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神偷听到这话,立即挣扎要站起来,他注意到,那个说话的年轻人背上有一个人,脑袋垂在年轻人肩膀上,两条手臂耷拉下来,停在年轻人胸前,头发和身上湿漉漉,在往地上滴水。

  只看一眼,神偷就知道,年轻人的话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人正是他的镜面人!

  神偷没想到会在地底遇到刘所长,更没想到,会以这种情况,遇到自己的镜面人。

  现在他醒着,而镜面人肯定是比他还要虚弱,所以需要人来背,这是天赐良机,瞬间,神偷脑海里就在盘算,要把自己的镜面人给处理掉。

  问题是,刘所长这帮人,会让他杀掉自己的镜面人吗?

  正当神偷生出无数念头的时刻,蹲在青城道士指着神偷,说,“他是的假的。”

  神偷浑身一凛,一把抓住青城道士的手,“你,你说什么?”

  “你是镜面人,是不是?”刘所长走过来,直接问神偷。

  神偷下意识的摇头,“不是,我不是。。。。。”他其实已经看到了自己手指上的特征,是的,现在他的确是镜面人的躯体,他的心脏是在右边!

  神偷快要崩溃,刚还想要把自己的镜面人干掉,现在情况不妙了,谁知道刘所长对待镜面人的态度是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对付你。你的这个真身。。。。。”刘所长说,“他伤得很重,快要不行了。。。。”

  神偷又是一惊,听到这种话真令他不知是喜是悲。

  “我不管你们两个的真假。”刘所长说,“总之,你们答应了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到。老任也在地下,我们已经交过手。”

  神偷当然明白刘所长话里的意思,他当初正是答应过刘所长,要把另一半虎符给抢到,但现在虎符都落到了老任手里。

  “老任身边有蛊婆,本身实力也不差。。。。。”神偷说,“而且现在光拿到虎符,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事情还没结束,虎符还是很关键。”刘所长说,“你只要负责拿到虎符,其他的事情,有我们来做。”

  “我尽力而为。”神偷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没有做到,心里的确是过意不去。”

  “这就最好了。”刘所长说,“你虽然是镜面人,但还是那个我认识的神偷。。。。。。”

  “你没有见到嫣儿吗?”神偷问,他打量人群,除了十几个穿着差不多服装的年轻男人,没有见到嫣儿。

  刘所长摇头,“这句话,你早就问过了。我们也有留意,可惜没有发现。”

  “大鲤身体内支脉太多,要找一个人会很困难。”青城道士说,“但这些支脉都会通往一个核心地域,我们先抵达一步,在那里等着,遇到的机会会更大。”

  “你说的是什么地方?”神偷迫不及待的问。

  “契丹的古祭坛。”刘所长说,“也是大鲤的心脏。从地图上来看,已经很近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找到。。。。”

  “古祭坛!”神偷差点跳起来,指着茫茫的黑暗水面,“我和嫣儿正是从古祭坛里逃出来。”

  大拿再次从水里冒出头来,老沙和嫣儿在假祭坛里等候了很大一阵,都比较焦急。

  “怎么样,有发现吗?”嫣儿比老沙更迫切,大拿还来不及歇气,就向他追问。

  “要走一步看一步,暂时只找到了入口。”大拿点头,刚才在水里转了很大一圈,刚开始没有任何收获,但与水接触过一阵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底。

  “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种本事。”嫣儿很高兴,“你太厉害了。我们这就出发吧,神偷要是看到我折返回去救他,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嫣儿,你不要再下去了。”老沙说,“你好不容易回到地面,没必要再去冒险,我们会把神偷带回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本事,会拖累你们。。。。。”嫣儿的笑容僵在脸上。

  老沙摸了摸脑袋,不好回答。

  “对。”大拿直率的说,“你跟下去,帮不上忙,而且我们还要分心照顾你。”

  “谁要你照顾了。”嫣儿听得不乐意,“神偷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一定要下去,你们做自己的事情就好,如果我跟不上了,就把我丢下,我绝对不会怪你们。”

  “嫣儿,你在地底待了很长的时间,身体非常虚弱。”老沙说,“我们这次下去古祭坛,会遭遇老任,他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你跟去是不明智的举动。”

  “这还是其次。水里面的陵蠡,是最大的问题。”大拿说,“你吃过苦头,知道它们有多难缠。我跟老沙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穿过水域,到达没有水的地方,这段路,以你的体力,根本做不到。”

  嫣儿无从辩驳,默默无语坐下。

  “这里是个很深的天坑,你一个人没办法离开,我们留些食物和水给你,坚持一段时间。”大拿说,“等我们解决了地底的事情,会来接你。”

  “恩。”嫣儿黯然的回答了句,大拿的话虽然不留情面,但说得很有道理。

  老沙和大拿商量了一会儿,重点是应对水中的陵蠡。

  地下深渊里,到处都是细小的陵蠡,它们一见人,会粘上来,水表面一两米深的地方还不是问题,再往下点,会很密集。

  大拿有了三昧符,倒可以少受点影响,但老沙肯定抵挡不住,所以必须按大拿说的方法,保持非常近的距离,以很快的速度穿行。

  两人有过经验,并不为难,带上一些简要的工具,跳下水出发。

  假祭坛下方的水域,是个入口,穿过这条管道,会进入到一个更加宽阔的水域,这是庞大的地下水脉,水冰寒刺骨,且有暗流涌动,并非死水。

  大拿在前方带路,老沙紧跟,游往深处。一路行来,越加惊险,老沙暗叹嫣儿能通过这些地方回到地面,恐怕是有上天冥冥之中相助,才得以逃生。

  不过这些水路之间,可以看到有人工修建的痕迹,甚至局部地区,还残留有施工的设备,腐朽在水底。

  大拿屏住呼吸,胸腔憋闷得非常难受,但不敢松懈,在各条岔路中,寻找准确的去路。

  其实老沙说得玄妙,落到大拿这里,就是凭借直觉。这种直觉,很多普通人都有,只是大拿更加敏锐,并对自身的直觉相当自信,毫不犹豫。

  每穿行过一段水路,大拿会找到个有空隙的地方,两人透出水面呼吸些空气,然后又是继续赶路,行进的速度飞快。

  老沙暗暗称奇,大拿的本事在短短时间内,竟是提升到难以置信的地步,比他料想的还要离谱。

  又游了一段距离,大拿停了下来,示意老沙望前方。

  前方是一片宽广的水域,出现了一道道巨蟒身体似的淡蓝色物体,晶莹剔透,在水中央纵横交错盘绕,向多个方向延伸,不知道尽头在哪,好似一处地下管道设施,而这些管道中央,光亮更甚。

  老沙心头一喜,古祭坛到了。

  但就在这时,他的视线看到好些人影,正朝古祭坛走去,他们不是游动的姿势,而是漂浮行走,像在太空漫步。但隔得太远,不知道是些什么人。

  大拿也看到了有人走在前面,和老沙对视一眼。老沙用手势示意,先靠上看看,能到这里来的,不会是陌生人,不是老任,就是刘所长他们。

  两个人把灯都关闭掉,继续游动,越往前走,越感觉水变得稀薄。大拿试着呼吸一口,发现这里已经不同于真正的水底,竟然可以呼吸。

  老沙见状也有样学样,呼吸了几口。

  两人趁着空间外围较为昏暗,朝着核心地带游过去,在前方的那些人影,并没有察觉到他们,纷纷朝祭坛里走去,很快全都进入祭坛内部。

  大拿和老沙蹑手蹑脚的来到祭坛外围,靠着石碑墙往里望,谁知刚探出头,从两块石碑的缝隙里,就伸出一只手,朝大拿抓来,大拿抬手一挡,蹲身肘击,老沙也上前帮忙,抬腿攻向那个偷袭之人。

  但接过老沙腿攻的又是另外一人,那人也是用腿,两人接二连三的飞踹,你来我往,斗成一团。

  大拿被对方飞快的拳击打得眼花,硬着头皮接招,但终究是防范不住,被逼得无还手之力。

  “刘所长,是我!不要打了。。。。。”大拿接了几招,大概能猜到这伙人是谁了。他跟不死鬼兵交过手,知道他们的武功跟眼前之人不一样。有着这么快捷的身手,除了刘所长带来的一群高手,又还有谁?

  “都停手。”刘所长的声音果然传了出来。

  双方听到声音,都停歇住手,刘所长站在祭坛之内,眼盯着大拿和老沙,示意他们过去。

  等两人走到刘所长面前,青城道士举起灯笼朝他们看,虽然祭坛内水晶的光亮很大,但青城道士好像看不清楚两人面目似的,沉着眉头仔细打量。

  大拿说,“你检查我们是不是镜面人对不对?”他明白刘所长的用意,他跟老沙曾经结伴到地底,当时正好是镜面布局启动的时候,现在突然出现,会认定有是镜面人也理所当然。

  青城道士抱歉的笑笑,检查完毕,向刘所长汇报说都没问题。

  大拿忍不住打量刘所长一行,看他们的影子都在,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整个祭坛内,有两个人没影子。

  一个是站在他身边的老沙,一个就是神偷!

  神偷撞上大拿的目光,略有愧疚的把头低下。

  见青城道士没看出老沙的问题,大拿不免对青城道士有些失望,看来他在识别镜面人方面的本事,非常之弱小。

  没有时间多寒暄,刘所长让手底下的人开始检查古祭坛,试图发现古祭坛的奥秘。他跟青城道士检查石碑上的文字和图案,一些年轻军人搭起人梯,靠近祭坛顶部,去看那块如月光照耀着古祭坛内部的水晶石。

  “那颗就是神灵之眼?”大拿轻声向老沙确认,他对发掘古祭坛的奥秘没有兴趣,因为已经知道所谓的奥秘,就是那颗水晶石。

  老沙点头,“刘所长这次回去,应该接到新的任务,不单单是要保护簋心风水陵了。。。。。”

  “你觉得他对神灵之眼也有兴趣?”大拿问。

  “不然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在附近的一个簋心风水眼那里。”老沙说,“十多年前,老穆和老任就来过这里,只有老刘没来,他是知情最少的一个,老穆和老任为什么会背叛及失踪,困扰了他太久,他肯定想搞清楚原因。”

  “这些事我不想管。”大拿说,“我只想等老任来,把事情在这里彻底了结。”

  “你现在是老任的对手吗?”老沙问。

  “等他到了,我会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大拿笃定的说。

  “那些古代士兵来了。”就在这时,有个负责岗哨的年轻军人,大跨步的走进来,向刘所长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