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医道官途 > 第五百章 就是让你怒

第五百章 就是让你怒

    许嘉勇带着满腔的怒火离开,他一向高傲,从没把袁立波这种角色放在眼里,可今天在这么多同学面前被袁立波侮辱,让他感到颜面全无,他想要离开这里,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可当许嘉勇来到汽车前的时候,却发现汽车上密密麻麻的贴满了小广告,这种小广告并不难见到,街头巷尾的电线杆上,公厕的墙面上,随处可见,这种被成为城市牛皮癣的东西,上面印着祖传秘方,包治阳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久而不射、射而不稠、稠而不多……#@$……许嘉勇看到这密密麻麻的小广告的时候,差点没被气得吐血,他发疯般冲了上去,去揭去撕上面的广告,可这种不干胶沾上的玩意儿极难清理,许嘉勇很快就放弃了,他气得抬起脚就向车门上踹去,一脚、两脚、三脚……范思琪被外面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看到许嘉勇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嘉勇,这车可是自己的。”
    许嘉勇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瞪了一眼范思琪,他指着那辆贴满小广告的汽车怒吼道:“弄干净,给我弄干净!”
    张扬和杜宇峰一起并肩站在一招迎宾楼508房间的窗前,望着许嘉勇气极败坏的样子,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杜宇峰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可真够损的,这种招儿你都能够想出来!”
    张扬得意的笑了笑,此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袁立波打来的,袁立波明显在向他卖好:“张扬,我刚才在同学聚会上把那狗曰的揍了一顿,艹他大爷的,给他脸他都不要,居然阴我,以后这江城有我没他,我见他一次就打他一次。”袁立波的这番话充满了献媚的味道。
    张扬笑道:“立波,其实咱们犯不着跟那种小人一般见识,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
    袁立波道:“是啊,打他我都嫌脏手!”
    张扬心中暗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袁立波也不是傻子,从他老爷子那里多少遗传了一点见风使舵的基因,现在已经坚定而明确的站在自己这一边了,张扬忽然想起投名状的故事来,今天袁立波在同学聚会上揍了许嘉勇,就是在向自己立投名状,经过这件事袁立波已经和许嘉勇彻底翻脸,忠心可嘉,其勇可嘉。张大官人向来是赏罚分明的,他不会让袁立波白白劳动,张扬道:“立波啊,咱们正是该做事业的时候,不能被这种小人影响了做事的心情,最近新机场工程很忙,货运压力也比较大,你的货运公司能不能给我帮帮忙啊,放心吧,运费我肯定会先付的。”
    袁立波听到张扬这句话,心里差点没乐开了花,他顿时感觉到今天出手对付许嘉勇值了,新机场怎么会有货运压力,就算有了,想挤进去的运输公司多了去了,哪儿轮得到自己,人家现在分明是给自己论功行赏,这就是胸怀,这就是气度,张扬会做事,没有让他白白付出,袁立波甚至想到,这就是知己啊,士为知己者死,以后张扬再有什么事儿,自己肯定要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张扬听到袁立波半天没有反应,还以为他不乐意:“立波,你不方便啊?”
    袁立波这才从惊喜中清醒过来:“方便,方便,你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张扬呵呵笑道:“自己哥们用得上这么客气吗?”
    挂上电话,张扬笑得越发开心。
    杜宇峰道:“真阴险啊!”
    张扬道:“对付许嘉勇这种阴险小人用的上客气吗?”望着下面乱了方寸的许嘉勇,张扬冷冷道:“这混蛋私地下做了多少坏事,偷拍我照片,借着金莎搞事,想让我难堪,秦白的婚礼也被他给搅和了,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南霸天?想要东山再起?去他妈的,在江城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他说话。”
    杜宇峰道:“你想把他从江城赶出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要激怒他,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失去理智,会干出许多蠢事,许嘉勇也不例外。”
    杜宇峰提醒张扬道:“小心他狗急跳墙!”
    张扬微笑道:“所以我让你们帮忙,他在江城期间,给我24小时盯紧他,他只要敢做坏事,就把他给弄起来,我就怕他不跳,跳得越高,我就让他摔得越重!”
    许嘉勇离去很长一段时间,范思琪都站在那辆车前,这件事也惊动了一招的值班经理,范思琪提出严正抗议,的确这辆车就停在停车场内,怎么会让人贴上这么多的小广告,而且贴得密密麻麻,一辆车被贴得到处都是,而旁边的汽车连一张都没有。
    范思琪正在抱怨的时候,听到一个富有磁姓的声音道:“范小姐,这么巧啊!”她转过身,却是张扬到了。
    范思琪对张扬的了解仅限于他是许嘉勇的仇人,就范思琪本身而言,她对张扬并没有什么恶感,如果不是被许嘉勇胁迫,她不会来到江城,更不会遭遇这么多的尴尬事。范思琪单单点了点头道:“张先生也来这里吃饭?”
    张扬笑道:“我是政斧公职人员,这里是政斧招待所,所以经常会光顾这里。”
    范思琪道:“我住在这里。”
    张扬道:“你家先生呢?”
    范思琪道:“他出去散步了!”
    张扬微笑道:“范小姐没跟着一起过去?”
    范思琪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和张扬做过多的交谈,轻声道:“我先回去休息了。”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道:“范小姐,你为什么一定要收购汇通?”
    范思琪道:“对商人而言,只要是有利益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
    张扬道:“汇通是你先生和乔梦媛一起联合创办,许先生真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范思琪警惕的看了张扬一眼,冷冷道:“张先生,我和我先生之间的感情很牢固,并不是有心人可以挑唆的。”
    张扬哈哈大笑:“范小姐,希望你的头脑像你表现出的那样清醒,爱情很多的时候是盲目的,可为了爱情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无疑是可悲的。”
    范思琪道:“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张扬道:“帮我告诉许先生,珍惜生命,远离江城!”
    范思琪怒视张扬道:“你在恐吓我!”
    张扬微笑道:“不是恐吓,是奉劝,而且奉劝的是你家先生!”他看了看那满车的小广告叹了口气道:“多好的车,真是可惜,可惜!”
    许嘉勇已经出离愤怒了,他认为这一切都和张扬有关,张扬正在利用一切手段激怒自己,他提醒自己需要忍耐,这次前来江城的主要目的是签下乔梦媛手中的股权,重新执掌汇通,在这件事没有完成之前,他不可以乱了方寸。小不忍则乱大谋,许嘉勇默默提醒自己,无论是张扬还是袁立波,这些人必将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乔梦媛坐在天台之上,静静望着星空,许嘉勇的出现让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内心再度升起波澜,许嘉勇当初想要对她用强,乔梦媛感到伤心感到难过,认为许嘉勇那样做既是对他们感情的亵渎,更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许嘉勇那次离去之后,乔梦媛在心底还对他有些怜惜,潜意识之中还在为他开解,许嘉勇的影子在她的心底依然挥抹不去。
    可许嘉勇利用和范思琪的婚姻刺激她的时候,乔梦媛感到的并非是伤心,而是一种愤怒和失望,乔梦媛之前虽然已经开始质疑他的人品,可从没想到他会下作到这种地步,乔梦媛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对他的感情,可能被他利用了,许嘉勇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复仇的工具,想要利用她对付张扬。
    乔梦摇曳着手中的那杯红酒,星光在深红中闪烁,她美目迷离,终于明白自己和许嘉勇之间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
    她的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响着,乔梦媛没有去接电话的意思,可手机铃声仍然执著的响着。
    乔梦媛叹了一口气,放下酒杯慢慢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电话,接通之后却是沉默,虽然对方没有说话,可是乔梦媛仍然从呼吸声中听出他是许嘉勇。
    乔梦媛轻声道:“有事?”
    许嘉勇站在雅云湖畔,遥望着远处那栋位于湖边的别墅,依稀可以看到天台上乔梦媛的身影,乔梦媛仿佛融入月色之中,这完美的剪影给人一种不在凡间的感觉,许嘉勇忽然感觉到自己距离乔梦媛从未有过的遥远,他低声道:“对不起!”
    乔梦媛本以为自己会因为他的话而感到触动,可事实上她的内心无比的平静,不知从何时开始,许嘉勇的声音已经让她无动于衷,究竟是自己被他伤害的麻木,还是她已经对许嘉勇失去了昔曰的感觉?乔梦媛不知道,她平静道:“没什么,你快乐就好。”
    许嘉勇咬了咬嘴唇,很想说自己并不快乐,可努力了一番这句话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低声道:“谢谢你能把汇通交给我。”
    乔梦媛笑了,心中却越发的冷了,许嘉勇果然在乎的是汇通,他打来这个电话,害怕的是自己会改变主意。
    许嘉勇道:“这两天为什么没有到公司来?”
    乔梦媛道:“不想去!”
    许嘉勇道:“股权转让的事情你看……”
    乔梦媛道:“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去公司。”
    许嘉勇道:“那我准时到达。”
    乔梦媛淡然道:“随便!”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一阵夜风吹来,乔梦媛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的手很冷,心更冷,她的目光无意中落在一旁,那双张扬给她买的运动鞋洗好了晾在那里还没有收拾。乔梦媛走了过去,拿起那双鞋入神的看着,愣了好一会儿,她才把鞋子放下,穿好,感觉心里温暖了许多踏实了许多。乔梦媛又拿起了电话,按下张扬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按下了红色的按键。不知为何,此时乔梦媛很想听到张扬的声音,她一个人静坐了一会儿,又拿起了手机,迅速拨通了张扬的号码。
    “喂!梦媛,这么晚还没睡?”
    乔梦媛听到张扬的声音,从心底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可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着电话保持着沉默。
    张扬关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乔梦媛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忽然想起你给我买的那双鞋子,到现在我还没有对你说一声谢谢!”
    张扬道:“没事儿,现在谢也来得及!”
    乔梦媛笑道:“希望不是太晚!”
    张扬道:“你在干什么?”
    乔梦媛抬起头,望着满天闪烁的繁星道:“看星星!你呢?”
    张扬道:“我在想一个人……”
    乔梦媛没来由感到一阵慌乱,不等张扬的这句话说完就道:“我困了,明天还得一早到公司,先睡了!”乔梦媛匆匆挂上了电话,可挂上电话之后乔梦媛马上就感到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挂电话,张扬想一个人,可人家又没说想的是自己,乔梦媛感觉到自己现在似乎失去了自我,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可她刚才和许嘉勇说话的时候却为何如此淡漠?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乔梦媛想不明白,她也不敢继续想下去。
    许嘉勇带着满腔的怒火离开,他一向高傲,从没把袁立波这种角色放在眼里,可今天在这么多同学面前被袁立波侮辱,让他感到颜面全无,他想要离开这里,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可当许嘉勇来到汽车前的时候,却发现汽车上密密麻麻的贴满了小广告,这种小广告并不难见到,街头巷尾的电线杆上,公厕的墙面上,随处可见,这种被成为城市牛皮癣的东西,上面印着祖传秘方,包治阳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久而不射、射而不稠、稠而不多……#@$……许嘉勇看到这密密麻麻的小广告的时候,差点没被气得吐血,他发疯般冲了上去,去揭去撕上面的广告,可这种不干胶沾上的玩意儿极难清理,许嘉勇很快就放弃了,他气得抬起脚就向车门上踹去,一脚、两脚、三脚……范思琪被外面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看到许嘉勇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嘉勇,这车可是自己的。”
    许嘉勇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瞪了一眼范思琪,他指着那辆贴满小广告的汽车怒吼道:“弄干净,给我弄干净!”
    张扬和杜宇峰一起并肩站在一招迎宾楼508房间的窗前,望着许嘉勇气极败坏的样子,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杜宇峰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可真够损的,这种招儿你都能够想出来!”
    张扬得意的笑了笑,此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袁立波打来的,袁立波明显在向他卖好:“张扬,我刚才在同学聚会上把那狗日的揍了一顿,操他大爷的,给他脸他都不要,居然阴我,以后这江城有我没他,我见他一次就打他一次。”袁立波的这番话充满了献媚的味道。
    张扬笑道:“立波,其实咱们犯不着跟那种小人一般见识,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
    袁立波道:“是啊,打他我都嫌脏手!”
    张扬心中暗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袁立波也不是傻子,从他老爷子那里多少遗传了一点见风使舵的基因,现在已经坚定而明确的站在自己这一边了,张扬忽然想起投名状的故事来,今天袁立波在同学聚会上揍了许嘉勇,就是在向自己立投名状,经过这件事袁立波已经和许嘉勇彻底翻脸,忠心可嘉,其勇可嘉。张大官人向来是赏罚分明的,他不会让袁立波白白劳动,张扬道:“立波啊,咱们正是该做事业的时候,不能被这种小人影响了做事的心情,最近新机场工程很忙,货运压力也比较大,你的货运公司能不能给我帮帮忙啊,放心吧,运费我肯定会先付的。”
    袁立波听到张扬这句话,心里差点没乐开了花,他顿时感觉到今天出手对付许嘉勇值了,新机场怎么会有货运压力,就算有了,想挤进去的运输公司多了去了,哪儿轮得到自己,人家现在分明是给自己论功行赏,这就是胸怀,这就是气度,张扬会做事,没有让他白白付出,袁立波甚至想到,这就是知己啊,士为知己者死,以后张扬再有什么事儿,自己肯定要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张扬听到袁立波半天没有反应,还以为他不乐意:“立波,你不方便啊?”
    袁立波这才从惊喜中清醒过来:“方便,方便,你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张扬呵呵笑道:“自己哥们用得上这么客气吗?”
    挂上电话,张扬笑得越发开心。
    杜宇峰道:“真阴险啊!”
    张扬道:“对付许嘉勇这种阴险小人用的上客气吗?”望着下面乱了方寸的许嘉勇,张扬冷冷道:“这混蛋私地下做了多少坏事,偷拍我照片,借着金莎搞事,想让我难堪,秦白的婚礼也被他给搅和了,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南霸天?想要东山再起?去他妈的,在江城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他说话。”
    杜宇峰道:“你想把他从江城赶出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要激怒他,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失去理智,会干出许多蠢事,许嘉勇也不例外。”
    杜宇峰提醒张扬道:“小心他狗急跳墙!”
    张扬微笑道:“所以我让你们帮忙,他在江城期间,给我24小时盯紧他,他只要敢做坏事,就把他给弄起来,我就怕他不跳,跳得越高,我就让他摔得越重!”
    许嘉勇离去很长一段时间,范思琪都站在那辆车前,这件事也惊动了一招的值班经理,范思琪提出严正抗议,的确这辆车就停在停车场内,怎么会让人贴上这么多的小广告,而且贴得密密麻麻,一辆车被贴得到处都是,而旁边的汽车连一张都没有。
    范思琪正在抱怨的时候,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道:“范小姐,这么巧啊!”她转过身,却是张扬到了。
    范思琪对张扬的了解仅限于他是许嘉勇的仇人,就范思琪本身而言,她对张扬并没有什么恶感,如果不是被许嘉勇胁迫,她不会来到江城,更不会遭遇这么多的尴尬事。范思琪单单点了点头道:“张先生也来这里吃饭?”
    张扬笑道:“我是政府公职人员,这里是政府招待所,所以经常会光顾这里。”
    范思琪道:“我住在这里。”
    张扬道:“你家先生呢?”
    范思琪道:“他出去散步了!”
    张扬微笑道:“范小姐没跟着一起过去?”
    范思琪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和张扬做过多的交谈,轻声道:“我先回去休息了。”
    张扬点了点头,忽然道:“范小姐,你为什么一定要收购汇通?”
    范思琪道:“对商人而言,只要是有利益的事情我们都会去做。”
    张扬道:“汇通是你先生和乔梦媛一起联合创办,许先生真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范思琪警惕的看了张扬一眼,冷冷道:“张先生,我和我先生之间的感情很牢固,并不是有心人可以挑唆的。”
    张扬哈哈大笑:“范小姐,希望你的头脑像你表现出的那样清醒,爱情很多的时候是盲目的,可为了爱情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无疑是可悲的。”
    范思琪道:“我们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张扬道:“帮我告诉许先生,珍惜生命,远离江城!”
    范思琪怒视张扬道:“你在恐吓我!”
    张扬微笑道:“不是恐吓,是奉劝,而且奉劝的是你家先生!”他看了看那满车的小广告叹了口气道:“多好的车,真是可惜,可惜!”
    许嘉勇已经出离愤怒了,他认为这一切都和张扬有关,张扬正在利用一切手段激怒自己,他提醒自己需要忍耐,这次前来江城的主要目的是签下乔梦媛手中的股权,重新执掌汇通,在这件事没有完成之前,他不可以乱了方寸。小不忍则乱大谋,许嘉勇默默提醒自己,无论是张扬还是袁立波,这些人必将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乔梦媛坐在天台之上,静静望着星空,许嘉勇的出现让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内心再度升起波澜,许嘉勇当初想要对她用强,乔梦媛感到伤心感到难过,认为许嘉勇那样做既是对他们感情的亵渎,更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许嘉勇那次离去之后,乔梦媛在心底还对他有些怜惜,潜意识之中还在为他开解,许嘉勇的影子在她的心底依然挥抹不去。
    可许嘉勇利用和范思琪的婚姻刺激她的时候,乔梦媛感到的并非是伤心,而是一种愤怒和失望,乔梦媛之前虽然已经开始质疑他的人品,可从没想到他会下作到这种地步,乔梦媛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对他的感情,可能被他利用了,许嘉勇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复仇的工具,想要利用她对付张扬。
    乔梦摇曳着手中的那杯红酒,星光在深红中闪烁,她美目迷离,终于明白自己和许嘉勇之间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
    她的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响着,乔梦媛没有去接电话的意思,可手机铃声仍然执著的响着。
    乔梦媛叹了一口气,放下酒杯慢慢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电话,接通之后却是沉默,虽然对方没有说话,可是乔梦媛仍然从呼吸声中听出他是许嘉勇。
    乔梦媛轻声道:“有事?”
    许嘉勇站在雅云湖畔,遥望着远处那栋位于湖边的别墅,依稀可以看到天台上乔梦媛的身影,乔梦媛仿佛融入月色之中,这完美的剪影给人一种不在凡间的感觉,许嘉勇忽然感觉到自己距离乔梦媛从未有过的遥远,他低声道:“对不起!”
    乔梦媛本以为自己会因为他的话而感到触动,可事实上她的内心无比的平静,不知从何时开始,许嘉勇的声音已经让她无动于衷,究竟是自己被他伤害的麻木,还是她已经对许嘉勇失去了昔日的感觉?乔梦媛不知道,她平静道:“没什么,你快乐就好。”
    许嘉勇咬了咬嘴唇,很想说自己并不快乐,可努力了一番这句话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低声道:“谢谢你能把汇通交给我。”
    乔梦媛笑了,心中却越发的冷了,许嘉勇果然在乎的是汇通,他打来这个电话,害怕的是自己会改变主意。
    许嘉勇道:“这两天为什么没有到公司来?”
    乔梦媛道:“不想去!”
    许嘉勇道:“股权转让的事情你看……”
    乔梦媛道:“明天上午十点我会去公司。”
    许嘉勇道:“那我准时到达。”
    乔梦媛淡然道:“随便!”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一阵夜风吹来,乔梦媛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的手很冷,心更冷,她的目光无意中落在一旁,那双张扬给她买的运动鞋洗好了晾在那里还没有收拾。乔梦媛走了过去,拿起那双鞋入神的看着,愣了好一会儿,她才把鞋子放下,穿好,感觉心里温暖了许多踏实了许多。乔梦媛又拿起了电话,按下张扬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按下了红色的按键。不知为何,此时乔梦媛很想听到张扬的声音,她一个人静坐了一会儿,又拿起了手机,迅速拨通了张扬的号码。
    “喂!梦媛,这么晚还没睡?”
    乔梦媛听到张扬的声音,从心底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可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着电话保持着沉默。
    张扬关切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乔梦媛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忽然想起你给我买的那双鞋子,到现在我还没有对你说一声谢谢!”
    张扬道:“没事儿,现在谢也来得及!”
    乔梦媛笑道:“希望不是太晚!”
    张扬道:“你在干什么?”
    乔梦媛抬起头,望着满天闪烁的繁星道:“看星星!你呢?”
    张扬道:“我在想一个人……”
    乔梦媛没来由感到一阵慌乱,不等张扬的这句话说完就道:“我困了,明天还得一早到公司,先睡了!”乔梦媛匆匆挂上了电话,可挂上电话之后乔梦媛马上就感到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挂电话,张扬想一个人,可人家又没说想的是自己,乔梦媛感觉到自己现在似乎失去了自我,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可她刚才和许嘉勇说话的时候却为何如此淡漠?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乔梦媛想不明白,她也不敢继续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