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五章 半生(大结局)

第六十五章 半生(大结局)

    我不大相信老蔫巴这条命不管生死都会影响外面世界的命数,当下忍不住说道:“师父,你这么说太给老蔫巴脸了。他这德行也就是小日本的狗腿子,还能掀起来什么风浪……”
    “这是命数……”吕万年看了一眼‘赵年’之后,继续说道:“我洞悉了你不论生死的百余种命格,最后都会牵扯到外面世界的命数,只有这样了……”
    “那也是你的命数……”没等吕万年说完,吴老二抢先开了口。站起来走到了‘赵年’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做吕万年的弟子吗?现在虽然还是不能拜师,不过也算是朝夕相处……”
    ‘赵年’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抄起来桌子上割肉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咽喉扎了下去。他的动作虽然快,不过就在秘境之神的身边,也不是没有拦住的可能。
    吴老二却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他眼睁睁的看着‘赵年’将匕首扎进了自己的咽喉。随后摇了摇头,说道:“想死?晚了……”
    原本‘赵年’已经气绝身亡,不过片刻之后他的手指头动了一下。随后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吴老二,缓了口气说道:“连死都不可以吗?为什么要救……”
    “别误会,不是我救的你……”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伸手将插在‘赵年’咽喉位置的匕首拔了出来。鲜血好像血箭一样的喷了出来,可是‘赵年’虽然脸色煞白,却没有再次气绝身亡的意思。
    看着脸色难看至极的‘赵年’,吴老二再次说道:“还不明白吗?这里是你的囚牢。你坐牢的时候没有资格去死,现在想死都死不了,死已经是一种奢望……”
    见到自杀这条路走不通‘赵年’有些慌乱了。他将主意打在了我的身上,说道:“沈炼!
    你的父母都是我杀死的!我还数次想要致你于死地。你不替你的父母报仇吗?”
    “老蔫巴,他们是死在石原莞尔手上的,我亲眼看到的。”看到‘赵年’脸上纠结的表情,我因为父亲的死,对他的愤恨减少了不少。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这个苍老的面孔,继续说道:“至于我们俩的恩怨,我也不和你计较的。你就安心待在这里长生不老吧……”
    见到我不会杀他,‘赵年’大叫了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冲着我扑了过来。我早就有准备,在他有所动作的前一刻,一脚踹在老蔫巴的胸口,生生将‘赵年’又踹回到了椅子上。他原本就失血过多,又挨上这一脚之后,竟然将老蔫巴踹晕了。
    看到‘赵年’晕倒之后,何佑堂叹了口气。
    随后站了起来,在两只狐狸的陪同之下,向着二郎庙外面走了过去。吕万年见到他要离开,当下对着何佑堂的背影说道:“你若还想做回秘境之主,我们可以让给你……”
    “不用假惺惺的客气了,这里归你们哥俩……”说着,何佑堂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以前还以为这里是个多了不起的所在,还以秘境之神自称。现在知道这就是一座囚牢,那我待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我寿数也快到了,死也要死在外面……”
    看着大猫离开,我和罗四维对视了一眼。
    随后我对着吕万年和吴道义说道:“老蔫巴罪有应得,我们俩也别在这里碍你们的事了。你们老二位……”
    没等我说完,吴老二打断了我的话,说道:“沈炼你留下,我把长生不老的血脉还给你。
    趁着我还是秘境之主,这个可以做到。”
    “都说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活得那么久干什么?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下去,不用一百年我就疯了。你还是饶了我吧,二爷你放心,等着我下去的那一天,会和我娘解释的,和你们老二位无关……”
    吕万年和吴老二原本还想要留我,可是他们俩也急着交换秘境之主的身份。趁着这个机会,我和罗四维离开了这里。
    从秘境出来之后,已经看不到何佑堂和那俩狐狸的身影。我和罗四维也不留恋这里,带上了沈中平一家三口直接从山上走了下去。罗老四知道我的脾气,他也不劝我长生不老的事情,反倒在地上和我商量,应该如何干掉石原莞尔,给沈家堡被屠杀的老百姓报仇。
    这一路上我们俩设计了几十种暗杀的法子,最后商定罗四维搞一点尸毒,让这个小鬼子变成活鬼。
    等我们回到奉天的时候,才听说这个日本人伤的挺重。被我一枪打断的刺刀正好伤到了他的膀胱,现在已经送回到日本治病去了。根据日本的医生所说,石原莞尔伤势极重,已经到了不可能治愈的地步。虽然现在不会马上死亡,可是每天小便的时候,尿液浸泡伤口都会给他带来生不如死的痛苦。
    这样想起来,也不着急要这个日本人的命了。让他再受几年的痛苦也是好的……看到东北三省已经被日本人占领,我和罗四维便到了北平暂避。没有想到我们这边刚到,便有自称是南京总统特使的人找上了门。
    此人叫做戴春风,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要长生不老的密法。我和罗四维搪塞了几次,后来看到此人的态度坚决,没有说法的话,恐怕会做出来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此时正好赶上吕沟桥事件,日本人出关要攻打北平。内忧外患之下,我和罗四维决定下南洋暂避。吕万年、吴老二那边不用我们俩操心,在日本人打进北平城的前一天,我和罗四维,带上了沈中平一家三口登上了前往福建的火车。
    在福州上船,经过了几天的颠簸之后,我们终于到了新加坡。在这里一直待到了四五年日本宣布战败,在这段日子当中,我和罗四维回到国内几次,将当年吕万年留给我的黄金偷偷运了出来。就是靠着这些黄金,我开始学着做买卖。没有想到,买卖还真的做成了,成为远近闻名的富商。
    也是那几次回国,我和罗四维去了一趟贺兰山,才发现当初的喇嘛庙已经荒废,通往秘境的道路被封住,找不到联络吕万年和吴老二的方法。无奈之下只能失望的回到了南洋。后来几次都不得其法,找不到他们老哥俩,我和罗四维也放弃了寻找。
    光复之后,我们原本想要回国的,当年的戴春风又派人前来索要长生不老的密法。言语当中还带着威胁的口吻,说什么我一旦回国,就会被抓起来严刑拷问长生不老的秘密。
    无奈之下,我和罗四维商量了一下,我留在南洋继续买卖,罗四维带着沈中平一家子回到国内。没有想到这一分别便是永别……他们回国之后不久,雷隐娘便得了一场重病。断断续续的拖了两年,终于一命归西。想不到学长生的她是第一个离世的,我那弟弟沈中平受不了打击,半年之后因为思念成疾,跟随自己的夫人去了。临死之前将他们的孩子托付给了罗四维……罗四维原本想要带着孩子回来,没有想到他看上了一个女人。罗老四就和当年的沈中平一样,非这个女人不娶了。最后为了方便结婚,还进了学校当了一名老师,四九年的时候他终于得偿所愿,与罗夫人结成连理。沈中平的孩子没机会送回来,索性被他当成侄子养了。
    后来因为我曾经给大军阀张大帅手下当官这一段,我担心回国不便。便一直留在了新加坡,罗四维转年有了儿子,拖家带口的也不方便出来。我在南洋的生意越做越大,五二年的时候也娶过一房妻子。可惜转过年来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的性命。这次之后我也没有心思再娶,一个人过了四五十年。一直到今天收到噩耗,这个老东西先走了一步……这几十年的过程,好像过电影一样的在我脑海当中过了一边。原本以为我这就跟随罗四维一起去了,没有想到被送进医院之后,经过一番抢救,竟然又将我从奈何桥边拉了回来。
    因为有年轻时候的底子,我很快便康复了。想到自己的年纪大了,再不回去的话恐怕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当下我让人安排,终于回到了国内。
    飞机在首都机场停下,当我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下飞机的时候,便看到在停机坪的位置已经等候了几个人,当中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老头子也坐在轮椅上。见到我出来之后,急忙命人推着他的轮椅过来。
    “哥们儿,你可算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罗四维吗?这老混蛋还是当初的样子,怎么他没死?现在我明白了,这是怕我不回来,故意的演了一场戏。可是这场戏差一点把我带走……这时候,罗四维已经到了我身边,我们俩坐着轮椅拥抱了一下。想到大半个世纪的交情,再见面已经都是快入土的老人了,当下又是一阵唏嘘。
    罗四维陪着我在北京转了几天之后,我们俩便商定去沈阳看看,有机会让孩子们再去一趟贺兰山,代表我们两个老家伙去寻找吕万年、吴老二的行踪。
    上了火车之后不久,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唱二人转。一个娘们唧唧的声音唱道:“大姑娘找了几把、几把瓜子啊……小伙子穿上了黑毛、黑毛裤啊……”
    一段粉戏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吴老二,你倒是继续唱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