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嘴巴

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嘴巴

    臧金堂和李红阳都怔怔的看着张扬,好嘛!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头把火已经开始烧上了,可谁都没想到张扬的第一把火就烧在了功勋教练杨广志的身上。
    杨广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张扬说得脸青一阵红一阵,他接电话的确不对,可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根本不给他留情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劈头盖脸的把他呵斥了一顿,这口气咽不下啊,杨广志怒道:“不就是接个电话吗?有什么了不起?当官的我见多了,就是没见过你这么大架子的!”
    张扬做了个请他走人的手势,眼光看都不再看他,冲着麦克风道:“今天是我来体委工作的第一天,我希望能够给大家留有一个良好的印象,和我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是没什么架子的,可没架子并不代表我不需要尊重,无论是朋友之间还是同事之间,都需要相互尊重,这是大家可以愉快合作的基础。”
    现场又有手机铃声响起,可是没人再敢去接电话。
    杨广志恨恨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李红阳心中暗暗叫苦,杨广志是他们这次全运会倚重的主将之一,只要是杨广志一声令下,他的那帮省队国家队的弟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来助阵,可张扬上任第一天就把杨广志得罪了,以后这件事只怕要麻烦了。
    臧金堂漠然看着张扬,心说你小子能耐啊,什么人你都敢得罪,体操是我们南锡夺金的大项,你这么玩下去,最后首先玩死的就是你自己,当领导的无能不可怕,无知才可怕,你对南锡体育一无所知,就敢在这儿胡乱发威,走着瞧吧,有你哭的时候。
    张扬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开会,原因很简单,这种大会枯燥无味,领导在台上照本宣科,同志们在下面昏昏欲睡,我今天第一次坐在南锡体委的主席台上,谢谢大家给我面子,到现在我没发现有一个睡着的!”
    台下传来了几声善意的笑声,这笑声多数是运动员发出来的,这些年轻人开始对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产生了兴趣。张扬和过去任何一个体委领导的风格都不同,无论他驱赶杨广志这位功勋教头是否明智,不过他的举动的确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杨广志是南锡所有教练员中的标志性人物,他被当场赶走,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今天前来参加会议的运动员虽然很多,可是南锡最优秀的那批运动员并没有回来,多数都在省队、国家队集训,哪有时间参加这种意义不大的会议。
    张扬利用刚才的那句话稍稍缓和了一下气氛,继续道:“开会首先是主题明确,咱们先强调会议的主题,今天开会是为了给在场各位,也就是南锡最优秀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做个动员,动员什么?动员明年,也就是1995年10月在南锡举办的平海省第12届省运会,主题有了,然后我告诉大家我们的目的!市里已经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他向臧金堂看了一眼,示意臧金堂说句话。
    臧金堂清了清嗓子,这倒不是因为他嗓子痒痒,可每到这种时候,他就喜欢清一下嗓子,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臧金堂道:“我插一句,市领导高度重视明年的省运会,明确指出要我们南锡市体育工作者们上上下下发挥拼搏精神,务必要在第12届省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市领导给出了我们一个目标,要求我们在省运会上金牌数和奖牌数都进入前三,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对我们南锡市的体育界来说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大家有没有信心?”
    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回应,臧金堂不免有些尴尬,他又习惯性的清了清嗓子,犹豫是不是要问第二遍的时候,张扬说话了:“大家不说话,我知道什么原因,大家是觉着市领导定的目标太低,咱们南锡身为省运会的东道主,拿到第二名都颜面无光,我看市里给出前三的目标,咱们自己不能看轻自己,我代表体委给大家定一个目标,明年的省运会,我们一定要在金牌数和奖牌数上双双夺得第一!”
    张大官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这句话一说完,顿时满场哗然。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这厮莫不是疯了?平海省金牌第一没什么了不起,可南锡在平海体育方面根本排不上号,提升综合体育实力并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金牌榜、奖牌榜两项第一,没错,大家都没听错,就是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当众喊出来的,他当现在是什么时代啊?还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年代吗?
    李红阳只差没伸手去堵住张扬的嘴巴了,NND,话可不能乱说,是要死人的,牛逼吹大发了,以后怎么收场啊!
    臧金堂一脸的冷笑,麻痹的,你吹吧,不知天高地厚,无知者无畏,你他妈要是能实现这一目标,我把奖牌都吃肚子里去。
    无论张扬提出的这一目标能不能够实现,他至少已经做到了一件事,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成功的让每一位与会者记住了他,想不记住都难,这厮太能吹了。
    张扬道:“现在咱们有了主题,有了目标,剩下的就是具体的工作安排和实现目标了,实现目标不能靠我们,要靠大家,要靠在场的每一位教练员和运动员。”
    终于有勇敢者举起了手,南锡乒羽中心的负责人蒋方济举起了手。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位同志请说话!”
    蒋方济道:“张主任,我是乒羽中心的负责人蒋方济,我说句实在话,以我们南锡目前的体育水平,就算是东道主,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还是没有任何希望夺得金牌数、奖牌数的双项第一,不仅如此,我认为我们南锡就算进入奖牌榜的前三都难,大家都是体育工作者,并不代表着体育工作者就不需要实事求是,我不说其他的项目,就拿我们乒羽类项目来说,上届省运会,我们只夺得了一枚女子单打的银牌,奖牌数一共才三枚,江城、东江都是传统强队,我们拿什么去跟人家拼?补充一点,我们的乒羽项目在平海还算是发展的不错的。”
    与会者们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一时间整个会场显得混乱了不少。
    张扬笑道:“蒋教练看问题很现实!”
    又有拳击队的教练佟亚宁起身道:“张主任,还有一个问题,每年省运会,各个城市都会从国家队省队征召运动员,你征召,别人也在征召,而且历来我们南锡的运动员愿意回来参加这种省级级别比赛的很少,这件事希望领导们务必要重视。”
    张扬道:“大家可能觉着我提出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的目标太不切合实际,认为我不了解情况,认为我信口开河。”
    没人说话,可所有人都在这么想。
    张扬道:“我在此强调几点,第一,我们体委会尽一切可能说服南锡市优秀运动员回来参加这次的省运会,第二,我代表体委做出保证,会让所有的运动员在前期的准备过程中,得到最好的训练,第三,就是奖励!”
    提到奖励所有人齐刷刷望向主席台。
    张扬道:“教练员运动员付出努力付出辛苦,为城市争光,为市民争光,不能口头上奖励就算了,我在此保证,今年我们南锡给每一位金牌获得者的奖励会超过平海任何一个城市。”
    下面的运动员一听都来了劲儿,有人高声道:“张主任,空口无凭啊,你到底要奖多少,大概有个数啊。”
    张扬笑了起来,他冲着台下大声道:“上一届省运会的时候,别的城市最高奖多少?”
    许多声音一起回应道:“岚山奖金最高,每位金牌获得者奖金五千,教练员三千。”
    张扬道:“具体奖金额我们还需要商量,不过我在此给大家一个最低限额,只要是能够在省运会上夺得金牌,运动员不低于一万,教练员不低于五千!”
    张扬这句话一说,整个会场如同炸了锅一样,要搞清这是省运会,张扬提出的奖金额已经让所有人咋舌了。
    李红阳和臧金堂两位副主任苦笑对望着,他们心里都想到,完了!这小子不知道这句话值多少,以三十块金牌算,运动员教练员的奖金就得掏出五十多万,这笔钱谁来埋单?真是个大嘴巴,嘴上没有把门的。
    蒋方济道:“张主任,我们现在的训练条件很差,各方面的器材都没有到位,如果你到各级训练场馆实际考察一下就会知道,我们的备战不是说说就行的。”
    臧金堂道:“新体育中心正在建设中,市里为了备战这次的省运会专门建设了五个训练场馆,年前就能完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过去训练。”
    蒋方济道:“臧主任,你们最好到工地实地去看看,现在重点建设的是主体育场,训练馆在哪儿?市里有没有考虑?”
    臧金堂笑道:“现在市里财政也很紧张,大家克服一下嘛!多发扬发扬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的精神,一切就解决了。”
    “我不是发泄什么不满,可是你们又想出成绩,又不改善我们的训练条件,想要夺得双榜第一,我看不可能!”蒋方济说完就坐下了。
    张扬道:“蒋教练提出的问题很现实,我在这里保证,我会尽快考察各级训练场馆,只要是有困难的,我会尽量为大家解决,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里面都这样说,放心吧,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绝不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作风,当今的时代是一个只要努力就会得到回报的时代!”
    会议结束之后,李红阳满脸愁容的向张扬道:“张主任,有些事我们说了不算数!市里给我们的财政拨款太少,他们提出的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
    张扬道:“不是说要全力备战省运会,财政上为什么不给拨款?”
    臧金堂道:“给了,杯水车薪,现在体委的账目有些问题,检察机关正在调查呢。”
    张扬皱了皱眉头,隐约猜到这件事和前体委主任周大年有关,三人走出小礼堂的时候,拳击队的教练佟亚宁追了上来,他是来找臧金堂的,远远道:“臧主任,上次您批下来的那笔款还没有到账!”
    臧金堂面露难色:“我们体委通过了,可是钱还没有划到体委帐上,我们也没有办法!”
    佟亚宁道:“这么下去我们没法干了,别说训练设备了,连运动员的营养都跟不上,南锡又不是穷,为什么专差我们这一块儿?”
    张扬因为不清楚具体的事情,也没有过问。
    臧金堂道:“这样吧,你先回去,我们下午开会的时候再商量一下,张主任来了,很多工作我们都要向张主任汇报。”
    张扬心说这就开始往我身上推了。
    徐光然道:“老梁说得对,我们[***]人最重要的就是实事求是,浮夸之风不能要,过去我们曾经深受其害,在当今的时代,绝不能让这种风气重演。”徐光然的这番话说得显然有些重了。说完这番话,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年轻干部的优点,他们热情,有想法,有冲劲,我们的改革必须要这样的年轻人来推动。当然做工作仅仅依靠热情是不够的,不能一味的向前迈步子,还要走得稳。”
    夏伯达隐约觉着徐光然正在有目的的引导常委们,他想干什么?夏伯达的姓情是极其沉稳的,他静静等待着,在徐光然没有暴露真实目的之前,自己还不方便提出意见。
    徐光然道:“明年的省运会对南锡无比重要,体委的工作不容忽视,我很期待年轻同志的到来能够给体委带来改观。”他转向组织部长何英培道:“老何,体委方面的领导结构调整是不是已经完成了?”
    何英培道:“差不多了,张扬担任体委主任,其他几位副主任不变,党组成员不变……”说到这里他意识到了什么,小声道:“党组书记还没有确定!”
    夏伯达内心一震,他终于明白徐光然问这句话的目的何在,徐光然想要在党组书记的问题上做文章,他不想张扬来南锡,可是省里压下来的事情他又拒绝不了,徐光然毕竟是市委书记,政治上他有自己的主见,对上级领导不会盲目服从,自从知道张扬来南锡当体委主任已成定局,徐光然就有了打算,周大年离职之后,空出的不但是体委主任的位置,还有党组书记。张扬担任体委主任,党组书记另选他人,徐光然这一手美其名曰党政分开,事实上等于将体委的权力分开,不能让张扬党政权力集于一身。
    徐光然道:“我看崔国柱同志不错,党姓原则很强,本身就是围棋高手,善于把握全局,由他来当党组书记,和小张搭档,要冲劲有冲劲要沉稳有沉稳。”
    夏伯达本来想出声反对,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党政分开?还不是为了分薄张扬的权力,从一开始徐光然就对张扬前来南锡持有反对态度,现在他的做法更证明了这一点,身为体委主任却当不了党组书记,这件事谁都能看出来很不正常。所有人都知道张扬是夏伯达请来的,徐光然这么做显然没有顾及他的感受,别人都认为夏伯达应该站出来了,至少要说两句不同意见,可夏伯达让所有人失望了,他没说话,夏伯达认为自己用不着说话,张扬本来就不是自己弄到南锡来的,徐光然这么做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得罪张扬,一个是得罪阎国涛,是他自己找不自在,夏伯达懒得去管。
    徐光然既然这么说了,别人谁也不好提意见,张扬虽然是个人物,可他在南锡市常委中没多少关系,夏伯达是他的伯乐,可夏伯达都不愿意为他说话,别人更懒得发表意见了。
    经过江城的一系列[***],张大官人意识到过度张扬不是什么好事,可来到南锡没多久,他又发现低调也不是什么好事,无论做人还是从政,你的低调会让别人觉着你软弱可欺。崔国柱担任党组书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这件事让张扬相当的错愕,他本以为自己担任党组书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没想到中途杀出一个程咬金,体委副主任崔国柱意外的成为了党组书记。
    张扬只是意外,而臧金堂几位副主任的心理就是嫉恨了,徐光然做出这个决定的最大好处就是,转移了目标,让这帮体委副主任原本对张扬同仇敌忾的心理发生了改变,他们可没有一致对外的觉悟,看到崔国柱被提升了上去,最恼火的就是臧金堂,他过去一直是党组副书记,在他看来,就算是提一位党组书记,也轮不到崔国柱。
    崔国柱很得意,这么多年陪着徐光然下棋的功夫真没白费了,尽管徐光然的棋艺很臭,有些时候,他看到徐光然的昏招都想要骂娘,可他得忍住,还得不着痕迹的让徐书记赢上几局。现在看来,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眼前,党组书记和体委主任究竟谁大?市领导虽然安排了一位体委主任,一位党组书记,可他们并没有明确体委工作由谁来主持,这就让本不复杂的南锡市体委变得有些复杂了。
    崔国柱也不知道体委主任和党组书记谁更大,毕竟市里没说,可有一点他清楚,召开党组会议的时候,他最大,这一点毫无疑问。党组会议上,崔国柱理所当然的在主位上坐下,党组成员陆续到来,党组副书记臧金堂、党组成员李红阳、刘刚、段建中、萧苕敏都来了,最后一个到来的是新任体委主任张扬。
    张扬进入小会议室一脸的笑,这让几位党组成员多少有些诧异,在大家看来,崔国柱被任命为党组书记,最失落的应该是张扬才对,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情绪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张扬正对着崔国柱坐下了,会议桌一首一尾,两人距离的很远。这让崔国柱有些不自在,按照过去的习惯,党组书记坐在中间,其他人坐在会议桌的两旁,可张扬偏偏选择他的对面坐下了,笑眯眯看着崔国柱,轻声道:“都在等我啊,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老崔,开始吧!”
    崔国柱愣了,他确信自己没听错,张扬叫他老崔,没叫他崔书记,崔国柱有些生气,现在我是党组书记,咱们开的是党组会,在会议室里我说了算,你是体委主任不假,可也不能摆这么大的谱,颐指气使的样子,你有资格领导我吗?下围棋的人姓格内敛的居多,崔国柱心里很不满,可嘴上没说出来,他咳嗽了一声道:“今天召开这个党组会议,主要是为了宣布市里的几个决定,也谈一下我们体委近期的工作。”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笑道:“老崔,说吧,回头我还得视察体育场馆,今天咱们的会议尽量简明扼要。”
    崔国柱脸皮有些红了,这厮实在太嚣张了,这句话说得高高在上,好像是对下级说话。
    几位副主任看到崔国柱尴尬的样子,心中却生出无比快意,不知为何,大家都巴望着崔国柱出洋相,谁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理,反正眼瞅着崔国柱当上了党组书记,没人心里舒服,张扬空降当了体委主任,每人都看着张扬不爽,觉着他是靠后台没本事,可崔国柱当了党组书记,每个人心里都是极度的不爽,就算过去崔国柱在几位副主任中排名也无法进入前三,可他偏偏就突然杀了出来,当上了党组书记,他凭什么?无非是陪领导陪得好,会哄徐书记开心。
    几位副主任心里不平衡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大家都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要是党组书记崔国柱和体委主任张扬掰扯起来,大家都乐于看看热闹。
    崔国柱道:“小张,别急啊,心急是做不好工作的。”再好的脾气也得反击,你是体委主任,我是党组书记,按理说我地位比你高,你凭什么叫我老崔?
    张扬笑道:“那你说,我们大家都听着。”
    崔国柱有些不满的又看了张扬一眼,方才道:“市里刚刚任命我为体委党组书记,让我负责体委党组织的工作。”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任命张扬同志为党组副书记!希望以后张扬同志能够多多协助我,搞好体委的工作。”这句话就是在向张扬摆明立场,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你是体委党组副书记,以后体委我说了算。
    张扬道:“咱们体委已经有了一位党组副书记,这么小的单位哪儿用得上这么多副书记,这副书记我还是不干了,我看臧书记干得就挺好,咱们国家三令五申要精简机构,咱们小小的体委,搞这么多的干部不好,容易混淆分工,我回头会向市里打份申请报告,这副书记我不做。”
    崔国柱知道这小子正在公开向自己发难,他冷笑道:“小张同志,这是领导的决定。”
    张扬笑道:“领导的决定也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这话一说,举座皆惊,公开质疑领导的决定,张扬真是好大的胆子。
    张扬道:“过去啊,我没来体委之前,以为我们这个单位不过几十口子人,机构很简单,可来到之后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们的领导机构很庞大嘛!”
    崔国柱打断张扬的话道:“小张,你等我把话说完。”
    张扬笑道:“老崔啊,你别急,国家提倡党政分开,我绝对不会干涉党员活动的事情,我现在谈的是体委的领导结构,能不能让我先发表一下意见,有道是,要想好,大让小嘛!”
    崔国柱还想说什么,一直没说话的臧金堂开口道:“老崔啊,我看先听听张主任说,毕竟张主任是我们的领导!”
    崔国柱愣了,麻痹的,你什么意思?敢情他是领导,我就不是领导?现在开得是党组会议,我为什么要让他先说话?话语权本应该掌握在我的手里。
    张扬的嘴巴没有闲着,他微笑道:“我很赞同市里的决定,现在中央三令五申要党政分开,市里这次在体委落到了实处,这样做是好事,便于体委明确分工,便于我们更好的展开工作,以后我负责体委的具体工作,一切党内的活动,宣传都交给老崔同志负责。”
    崔国柱忍不住了:“小张……”
    张扬笑道:“你可不能推辞,市领导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就是看中了你的党姓原则,以后一定要把党的工作真抓实干,体委具体的工作安排我们几个会主动承担起来,党的工作不容马虎啊!”
    几位党组成员差点没笑出声来,见过夺权的,没见过这么夺权的,张扬公然表示体委以后的工作没崔国柱的份儿,让他只管党务。
    崔国柱道:“小张,恐怕你没有领会领导的精神。”
    张扬道:“老崔啊,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咱们别在这件小事上纠缠不休了,我看大家都有重要事情要办,今天先散会吧。”
    崔国柱怒了,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啊,我好歹也是党组书记,现在开得是党组会议,你一个党组副书记凭什么散我的会?崔国柱冷冷道:“小张,我的话还没说完!”
    张扬道:“那你说,我们都听着呢。”
    崔国柱强压一口气道:“下面我谈谈我们体委近期工作的重点。”
    张扬在一旁道:“老崔啊,体委近期工作,回头我会和几位副主任商量着办的,党务工作是我们的重点,你能把党务这块抓好就不容易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过问。”
    崔国柱再也按捺不住了,大声道:“你什么意思?我是党组书记,我没权利谈体委的工作吗?南锡市体委难道不需要党的领导?”
    张扬还在笑:“老崔啊,坚持[***]的领导是我们的基本原则,你不可以怀疑这件事啊!”他站起身道:“真有事儿,今天就到这里吧。”
    崔国柱怒道:“你给我坐下,我就要领导你!”崔国柱真是被气糊涂了,这句话说得所有人都愣了。一向貌似很有涵养的崔国柱怎么说出了一句这么没有水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