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六百三十七章 目标是谁?

第六百三十七章 目标是谁?

    顾允知父子缅怀顾佳彤的时候,张扬就藏身在不远处的树林内,他兜了一个圈子,也回到了这里,正应了一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美国方面不会想到自己还有胆子回到这里。这里果然没有警察和的埋伏,救援队也已经撤走了,张扬来这里抱着和顾允知父子一样的目的,看到顾允知父子点燃纸钞,轻声呼唤顾佳彤回去的时候,张扬也流泪了,他将顾佳彤的死归咎于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也不会遭遇到这无妄之灾。
    顾允知在河边逗留了一个小时方才离去,张扬等他们走后不久,驾驶吉普车,远远跟在他们的身后,张扬想寻找机会和顾允知见个面,他想当面向顾允知道歉。
    舒英恒本想请顾允知跟他返回纽约,可顾允知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顾允知打算在尼亚加拉城呆两天,办理完女儿的后事,然后就离开美国。
    当晚顾允知父子就在尼亚加拉瀑布城住下,顾佳彤的逝去让两人都没什么胃口吃饭,顾允知直接返回了酒店,顾明健没有直接回酒店,而是来到街角的肯德基要了外卖带回去。
    张扬坐在吉普车内远远望着顾明健从肯德基内走了出来,他正准备过去相认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剧烈的汽车轰鸣声,一辆三菱跑车从远方的街角高速向顾明健冲去,
    顾明健显然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他手中的快餐落在了地上,吓得双腿都无法挪动脚步,眼看那辆车瞬间就冲到了他的面前,顾明健发出一声惊呼。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辆黑色讴歌吉普车横冲了过来,高速撞击在那辆三菱跑车的侧面,强大的冲击力将三菱跑车撞得飞向半空之中,在空中连续几个翻滚,这才落地撞击在街角的橱窗之上。橱窗的玻璃碎裂了一地,正是张扬在生死关头挽救了顾明健的性命。讴歌吉普车的车身刚性很好,可能这辆车是特制的缘故,张扬把车倒了回来,驶到顾明健的身边,推开车门大声道:“明健,上车!”
    顾明健惊魂未定的抬头望去,他万万没有想到张扬会在这里出现,并从死神的手里救回了他。
    顾明健跌跌撞撞的上了吉普车,张扬驾驶吉普车迅速驶离了现场,汽车开出没多远,就听到身后的爆炸声,火光和气浪中,那辆三菱跑车被炸得支离破碎。
    张扬驾驶着吉普车来到附近的超市停车场,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顾明健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骇中恢复过来,走路显得很不自然,张扬拉着他走入超市之中,人越多的地方越方便隐藏自己。
    顾明健颤声道:“有……有人想杀我!”
    张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实在想不通,顾明健得罪了谁?有人要向顾明健下手,他本以为这个隐藏在背后的黑手为了报复自己而害死了顾佳彤,可他为什么要杀顾明健?刚才出现的那辆三菱跑车绝不是意外。张扬道:“冷静点,自然点,这里是美国,如果你表现的异常,很快就会有移民局的官员找上门来。”
    顾明健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些,他低声道:“我有护照!”
    张扬道:“我没有!顾呢?”
    顾明健道:“他在酒店,姐姐的事让他很伤心,他想一个人呆着冷静冷静,领事馆方面有人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张扬点了点头,他推了一辆手推车,随手拿了一些食品扔在车内。顾明健道:“你什么时候到的?”
    张扬道:“这是一个阴谋,你现在打车回去,我就在超市里等你,你把顾带到这里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顾明健点了点头,他离去的时候,张扬又道:“小心点!‘
    顾允知二十分钟后就来到了超市,张扬的手推车已经放了不少的东西,他推着车子来到顾允知面前,顾允知已经听说了刚才儿子险些被车撞死的事情,他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张扬低声叫了声:”顾!“
    顾允知点了点头,张扬把手推车交给顾明健去结账,自己和顾允知来到超市内的快餐店,随便点了三份快餐。
    两人在偏僻的角落坐下,张扬低声道:”我一直在跟着你们,刚才你们去河边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的树丛里,因为担心被别人发现,所以没敢出来相认。“
    顾允知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张扬的眼睛,仿佛要一直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张扬低声道:”顾,佳彤的死全都是我造成的,她发生车祸的时候,有人从美国给我打来了恐吓电话,说要报仇。“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底一阵深深地内疚。
    顾允知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明白张扬的这句户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女儿的死并非是一场意外。
    张扬道:”对不起!“
    顾允知端起咖啡默默品味,顺着喉头滑下的苦涩一直浸润到他的内心深处。过了好久,顾允知方才道:”佳彤对你的感情很深,我始终看在眼里。“一直以来顾允知都没有点破这件事,可是女儿如今已经不在了,他为女儿感到惋惜,有些话终于不再顾忌,脱口说了出来。
    张扬强忍着眼泪,哽咽道:”我对不起佳彤,对不起您……“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没有谁对不起谁?为了她,你能够来到美国,你想阻止,却无法阻止,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张扬道:”在我心中佳彤已经是我的妻子,永永远远我都当她是我的妻子……“张扬说这句话并非是想要向顾允知表白什么,在他听闻噩耗之后,已经下定决心,他要给顾佳彤一个名份。
    顾允知道:”佳彤如果在天有灵,听到你这句话,她一定会很开心。“顾允知此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他为女儿的遭遇感到难过,他并没有责怪张扬,他不认为佳彤的噩运是张扬所带来的,刚才儿子险些被汽车撞死,这件事已经证明一切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此时顾明健买好东西来到他们身边,张扬警惕的向周围看了看,他低声道:”顾、明健,我看你们还是尽快离开美国,我总觉着事情有些不对头。“
    顾允知道:”你是说有人想对我和明健不利?“
    张扬没说话,可他的表情已经认同了顾允知的看法。
    顾允知道:”如果有人想要对我们不利,那就证明,他的目标不仅仅是你,而是我们,他要利用佳彤的事情把我们引到这里,然后对我们下手。“顾允知虽然悲痛欲绝,可是并没有影响到他头脑的冷静。
    张扬道:”无论怎样,你们都不适合呆在这里。“
    顾明健道:”我不怕,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对我姐姐下手,我要为姐姐报仇。“
    张扬摇了摇头道:”报仇的事情交给我,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真凶,不然,我不会离开美国!“
    顾允知一生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可是这次女儿的悲剧对他的打击前所未有的沉重,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你们都错了,有些事不是你们想查就能查出来的,对方既然精心布下了这个局,就不会让你们轻易拆穿,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做无畏的牺牲,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不想你们冒险,我不想你们有任何的差池,张扬、明健,明天我们就一起返回中国,纽约领事馆的舒英恒是我的至交好友,我相信他可以帮助我们。“
    张扬道:”顾,我不会让佳彤不明不白的死去。“
    顾允知低声道:”不知为了什么,我总觉着佳彤还活着,她在某处静静地等着我们,张扬,我的内心和你一样的难过,但是我们要认清现实,在这里,是美国人的地盘。我们已经陷入了对方布下的陷阱,想要破局很难,离开这里,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顾允知心底是不愿离开的,可是他不想则两个年轻人无辜送命,女儿的悲剧已经无法挽回,他不想再有任何的悲剧发生。女儿的事情他不会善罢甘休,可是这里毕竟是别国的土地,他相信这件事根源还是在国内,他要从根源查起,一定要找到害死女儿的真凶。
    张扬道:”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
    顾允知道:”你去哪里?“
    张扬道:”警方在通缉我,fbi也到处在找我,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不过你放心,我会和你们联系。“
    顾允知将酒店房间的电话交给了张扬,他站起身和顾明健并肩离去,纽约领事馆的车在外面等着他们。
    临行之时,张扬又说了一声小心。
    出于对顾允知父子的担心,张扬在门外打了一辆车,一直跟着他们的车来到酒店门外,确信他们在纽约领事馆方面的护送下平安进入了酒店内,这才返回停车场去取他的那辆讴歌吉普车。
    尼亚加拉瀑布城东区有一家华人开办的汽车修配厂,这里的老板名叫唐山,邢朝晖给张扬的号码就是唐山的电话,唐山在接到张扬的电话之后,很快就开着一辆尼桑皮卡车去超市的停车场和他会和。
    唐山四十六岁,一米七五的身高,体重却达到了二百多斤,走起路来相当的吃力,剃着锅盖头,身穿黑色唐装,来到张扬的位置,伸出手,笑眯眯道:”你是张先生,我是唐山,邢先生的朋友。“
    张扬指了指停在那里的讴歌吉普车,汽车的前杠在刚才的冲撞中已经撞烂了。
    唐山道:”先上我的车,这辆车回头我会让人处理。“
    张扬上了唐山的皮卡车,这辆车和他过去在国内的皮卡同一型号,不过这辆车改装的地方没有那么多,唯一改装的就是座椅,方便唐山上下车,唐山坐下之后,皮卡车很明显的向下一沉,这厮的吨位还是相当可观。
    唐山驾驶着皮卡车驶向他的汽修厂,途经刚才车祸现场的时候,张扬不禁向外面看了看,车祸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唐山道:”一个多小时前,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车祸,一辆三菱跑车当场爆炸,据说和它相撞的是一辆吉普车。“说完他咧开嘴笑了笑道:”该不是你的那一辆吧?“
    张扬道:”就是我!“
    唐山笑得越发开心:”听说你没有护照,而且还袭警?“
    张扬道:”美国的警察很高贵吗?“
    唐山哈哈大笑道:”这帮杂碎,多数都是种族主义者,看到他们,我恨不能冲上去踢他们的屁股。!“
    张扬觉着唐山很有趣。
    唐山曾经是国安人员,不过他早就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退出,知道这一点的只有邢朝晖。
    汽车驶入唐山的汽修厂,关上大铁门之后,唐山将皮卡车停在院落之中,张扬跟着他推门走了下去,唐山道:”有人把美国看成天堂,有人把他当成地狱,其实天堂地狱都是一念之间,无论在哪里,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成为强者,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弱肉强食都是一个颠仆不灭的真理。“
    张扬道:”听起来你像个哲学家!“
    唐山哈哈笑道:”过去的确有人这么叫过我。“
    ”叫你什么?“
    ”叫我思想者!就是罗丹雕刻的那个光屁股男人!“唐山很幽默。
    张扬想笑却笑不出来,此时他的内心中承载着太多的悲伤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