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屌丝道士之厄运起源 > 第八百一十六界 一定要低调

第八百一十六界 一定要低调

    城卫队刚要动手,我赶忙收起武器:“别激动,我就是个路人。”
    “就你这鸟样还敢说是路人?拿下!”
    的确,我全身上下都被鲜血染红,哪有路人的模样?简直比主角还要抢眼,所以这个借口根本行不通。
    我快速思考了一下,既然跑不出去,那就返回神殿好了,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尝试。
    将城卫队的人逼退,我转身往回跑去,刚好碰到伊西奥多带人追出来,只不过带的都是些实力较低的护卫和使女,我再次将他挟持,冲进神殿,同时威胁道:“谁也不许进来,否则我杀了他!”
    “杀吧。”城卫队长说道:“反正不是我手下,不心疼。”
    伊西奥多原本正打算使阴招,听到这话,他差点骂娘,主动鼓励撕票?这tm是城卫队该说的话吗?
    其他队员连忙劝道:“使不得啊队长,老执事身份非同小可,是这座分殿的最高领导者,出了事情我们也会受到牵连。”
    见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关上殿门,布下隔绝精神力的法阵:“废话不多说,你必须帮我逃出去,否则我临死前会先灭了你儿子的灵魂。而且,我被抓住的话,你也会暴(分开)露。”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搜索你的记忆?”伊西奥多面色凝重的问道。
    “那还用说?到时谁都别想好过。”
    伊西奥多面色更加阴沉,过了十几秒后,忽然笑出声来:“噗……哈哈,实在没忍住,你以为用瑞克的灵魂就能威胁我?真是太小看我了,虽然儿子重要,但驭灵族的复仇大计更重要!”
    虎毒还不食子呢,可这家伙为了搞垮生命神殿,竟连亲儿子的命都不要了,我赶忙和他拉开距离。
    “别紧张,我不会杀你。”重新掌控局势的伊西奥多冷笑道:“我还要利用这个身份完成计划,不能暴(分开)露实力,外面的人越来越多,就算我不出手,你也插翅难飞。”
    他说得没错,趁外面的人不敢轻举妄动,我赶紧恢复伤势,而伊西奥多也没有动手的意思,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我集中精神驱散雷电之力,用了五分钟时间,也才驱散掉两成而已,刚想夸伊西奥多这招不错,可神殿大门却轰然倒塌,切尔一只手掐着玛格丽特的脖子走了进来。
    看着面色苍白的切尔,我有些惊讶:“咦?你居然还活着?”
    切尔将玛格丽特扔在地上,一脚踩在她胸口:“虽然你和这贱人密谋害我,但我命不该绝,是不是很失望啊?”
    说着,切尔脚下用力,踩断不知多少根肋骨,玛格丽特惨叫着,想移开那只脚,可却仿佛一座大山压(分开)在身上,不能移动分毫,她口鼻呛血,声泪俱下:“饶了我,饶了我啊!我真的不认识他!”
    “贱人,还敢狡辩,刚才你故意害我时,眼中分明闪过犹豫之色,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神使大人到来,我今天会死在你手里!”
    “好了,住手吧。”
    神殿外,一名白袍老者开口说道。
    不管是神殿的人,还是城卫队的人,都恭敬站在他身后,老者看起来六七十岁,洁白的长袍一尘不染,左胸口位置,有个叶子形状的图案。
    听到老者的话,切尔抬起脚,走到一旁。
    我曾听玛格丽特说过,在执事上面还有神使,负责传达界主旨意,每位神使管辖十座神殿。
    伊西奥多没料到神使会来,面色微微一僵,但很快便掩饰过去:“神使大人,您怎么来了?”
    老者回道:“我在巡查下属神殿,刚好来到昭阳城,原本正在和城主之子交谈,得知神殿遇袭便赶了过来,并顺手救下护卫切尔,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伊西奥多满脸痛心之色:“唉,都怪我领导无方,玛格丽特使女勾结异教徒,破坏神殿。”
    玛格丽特此时出气多,进气少,神情恍惚,但还是嘴硬道:“我,咳咳,不认识他……”
    老者打了一道生之力过去,帮助玛格丽特恢复伤势,否则不出一分钟她就会死掉。
    收回手掌后,老者问道:“异教徒在哪?”
    众人全都无语了,很想问上一句:你瞎吗?
    伊西奥多也想这么问,当然,也只是想想,嘴上恭敬的说道:“那个满身血污的家伙就是异教徒。”
    顺着伊西奥多的手指,老者望了过来:“这里任何人都可能是异教徒,唯独不可能是他。”
    所有人都震惊了,只有我淡定的站在那里。
    要说最震惊的,当属伊西奥多,他上下打量着神使,心说这家伙怎么会帮李小龙说话?莫非也是冒牌的?于是问道:“大人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13年前,我在生命之森见过他,当时神树大人亲自送他上传送阵。要知道,我连求见神树大人的资格都没有,而他竟能让神树大人亲自相送,这种人会闲着没事破坏神殿吗?”
    没错,当年在生命之森,的确和这老头有过一面之缘。
    刚才殿门被破时,我都打算捏碎斯图尔特送的珠子了,可看到老头之后,我反倒不急了。
    等老者说完之后,我趁机装了个逼:“13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老者点点头:“我加入神殿618年,却只见过神树大人两次,当然记得很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说你是异教徒?”
    我沉默片刻:“原本不想说的,可身份被你点破,也就没必要隐瞒了,没错,我就是界主大人新收的弟子,但大家一定要低调。”
    “不可能!”伊西奥多大声说道。
    他人都傻了,原以为自己掌控了局势,没想到这么快就反转过来,而且我更是露出‘界主弟子’的身份,让他无法接受,所以有些失态。
    “怎么不可能?神树大人地位超然,想来也只有界主大人的弟子,才有资格让她相送,所以,我相信他没有说谎。”说完,老者弯腰向我行了一礼:“很抱歉,让您在我辖区内的神殿受伤,我一定会给您个交待。”
    众人面面相觑,要知道,神使可是一级强者,竟要弯腰赔罪,那么,对方可能真是界主大人的弟子!切尔知道自己闯祸了,单膝跪地,不敢说话。
    城卫队长吓得直流冷汗:“这位,这位大人,我刚才不知道您高贵的身份……”
    “低调,一定要低调。”我双手虚压,瞎编道:“其实这次是神树大人让我来的,她察觉到昭阳城的神泉出现异常,为避免打草惊蛇,我才没表明身份。”
    “什么?竟有此事?”老者皱起眉毛,在他管辖下的神殿出现问题,他难辞其咎。
    我安抚道:“神使放心,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此时与你无关,这个执事是假冒的,他在城中豢养了大量嗜血虫,又在神泉下毒,想趁乱抹黑神殿,还好这个阴谋被消灭在萌芽之中。”
    众人窃窃私语:“什么?罗恩执事是冒牌的?”
    事情发展已经完全脱离伊西奥多的掌控,于是低喝道:“不!他绝不可能是界主的弟子!大家不要被骗了!快点抓住他搜魂!”
    面对质疑,我丝毫没有慌张,毕竟已经多次使用‘界主弟子’这个身份,经验丰富。
    “我不是?那好。”我指着老者说道:“大家都知道,只有一级生命系修者才能成为神使,他既然是一级修者,生命能量自然精纯,而我是界主大人的弟子,生命能量比他更精纯!只凭这一点,便足以证明我的身份。”
    说完,我指着一名刚才骂过我的护卫:“你过来。”
    这名护卫是五级修着,他紧张的走过来:“大,大人,有什么吩咐?”
    我手上出现一把短剑,凌空一划,护卫颈部鲜血喷溅,他捂住脖子,惊恐后退。
    我看向老者:“这种伤,你能治吗?”
    老者点点头:“能。”
    “我也能。”说完,便打出一道生之力,让护卫的伤在几秒钟内愈合。
    护卫刚松了口气,我又一剑斩断他的右臂,不理会他的惨叫,看向老者:“断肢再生,你能做到吗?”
    老者再次点头:“能。”
    “我也能。”
    在我的帮助下,只用了两分钟,护卫便长出新的手臂,而被砍断那条还在地上,让他面色有些古怪。
    老者点头道:“如果让我来,估计要十分钟,你的生命力的确比我精纯,我相信……”
    话还没说完,我打出一道火焰冲击波,在护卫胸口打出一个水桶大的窟窿,所有内脏全部消失,在众人惊呆的目光中,我看向老者问道:“这种伤,你能治吗?”
    老者咽了口唾沫:“不能。”
    然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
    “我也不能。”
    众人身子一栽,差点齐齐摔倒。
    我嘴角微翘:“开个玩笑,我当然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