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鬼喘气 > 第三十章 回声

第三十章 回声

    我心头大怒,暗暗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哈日查盖说的没错,虽然他是颛瑞找来帮忙的,但如果真到了危急时刻,我不一定会去救他。救人可以,但那是在自己安全的条件下。
    刚才的话,我也确实说的违心话,不过,这种直接被人拆穿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于是我问道:“什么手脚?”
    红毛十分欠扁的耸了耸肩,道:“等我活着出去的时候再告诉你。如果不是那该死的01,让我现在变成累赘,我也不会把这事儿挑明了。陈悬,姓窦的待你不薄,你总不希望他死的太难看吧?陈悬,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说完,他哈哈笑了两声,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我们前方的通道。
    懒货等人已经走到了前方,这会儿我只能隐约看到手电筒的光晕,与此同时,独眼龙喊了一嗓子:“当家的,你俩快点儿,磨磨蹭蹭的,不知道的以为你俩谈恋爱呐。”这人以前挺正经的,跟豆腐在一起混久了,练了一张臭嘴。我摇了摇头,带着哈日查盖跟了上去。
    地道周围有许多裂缝,似乎已经承受不住大地的压力,仿佛随时都会坍塌一般,自裂缝中,可以看到里面褐色的土层,随着我们的移动,时不时会有一些土渣子掉落在身上。
    我有些好奇,懒货之前所说的古城的呻吟是怎么回事。我跟他接触这几次,觉得这人也不像那种嘴上说瞎话的人,他刚才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懒货二人似乎停在原地在等我们,片刻后,我和红毛赶了上前,霎时间,耳朵里便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比较微弱,在通道里是听不到,但站在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可以清晰的听到了。
    通道按理说应该是平的,但大概由于地下建筑受压塌陷,因此后半段,也就是我们前方的那一段出现了断裂,地势猛然降低了,并且渗入了很多地下水。我们如果要继续往前,就必须要蹚水弯腰前进,并且前方是个什么情况,也看不清楚。
    那很声音,似风声又似水声,时而沉闷,时而压抑,我听了许久才意识到,这是水的声音,确切的说,是活水涌动时发出的回声。大约是地下水涌入,水势在其中回旋,但由于密封的地下结构,所以才形成了这种声音。
    可以想象,这些地下水渗入的时间应该并不长,否则,这整个地下建筑,恐怕早就坍塌了。
    霎时间,我明白了懒货所谓的来自古城的呻吟,这种声音,意味着再过不久,这个地底建筑就会当然无存。
    哈日查盖虽然这会儿体力上不行,但头脑还是很灵光的,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嘴里发出嘶的一声,说:“我明白了,这地方是个牢笼,估摸着就是用来关押那些人茧的,这地下水是相通的,那些人茧,没准儿就是从这里面冒出来的。”
    独眼龙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说:“修建这么个地方,关押这些人茧做什么?最主要的是,这些人茧是怎么来的?”
    红毛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懒货长长打了个哈欠,狠狠的甩了甩头,似乎是想让自己清醒些,随即淡淡道:“走吧。”他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头。这里的水并不深,我们脱了鞋子,将裤子撩到大腿上开始蹚水,越往前,那阵回音越大,片刻后,通道到了尽头,尽头处出现了一间古怪的石室。
    确切的说,它应该不是石室,因为它的表层是黑色的,像是烂铁一样的黑,我们触手摸了一下,果然是铁,只是已经锈的差不多了,露出了后面的石块板。
    我不由得吃惊,这俨然是一个加固的密室,外层用石板镶嵌,内部还有铁封,这在古代,可以说是铜墙铁壁了。通道在此处就到了尽头,也没有露出其他的出入口。
    难道这是一条死路?
    众人在水中蹚着,移动着手电筒观察周围的环境,紧接着,只石壁的一侧,我们看到了一个大洞,那洞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道给击碎的一样,地下水应该就是从这个位置给涌了进来,在洞口处,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漩涡,吸力不大,但如果这间密室原本放置着的是那些人茧,那么也足以将它们给吸出去了。
    看样子,红毛的猜测没错。
    打探了一圈,我们终于确定这地方是完全密封的,根本没有出入口,不由得面面相觑,觉得一阵晦气,如此这般,我们之前的艰辛岂非都白费了?
    独眼龙嘀咕道:“咱出门忘记给祖师爷烧香了,就没遇到一件顺心的。”刚说完,懒货忽然抬起了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的头顶,像是有什么发现。
    我下意识的跟着往上看,只见我们头顶上方的位置没有铁封,但也是青砖密封的,看懒货那样子,他似乎是觉得可以从上面入手。我一想,心说莫非他觉得上面有什么机关?
    这么想着,我拿出探铲加长到五米左右,然后去戳天顶,戳了几下,只觉得很结实,也没有什么机关启动的迹象。就在这时,懒货按住了我的手,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别动。”紧接着,他继续抬头继续盯着上方。
    我几乎以为这小子是不是发了神经,但很快我便发现,他的耳朵在动。
    那是很微小的抽动。
    我立刻意识到,他并不是用眼睛在看,而是用耳朵在听。
    难道说,他是在听什么声音?
    我和红毛以及独眼龙,都停止了动作,一时间,密室里只剩下了水流回涌的声音,懒货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按着腰间的刀,一动不动,如同老僧入定。我没去打扰他,目光也不由自主锁定在了上方。
    看样子,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
    莫非上面别有洞天?
    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极其缓慢,我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也不知多久,懒货忽然睁开了眼睛,说:“砸,随便砸哪里都行。”说着,他自己也掏出了探铲,开始用探铲狠狠的砸周围的烂铁墙。金铁交加,发出的声音十分大,我们三人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用意,但也没有耽误。经验告诉我们,在危险的环境中,有时候必须要充分的信任队友。
    整个敲击过程持续了一分钟,紧接着懒货示意我们停止,然后又开始如同之前一般倾听。
    独眼龙张了张嘴想问什么,又忍住了。懒货看到他的动作,难得主动的解释道:“上面有人,我们必须要引起她们的注意。”
    有人?
    我道:“你这一次确定是人不是鬼?”
    懒货没回答我的话,继续倾听。
    独眼龙问道:“那人现在注意到了吗?”
    懒货嗯了一声。
    这地方如果是人,不是鬼的话,那么上面的人身份就很好猜了,应该是文敏她们。我心情有些激动,但这时,懒货道:“听脚步声,应该是个女人,但只有一个人。如果是那个女警察,她或许能找到机关救我们,如果是那个女医生或者女领队,就不一定了。”
    这小子实在牛逼,这双耳朵,说是顺风耳都差不多了,竟然还能通过脚步声判断对方的身份。
    我不有暗忖,她们是一起进入古城的,如今只剩下一个人,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所以分散了?
    片刻后,独眼龙忍不住问懒货上面的情况,懒货半闭着眼道:“她还在上面,在找机关……嗯,有动静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耳朵很快的动了两下,紧接着,大约十来秒钟左右,众人耳里都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声音。
    “咯嗒……咔、咔、咔……”声音非常细微,如果不是我们都一直支着耳朵,恐怕很容易忽略过去,这声音我并不陌生,是机括运转时的声音。伴随着这股声音,我们的头顶忽然掉下了无数灰尘,众人猝不及防,霎时间被迷了眼睛,眼里**辣一片,纷纷后退低头,不停的吐口水,一时间什么也看不清了。
    等我能睁开眼时,才发现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四方形的洞口,洞口的边缘,赫然还趴着一个人,此刻正瞪大眼睛看着我们。
    那人的身份让我有些失望,她不是文敏,而是刘队。
    她惊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似的,道:“你、你们怎么在下面?”
    独眼龙松了口气,旋即说道:“刘美女,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啊。”这老男人,时刻不忘调戏姑娘。最初的震惊过后,刘队反应很快,然后扔下了一根绳索,众人双脚踩在水里,都快冻僵了,见此忙攀着绳索爬了上去。
    众人也顾不得观察周围的环境,赶紧擦干了脚上的水,将裤管放下去,套上靴袜保暖。做完这些,懒货什么也不顾,直接往地上一倒,说:“休息两个小时,我走不动了。”
    走不动?他会走不动?我正待说话,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我第一次见识到,有人可以真的一秒钟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