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冈萨雷斯声音从黑暗中传过来,“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好是保持你们的体力,早点休息。”

  黎江回答:“你们到底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我们无法保证放了你们之后,”冈萨雷斯在黑暗里继续说,“你们还会再次进入这里,所以我们会把你们交给其他人看管,让他们送你们离开森林。”

  “他在跟你啰嗦什么?”大拿问黎江,“他要怎么对付我们?”

  “他说会把我们交给森林里的其他人,然后押送我们离开。”黎江说,“看来他们在森林里非常熟悉。”

  冈萨雷斯没有再次阻止黎江和大拿的对话。黎江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

  “大航海时代之后,欧洲国家殖民纷纷在美洲建立殖民地,基督教会渐渐在在南美扎根,在基督教的神父影响下,这种邪术就逐渐消失,只有海地和墨西哥还零星存在。

  而中国和印尼的僵尸现象,是当年阿拉伯人在印度洋上经商,把黑人巫师带到了南洋,然后这种巫术流传到了东南亚,接着这种巫术辗转流传到了中国,并且在中国南方渐渐扎根。湘西赶尸,其实从明朝中期才开始,而赶尸家族的祖先,是一个非洲的阿拉伯后裔。

  这些赶尸的方法,虽然各自演变,表现不同,其实都是一个根源。”

  大拿说:“原来在虎符镇下面的那些死人,有这么深的渊源。”

  “我们在虎符镇碰到的僵尸,”嫣儿说:“和黎江说的不同,那些是镜像产生的无意识生物,并非我们现在遇到的巫术的产物。”

  黎江不愿意加入大拿和嫣儿的争论,而且转了话题,“至于我刚才说的这个教会的分支,可能就是现在这群人,来历也很神秘。”

  “这些洋人的神父,到底是什么来历?”大拿问。

  “当年欧洲国家征服大洋,殖民非洲和美洲,每艘船上不仅仅有水手,还有医生和教士,这些教士到了新大陆,就会在当地传教,修建教堂。这些都是历史上说的很清楚的事情。但是后来这些欧洲国家为了争夺殖民地和海上贸易权,相互打起来了,于是英格兰西班牙法国相互发起了战争,然后就产生了海盗。海盗逐渐脱离了国家的控制,在海上掠夺商船,成为了强大的海上组织。然后这些海盗上的教士,也渐渐演变成为了独立的教会。海盗的教会,学习了很多野蛮人的巫术,和梵蒂冈隔断了联系。到了近代,美洲国家纷纷独立,海盗也慢慢消失,但是这个教会却发展壮大,从海上到了陆地。并且传闻,当年海盗抢掠的巨大的财富,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到了二战时期,这个教会暗中恢复了和梵蒂冈的联络,教皇认可了他们的地位。而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南美解决一切的神秘事件。”

  “我靠。”大拿说,“这个和你们卸岭的门派,不都是一个道理吗!”

  黎江说,“世界本来就有两种秩序,有明面上的政府,当然也会有处在黑暗中的组织,有时候地下的势力和组织也会登堂入室,正统的统治组织失败后,也会转而到在暗中延续。这些事情本来就并不奇怪。”

  “现在太阳盘引起了几个势力的窥觑,我们也仅仅是其中一支而已。”嫣儿说,“而且太阳盘的事情不能在国家层面公开。”黎江说,“希望我们的任务最终能和王主任部门的任务顺利接头。听王主任的说法,他们的任务也进行到了关键的时刻,可能太阳盘就是他们任务的关键一环。”

  “结束谈话吧。”嫣儿提议,“保存体力,冈萨雷斯说过,明天的路程很长。”

  三人停止交谈,在黑暗中很快就睡着。

  第二天石厅的窗口微微透出一点晨光,冈萨雷斯等教士就醒了过来,教士起身的动静把大拿惊动,大拿叫醒了嫣儿和黎江。

  三人看着教士再次念出某种语言,站在出口处的僵尸,慢慢的从狭窄的坑道里走出来,一个又一个,然后躺在了石厅里。通道空了,教士慢慢的鱼贯而入,黎江大拿嫣儿也跟着走进去。

  仍旧是斜斜向上的石阶,只能通过一人。而且通道在石壁内螺旋上升,行走的速度缓慢。

  当通道走完,大拿前面的人全部走出了出口,大拿也跟着走出之后,眼前一片开阔——所有人都站立在悬崖中部的一个石槽上,石槽只有一米多宽,距离悬崖的顶部有一百米左右,而距离悬崖峡谷的底部有几百米,大拿探出身体,想看看昨天进来的峡谷底部的方位,可是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

  现在所有人处在的方位,不仅是高度提升到了悬崖高处,而且已经走到了峡谷的更远的地方,峡谷的地形也发生了改变,悬崖两侧相距更加靠近,只有几十米宽。

  悬崖两侧的房屋仍旧存在,只是没有了木质结构的房屋,都是靠着悬崖开凿的石屋,连接悬崖两侧的桥梁也少了很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

  冈萨雷斯指着最近的那个桥梁,“我们必须从那里走过去,只是很多年没有人通过了,不知道会不会断裂。”

  教士们开始顺着石槽向着那个桥梁走去。石槽的一边是悬崖,另一边是悬崖,没人行走都很仔细,稍有闪失,就会失足掉下去。很难想象,当年的悬崖住民,是怎么能走每天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

  当众人走到了桥梁旁边,大拿看见这个桥梁后,不仅倒吸一口凉气,这桥梁根本就木头的结构,而且年代已久,腐朽不堪。踏板都空了很长一截。

  当众人走到了桥梁旁边,大拿看见这个桥梁后,不仅倒吸一口凉气,这桥梁根本就木头的结构,而且年代已久,腐朽不堪。踏板都空了很长一截。

  大拿走到桥头,朝下方望了一眼,桥下不知有多深,依然是模糊不清的一片,分不清是河流还是其他的什么,但那种幽深的空旷,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眩晕。

  桥板上很多地方腐朽成了深黑色,看上去像是一块巧克力饼干,要是踩踏上去,随时都有可能折断,而更远处,还有一个两米多宽的空隙,除了木桥下方作为主体支撑的两根大横梁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踩踏的地方。

  那两根大横梁,宽度也就二十来厘米,人走在上面,无疑是跟走独木桥一般。

  但除了这条桥梁看上去勉强还能通行之外,其他的几条桥梁情况更加的不堪,其中有一条甚至腐朽到了眼看就要自行折断的地步,发出木头变形的声音。

  大拿胆子虽大,但也对冈萨雷斯选择的这条道路充满了畏惧,不过,想着输人不输阵,怎么着都不能让一伙外国教士给看扁了,活动了下手脚,准备率先开路。

  “大拿,你小心点。”嫣儿担心的说。

  “没事,我几十年的功夫不是白练的。”大拿听到这话,豪气的对众人说,“就让我先来探探虚实。”

  “嫣儿,这神父恐怕别有用心……”黎江紧张得喉咙都有些干涩,轻声的对嫣儿说,“现在这种情形,走腐朽木桥,跟跳崖的区别不大。”

  “走一步看一步吧,他们要对付我们,也用不着等这时候。”嫣儿回头打量身后的教士们,发现一个个表情淡然,也没任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