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末代3太爷传奇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太爷回家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太爷回家

    太爷在地上强行翻了个身,他想爬起来,却感觉手脚酸麻无力,身上没有疼痛传来,好像没受伤,应该是被炮弹的气浪给震的。
    这时,萧老道踉踉跄跄跑了过来,灰头土脸,半身是血,“老弟!你……你没事吧!”
    太爷从没见萧老道这么悲痛紧张过,冲他眨了眨眼,萧老道差点儿喜极而泣,“还活着……还活着就好啊……”说着,萧老道使出全是力气,将太爷从地上抱了起来。
    身子一站起来,太爷感觉手脚能动了,问道:“萧兄,你没事吧?”
    “我没事!”萧老道大声说道:“快让为兄看看,有没有受伤……”
    太爷自己能站住了,单手搭在萧老道的肩膀上,“萧兄不必担心,我没事,十一怎么了?”
    “十一?”萧老道眼睛里顿时噙上了老泪,朝不远处看了看,太爷顺着他的眼神一看,就见十一整个人趴在地上,半张脸埋在虚土里,一条胳膊被炸断,血呼啦的,显然已经气绝身亡。
    太爷见状,还没来得及悲痛,就听有人喊叫道:“快撤,顶不住了。”
    太爷扭头一看,这时才发现,自己身边周围全是尸体,有些身子都被炸碎了,肠子肚子流一地,整个一带的土都被血染红了。
    没受伤的那些人,如退潮般丢盔卸甲、纷纷撤离,远处,又一波洋兵冲了上来,萧老道一把架住了太爷,“老弟,别看了,咱也快撤吧。”
    随着溃散的人群,两个人朝天津城方向撤离,所幸远处涌上来的洋兵没有乘胜追击,他们的目的好像只是为了占领炮台。
    撤回天津城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知从哪儿又赶来几支义军,他们打算趁夜偷袭。
    萧老道这时清点了一下人数,之前剩下的二三百人,此刻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大当家的也身受重伤,再加上想起的惨死的萧十一,萧老道悲从心来。
    一听说赶来的几支义军想要夜袭,太爷第一个表示要去,萧老道一看,也表示要去,不过,萧老道悄悄对太爷说:“他们去偷袭他们的,咱俩去把十一的尸身找回来,不能叫他暴尸荒野。”
    太爷顿时明白了,萧老道只是想去找十一的尸体。
    是夜,这支由两三千人组成的夜袭军,悄悄对炮台发起了攻击,不过,洋人也不是傻子,也有准备,双方再次一场恶战,死伤无数,最后,义军又把炮台夺了下来。
    同时,太爷和萧老道在大战中,找到了萧十一的尸体,将尸体背到了城外荒郊,原本想找个地方将十一安葬,但是,能埋人的地方都被人埋上了,只好将十一埋到了战死将领的万人坑里。萧老道将萧十一那把无名短剑,送给了太爷。
    此后,又经过多天的恶战,义和团和清军节节败退,不是这些人不够勇敢,而是洋人的枪炮太厉害了,没冲到敌军阵前,人马就要死伤一多半,冲到阵前的,也所剩无几。对于洋人而言,就像在单方面屠、杀。义和团那些所谓的神功护体、刀枪不入,在洋枪洋炮面前,全成了谎言。
    几次战役之后,太爷的表现尤其出众,不但得到义和团几个大师兄的认可,一位清军将领对他也颇为赏识。
    有一天,这位清军将领悄悄将太爷叫到营帐,摒退左右,对太爷说:“本官看出你与这些义军不同,有大侠之风,本官有一事,想斗胆请求。”
    太爷对这名将领印象也不错,有勇有谋,对洋人更是恨之入骨,太爷就问他有什么事,尽管说。
    这位清军将领很谨慎地对太爷说,这些义军不可靠,不过是些乌合之众,现在他们不再想打洋人,还有些想要造反,如今自己在阵前杀敌,他们却要抓我妻儿,麻烦刘兄弟回我家一趟,保护我的家人,等打退洋人之后,定有重谢。
    太爷一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一起出生入死打洋人的兄弟们,要反戈相向呢?
    太爷并没有很快答应,回去跟萧老道商量了一下,萧老道的意思,去保护这位将领的家人,虽然自己恨朝廷,但这位将领是个好官,要是他的家人出了事儿,咱们这天津城也就守不住了。再者,就像这位将领说的,义军里面良莠不齐,有那些心术不正、胆小怕死了,我看这义军只怕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太爷旋即又找到那名将领,按照将领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那名将领的府宅,不过,府宅已经被大火烧没了。
    太爷在附近一打听,附近的人说,前几天来了一波义和团的人,将府上的抓的抓杀的杀,府宅里的夫人和小姐都被他们带走了。
    太爷一听,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之前他就有个风闻,说义和团的人,不光杀洋人烧教堂,还杀普通老百姓,凡是老百姓家里有洋物件儿的,一律治罪,有些百姓,就因为家里有一盒洋火,便被义和团杀了全家。
    太爷这时才明白,传言非虚。
    随后,按照府宅附近的人所说,太爷追赶起了那伙义军,追出去几十里地之后,发现了那位将军的夫人和女儿的尸体,被人赤条条一丝不挂扔在茅草屋里,死前应该遭到了多人的凌辱,很显然,是义和团的人干的。
    埋掉尸体之后,太爷返回了天津,向那位将军如实禀报之后,将军一句话不说,眼睛珠子血红。后来,应该就是他上、书朝廷,朝廷开始镇压义和团。
    等太爷离开将军军营,回到自己的军营,萧十三满脸泪痕拉住了太爷,“刘师兄,你可回来了,师父他……他快不行啦……”
    “什么?”太爷眼圈顿时红了,“萧兄他怎么了?”
    “你……还是你自己去看看吧……”
    太爷快步走进萧老道的营帐,就见萧老道浑身是血,仰躺在铺盖上,眼睛睁的大大的,最也微微张着,喉咙里咯咯直响,好像随时想要咽下最后一口气。
    太爷过去抱起萧老道,眼泪顿时下来了,“萧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萧老道嘴里咯咯两声,眼睛珠子动了动,看向了太爷,“呃呃……老、老弟你……你回来了?”
    太爷哭了,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别……别……屠龙、大侠,一世英豪,岂能像、像女人般哭泣……”
    “萧兄——!”
    “我、我命、不久矣……嘿嘿、嘿嘿……”萧老道突然笑了起来,“我……我师弟说的没、错,竹、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萧兄,你别说了。”
    “不,我必须说完……老弟呀,等我死后,你将我烧掉,骨灰送去……送去泰安,对我师弟说,他、他是对的……”说完,萧老道把头一撇,再也不动了。
    “萧——兄——!”太爷紧紧抱住萧老道的尸体,仰天长叫……
    萧老道在最后一场战役中,身中数弹而亡。
    烧掉萧老道尸身之后,天津各部传令,所有清军和义军撤离天津,转去守卫京城。
    太爷将萧老道的骨灰背在身上,扮作老百姓混进城里,并没有随军队一起撤离,因为,他要给萧老道报仇。
    军队撤离之后,洋人很快占领了天津城,是夜,太爷摸到洋人的占据的一个大院,发现里面全是身穿白色军服洋兵,经过这些天的恶战,太爷已经能认出各国的军服。太爷一看,居然是东洋倭鬼的营地。
    等到夜深人静,太爷跳进了院里,偏巧这时候,天空下起了大雨,太爷趁着雨声,溜进一间军官所住的房间,手起刀落,斩下了那名军官的脑袋,然后提着脑袋就要离开。
    这时,一名东洋兵出现在门口,还押着一个女子,东洋人一看太爷顿时大叫起来,太爷再次收起刀落,东洋兵的脑袋从腔子上飞了出去,那名被押来的女人顿时惊叫起来。
    刹那间,整个大院被惊动了,无数东洋兵从房间里涌出,太爷见状,提着军官的人头,助跑几步,飞身跃上了房顶。不过,并没有传来枪声,下面的东洋兵纷纷怪叫,他们手里的洋枪居然都打不着了。或许是因为被雨淋湿了,也或许,冥冥之中有仙人护着太爷。
    太爷趁着大鱼逃出了天津城,将萧老道的骨灰放在地上,用人头祭奠了一下。
    而后,心灰意冷的太爷,不再去管那些洋人,也不再回义和团,背着萧老道的骨灰赶往的泰山深处。
    等将萧老道的骨灰交给跛脚道人之后,跛脚道人锤形顿足地嚎啕大哭:“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天数难逆,天意不可违,可你就是不听,现在你说我是对的,还有什么用……”
    太爷在跛脚道人这里住了几天,等两个人的悲痛缓解了一些之后,太爷想跛脚道人提出辞行,临行之前,跛脚道人叫住了太爷,问太爷:“刘兄弟,你打算去何处呢?”
    太爷叹了口气,“回家。”
    跛脚道人连忙说道:“你此刻还不能回家。”
    “什么?”
    跛脚道人说道:“你可去小牛山,青牛观一趟,在观中等候。”
    太爷一脸不解,“去哪里等什么?”
    跛脚道人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听为兄的话,在观中静心等候,你便知道在等什么了?”
    太爷忙问:“是不是小青要复活了?”
    “天机……”跛脚道人似乎知道,却不肯告诉太爷,“你尽管去等候便是了,等不到,千万别离开……”
    太爷对跛脚道人的话,半信半疑,但是,鉴于萧老道的遭遇,他又不得不信,于是,赶去了小牛山青牛观。
    到了青牛观之后,只见观中更加破旧,太爷收拾了一间房屋,在里面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三个月,然后,跛脚道人让他的等什么,一直却没出现。
    太爷心里疑惑,这还要等多长时间呢?一天,天降大雨,观里所有房屋都漏了雨,太爷一看,一不做二不休,雨停之后,在山下村里,花钱雇了一伙人,将青牛观整个从里到外翻修了一遍,就连里面的神像也按照原来的,重新塑造。
    一转眼,这就过去了一年,跛脚道人要他等的东西,依旧不见到来,不过,太爷这时已经习惯的观里的生活,每天粗菜淡饭、暮鼓晨钟,不是出家人,却过起了出家的人恬淡生活……
    云里去风里来带着一身的尘埃;
    心也伤情也冷泪也乾;
    悲也好喜也好命运有谁能知道;
    梦一场是非恩怨随风飘;
    看过冷漠的眼神爱过一生无缘的人;
    才知世间人情永远不必问;
    热血在心中沸腾却把岁月刻下伤痕;
    回首天已黄昏有谁在乎我;
    山是山水是水往事恍然如云烟;
    流浪心已憔悴谁在乎英雄泪;
    摘自王杰的《英雄泪》。
    四年后,这天夜里,太爷睡的正熟,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喊他:“哥,哥?哥!”
    太爷猛地一睁眼,就见床边站着一条青色光影,隐约能看出是个女人。
    “小青?”
    “哥,是我,我是小青。”
    太爷一听,想从床上坐起来,但是身子却不听自己使唤,一动不能动,“小青,你、你复活了吗?”
    青色光影答非所问道:“你可以离开了,到尉氏县去寻我……”
    “什么?”太爷一听,身子一使劲儿,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见窗户外面,已经天亮大亮。
    原来是一场梦,太爷隔着窗户,远远地朝外面望去……
    太爷离开了青牛观,背上他自己的小包袱,赶去了尉氏县,他并有没去他姥姥姥爷家,在整个尉氏县漫无目的寻找起来,他在找啥呢,他自己都不太确定,或许是在找小青,也或是是在寻梦。
    一口气找了三个月,什么都没找到,太爷心灰意冷,这时候,从上次离开家,已经整整十年了,十年没见到过爹娘了。
    太爷一合计,那可能只是个梦,回家吧。
    就在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还没等走出尉氏县,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秉守哥……”
    太爷身子一震,缓缓回过头,整个人都错愕了:“小玉……”
    “你也可叫我小青……”一个和太爷初恋长的一摸一样的女孩,笑嘻嘻朝太爷走了过来。
    “你、你到底是小玉还是小青?”
    “我有她的样子,也有她的记忆。”
    太爷愕然了,怔愣在了当场。
    “哥,你要干嘛去呀?”
    “回家……”
    末代三,太爷传奇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