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新的开始

第五百二十二章 新的开始

    张扬停下脚步,向她笑了笑:“钟经理!”
    钟海燕道:“张主任,怎么这就走了,是不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我可以帮您再换一位技师。”她小声道:“张主任,您不要误会,我们这边很正规的,没有那种特殊服务的。”
    张扬笑道:“不必了,钟经理的心意我领了,可我真有事儿,等我改天有空的时候,一定再来拜访。”
    钟海燕听他说得如此坚决,也不好继续勉强。
    张扬走出海天大酒店,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转身回望酒店门前的那五个红色大字,不由得摇了摇头,海天给他的感觉并不好,虽然钟海燕口口声声这里没有特殊服务,可张扬还是从这里的环境中感到了许多不言自明的暧昧,坐在出租车内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中,闪烁的光影让张扬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甚至以为自己仍在江城并没有离开,落下车窗,深秋的风吹散了他不多的酒意,霓虹招牌上一个个南锡的字眼提醒他,他已经来到了南锡,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他的仕途之路将要在这里重新出发。
    第二天一早,张扬八点之前就经由招待所的小门来到了体委办公楼,对张大官人来说,今天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从今天起他就要开始在南锡的工作。
    张扬来到办公楼前,看到萧苕敏骑着一辆红色的珠峰150踏板车驶了过来,身穿棕色皮风衣,带着墨镜,满头波浪般的长发在晨曦中随风飘拂,看起来气质还不错。
    萧苕敏来到张扬面前把车停下,下了车向张扬道:“张主任,您来这么早啊!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呢。”
    张扬笑道:“萧大姐也挺早的,第一天上班,所以我想过来熟悉一下环境。”
    萧苕敏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您办公室在三楼,等我一下,我把车子放在车棚,马上就带您过去。”
    萧苕敏去了没多久就一路小跑过来,因为赶得太急,她喘息有些剧烈,脸上泛起红晕,胸膛不断起伏。
    张扬仍然站在那里,环视着体委办公楼的环境,看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体委员工,这些员工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有步行的,谁也没意识到这位新主任的到来。张扬昨天虽然见过几位党组成员,可他们都没来这么早。
    萧苕敏今天是特地提前来的,想不到提早了二十分钟还是落在新来的主任后面。其实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个积极分子,他也不是想在人前留下什么积极努力的印象,今天来这么早,一是闲着无聊,二是他想要尽早熟悉一下体委的情况。
    萧苕敏陪着张扬向楼上走去,党组成员的办公室多数都在三楼,一楼是基本办事部门,二楼是主要科室,诸如竞技科、青少年科、人事科、财务科、外联处、科教科、宣传科。
    三楼有几位副主任的办公室,东首第一间过去是周大年的办公室,虽然他生病了,可是他的很多东西都没人动,萧苕敏本来想将这间办公室腾出来给新来主任用的,可后来想了想,毕竟周大年得了肺癌,害怕张扬有什么忌讳,于是又在西边把过去闲置的一间房子整理了出来,只不过是昨天一下午的时间,办公家具,窗帘,电话,室内一切办公必需品都已经准备好了。
    萧苕敏打开房门,将钥匙递给了张扬,笑道:“张主任,你看看还满意吗?”
    张扬向房间内看了看,发现办公家具全都是新的,办公桌上摆着电脑、传真电话全都配齐了。办公室右侧还有一扇房门,推开之后,是一间小小的休息室,里面虽然不大,可是布置的很好,特地摆放了一张一米二的小床,床头还摆了一台电视机,这间房还可以通往南边的小阳台,站在小阳台上可以看到体育场内的概貌。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办公条件真的很不错,他笑道:“萧大姐费心了。”
    萧苕敏道:“张主任,按照咱们体委过去的规矩,每周二下午都会有一个例会,您看……”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吧,你看着安排,我借着这个机会和体委上上下下的同志们见个面。”
    萧苕敏转身去安排开会的事情了,张扬来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别的他也不会,还是玩起了纸牌。
    八点多的时候副主任臧金堂和李红阳一起过来见他。
    张扬把纸牌游戏暂停了,笑着邀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臧金堂看了看办公室的环境,笑着问道:“张主任对办公室的布置还满意吗?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马上让人改动。”
    张扬道:“挺好的,电话、传真、电脑全都配上了,算得上办公自动化,比我过去在江城的办公室要好多了。”
    臧金堂道:“张主任,今天上午十点有个动员会,在体育场小礼堂举行,咱们一起过去吧。”
    张扬道:“什么动员会?”他初来乍到的,对体委的情况还是一无所知。
    臧金堂道:“您看,现在都是十一月了,距离明年省运会召开还不到一年,对体委来说,这两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省运会办好,拿出一份优异的成绩向市领导交代,咱们南锡的体育在平海一直都算不上强,所以要提前做准备,今天就是召集各个训练队的教练员和优秀运动员开会,做做赛前动员,鼓励他们赛出好成绩。”
    张扬笑道:“明年十月才召开,现在就做动员,是不是太早了点?”
    李红阳道:“不早!别的城市早就开始备战了,这次市里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我们在这次省运会上金牌数奖牌数都要进入前三,任务艰巨啊!”
    张扬道:“前三有什么难的?南锡是东道主,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次省运会在南锡召开,我们怎么都得拿个第一!”一句话把两位副主任听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厮根本就是一外行啊,南锡虽然经济水平能在平海排上号,可体育水平一直都是倒数,这次市里给他们下任务要求他们拿到前三,体委上上下下压力已经很大了,正考虑要把国家队的优秀运动员全都动员回来,只有这样,才有希望完成市里交给他们的任务,这位新主任刚到就提出了要拿第一,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金牌可是实打实的,不是你吹两句大气就能得到的。
    臧金堂道:“张主任,咱们南锡的综合体育水平摆在那里,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赶超上去的,你刚来,对这里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话已经说得很客气了,依着他心里的意思,张扬根本就是个门外汉。
    不止是他,李红阳也是这么想,只要对南锡体育水平少有了解的人就不会说出想在省运会上拿第一的话,谁都知道,平海体育最强的是江城,然后是东江,历来省运会金牌榜前两位都是他们,其他城市只有跟着陪跑的份儿,第三名不固定,可第三名比第二名的差距那是巨大的。
    张扬笑了笑道:“那好,等我了解了解再说!”
    动员会是早就定下来的,十点钟之前,来自南锡各个训练队的教练和优秀运动员陆陆续续来到了南锡老体育场的小礼堂内。
    会场十分的嘈杂,张扬和臧金堂、李红阳三人来到小礼堂的时候,小礼堂内已经坐满了人,三人走上主席台,臧金堂和李红阳交递了一下眼神,李红阳敲了敲麦克风,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静一静!”
    会场下的谈话声音小了一些,不过仍然有人在窃窃私语,李红阳只能又重复道:“大家请静一静!体委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想开一个动员会,借着这个机会提前为即将到来的省运会做一些动员,也借着这个机会,听听大家的意见,大家都多提建议,多出主意,看看我们如何能够在这一届的省运会上取得优异的成绩。”
    李红阳过去虽然是个优秀运动员,可他的口才不怎么样,说话缺乏力度,下面刚静了一会儿,声音又有变大的趋势,南锡的这些体育工作者多少有些散漫,也没把体委太当成一回事儿,只当这次的开会时例行程序。
    臧金堂敲了敲桌子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位领导认识!”他转向张扬道:“这位就是我们南锡市新来的体委主任,张扬同志!”他的声音也不大,只吸引了少数人的注意。更多的人还在下面聊得起劲,压根没注意主席台上的动静。
    张扬的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微笑,不过他对臧金堂和李红阳颇有微词,这两位好歹都是体委副主任,可根本压不住阵脚,张大官人个人是不喜欢开会的,可开会表面上看起来枯燥乏味,实际上却是一个人气场的表现,臧金堂和李红阳明显气场太小,其结果就是压不住场面。连这种小场面会议都驾驭不了的人,就别指望他们有什么领导能力了。
    张扬拿起麦克风,随手动了动,麦克风冲着音响的方向,顿时传出吱吱嘎嘎刺耳的音频声,会场上的所有人都被这噪音打断,停下说话,目光向主席台望去。
    张大官人不慌不忙的整理好了麦克风,清了清嗓子道:“各位教练员,各位运动员,大家好,我是张扬,新来的体委主任!从今天起我们会经常碰面,所以你们最好仔细看看我,牢牢记住我!”他中气十足,说起话来抑扬顿挫,众人的注意力不觉就被他吸引住了,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是新来的体委主任。会场明显静了许多,大家都在打量张扬,张大官人有句话说得对,以后他们之间肯定少打不了交道,有必要记清这位体委主任的样子。
    张扬正准备说话呢,听到下面手机铃响起,一位身穿运动服的中年男子拿起手机,很大声的说道:“喂!什么事情啊?”
    张扬不认得他,可臧金堂和李红阳都认识,打电话的这位是南锡市体育界的知名人物,体艹教练杨广志,他带出了多位世界冠军,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更是不计其数,也因此在南锡市体育界拥有超然的地位。
    张扬道:“同志!”
    杨广志继续打电话。
    张扬道:“说你呢,打电话的那位!”
    杨广志抬起头,笑着冲张扬点点头,意思是马上就完。他在南锡一向很有面子,过去几位体委主任也很都给他面子。
    可张扬不知道他是谁,就算知道他是谁,张扬也不能容忍这种藐视会场的行为,张大官人从来到会场起就想找个机会立威,现在机会来了,张扬冷冷道:“你出去!”
    所有人都愣了,齐刷刷望着杨广志,杨广志还在嗯嗯啊啊的接着电话,发觉自己忽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挂上了电话,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张大官人道:“你出去!”
    杨广志这次听清楚了,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当着众人的面赶自己出去呢。杨广志脸色变了,在体育系统内,他从来都是站在荣誉顶端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他怒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我不知道你是谁?看你年纪应该是个教练员,身为教练员,应该懂得为人师表,端其言,正其行,说到忙,我们当领导的哪个不比你忙?你看谁在这里当众接电话了?做人应该做到起码的尊重,这点规矩你都不懂,你怎么带好运动员?”
    张扬停下脚步,向她笑了笑:“钟经理!”
    钟海燕道:“张主任,怎么这就走了,是不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我可以帮您再换一位技师。”她小声道:“张主任,您不要误会,我们这边很正规的,没有那种特殊服务的。”
    张扬笑道:“不必了,钟经理的心意我领了,可我真有事儿,等我改天有空的时候,一定再来拜访。”
    钟海燕听他说得如此坚决,也不好继续勉强。
    张扬走出海天大酒店,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转身回望酒店门前的那五个红色大字,不由得摇了摇头,海天给他的感觉并不好,虽然钟海燕口口声声这里没有特殊服务,可张扬还是从这里的环境中感到了许多不言自明的暧昧,坐在出租车内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中,闪烁的光影让张扬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甚至以为自己仍在江城并没有离开,落下车窗,深秋的风吹散了他不多的酒意,霓虹招牌上一个个南锡的字眼提醒他,他已经来到了南锡,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他的仕途之路将要在这里重新出发。
    第二天一早,张扬八点之前就经由招待所的小门来到了体委办公楼,对张大官人来说,今天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从今天起他就要开始在南锡的工作。
    张扬来到办公楼前,看到萧苕敏骑着一辆红色的珠峰150踏板车驶了过来,身穿棕色皮风衣,带着墨镜,满头波浪般的长发在晨曦中随风飘拂,看起来气质还不错。
    萧苕敏来到张扬面前把车停下,下了车向张扬道:“张主任,您来这么早啊!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呢。”
    张扬笑道:“萧大姐也挺早的,第一天上班,所以我想过来熟悉一下环境。”
    萧苕敏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您办公室在三楼,等我一下,我把车子放在车棚,马上就带您过去。”
    萧苕敏去了没多久就一路小跑过来,因为赶得太急,她喘息有些剧烈,脸上泛起红晕,胸膛不断起伏。
    张扬仍然站在那里,环视着体委办公楼的环境,看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体委员工,这些员工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有步行的,谁也没意识到这位新主任的到来。张扬昨天虽然见过几位党组成员,可他们都没来这么早。
    萧苕敏今天是特地提前来的,想不到提早了二十分钟还是落在新来的主任后面。其实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个积极分子,他也不是想在人前留下什么积极努力的印象,今天来这么早,一是闲着无聊,二是他想要尽早熟悉一下体委的情况。
    萧苕敏陪着张扬向楼上走去,党组成员的办公室多数都在三楼,一楼是基本办事部门,二楼是主要科室,诸如竞技科、青少年科、人事科、财务科、外联处、科教科、宣传科。
    三楼有几位副主任的办公室,东首第一间过去是周大年的办公室,虽然他生病了,可是他的很多东西都没人动,萧苕敏本来想将这间办公室腾出来给新来主任用的,可后来想了想,毕竟周大年得了肺癌,害怕张扬有什么忌讳,于是又在西边把过去闲置的一间房子整理了出来,只不过是昨天一下午的时间,办公家具,窗帘,电话,室内一切办公必需品都已经准备好了。
    萧苕敏打开房门,将钥匙递给了张扬,笑道:“张主任,你看看还满意吗?”
    张扬向房间内看了看,发现办公家具全都是新的,办公桌上摆着电脑、传真电话全都配齐了。办公室右侧还有一扇房门,推开之后,是一间小小的休息室,里面虽然不大,可是布置的很好,特地摆放了一张一米二的小床,床头还摆了一台电视机,这间房还可以通往南边的小阳台,站在小阳台上可以看到体育场内的概貌。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办公条件真的很不错,他笑道:“萧大姐费心了。”
    萧苕敏道:“张主任,按照咱们体委过去的规矩,每周二下午都会有一个例会,您看……”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吧,你看着安排,我借着这个机会和体委上上下下的同志们见个面。”
    萧苕敏转身去安排开会的事情了,张扬来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别的他也不会,还是玩起了纸牌。
    八点多的时候副主任臧金堂和李红阳一起过来见他。
    张扬把纸牌游戏暂停了,笑着邀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臧金堂看了看办公室的环境,笑着问道:“张主任对办公室的布置还满意吗?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马上让人改动。”
    张扬道:“挺好的,电话、传真、电脑全都配上了,算得上办公自动化,比我过去在江城的办公室要好多了。”
    臧金堂道:“张主任,今天上午十点有个动员会,在体育场小礼堂举行,咱们一起过去吧。”
    张扬道:“什么动员会?”他初来乍到的,对体委的情况还是一无所知。
    臧金堂道:“您看,现在都是十一月了,距离明年省运会召开还不到一年,对体委来说,这两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省运会办好,拿出一份优异的成绩向市领导交代,咱们南锡的体育在平海一直都算不上强,所以要提前做准备,今天就是召集各个训练队的教练员和优秀运动员开会,做做赛前动员,鼓励他们赛出好成绩。”
    张扬笑道:“明年十月才召开,现在就做动员,是不是太早了点?”
    李红阳道:“不早!别的城市早就开始备战了,这次市里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我们在这次省运会上金牌数奖牌数都要进入前三,任务艰巨啊!”
    张扬道:“前三有什么难的?南锡是东道主,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次省运会在南锡召开,我们怎么都得拿个第一!”一句话把两位副主任听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厮根本就是一外行啊,南锡虽然经济水平能在平海排上号,可体育水平一直都是倒数,这次市里给他们下任务要求他们拿到前三,体委上上下下压力已经很大了,正考虑要把国家队的优秀运动员全都动员回来,只有这样,才有希望完成市里交给他们的任务,这位新主任刚到就提出了要拿第一,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金牌可是实打实的,不是你吹两句大气就能得到的。
    臧金堂道:“张主任,咱们南锡的综合体育水平摆在那里,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赶超上去的,你刚来,对这里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话已经说得很客气了,依着他心里的意思,张扬根本就是个门外汉。
    不止是他,李红阳也是这么想,只要对南锡体育水平少有了解的人就不会说出想在省运会上拿第一的话,谁都知道,平海体育最强的是江城,然后是东江,历来省运会金牌榜前两位都是他们,其他城市只有跟着陪跑的份儿,第三名不固定,可第三名比第二名的差距那是巨大的。
    张扬笑了笑道:“那好,等我了解了解再说!”
    动员会是早就定下来的,十点钟之前,来自南锡各个训练队的教练和优秀运动员陆陆续续来到了南锡老体育场的小礼堂内。
    会场十分的嘈杂,张扬和臧金堂、李红阳三人来到小礼堂的时候,小礼堂内已经坐满了人,三人走上主席台,臧金堂和李红阳交递了一下眼神,李红阳敲了敲麦克风,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静一静!”
    会场下的谈话声音小了一些,不过仍然有人在窃窃私语,李红阳只能又重复道:“大家请静一静!体委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想开一个动员会,借着这个机会提前为即将到来的省运会做一些动员,也借着这个机会,听听大家的意见,大家都多提建议,多出主意,看看我们如何能够在这一届的省运会上取得优异的成绩。”
    李红阳过去虽然是个优秀运动员,可他的口才不怎么样,说话缺乏力度,下面刚静了一会儿,声音又有变大的趋势,南锡的这些体育工作者多少有些散漫,也没把体委太当成一回事儿,只当这次的开会时例行程序。
    臧金堂敲了敲桌子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位领导认识!”他转向张扬道:“这位就是我们南锡市新来的体委主任,张扬同志!”他的声音也不大,只吸引了少数人的注意。更多的人还在下面聊得起劲,压根没注意主席台上的动静。
    张扬的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微笑,不过他对臧金堂和李红阳颇有微词,这两位好歹都是体委副主任,可根本压不住阵脚,张大官人个人是不喜欢开会的,可开会表面上看起来枯燥乏味,实际上却是一个人气场的表现,臧金堂和李红阳明显气场太小,其结果就是压不住场面。连这种小场面会议都驾驭不了的人,就别指望他们有什么领导能力了。
    张扬拿起麦克风,随手动了动,麦克风冲着音响的方向,顿时传出吱吱嘎嘎刺耳的音频声,会场上的所有人都被这噪音打断,停下说话,目光向主席台望去。
    张大官人不慌不忙的整理好了麦克风,清了清嗓子道:“各位教练员,各位运动员,大家好,我是张扬,新来的体委主任!从今天起我们会经常碰面,所以你们最好仔细看看我,牢牢记住我!”他中气十足,说起话来抑扬顿挫,众人的注意力不觉就被他吸引住了,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是新来的体委主任。会场明显静了许多,大家都在打量张扬,张大官人有句话说得对,以后他们之间肯定少打不了交道,有必要记清这位体委主任的样子。
    张扬正准备说话呢,听到下面手机铃响起,一位身穿运动服的中年男子拿起手机,很大声的说道:“喂!什么事情啊?”
    张扬不认得他,可臧金堂和李红阳都认识,打电话的这位是南锡市体育界的知名人物,体操教练杨广志,他带出了多位世界冠军,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更是不计其数,也因此在南锡市体育界拥有超然的地位。
    张扬道:“同志!”
    杨广志继续打电话。
    张扬道:“说你呢,打电话的那位!”
    杨广志抬起头,笑着冲张扬点点头,意思是马上就完。他在南锡一向很有面子,过去几位体委主任也很都给他面子。
    可张扬不知道他是谁,就算知道他是谁,张扬也不能容忍这种藐视会场的行为,张大官人从来到会场起就想找个机会立威,现在机会来了,张扬冷冷道:“你出去!”
    所有人都愣了,齐刷刷望着杨广志,杨广志还在嗯嗯啊啊的接着电话,发觉自己忽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挂上了电话,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张大官人道:“你出去!”
    杨广志这次听清楚了,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当着众人的面赶自己出去呢。杨广志脸色变了,在体育系统内,他从来都是站在荣誉顶端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他怒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我不知道你是谁?看你年纪应该是个教练员,身为教练员,应该懂得为人师表,端其言,正其行,说到忙,我们当领导的哪个不比你忙?你看谁在这里当众接电话了?做人应该做到起码的尊重,这点规矩你都不懂,你怎么带好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