这座宅子,想来看看,顺便缅怀一下天池先生。
    罗慧宁来到这里的时候,张扬正在把堆在墙角的一些拓片整理归类,这两天他闲来无事就整理这座院子,其实这座院子一直都有陈雪在维护,整整洁洁干干净净,张扬属于没事瞎折腾。
    罗慧宁看到他把拓片码齐,又把大水缸扛到墙角,不禁笑道:“你累不累啊!”
    张扬听到干妈的声音,转身看了她一眼,笑着摇了摇头,把水缸放到新的位置,然后来到院子里的水龙头前洗了洗手擦了把脸。
    罗慧宁已经在树下的石凳上坐下,自从天池先生离去之后,她几乎没到这里来过,想起天池先生昔日的音容笑貌,内心之中不禁唏嘘。
    张扬去房间内端了一套茶具出来,给罗慧宁沏茶。
    罗慧宁闻到茶香,不禁赞道:“今年的新茶!”
    张扬道:“邱凤仙送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是哪种,不过是她从台湾带来的高山茶。”茶泡好之后,张扬递了一杯给罗慧宁。
    罗慧宁品了一口,但觉清茶入口,唇齿留香,轻声赞道:“好茶!”
    张扬道:“干妈觉着好,回头我给你拿一盒,一共两盒。”
    罗慧宁当然不会跟他客气,点了点头,目光端详着张扬。
    张大官人在她的目光下感觉到有些不安,无论这次误闯军事禁区的事情是什么原因,毕竟都给她添了麻烦,在张扬心底是不想的,尤其是在事后知道,是罗慧宁给乔梦媛打了电话,张扬心中越发觉着歉疚,如果不是关心自己,以罗慧宁的身份和地位,又怎么会屈尊去给一个晚辈打电话?张扬低声道:“干妈,对不起!”
    罗慧宁笑道:“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这次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
    罗慧宁问道:“你是不是我干儿子?”
    张扬点了点头。
    罗慧宁笑道:“儿子在母亲的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孩子,是孩子就会犯错,在母亲的眼里,孩子的错误总是可以原谅的,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原因,我也不想知道这件事的原因,我只需要看到你能够平安无事就已经足够。”
    张大官人心中感动非常,罗慧宁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
    罗慧宁道:“其实每个人都会有长大的一天,等到有一天,你真真正正的成熟起来,我就是想为你解决麻烦,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罗慧宁说到这里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张扬道:“干妈,以后我做事一定考虑周全,尽量不让你操心。”
    罗慧宁道:“想不让我操心,赶紧找个女朋友结婚吧,你也不小了,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张扬笑道:“干妈,我才二十四,现在都时兴晚婚了,我估摸着怎么也得过那么五年。”
    罗慧宁瞪了他一眼道:“感情上不定性,永远都长不大,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嫣然之间究竟还有没有希望?”
    张扬苦笑道:“干妈,你知道的,我现在特怕谈感情的事儿。”
    罗慧宁道:“逃避不是办法,你不能因为佳彤的事情一辈子沉浸在悲伤中,你不可能一个人过一辈子。”
    张扬端起茶杯默默喝茶,每到罗慧宁给他上课的时候,这厮只能用沉默以对,过去他的确考虑过婚姻的事情,可自从顾佳彤死后,他对婚姻一直都在回避,他害怕提及婚姻的事情。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不想听我说。”
    张扬笑道:“哪有,我乐意听干妈说。”
    罗慧宁道:“我最近和嫣然的外婆通过几次电话,我们聊到了你和嫣然的事情,嫣然现在把心全都扑在事业上,她对感情也相当的抗拒,这就证明她心中一直都想着你,根本不可能接受别的男孩子。”
    张扬道:“是我对不起她。”
    “知道对不起她,就对她好一点,就算你们现在分手了,可也不能因为分手而成为陌路,普通朋友还可以做,抽时间可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时间长了,你们的感情就会有所转机。”
    张扬道:“干妈,我会的。”
    罗慧宁道:“你嘴上答应我,其实是在敷衍我。”
    张扬笑道:“我敷衍谁也不敢敷衍您。”
    罗慧宁道:“你和乔梦媛最近好像不错。”
    张扬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那啥……我和梦媛是普通朋友。”
    罗慧宁道:“其实你感情上的事情我无权干涉,不过,干妈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总觉着嫣然和你之间是最适合的。如果你们因为误会而没能走到一起,对我而言也是一种遗憾。”
    张扬正准备说两句好话给她宽宽心,此时查薇过来找他了,在门外就嚷嚷起来了:“张扬,快出来帮忙拿东西!”
    罗慧宁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扬一眼,心说这个干儿子真是命犯桃花,这么多的好女孩子怎么都赶着往他身边凑。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起身出门。查薇开着那辆甲壳虫过来,这次买了不少的东西,有吃的有穿的,张扬诧异道:“干嘛这是?准备搬家吗?”
    查薇从后备箱拿出东西放在张扬的手里:“你不是今晚要回南锡吗?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原本想请你出去吃饭的,又怕你嫌闹,干脆买了点菜,到这儿亲手做给你吃。”
    张扬笑道:“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该不是对我有什么目的吧?”
    查薇从车里又拎出几个纸袋,一边锁车一边道:“是,我对你有目的,我喜欢你,我想追你总成了吧!”她说完才发现不远处还停着一辆红旗车,有些诧异道:“家里有人?”
    张扬嗯啊了两声。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也不早说!”
    此时罗慧宁的声音从里面响起:“小薇来了,快请里面坐!”
    查薇立时羞得俏脸通红,想必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全都让罗慧宁听到了。她把一切都归罪到张扬的身上,抬起脚在张扬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记。
    张大官人乐呵呵受了她一脚,把东西拿了进去。查薇毕竟要比寻常女孩子大方得多,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跟了进去,来到罗慧宁面前叫了声:“罗阿姨!”
    罗慧宁微笑点头,招呼道:“来了!”
    查薇点了点头,她嗫嚅道:“我来给张扬送行的。”
    罗慧宁望向张扬道:“你要走了吗?”
    张扬道:“买了晚上的火车票,京城这边的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市里也催我回去,让我把体委的工作赶紧抓起来。”
    罗慧宁道:“回去也好。”
    查薇买了不少菜,她拿着菜去了厨房,心说这次糗大了,什么都让罗慧宁看到了,刚才自己又说喜欢张扬,想追他,自己毕竟是女孩子,什么自尊都没了,查薇一边往厨房走着,一边懊悔不已,都怪自己口无遮拦,都怪这个混小子也不事先给她提个醒儿。
    罗慧宁望着查薇的背影觉着这丫头也颇为可爱,摇了摇头道:“我走了!”
    张扬挽留道:“干妈,留下来吃饭吧,反正也没外人,我来京城后咱娘俩还没一起吃饭呢。”
    罗慧宁道:“好啊!”
    张扬赶紧来到了厨房内,看到查薇正在那儿后悔的拿着一把青菜摔着呢。
    听到张扬的脚步声,查薇柳眉倒竖凤目圆睁虎视眈眈的瞪着他,看这气势能一口把张扬给吃了。
    张扬笑道:“干啥这是?怎么一幅苦大仇深的样子?”
    查薇道:“今天的事儿,我跟你没完!”
    张扬咧开嘴笑道:“别介啊,我挺感动的,赶紧做饭,我干妈中午要在这儿吃饭,你好好表现表现。”
    “嗬!你拿我当女佣这是!”
    张扬道:“你不是喜欢我吗?要想让我喜欢你,首先就得哄好我的胃,要是你有本事顺带连我干妈的胃一起都哄好了,说不定还真把我给征服了,那啥,赶紧的啊,把你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弄点好吃的。”
    查薇气得抓起一颗西红柿照着他的脸上就丢过去。
    张大官人一伸手稳稳抓住了,笑眯眯道:“我陪干妈说话去了。”
    望着张扬离去的背影,查薇咬了咬嘴唇,一脸的气恼,可马上又绷不住,甜甜笑了起来。女孩子的心思,也并不容易琢磨。
    罗慧宁对查晋南的这个女儿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查薇从小就要强,男孩子似的,可没想到她对张扬表现的如此体贴,一个女孩子带着这么多的菜,主动跑到门上来为张扬做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一定有问题。对这个干儿子五彩缤纷的感情世界罗慧宁有些无语了,看来说了也没用,一切还要靠他自己去抉择。
    张扬看到茶有些凉了,重新续上热水,微笑道:“干妈,今年春天抽时间去平海转转吧。”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没时间,整天忙不完的事情走不开。”单单是女儿文玲就够她忙的了,再加上还要陪同丈夫出席各种各样的社交场合,罗慧宁私人的时间的确很少。
    张扬道:“浩南最近有没有和家里联系?”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他很少打电话过来,就算偶尔打那么一次,也是简短说两句就挂了,不过我听说他在新疆表现的还算不错,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经过秦萌萌的那件事,他也许真的长大了。”说到儿子,罗慧宁不禁愁上眉头。
    张扬道:“浩南的基础比我好,肯定会青云直上,过不几年就会当上大官。”
    罗慧宁苦笑道:“当大官?当大官又有什么好处?”
    张扬笑了笑道:“可能男人天生权力欲都比较重。”
    罗慧宁道:“张扬,有没有想过,当的官越大付出的努力也就越多,有些时候,是需要牺牲自我,牺牲家人的幸福为代价,你做好准备了吗?”
    张扬没有说话,心中却感觉到罗慧宁的这番话是有感而发。虽然她身份尊贵,可是在家庭生活上却并不幸福,文玲长眠不醒,文浩南又远走他乡,至于文国权,多数的时间都放在了政坛上,在家中的真正意义也只是一个符号,很少能够顾及到家里的事情。
    罗慧宁也意识到这句话说得有些多了,她轻声道:“你这几日大概没有关注平海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这两天都留在这里修心养性呢。”
    罗慧宁道:“平海省党代会选出了新的常委班子,平海多出了几张新鲜的面孔。”
    张扬知道平海在召开党代会,可他对常委的人选并没有太多关注,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省委常委的人选和他离得太远。张扬笑道:“新当选的常委都有谁?”
    罗慧宁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听你干爸随口说起。”
    张扬道:“干爸对平海的事情很关心。”
    罗慧宁道:“他对政治一直都很关心,昨天梁天正来到了我们家里。”
    张扬听到梁天正的名字不由得心中一怔,想不到梁天正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来到京城,他去找文副总理,难道是为了求助?
    罗慧宁道:“他也是新一届常委班子的成员之一,不过他的前景似乎并不太妙。”
    说起梁天正的前景,张扬隐约觉着梁天正现在尴尬的处境十有八九和自己有关,正是他把湍江水污染一事闹大,进而引起了省内对东江国际工业园存在价值的重新讨论,也因为这件事决定对国际工业园的未来发展做出大幅度的调整,从而否定了梁天正过去的辉煌政绩。张扬认为,梁天正一定会因为这件事很恼火自己,他当然知道梁天正和文国权之间的关系,自己在水污染事情上的作为,说不定也引起了干爹文国权的不悦。这也是张扬不愿意去见文国权的原因,事实上在他心底和干爹的关系并不是太亲近,不像和干妈罗慧宁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掏心窝子说话。张扬道:“干妈,梁天正在平海的尴尬处境和我有些关系,如果不是我把湍江水污染的事情闹起来,他也不会闹得如此狼狈。”他观察了一下罗慧宁的脸色,发现罗慧宁并无异样,方才小声道:“干妈,我干爸有没有生我的气?”
    罗慧宁笑了起来:“梁天正的处境是他自己的原因,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如果不是他好大喜功搞什么国际工业园,缺乏远见,把重污染企业引入东江,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问题早就存在,就算你不提,肯定也会有人提,政治是很残酷的,没有感情可言,一旦让政治对手抓住了把柄,他们就会把你的错误尽可能的进行放大,想尽一切办法将你击倒,梁天正本来是常务副省长的第一人选,就算没有水污染的事情,他也不会顺利当选,水污染事件,只是给了某些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如果没有这件事的发生,他仍然会从梁天正的身上找到其他的毛病,很多时候政治上的错误不能用正常的是非观来判断,如果你的理念与上级领导不符,你就犯了政治错误。”
    罗慧宁的这番话对张扬的启发很大,张扬道:“干妈,你是说梁天正站错队了!”
    罗慧宁道:“任何一位领导人都想按照自己的理念来组织自己的工作团队,无论官职大小,都不会例外,政治中充满了太多主观上的概念。一个官员能否获得提升,最关键的并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他能否为领导所用。”
    张扬心中暗忖,乔振梁最近帮自己,真正的原因还是自己对他有用,他利用自己搅动了南锡官场,把南锡领导层重新洗牌,又利用自己达到了打压梁天正的目的,干妈的这番话全都是真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张扬,官场之中没有真正的感情存在,近和远全都是政治利益使然,记住这个规则,永远不要被表面看到的东西所迷惑。”
    罗慧宁还是第一次和张扬如此深刻的探讨官场上的事情,张扬谨然受教。
    查薇居然烧得一手好菜,当天中午炖了个母鸡煲,做了个酱香排骨,配上四道清清爽爽的素菜,还烧了一道鱼头汤,罗慧宁吃得赞不绝口,身为女性,她当然比张扬观察的更为细微,查薇这小妮子对待张扬如此体贴,显然已经不是普通的朋友感情了,张扬应该也察觉到了,不过他在表面上还是装糊涂,查薇表面上大咧咧的,可这小妮子的心思却是相当的细腻。罗慧宁想起了楚嫣然,那丫头肯定不会像查薇的心思这般细腻,又多出了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啊。
    张扬津津有味的啃着酱排骨,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道:“还看不出,你居然烧得一手好菜。”
    查薇道:“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
    罗慧宁笑道:“小薇果然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谁要是娶到你当媳妇儿以后就享福了。”
    查薇被罗慧宁这句话说得有些害羞,俏脸红了起来。
    张扬道:“干妈,你看到的都是她的优点,咱们刚才不是说,永远不要被表面看到的东西所迷惑,要剥去表象看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