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赛前动员

第六百六十一章 赛前动员

    常海心下意识的向前缩了缩:“你还想欺负我?”
    张扬道:“没有,昨晚那坛酒有问题,里面被人下了[***]药,我把林清红送到她香荷湾的别墅,给你倒水的功夫,你们两人就开始脱衣服。”
    常海心羞得无地自容,幸好现在是夜晚,又关着灯,张扬看不到她羞涩的表情,她转过身,伸手掩住张扬的嘴唇,难为情道:“快别说了!”
    张扬继续道:“我点了你们的穴道,把林清红送到她房间里,给你穿好了衣服,然后又给林清红的助理打了个电话,我就担心这件事说不清楚。”
    常海心道:“照你这么说,你真是一个坐怀不乱的君子。”芳心中却是不信,既然如此,昨晚又为何发生了那件事?
    张扬道:“可我回来之后,发现你发生了过敏反应,应该是对其中某种药物的成分过敏,我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再说了你这么有吸引力,我这人意志力又有些薄弱,所以……那啥……就发生了……”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道:“你很后悔啊?”
    张扬道:“那倒没有。”
    “你对我是不是从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那倒也不是,你还记得我在岚山钻入你被窝里的那个晚上吗?”
    常海心嗯了一声,俏脸热的烫人。
    张扬道:“其实那天晚上我差点就没控制住,以后见到你,就总想这件事儿,我估摸着,就是没昨天晚上的突发事件,我也坚持不了太久。”
    常海心握拳在他胸膛上捶了一记道:“你好坏!早就存心不良!”
    张大官人此时焉能不知常海心是像自己表露什么,一激动,翻身又将常海心压于身下。
    常海心娇声道:“不成……人家……还……还痛呢……”
    张扬道:“我特地配了点伤药,今晚过来就是帮你上药止疼的。”
    常海心啐道:“胡说八道,那里如何上药?”
    张扬笑眯眯道:“为了帮你止疼,我当然要再次深入虎穴了……”
    “坏死了你……啊……”
    李红阳这一夜睡得依然很安稳,第二天醒来头蒙蒙的,他却不知道自己被张扬制住了昏睡穴,睁开眼睛看了看,才早晨六点钟,他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看了看旁边的张扬,听到张扬发出响亮的鼾声,李红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还说我打呼噜,你小子也打呼噜啊!他却不知道,张大官人回来没多久,是故意装给他看得。
    李红阳蹑手蹑脚的站起来往洗手间走去,他害怕惊醒张扬,想让这位年轻上司多睡一会儿,可此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张扬睁开双眼,看了看床头的手表道:“谁啊,这是?大清早的打扰别人睡觉。”
    李红阳笑道:“我去看看!”他从猫眼中向外望去,看到丰裕集团的梁成龙站在门外。李红阳知道梁成龙是张扬的好朋友,赶紧打开了房门,笑道:“梁总,您怎么也来南武了?”开门之后才看到梁成龙身边还有一个人。
    梁成龙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还没进门就冷冷道:“张扬呢?”
    李红阳道:“正睡着呢!”
    梁成龙大步走了进去,丁兆勇担心他生事,赶紧抢上一步拉住他的手臂。
    张扬听到梁成龙的声音马上就意识到这厮千里迢迢的找到南武就是为了跟自己算账的。他仍然躺在床上,对梁成龙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梁成龙上前抓住他的被子一下就给掀了起来,怒道:“你他妈还睡,给我滚起来!”
    丁兆勇道:“成龙,你干嘛这是?说好了要心平气和的。”
    李红阳看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凑了上来:“有话好好说,大清早的,火气都别这么大。”
    梁成龙没给他好脸色:“一边儿去,跟你没关系。”
    李红阳怎么说也是体委副主任,被梁成龙呵斥的面上无光,正准备发作两句。却见张扬慢条斯理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道:“老李,你先回避一下,我们发生了点误会。”
    李红阳这才瞪了梁成龙一眼,退了出去,临出去之前还不忘说了一句:“张主任,有什么事只管叫一声,我就在门外,大不了咱们报警!”
    张扬笑道:“老李,没事儿,你去吃饭吧。”
    梁成龙看到张扬,想起那几张照片,气就不打一出来,他挥舞着拳头道:“你他妈也算朋友,你他妈也对得起我!”
    张扬只穿着一条三角裤,眯着眼睛看了看梁成龙道:“干什么?想揍我?来啊!你打得过我吗?”
    梁成龙气得往前就冲,抬脚想踹张扬,被丁兆勇一把给拉住了,拽到李红阳的床上坐下。
    张扬慢悠悠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道:“我说你大老远的跑到南武来就是为了找不自在?我怎么着你了?大清早的你跟个疯狗似的冲着我乱咬?”
    梁成龙从怀里抽出那几张照片扔了过去。
    张扬拿起那几张照片看了看道:“你是打算信照片呢,还是打算听我解释?”
    梁成龙道:“你敢说照片上的那人不是你?”
    张扬道:“你看清楚,我衣服穿得好好的,我碰都没碰林清红一下。”
    梁成龙道:“那照片怎么解释?”
    丁兆勇附和道:“张扬,你把话说清楚,这照片到底怎么回事?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千万别因为误会而毁了。”
    梁成龙怒道:“我他妈跟他不是朋友!”
    张扬道:“这话是你说的,梁成龙,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也不动脑子想想,谁他妈没事给你看这种照片啊?这个人肯定不怀好意,要么是想破坏你们夫妻感情,要么是想破坏咱们之间的关系。”
    梁成龙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张扬又好气又好笑道:“看来你是真信我跟你老婆有暧昧了,好,你怎么想我不在乎,可我还真没见过几个你这样的,明明没什么事,非得自己找绿帽子往头上戴。”
    丁兆勇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梁成龙气得朝他直瞪眼:“你他妈笑什么?出轨的不是你老婆!”
    张扬道:“梁成龙,你这么说话就没劲了,那天晚上根本就是一个偶遇……”张扬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源源本本说了一遍。
    丁兆勇听完道:“成龙,我早就跟你说,这件事肯定是误会了,你被有心人利用了。”
    梁成龙的表情还是半信半疑。
    张扬道:“你要是不信啊,可以去问常海心,再不然你去问林清红的助理曹静,我人品就算再卑鄙,我也不至于常海心在场的时候就对你老婆下手,还有,当时有三个人,为什么只拍我和林清红,不拍常海心呢?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梁成龙道:“常海心是你的部下,她当然向着你说话。”
    张扬道:“你这么说我就没辙了,我都跟你说清楚了,林清红喝的酒有问题,有人在她酒里下了药,你要是还不信,你只能去找林清红去问了,你们两口子的事我不想掺和,梁成龙,作为朋友我真得劝你一句,要是你对你老婆连起码的这点信任都没有,干脆离婚算了,你他妈这么多疑,不得整天担心戴绿帽子?”
    丁兆勇呵呵笑了起来。
    梁成龙其实听完张扬的解释也信了个七八成,不过他对这些照片还是不能释怀。
    张扬道:“我还有正事呢,你爱干啥干啥去,别在这个给我添乱。”
    丁兆勇道:“这么着吧,咱们去找清红当面问问,把这件事彻底搞清楚了。”
    张扬指了指那些照片道:“照片收好了,你梁成龙不怕丢人,我他妈还害怕说不清楚呢。”
    梁成龙收好照片,站起身道:“回头我再找你算账。”
    梁成龙刚走,李红阳和常海心都进来了,看到张扬平安无事,两人都松了口气,李红阳不清楚内情,可常海心知道这件事因何而起,前往餐厅吃饭的路上,小声问道:“没事吧?”
    张扬叹了口气,方才将有人拍了他和林清红照片的事情说了,常海心听说这件事啊了一声,俏脸羞得通红,毕竟那天晚上她也在场,如果拍了张扬和林清红的照片,那么她十有八九也不会幸免。
    张扬当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轻声安慰她道:“不用怕,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常海心愤愤然道:“这些人太可恶了!”
    张扬道:“我的药灵验吗?”
    常海心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含羞啐道:“大白天的胡说什么!”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因为梁成龙和林清红两口子的事情影响到心情,在林清红的事情上,他问心无愧,没有一丝一毫对不住梁成龙的地方,理直气壮和做贼心虚绝对是千锤百炼方才总结出的两个词儿。
    八点半的时候牛振伟准时来到了张扬的房间内,进门一看只有张扬一个人在,牛振伟挠了挠头道:“张主任,按摩师还没来啊!”
    张扬笑道:“小牛,我看你有些紧张啊!”
    牛振伟道:“我害怕今天比赛成绩不理想,让领导们失望。”
    张扬道:“你去床上趴下!”
    牛振伟有些迷惑道:“张主任,干啥啊?”
    张扬道:“哪有那么多废话,让你趴下你就趴下。”
    牛振伟碍于他是领导,只能按他说的去做,来到床边,张扬又想起了一件事:“你把裤子脱了!”
    牛振伟脸红了,这都是啥事啊,你虽然是领导,也不能让我脱裤子不是?牛振伟怯怯道:“不好吧!”
    张扬道:“快点,大老爷们,你扭扭捏捏的做什么?你比赛的时候,不一样要脱裤子?”
    牛振伟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咬了咬牙,谁让人家是领导的,脱裤子就脱裤子,他松开腰带就把裤子给脱了。然后趴在了床上,牛振伟心中还是很忐忑的,他平时是个电影爱好者,看了不少的中外影片,最近看了一部外国片,好像就是将两个男人那啥的,这位张主任该不会对自己有啥想法吧?想到这一层,牛振伟脸红到了脖子根,心说自己就算不参加比赛了也不能丢那人啊,要是这位张主任真那么变态,我他妈豁出去了,跟他拼了!
    张扬来到床边,牛振伟汗毛都竖起来了,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张扬双手放在他的后背上,感觉到他的肌肉很紧绷,知道他此时肯定相当的紧张,张扬笑道:“别紧张,放松一点,很快就好了。”
    牛振伟紧咬着嘴唇,心潮起伏啊,自己是不是应该勇敢的站起来,夺门而出呢?
    张扬的一双手按压在他的背脊之上,低声道:“我帮你放松,你不要和我抗拒,肌肉不要发紧!”张扬给他揉捏着身体。
    牛振伟在他的按压下渐渐放松了,他小声道:“张主任,您学过按摩?”
    张扬笑道:“我过去学过医,小牛啊,我给你扎几针!”
    牛振伟道:“别啊!回头有尿检的。”
    张扬道:“尿检跟扎针有关系吗?你放松啊,今天必须要把你的状态激发出来,给我跑个金牌回来,别让什么牛家军给看扁了。”
    牛振伟道:“张主任,我真没那个本事,你这样说,我压力很大。”
    张扬道:“行了,我不说,你只管给我放开了去跑,我给你扎针的事情跟谁都别说。”
    牛振伟可不想让张扬给扎针,不过转念一想,你不是喜欢折腾吗?我今儿拼了,让你扎两针也没什么,这样一来,我就算跑不出好成绩,也有了借口有了理由。牛振伟这两天心里压力真的很大,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口口声声的要让他拿金牌,让他拿第一,牛振伟连弃权的心都有了。
    张扬捻起金针,这一阵刺在牛振伟的脊椎之上,牛振伟只觉着腰间一麻,一种冰冷的感觉沿着脊椎透入体内,他惊声道:“啊!进来了,进来了!”
    张扬道:“你叫什么?我都还没开始呢!”
    牛振伟渐渐感觉针扎的地方开始有些发热,而且变得越来越热,他呻吟道:“好热……还有点痛……”
    张大官人不耐烦道:“你小声点行不行?一大老爷们这么点痛都忍不住。”
    短暂的疼痛过后,牛振伟感觉到那股灼热的气流沿着他的身体经脉四处流淌,他已经可以承受,开始的灼热感和疼痛感已经消失,反而感觉到暖烘烘的极为受用。
    张扬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牛振伟道:“舒服多了,好像有热乎乎的东西在我身体里流动!”
    张扬笑了笑,内息在他体内经脉梳理了一通之后,悄然回收,然后拔出了那支金针,拍了拍牛振伟的屁股道:“起来吧!”
    牛振伟浑浑噩噩的站起身来,他活动了一下筋骨确信没什么事,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五十了,自己应该前往体育场了,慌忙穿上衣服,拉开房门,门外李红阳没想到房门会突然打开,险些一头栽进来。
    张扬早就觉察到他在外面偷听,不禁笑道:“李主任什么时候来的?”
    李红阳老脸通红道:“刚到,刚到!”他表情古怪的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牛振伟。
    牛振伟的表情也很尴尬,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低头匆匆走了。
    李红阳道:“你们……”
    张扬道:“我给他做赛前动员呢。”
    李红阳哦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是将信将疑。
    当天的男子1500米决赛吸引到了众多体育爱好者的围观,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有牛家军参赛的缘故,今天上午先举行的800米比赛中,牛家军的三名女队员已经包揽了金银牌,男子项目虽然弱于女子,可是横扫国内体坛是毫无问题的,现在体育界已经形成一个共识,只要有牛家军队员参加的中长跑比赛,其他人运动员只有争夺第三名的份儿,这还要建立在牛家军只派两名队员参赛的基础上。
    男子1500米决赛中,牛家军只派出了两名队员参加,按照牛俊生的话来说,今天牛家军过来就是为了破纪录的,男子项目牛家军虽然有所突破,可是和女子仍然不能相比,目标定位也比较低,他们在这次的1500米比赛中准备破亚洲纪录。
    比赛开始之前,牛俊生在场地边跟两名队员交代着什么。
    平海队的教练也在给来自南锡的运动员牛振伟打气,牛振伟自从让张扬针灸之后,感觉体内始终都是热乎乎的,这种感觉很奇怪,总而言之不是什么坏事。
    张扬和李红阳也来到赛道边,张扬向牛振伟道:“小牛,好好跑,给咱们平海夺块金牌回来!”
    牛振伟又感觉到压力了,有些为难的笑了笑。
    张扬给他鼓劲的话让一旁的牛俊生听到了,牛俊生满脸不屑的看着张扬,心说这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有我们牛家军参加的比赛,你还指望着夺金牌?脑子烧糊涂了吧?牛俊生虽然承认自己的字写得不如张扬,可是谈到对中长跑的理解,他怕不是要撇出张扬十几条街去。
    牛俊生道:“一定要有决心!你们两个看看,人家平海的选手都想夺金牌了!”他这句话带着明显的讥讽,周围已经有几个人笑了起来。
    牛振伟窘得满脸通红,心说这个张主任真是个外行,在这里说夺冠,而且还吆喝这么想,这不是自找难看吗?
    张扬道:“牛教练,我们平海的选手怎么就不能夺金牌了?谁规定金牌一定是你们牛家军的?”
    牛俊生向张扬走了过去:“有雄心是好的,不过赛场上是靠实力的。”
    张扬笑道:“牛教练,要不咱打个赌吧,要是这金牌被我们平海夺走了……”
    牛俊生这个人的自信心超级强大,没等张扬说完话就打断他道:“不可能,要是金牌被你们夺走了,我把金牌给吃了。”
    张扬道:“别介啊,你要吃也把银牌和铜牌吃了,别吃我们的金牌啊。”言语之间好像今天1500米的金牌已经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
    牛俊生认为张扬在吹牛,不屑的笑了笑目光望向一旁的赛场时钟,此时距离比赛还有十五分钟。
    张扬道:“要不这样吧,今天这金牌要是被我们得到了,你和你的牛家军弟子免费给我们平海当省运会形象大使得了。”张大官人小算盘打得啪啪的,现在牛家军正当红啊,如果能把他们这帮人弄来给省运会做推广,肯定上座率会提升不少,广告代言也会蜂拥而至,今天就因为有牛家军的比赛,赛场几乎都坐满了,比起昨天的开幕式热闹多了。
    牛俊生撇撇嘴:“可能吗?”
    张扬道:“你不敢啊!”
    牛俊生道:“要是我赢了呢?”
    张扬道:“你要是赢了,我给你一幅天池先生的真迹,怎么样?”
    牛俊生一听眼睛就亮了:“当真?”
    张扬道:“当然是真话,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