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人影从远处走来,有人手中拿着绿色的植物藤条,有的吹着某种乐器,有的则在敲鼓,他们边走边跳,场面十分壮观。

  大拿最先去看的是他们的嘴唇,发现他们并不是兔唇人,心里有些失望。

  “不是兔唇部落的人。”大拿对其他人说。

  “当然不是。”老沙说,“收留我们的那个屋主也在里面。”

  经过老沙提醒,大家果然看到中间有个人就是屋主,身上穿着特殊的服装,手里拿着一根木管在吹奏。

  “他们在干嘛?”嫣儿好奇的问。

  “有点像中国农村里嫁女儿,敲锣打鼓,还有人在吹笛子,唱歌。”大拿说。

  “他们在祈雨。”黎江说,“那种笛子叫塔卡笛,跟中国的箫差不多,不过是方形的。每年雨季比往常推迟的时候,天空之镜附近的村民们会自发举行这样的仪式。”

  “又是祈雨。”大拿想起森里公园里,阿兹特克人的祈雨仪式,心有余悸。

  老沙说,“比起阿兹特克人的人祭,这个仪式要温和很多。”

  祈雨村民越走越近,认识他们的屋主笑着走过来,示意他们加入祈雨的队伍,有人递给他们杯子,往里面倒了些黄色的液体。

  大拿嗅了嗅,发现是酒。

  祈雨的人并不说话,只是笑着示意他们喝,屋主满脸和善的望着他们。

  大拿不好推迟,结果杯子喝了一口,本来打算一口喝完,给他倒酒的祈雨村民又拿回了杯子,把剩下的半杯倒在了地上。

  “还要敬天。”黎江在旁解释说。

  嫣儿最开始保持警惕,不敢把酒咽下去,后来发现大拿等人喝了酒也没什么事情,就放松下来,也试着咽下了一点。

  旁边的人等她喝完,围着她转动,邀她跳舞。

  酒的味道起初有点苦,但喝多了会觉得甘甜。

  祈雨的人一路祈祷跳舞,又将其他的旅行者也拉拢到队伍里来,祈雨的人数越来越庞大,超过半数都是外国人,他们对这种仪式充满新奇,比当地人还要欢腾。

  大拿急着办正事,也对这祈雨仪式不报任何希望,准备喊老沙、嫣儿和黎江三人脱离队伍,谁知道人数太多,又是来来回回的舞动,其他三个人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大拿心想坏了,焦急的大喊,但声音被祈雨的声音给湮没。而每当他走出队伍,就有人将他拉扯到队伍里去。

  大拿探起身体寻找,人群里忽然有张熟悉的面孔一闪而过,他不禁眉头一沉,朝那个人影追过去,但等他到达刚才人影所在的位置,那人早不再那里了。

  有人又拉住了他的手臂,大拿正在心烦,准备挣脱,却看到是嫣儿。

  “我看到索菲亚了。”嫣儿说。

  大拿点头,终于敢确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人影的确是索菲亚,“我也看到了,她不是死了吗?”

  “我们两个都看到了,那就不应该看错。”嫣儿面色凝重的说,“她的尸体没有被找到,说不定侥幸活着。”

  “我们得提醒老沙跟黎江注意安全。”大拿说。

  就在这时,气温突然变得阴凉,天空里云层堆积过来,不一刻,淅淅沥沥的雨点就砸落下来。

  祈雨队伍里爆发出欢呼声,彼此相拥庆祝,有个外国男人准备过来拥抱嫣儿,大拿一看他架势,立即提前将嫣儿给抱住,同时狠狠的瞪了眼那个外国男人。

  外国男人悻悻而去,大拿满脸通红的松开嫣儿,紧张的瞥了眼她,发现嫣儿并没在意,只是冲他笑了下。

  “还真的下雨了。”嫣儿说,“挺灵验的。”

  人群附近的雨下得比较小,远处的雨下得很大,跟其他地区下雨的景象不同,天空之镜上的雨是从一个区域朝另一个区域移动,雨幕倾洒,看上去像是有巨人拿着花洒喷水,很有意思。

  “雨季终于来了,希望能找到兔唇人。”大拿说。雨点落在身上,有些凉。

  人群早期盼着下雨,对着雨多的地方冲过去,谁都不在乎身上被淋湿。

  人群散开,老沙看见了大拿和嫣儿,走了过来,但等到人群散光,黎江却一直没有出现。

  “他不会出什么事吧?”大拿想到索菲亚,担忧的说。

  “不会那么容易有事的。”嫣儿说,“我们先找找,说不定跟着人群走了。”她拿出手机拨打,无法接通。

  “这里的磁场有问题,你打不通的。”老沙说。

  三人在盐沼上走,雨一直下,大拿发现地上的水只是浅浅的一层,在任何地方都一样深浅。

  “这里本来是个盐湖,几万年来,因为四周山脉的影响,雨水洗刷山体内的盐矿沉淀到中间的低洼里,水分又不停蒸发,使得盐矿一层层的积累起来,把原来的地形完全掩盖。”嫣儿说,“这里是世界上最平坦的区域,在绝大部分的地方,水的深度都差不多。这些水形成一面镜子,可以倒映整个天空……”

  嫣儿没再说下去,因为此刻,雨已经停了,有些区域放晴,阳光从云层里投射下来,呈现出一缕缕可见的光线,整个天空的景象,都倒映在水面上。

  三个人一面欣赏美景,一面寻找黎江。

  黄昏的时候,两个太阳合而为一,坠落地平线。

  夜晚,在短暂的无尽黑暗之后,夜空里繁星开始浮现。

  星空环绕在头顶与脚下,仿佛身处太空之中,一切都变得梦幻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