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工作与生活

第六百五十四章 工作与生活

    张扬离开的时候,宋怀明亲自把他送出门外,张扬道:“宋叔叔别送了,明天我再过来一趟,给小新送点药物。”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说完之后,他又道:“张扬,明天上午十点以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
    张扬来到停车场,宋怀明的司机已经把皮卡车开回来了,让张扬意外的是,车内还有一个人跟着过来了,却是乔鹏举,张扬愕然道:“鹏举兄,你怎么来了?”
    乔鹏举笑道:“我们家老爷子看你送了这么多东西,觉着过意不去,让你跟我回家吃饭。”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因为乔鹏举坐在驾驶席上,他只能选副驾坐了,乔鹏举对张扬的这辆皮卡车赞不绝口:“这皮卡车的性能真是不错,外观却不起眼,你小子真是懂得生活啊。”
    张扬淡淡笑了笑道:“谁说不起眼,江城和南锡,谁看到这皮卡车都知道是我来了,我正打算换辆车呢。”
    乔鹏举笑道:“你不是正处了吗?南锡市体委主任有专车啊!”
    张扬微微一笑没说话。
    乔鹏举道:“刚才那司机说得不清楚,说东西是你帮人捎来的,谁啊?”原来宋怀明的司机帮忙把那些鸡羊送了过去,可说得不清楚,张扬本来是把钟长胜的名字告诉他的,可到了乔家,司机把钟长胜的名字就给忘了。
    张扬笑道:“钟长胜!”他把途中遇到钟长胜的经过向乔鹏举说了。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难得他还想着我们家。”其实乔鹏举对钟长胜也是有感情的,从他小时候起,钟长胜就在他爷爷身边负责安全工作,过去没少带着他们几个小辈玩耍,钟长胜被逐之后,他也找到爷爷说情,不过乔老的脾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所以钟长胜再想回去担任乔老的警卫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来到乔家,首先闻到了一股烟火气,走入院子里,看到时维和郭志江两人在那里引燃木炭,两人显然都不在行,眼睛被烟熏火燎的通红,时维更是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刚巧张扬这会儿过来了,她也知道张扬新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这次前所未有的没有恶言相向,朝张扬笑了笑,很客气的说道:“张扬来了!”笑归笑,脸上的泪水却还是哗哗的流。
    张大官人忍不住调侃起她来了:“时维,你别这么激动,见到我哭成这个样子,这让小郭怎么想?”
    时维听到这句话,马上知道这厮死性不改,张口骂道:“你脸皮真厚,我是被烟熏得,见你有什么好激动的?”
    郭志江站起身,也是一脸的泪,他一边擦眼睛一边道:“张扬来了,乔书记提议晚上吃烤全羊,我们俩负责生火。”
    张扬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儿,乔振梁倒是能折腾,在自家院子里烤起全羊来了。
    乔家来了不少人,时维的父母时季昌和乔振红也来了。
    张扬来到客厅内才发现有那么多人在,不免感到有些拘谨,今天老乔是家人聚会啊,自己这个外人前来好像有些不合适吧。
    乔振梁、时季昌、乔振红都在客厅坐着看电视呢,看到张扬走进来,乔振梁笑着走了过去,向张扬伸出手去。
    张扬赶紧快步上前,人家是省委书记,自己有必要表现出起码的尊重:“乔书记新年好!”
    乔振梁和他握了握手,又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道:“张扬啊,我让你过来,就是想专诚在你的面前说声谢谢!”这句话包含的意义很丰富,老乔同志不可能为了谢张扬给他送鸡羊过来,他是感谢张扬勇闯美国,找到了徐光然等腐败官员的犯罪证据,并将南锡的那帮腐败官僚一网打尽。
    张扬当然明白乔振梁的意思,他恭敬道:“乔书记,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情。”
    乔振梁牵着他的手,转向时季昌和乔振红道:“时维的父母你应该见过吧?”
    张扬笑着和时季昌、乔振红夫妇打了个招呼。
    乔振梁道:“好了,你们先准备,我带张扬去楼上说点事情。”
    张扬跟着乔振梁来到了书房内,从进门起,他就没有看到乔梦媛和这家的女主人孟传美,想必这母女俩不知躲到哪里去念佛了。
    乔振梁想和张扬单独谈论的事情正是徐光然一案,他让张扬在书房的沙发上坐下,话题却首先从宋怀明夫妇说起,微笑道:“宋省长儿子的情况怎么样?”乔振梁知道张扬来到后首先前往医院探望柳玉莹,就已经猜到他这次为了宋怀明的儿子治病而来。
    张扬道:“还好,只是先天不足,调养几天就会恢复正常。”
    乔振梁感叹道:“宋省长老来得子,对这个孩子肯定是极其珍视,你要尽力帮忙啊。”话锋一转已经回到了徐光然一案上,乔振梁道:“你从美国带来的那些证据起到了关键作用,根据那些证据,我们目前已经查实参与贪污腐败案的官员共计22人,中央纪委和省纪委工作组正在紧张的处理这件事。”
    张扬道:“算得上是无心插柳吧!”他说的是实话,这次前往美国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顾佳彤,在张扬的心底深处,唐兴生的证据并不重要,徐光然这些人能否落马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顾佳彤的性命,如果顾佳彤可以没事,他宁愿这些人继续逍遥法外,这些心里的话他无法说出来,即便是说出来,也少有人理解。
    乔振梁道:“美国方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不过免除责任的同时也意味着这次的功劳无法记在你的头上。”
    张扬道:“无所谓!”
    乔振梁站起身,来到张扬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低声道:“张扬,节哀顺变。”乔振梁何许人也,他当然明白这次的事情根源在哪里,张扬已经公开承认顾佳彤就是他的未婚妻,而且以妻子之礼相待,这小子看似玩世不恭,可事实上却相当的重感情,这也让乔振梁极为欣赏。乔振梁道:“张扬,在我心中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一直都将你当成子侄一般对待,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不会轻易在挫折面前倒下。”
    张扬道:“乔书记谢谢您!”
    乔振梁道:“前两天我抽空去了趟北京,一来要向中纪委解释南锡的事情,二来去看了一下我的父亲,老人家还提起你,他说如果你去北京,一定不要忘记去见见他。”
    听说乔老牵挂着自己,张扬的内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乔老的身体好吗?”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还好,他老人家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修心养性保养身体。”他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话题回到了工作上:“张扬,南锡的政坛经过这次的风波,可谓是深受创伤,你们南锡的这帮干部群体,首先面对的事情就是要重新树立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我想过,这次的省运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于改善南锡市的政治面貌和城市形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你身为南锡市体委主任,肩头的担子可不轻呐!”
    张扬马上表态道:“乔书记,我回南锡之后,马上开始努力工作,一定要把这次的省运会办好,一定不会让领导和平海省的老百姓失望。”
    乔振梁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工作上的事情不用着急,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拥有一个良好的状态才能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去,我所说的状态不仅是生理状态,还有心理状态哦!”
    张扬笑了起来。
    乔振梁道:“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心中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只管对我说,我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了,也许能够给你一些帮助。”
    乔振梁的这番话让张扬的内心深处感到热乎乎的,身为省委书记能够以长者的口吻说出这番话,足见乔振梁对自己的厚爱,无论乔振梁是不是处于所谓的政治目的,是不是为了收买人心,至少此刻他对自己的关切是实实在在的。
    乔振梁对张扬的确很欣赏,不仅仅因为他在这次南锡政治事件中的突出表现,也不是因为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出类拔萃的书法,他欣赏张扬骨子里的顽强,这种永不服输,勇于担当的精神在年轻一辈的身上已经很少看到。
    门外忽然响起时维的声音:“大舅,火生好了,您不是要亲手烤全羊吗?”
    乔振梁笑着站起身来:“走,我给你们烤全羊吃。”
    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乔梦媛和母亲孟传美已经回来了,乔梦媛的目光扫过张扬面庞的时候,秋水般的明眸就定在了那里,张扬也看着她,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乔梦媛的脸色稍嫌苍白,终于她也笑了,她的笑容宛如一缕阳光扫去了俏脸上的所有阴霾,轻声招呼道:“嗨!你来了!”语气虽然平淡,可是其中却包含着对张扬的深深关切。
    张扬来到她们母女俩的面前,首先跟孟传美打了个招呼,孟传美淡然笑道:“张扬来了,你们玩,我出去了一天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孟传美的为人十分的了解,孟传美一心礼佛,对于人情世故都没有太多的兴趣,和性情和蔼外向的乔振梁恰恰处于两个极端。张扬甚至想过孟传美过去一定有过什么变故,方才让她的性情变成了这样,信佛也许只是她的一种寄托。
    乔振梁亲自烤羊,他有过在内蒙生活的经历,烤全羊极为拿手,家里也有烤全羊的全套工具,钟长胜送来的这头羊有二十斤,乔振梁让儿子帮忙把全羊架在炭火上,一群人都围在院子里看乔书记的表现。
    张扬和乔梦媛站得相对较远,乔梦媛用眼角偷偷看了看张扬的侧脸,发现他的确瘦了,这让他的轮廓比起过去显得更加的坚毅分明,张扬道:“乔书记看来很在行啊。”
    乔梦媛微笑道:“不是看来,是本来就很在行,我爸过去在内蒙生活过三年,烤全羊,酿造马奶酒,制作奶酪,牧民会的东西,他基本上都会。”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乔振梁在家里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慈父,从这一点上来说,乔振梁很懂得生活,他知道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乔梦媛将一个黄色的布袋悄悄递给张扬,张扬接了过去:“什么?”
    乔梦媛小声道:“平安符,或许能够带给你一些庇护。”
    张扬心中一暖,将平安符收好了。
    乔梦媛又道:“你手机始终打不通。”
    张扬道:“丢了,我还没来得及补办,明天一早我就去办理。”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轻声道:“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后天回南锡吧,东江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
    乔梦媛的美眸望向熊熊燃烧的火焰,低声道:“如果时间能够调整好,我和你一起过去。”
    张扬微微一怔,他诧异的看着乔梦媛,她还从没有对自己这么主动过。
    乔梦媛从张扬的眼神已经意识到他十有八九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俏脸微微一红道:“我大哥让我去看看老体育场地块。”
    张扬这才明白,王均瑶死后,她拍下的老体育场地块自然也搁置在那里,乔鹏举当初就对这一地块充满了兴趣,现在刚好有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虽然何长安愿意支持乔鹏举,可乔鹏举还是有自己的打算,他看到妹妹乔梦媛在江城的南林寺商业广场搞得如此成功,于是动了心思,想要复制妹妹的模式,乔梦媛也就成了大哥合作的首选。
    回到自己的皮卡车内,张扬正准备打开宋怀明给他的文件袋,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刚刚补办好,拿起电话,看到是乔鹏举的号码,张扬马上接通了电话。
    乔鹏举道:“你怎么回事啊,说好了十一点半碰头,这都过十分钟了,人影子都没见。”
    张扬道:“我来省政斧办点事,这就过去。”他和乔鹏举兄妹约好了一起返回南锡。
    乔鹏举道:“你直接来我家路对过的上海面馆,我和梦媛在这儿等着你。”
    张扬匆匆赶到了上海面馆,看到门外停着乔梦媛的那辆凯迪拉克吉普车,张扬把皮卡车并肩停好了,来到面馆内,看到乔鹏举和乔梦媛都正坐在那里聊天,桌上放了四道小菜。
    乔鹏举看到张扬到了,伸手就把准备好的酒鬼酒给开了。张扬道:“别喝了,下午还得开车!”
    乔鹏举道:“让梦媛开车,咱们俩喝点儿。”
    张扬道:“她一个人总不能开两辆车。”
    乔梦媛笑道:“我不开车,和大哥都坐你的皮卡走,大哥送我一辆新款的甲壳虫,这次我去南锡顺便开回来。”
    张扬笑了笑,望着乔鹏举道:“无事献殷勤啊!”
    乔鹏举也忍不住笑了:“你小子什么话?挑拨我们兄妹感情啊?”他一边说一边往张扬面前的玻璃杯内倒满了酒,到他自己的时候只倒了半杯。
    张扬马上抗议道:“哪有你这么倒酒的?”
    乔鹏举道:“酒量有大小,能者多劳。”
    张扬抢过酒瓶子:“第一杯,说什么都得满上。”他把乔鹏举的酒杯给加满了。
    乔梦媛笑道:“行了,都少喝点,这是中午,下午到了南锡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张扬对她此行的目的已经有所了解,乔梦媛是专门去考察老体育场地块的,王均瑶死后,这块地就没了着落,乔鹏举一直都想拿下老体育场地块的开发权,可惜在公开竞标的时候输给了王均瑶。现在王均瑶死了,等于这个机会又重新回到了他的面前,王均瑶当初拿下这块地的价钱是两个亿,目前她已经预付了一部分,别的开发商都知道这块地的情况十分复杂,谁也不敢轻易接盘,即便是何长安也劝乔鹏举不要趟这个浑水,可乔鹏举认为这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打算筹集资金,继续开发这一项目。
    张扬提醒乔鹏举道:“目前这件事还没有最终定论,徐光然等人的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我看你还是应该等等再说。”
    乔鹏举笑道:“我没那么心急,南锡的政治局面什么时候彻底稳定下来,我才敢着手这件事,这次请梦媛过去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考察,虽然我们是亲兄妹,可想让她投资必须要她先看好这个项目,不然她也不会轻易出钱。”
    张扬道:“王均瑶一死,我们体委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当初市里说好了,拍卖这块土地款项的百分之三十划拨给我们体委作为省运会的活动经费,我们只得到了三千万,还有三千万没有入账,我们也希望有人尽快接盘。”
    乔鹏举道:“我就算接盘也没打算拿出这么多钱来,两亿去拍一块地,除了王均瑶以外,谁也不会那么傻。”
    张扬道:“她可不傻,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在从事帮助国内[***]官员洗钱的工作,我看她用来竞拍体育场地块的那笔钱全都是贪官的赃款,把钱弄到国外,洗白之后再投资国内,就光明正大的变成了她自己的财产,还能获得一个爱国商人的名号,何乐而不为?”
    乔鹏举感叹道:“这女人的确不是寻常人物。”
    张扬喝了口酒道:“有句话我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乔鹏举道:“你说,咱们之间没必要掖着藏着。”
    张扬道:“我总觉着在这个敏感时期,你不适合去拿这块地。”
    乔鹏举马上明白张扬考虑的是什么,徐光然[***]案落马之后,现在整个平海政坛都变得十分的敏感,如果他拿下这块地,很可能会给身为省委书记的父亲造成不良的影响。乔鹏举当然考虑到了这方面的因素,不过他还有其他的准备,乔鹏举呵呵笑道:“只是考察,你不要想得太复杂了。”
    当天下午三人一起来到了南锡,张扬直接前往南锡市委市政斧办公楼,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想和新任市委书记李长宇见个面,想知道自己的工作安排。
    张扬来到李长宇办公室的时候,李长宇刚刚和新来的纪委书记马天翼交换完意见,最近南锡市的工作重点就是调查徐光然[***]集团,彻底将和这件事有关的干部清除出去。
    张扬没见过这位新来的纪委书记,进门的时候和马天翼擦肩而过,马天翼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大概是赶着办事,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张扬走入办公室内。
    李长宇抬起头,微笑道:“你总算回来了,对了,见到马书记了?”
    张扬微微一怔:“哪个马书记?”
    李长宇道:“刚出门那个,我们新来的纪委书记马天翼。”
    张扬这才将这个人对上号,他笑道:“居然错过了认识的机会。”
    李长宇道:“不急,以后你们有的是认识的机会。”
    张扬来到李长宇的对面坐下,随手将一条包在报纸里的万宝路放在了他的桌面上:“美国之行也没给你带啥东西,这条万宝路算是小礼物吧。”
    李长宇拆开报纸看了一眼,马上笑道:“你小子少蒙我,国内百货大楼买的。”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李长宇是个老烟鬼,自己的确是在烟店买来的,本以为能蒙住他,却想不到人家一眼就给识破了。
    李长宇把万宝路放在抽屉里,拿起桌上的红塔山,点燃了一支,他抽了口烟道:“一声不吭就去了美国,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姓?”
    张扬道:“我休病假,病假期间出去旅游不算什么过失吧。”
    李长宇也没有真心责怪他的意思,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道:“你有什么打算啊?”
    张扬道:“我今天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件事,对了,先恭喜李叔你荣升李书记,我记得上次这么称呼您还是92年。”
    李长宇笑了起来,张扬说的那是在春阳的时候,他时任春阳县委书记,四年的时光匆匆一闪而过,自己这些年的仕途走得还算顺风顺水,已经成为了南锡市委书记,中间虽然有些波折,不过都没有影响到他在政治上前进的步伐,回想起来,张扬真是自己仕途上的贵人啊。李长宇道:“没什么好恭喜的,南锡的工作可不好搞,这种时候接下这个烂摊子,我现在整夜整夜的睡不好觉。”
    张扬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相信南锡的政治局势很快就能稳定下来。”
    李长宇道:“中纪委、省纪委工作组的人都还没走,南锡的干部队伍人心惶惶,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又怎么能搞好工作。”他把抽完的烟蒂在烟灰缸内摁灭了,低声道:“还没有说你的打算呢。”
    张扬道:“我闲了这么久,想上班了。”
    李长宇道:“病假什么时候到期?”
    张扬道:“还有半个月。”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先别急着上班,下周云安省南武市举办全国田径锦标赛,期间还要召开全国体委工作会议,你去参加会议,顺便观摩学习一下吧。”
    张扬原本打算回来南锡之后马上就投入到工作中去的,却想不到李长宇刚见到他就把他给发配了,张扬有些纳闷道:“开会?体委的工作怎么办?”
    李长宇道:“你是打算留下来等着纪委工作组的问话,还是出去学习学习休息休息?”
    张扬这才明白李长宇的意思,现在纪委工作组的人还在南锡,围绕徐光然那些落马干部的方方面面调查还在继续,李长宇是为他着想,在目前的状况下,很难把工作开展起来。
    张扬道:“也好,我出去学习学习!”
    李长宇道:“从今天起你就算正式回到工作岗位上了,具体的工作安排,等你这次从南武回来再说,记住,这次出去千万不要招惹麻烦了。”李长宇补充最后一句话绝不是多余,张扬的姓子他是知道的。
    张扬笑了笑站起身来:“没有其他事,我走了,不耽误李书记工作。”
    李长宇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们市里又新来了一位党委副书记。”
    “谁啊?”
    李长宇道:“跟你算是老熟人了,吴明!”
    张扬听到吴明的名字不禁皱了皱眉头,这厮不是在岚山当市委副书记吗?怎么省里把他弄到了南锡?平级调动,这厮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扬想起吴明过去做过的那些事,知道这厮的人品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期待,不过张扬也没把吴明太当成一回事儿,毕竟他和张立兰的那点事儿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吴明敢惹他不高兴,一定让这厮吃不了兜着走。
    张扬去取车的时候遇到了平海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和她在一起的还有中纪委的专员蒋明社,两人是来南锡市纪委办事的,刘艳红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张扬,不由得有些惊喜,她让蒋明社先走,自己则留下来和张扬说几句话。
    张扬叫了声刘书记。
    刘艳红对张扬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清楚,她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敢回南锡了,想不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扬道:“我又没干啥亏心事儿,为什么不敢回来啊?”
    刘艳红道:“去美国见到嫣然了吧?”
    张扬知道刘艳红见到自己要么谈公事,要么谈他和楚嫣然之间的感情,这两件事恰恰都是张扬不想提起的,他笑了笑道:“刘书记,我还得赶紧回体委交代点事儿,要不咱们改天再聊?”
    刘艳红好不容易才见到了他,当然不会轻易把他放过,她拦住张扬的去路道:“你别走啊,工作上我也有事情问你。”
    张扬道:“没啥好说的,你们感兴趣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只想把体委工作干好。”
    刘艳红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新任南锡市委副书记吴明朝这边走了过来,吴明其实远远看到张扬本来想回避的,可是看到刘艳红,他又主动走了过来,吴明和张扬之间一直都有梁子,可吴明仔细想了想,自己是市委副书记,副厅级干部,张扬只不过是一个刚提的正处,自己怕他什么?再说了,就算今天躲过去了,以后也不能保证不见面?省里把他调到南锡来工作,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总这么回避也不是事儿,于是吴明主动走了过来,他笑着和刘艳红打了个招呼道:“刘书记,您来了啊!”
    吴明一直在追求刘艳红,刘艳红心知肚明,她对吴明谈不上什么好感也谈不上什么反感,认识久了,还是把吴明当成朋友的,刘艳红笑道:“吴书记,听说你来南锡担任市委副书记,就是一直没有见过你。”
    吴明道:“我昨天才来报到的,听说你在南锡,可是我知道你工作忙,没敢马上打扰你。”不知不觉,吴明已经把您换成了你,这不是对刘艳红不敬,是他想和刘艳红套近乎。
    张扬道:“吴书记啊!我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你呢。”这厮也用上了你字,对吴明远没有到用上您的份上。
    吴明笑了笑道:“小张,听说你生病了,我正打算去医院探望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