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六百三十一章 以权谋私

第六百三十一章 以权谋私

    张扬第二天去体委上班,发现有不少人在门外等自己,这些人都是欢颜公司的客户,听说欢颜公司出了事情,又找不到负责人,所以全都找到了张扬,何卓成不但逃走了,而且卷走了数百万的广告款,而且他在做这些广告的时候,或多或少的利用了张扬的关系,基本上都打着张扬的旗号,有些是张扬知情的,有些是张扬并不知情的,可很多听说他搬出了张扬,多少都会给几分面子,如果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可能张扬永远也不会知道,可昨天的事情发生了,广告显示屏倒了下来并砸死了人,何卓成利用张扬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事实顿时浮出了水面,把张扬置于想当尴尬的境地。
    这些客户一致认定何卓成是个骗子,他们都付了不少的定金,有些人还能保持冷静和克制,可有些人就显得非常激动,在张扬的办公室内就嚷嚷了起来:“张主任,当初这个人是你介绍给我们的,现在广告没做成,钱被他卷走了,我们的损失谁来承担?”
    张扬的脸上保持着谦和的微笑,这厮为什么这么好脾气是有原因的,理亏!何卓成也算得上他事实上的老丈人,老丈人惹下了这么多的麻烦,现在拍屁股跑路了,自己这个当女婿的只能给他料理后事,张扬道:“大家不要着急,我也在积极寻找并联络相关负责人,你们都知道昨天广告牌砸死了人,何卓成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害怕,所以估计他躲了起来,害怕承担责任,我相信他不会躲太久,早晚都会站出来承担责任……”张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年轻人打断了。
    那年轻人火气很大:“你说的容易,我们给了八十万的广告费,电视台还没播出呢,公司就找不到人了,我们的损失谁来负责?当初不是你给我叔叔打电话联系,谁会把广告交给这家小广告公司做?现在人跑了,你倒跟旁观者似的,别人给你面子,我可不给你面子,我就找你,我们八十万的广告款你得给我交出来,别想蒙我,是不是你跟何卓成商量好了,故意弄出假象来糊弄我们,卷点钱你们私分啊!”
    张扬这两天窝了一肚子的火,虽然他竭力克制,可听到别人这么污蔑他,心中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他拍岸怒起,指着那名年轻人道:“放你妈的屁,你敢再给我说一遍?”
    那年轻人被张扬的威势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可又有人站了出来:“张主任,你也别生气,何卓成跑了,我们的广告费打了水漂,换成谁不心急啊?我们也不是想为难你,可当初大家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把广告交给欢颜去做?不然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广告公司怎么可能拉到这么多的业务,张主任,现在大伙儿都很着急,你要是知道何卓成的下落就告诉我们,帮助我们多少挽回一点损失。”
    张扬冷冷看着这帮人:“全他妈给我滚蛋,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会负责,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但是,谁他妈再敢到我这里无理取闹,我大嘴巴抽你们出去!”
    一群人多少也听说过张扬的厉害,有些不甘心的退了出去,不知谁说了一句:“不就是一体委主任吗?牛逼什么?还不信没说理的地方,走,告他去!”
    张扬气得差点没拿起茶杯砸出去。
    常海心默默走入办公室内,为张扬的茶杯内续上热水,柔声道:“中午吃什么?我去食堂给你打饭回来。”
    张扬摇了摇头,他不想吃,也吃不下,何卓成的事情弄得他狼狈不堪。
    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那帮自认为受骗的商人把欢颜公司的事情上告到纪委,纪委书记李培源出于谨慎,先通知了李长宇,众所周之,李长宇是张扬的分管领导,他们两人之间的交情匪浅,这件事交给李长宇处理,一来是给李长宇面子,二来也避免了和张扬的冲突,以免他误会自己在故意针对他。
    李长宇把张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李长宇的脸色很不好看,市委书记徐光然正在利用海天大酒店的事情大做文章,矛头指向张扬,自己为了张扬的事情也是顶住了很大的压力,可想不到在这个紧要的关头,这小子又生出事来,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广告牌砸死了人,公司老总席卷了这么多的广告款跑路走人,而这些事全都和张扬有关系,李长宇真是有些头疼了,他有些愤怒的看着张扬道:“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扬道:“没什么可解释的,从南洋国际楼顶落下来的广告牌是我帮忙联系的,那些广告业务,有我帮他拉的,也有他自己打着我旗号跑来的,现在出了事情,我无话可说。”
    李长宇怒道:“你以为一句无话可说就交代了?一句无话可说死去的人就能复活?一句无话可说这些单位和个人被骗走的广告费就能够找回来?一句无话可说这些恶劣的影响就能消除?”
    张扬没说话,他看出李长宇火了,让他发泄一下也好,其实张大官人心里也恼火,可他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李长宇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呀,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你?说你以权谋私,说你利用体委主任的身份和欢颜广告公司串通一气,你和何卓成到底什么关系?你这么帮他?”
    张扬无言以对。
    李长宇道:“何卓成卷走了三百多万!被骗的单位个人目前已经有二十三家,他们联合告到了纪委,人家告得是你,你一个国家干部老老实实的干你的本职工作不好吗?为什么要掺和别人生意上的事情?海天的事情还没解决,你又闹出了欢颜广告的事情。”
    张扬道:“我纯粹是给朋友帮忙,我在其中没有收取一分钱的好处。”
    李长宇道:“你现在跟我这么说,我信,我始终都信你,可是别人会相信吗?张扬,多少干部在经济问题上栽跟头,我一直都觉着你政治觉悟很高,足够理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可是你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什么?”
    张扬道:“算我倒霉,既然出了事情,我来承担责任就是。”
    李长宇道:“你来承担责任?说得轻巧,你承担得起吗?就算你能把经济账给补上,可是你一旦承认了这个责任,就得付出代价,不是钱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身为一个领导干部,利用自身权利,帮助他人谋取利益,这本身就是一件违反原则的事情,难道你意识不到吗?”
    张扬道:“李市长,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就算意识到了又有什么用?该怎么解决怎么解决呗!”
    李长宇道:“你说得倒是轻松,怎么解决?何卓成卷走的三百多万谁来负责?死去的那名保安谁来赔偿?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谁来买单?”
    张扬无言以对,李长宇还想说什么,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李长宇拿起电话,却是市委书记徐光然叫他过去一趟。李长宇放下电话,向张扬道:“你哪儿都不许去,就在这里等我!”
    徐光然也知道了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连他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牵连到张扬,这是一个机会,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想起前些日子,张扬利用徐光利的事情大张旗鼓的检查新世纪公司的事情,徐光然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仗着背后有人给他撑腰,就全然不把他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了,当时徐光然就想到,你小子最好别让我抓住毛病,一旦让我抓住毛病,我绝不会对你客气。徐光然不想对他客气的原因一是因为私怨,二是因为私利,双规张德放,紧接着要打张扬的板子,他这个市委书记在反腐倡廉方面绝不犹豫,在他看来打张扬板子的意义更大,李长宇这次前来南锡,让他感到迫切的危机感,张扬是李长宇冲锋陷阵的排头兵。
    徐光然认为张扬之所以敢在新世纪公司上做文章,都是因为李长宇在背后支持的缘故。
    李长宇来到徐光然办公室,脸上带着笑意道:“徐书记找我?”
    徐光然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很凝重,他要给李长宇造成心理压力,徐光然道:“张扬的事情你听说了吗?”他不说是欢颜,而是直接将目标锁定在张扬的身上。
    李长宇故意装糊涂道:“张扬的事情?什么事情?”
    徐光然暗骂李长宇装傻,他声音低沉道:“刚才有二十多个单位个人联名把张扬告到了纪委。”
    李长宇笑道:“这件事啊,我刚才问过他,他说自己和欢颜广告公司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没有利用职权为欢颜广告公司创造任何的便利,一直都是那个何卓成打着他的旗号到处拉生意。”
    徐光然叹了口气,毫不客气的揭穿李长宇道:“长宇同志,我知道张扬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的确也很有工作能力,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袒护他的理由。”
    李长宇道:“徐书记,不是我袒护张扬,而是我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分析这件事。”
    “实事求是?我告诉你事实,南洋国际上方的广告牌从天而降,砸死了一名保安,这广告牌是欢颜广告公司制作的,欢颜广告只是岚山的一家小公司,他们之所以能够在南锡接下这么多的业务全都靠了张扬帮忙,那些被骗的单位和个人为什么要去纪委告张扬?难道这么多人都想诬陷张扬?既然这件事和张扬一点关系没有,别人为什么会找上他?”
    李长宇道:“徐书记,一些不法商人利用别人的名义招摇撞骗的例子并不少见,我们不能因为一些外部的传言就轻易下结论。”
    李长宇对张扬的极力回护激怒了徐光然,徐光然道:“什么叫传言?长宇同志,海天大酒店的事情你说是传言,如今欢颜的事情你又说是传言?利用职权为自己谋取利益那叫以权谋私,可是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就叫大公无私了吗?错!一样是以权谋私!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严重影响到了我们党员干部的形象,你是张扬的主管领导,这件事应该怎么解决,你自己看着办!”徐光然在隐忍许多天之后终于发飙了。
    李长宇没说话,可心中却对徐光然充满了鄙夷,你徐光然说得冠冕堂皇,看似理直气壮,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新世纪怎么说?你让你的亲弟弟去承建新体育中心工程就叫大公无私?真搞不懂他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番话,说别人的时候也不想想他自己。
    徐光然道:“我不是针对张扬,我也不是针对任何人,我身为南锡市市委书记,看到南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很痛心,我希望张德放、张扬的事情都只是个例,我更希望我们的其他同志要从中接受教训,真正意识到国家赋予你权力是为了什么?”
    李长宇道:“徐书记,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如果证实张扬在这件事中负有责任,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何歆颜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因为我爸爸引起的,怎么能让你出钱,这些年我广告代言接了不少,也有了不少的积蓄,二十万我自己就能负担得起,这笔钱应该我来出。”
    张扬还想说什么。
    何歆颜道:“你把钱拿回去,给我点自尊,别让我以后在你面前抬不起头来,我爸爸已经很对不起你,我不想欠你太多。”
    胡茵茹笑道:“我看他就是想你欠他的越多越好,这辈子都还不清。”
    何歆颜俏脸不由得又是一红,小声道:“那我只有用一辈子去偿还了!”能够当着胡茵茹的面说出这番话,还是需要相当的勇气的。
    张扬听得心中一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对自己的事业是一件坏事,可却让他和何歆颜在感情上更加贴近了,一直难于解开的心结也终于打开,何歆颜接受了和其他人分享自己感情的现实,张大官人窃喜不已。
    胡茵茹道:“明天我就把钱给李光南送去,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以免夜长梦多,给你造成不良的影响。”
    张扬道:“这次的事情给南洋国际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刚刚开业,就遭遇到这次意外,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心底很是过意不去。”
    胡茵茹道:“这种事谁也不想发生,广告展示屏工程安装有问题,当天又起了这么大的风,那保安又刚巧从楼下经过,几件巧合全都遇到了一起,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想挽回也不可能了,只能最大限度的减轻这件事的影响。”
    何歆颜道:“茵茹姐,是不是我们给了钱,这件事就能够平息下去?”
    胡茵茹望着张扬道:“单就这一事件来说,应该可以平息,不过我担心这件事可能会给张扬带来不良的政治影响。”
    张扬道:“这件事上我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算领导找我麻烦也是正常的。”
    何歆颜握住张扬的手道:“会不会很严重?”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会,我也有了一些打算!”
    胡茵茹轻声道:“什么打算?”
    张扬道:“我打算休息一段时间。”
    “休息?”胡茵茹和何歆颜两人同时诧异道。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打算病休一段时间!”张扬之所以想起病休,是因为在二院遇到了孟允声,孟允声当初得罪了他,张扬逼他辞职,孟允声利用病休保全了面子,现在张大官人已经预感到市里肯定会拿他开刀,与其等别人来处理自己,不如自己抢先一步,我也玩病休,反正哥们装病也不是第一次,我装病一段时间,躲过风头,低调处理这件事。张扬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距离省运会召开还有一段时间,他已经提出了省运会金牌数要拿第一的豪言壮语,放眼南锡内外除了他以外,没有人敢夸下这么大的海口,市里虽然给了六千万,省运会仍然面临着巨大的财政缺口,这个缺口也只有他有办法堵住,他退下来,换成谁都玩不转。你徐光然不是想趁机报复我吗?我不给你机会,我生病了,从这个摊子里撤出去,我看看你们谁能接替我的工作。
    胡茵茹道:“你想通过病休暂避风头?你不怕别人顺水推舟,直接就把你给免了?”
    张扬道:“南锡的体委主任可不是什么肥缺,体育中心虽然能够建成,可是资金存在着相当的缺口,马上就要举办省运会了,各项工作必须要紧锣密鼓的进行,就算徐光然有中途换将的心思,可其他人未必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现在站出来接住的不是权力,而是责任。”张扬对这件事看得很透。
    胡茵茹道:“的确,除了你以外谁也不会惹这个麻烦!”
    “什么?张扬病了?”徐光然愕然道。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点了点头道:“已经住院了,初步诊断是高血压,低压170,高压230,很严重了,医生说是长期辛苦工作,平时生活缺乏规律的缘故。”
    徐光然满面狐疑道:“真的?”
    他的这句问话让李长宇感到有些不爽,其实他对张扬突然生病也感觉十分的奇怪,刚才去医院探望过张扬,他的血压的确很高,医生当着他的面量了两次,每次都是这个血压,李长宇还是相信医生的诊断的,不过他也知道张扬的本事,这小子医术很高明,该不是用了什么法子,造成了高血压的假象吧。
    徐光然也这么想,毕竟他的痛风病就是张扬治好的,一个医术这么高明的人,会对治疗高血压没办法?想起这件事,他都感到这世上的事情变化实在太快了,张扬怎么就从解除他病痛的医生突然变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李长宇道:“徐书记,最近他的麻烦事不少,可能心理压力过大,所以才造成了高血压,医生说很危险了,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引起心脑并发症。”
    徐光然冷笑道:“他病得可真是时候。”
    李长宇当然能够听出他话语中的嘲讽和怀疑,徐光然心里很不舒服,他已经酝酿了很久,正准备一拳打出去的时候,张扬这厮先躺倒在地,让他突然失去了目标,这一拳不知打向何方。其实徐光然也没想一棒子把张扬打死,他又不是傻子,前阵子文国权夫妇来南锡视察的表现他都看到了,他们对张扬这个干儿子是相当回护的,自己要是当真动了张扬,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可张扬在新世纪公司问题上的挑衅,让徐光然相当的不爽,身为市委书记,他不能毫无反应,他要给张扬一点颜色看看,一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二来也要借着这件事告诉所有人,南锡说话一言九鼎的只有自己。
    李长宇拿出张扬的辞职信道:“这是他的辞职信,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养病,让组织上安排其他合适的人选接替他的工作。”
    徐光然看都没看那封辞职信:“长宇啊,你是他的分管领导,你看着办吧。”
    李长宇道:“徐书记,我准了他一个月的病假,希望他能够尽快恢复健康,至于他的工作,我认为还是应当由他继续担任体委主任,临阵换将可不是什么好事。”
    徐光然道:“他最近事情可不少啊,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吗?海天大酒店的事情说清楚了吗?不要因为生了病,这些事情就可以忽略不计,他犯的错误就能随随便便翻过去。”
    李长宇道:“海天的新任管理者袁波已经来到了南锡,他去纪委说明了情况,张扬在海天大酒店的交易过程中只是起到了一个引见的作用,他并没有做其他的工作,也没有从中捞取任何的好处,袁波提供了一盒录音带,他和段金龙交易的时候,他进行了全程录音,当时也有律师证明,双方是秉着公平自愿的原则签署了转让合同,而不是段金龙所说的,张扬并没有给他施加任何的压力。”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道:“有录音带?”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那份录音带已经交给了纪委。”
    徐光然道:“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呢?长宇同志,我也很欣赏张扬,知道他很有些工作能力,可是我们不能因为他的工作能力而无视他以权谋私的事实,一条人命啊,这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了想当恶劣的影响,如果我们对这件事视而不见,那么我们以后该如何面对其他的同志?我们以后又该怎样面对南锡的老百姓?”李长宇越是回护张扬,徐光然越是感到恼火。
    李长宇道:“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目前已经得到了妥善解决,我个人认为,这件事不应当把影响扩大化,对张扬的处理也应该低调进行,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他和这次的安全事件有任何关系,如果我们把责任都归咎到他的身上,显然是不公平的,不是我想帮助他推卸责任,而是没这个必要,他毕竟是一个年轻干部,在政治觉悟上存在着很多的不足,如果我们因为一件小事就否定他的工作成绩,那么我们是不是片面了一点,我们对待自己的同志是不是苛刻了一点?”
    徐光然道:“什么叫小事?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这叫小事?长宇同志,在你的眼中,老百姓的姓命就这么不值钱?我否定他的工作成绩了吗?可成绩和能力代表不了一切,我们党的干部政策就是要奖罚分明,有了成绩我们要奖励,犯了错误就一定要处罚,不能因为他的成绩就可以逃脱应该承担的责任,年轻不是理由,如果不让他从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训,那么以后他还会有同样的错误发生。”徐光然的目光在桌面上的那份辞职书上瞄了一眼道:“他不是有病了吗?住院期间体委不可能群龙无首,就让他好好休息,反省反省自己,等纪委最后的调查结果再决定对他如何处理。体委的工作,我看就由崔国柱同志暂时代理吧!”
    李长宇看出徐光然的态度也很模糊,他的内心肯定充满了矛盾,想要处理张扬,又担心因为处理张扬而得罪了文国权夫妇,如果继续在张扬的问题上和他发生争执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唯有暂时把张扬给吊起来,李长宇对体委目前的形势了解的很透彻,现在的体委离开张扬还真转不了,崔国柱过去没那个能力,现在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仍然没有那个本事。至于徐光然,他应该不敢对张扬做的太绝,上次文国权来平海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力捧他的这个干儿子,徐光然就算抓住了张扬的毛病,至多只是出出气,转移一下注意力罢了,太过分的事情,他应该没那个胆色,想到了这一层,李长宇也就不再担心,张扬这时候生病无论是真是假,都是一件好事,能让事情得到一个缓冲,给所有人一个下台阶的机会,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
    袁波走入病房内的时候,看到小护士正在给张扬测量血压,这次的测量结果仍然不理想,低压都达到了一百八了,张大官人躺在床上,精神萎靡不振,嘴里嚷嚷着:“晕,头晕眼花!”
    袁波道:“血压这么高,不晕才怪!”
    张扬笑道:“你来了,中午我请你喝酒!”
    为他量血压的小护士惊声道:“还喝啊?你不要命了?这么高的血压不能喝酒,很危险的,搞不好就会诱发心脑疾病。”
    张扬心中暗乐,其实他的血压全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想高就高,想低就低,武功练到张大官人这种地步,随意调控经脉运行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袁波将果篮放在床头,张扬向那小护士道:“杨护士,你把果篮拿走给姐妹们分着吃吧,我不吃这玩意儿。”
    那小护士也没跟他客气,拿起果篮,向张扬交代道:“你要好好休息,躺在床上哪儿都不能去,血压太高,必须要休息治疗,烟酒都是绝对不能碰的,还有情绪不要激动。”
    张扬点了点头。
    小护士出门之后,袁波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他笑道:“怎么?突然就病了,你不是一直都壮得跟牛犊子似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