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密道追踪 > 第九章 千年祭祀(上)

第九章 千年祭祀(上)

  老沙和大拿交谈了这么多,两个人心里都在发毛,而且老沙的恐惧更甚,因为他和神偷之间也交流过,大致知道钢厂的下面,是那个所谓耶律乞努的坟墓,耶律乞努在这里被蒙古的木华黎击败,自杀身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的坟冢一直被某种势力压制。从金末元初,一直延续到今天。

  这还罢了,现在虎符镇挖掘出了那些青花古瓷之后,压制坟冢的布局,竟然是需要不停的接受祭祀,事情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老沙也明白,这些祭祀是不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线索的,嫣儿的身份已经很明显,她至少有两个和常人不同的本事,一个是对电脑和网络的精通,另一个是有着深厚的历史知识。否则以她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女孩,不会被专门做大单的盗窃组织给看重。

  连嫣儿都只能知道关于耶律乞努的大致事情,就证明,这段历史的资料十分有限。

  几个人都不说话,能知道的事情就就这么多,也分析不出个真正的水落石出,大拿和老沙在厂里转悠了很久。天黑之后,大拿心里郁闷,在空地上练了套拳法,看见老沙正在旁边冷眼看着,就要和老沙过招,被老沙拒绝。

  到了半夜,冬生的身上又开始发抖了,他挣扎要离开,大拿知道,他是想要回到蓄水池里去。冬生对二子说:“先不管冬生叔会不会吃官司,把他送回家吧,他的命都只剩下半条了。”

  可是二子胆子小,看见冬生的这幅模样,根本就不敢带着他离开值班室。大拿没辙,对着老沙说:“厂里现在没什么人手,我走不了,你陪着二子送冬生叔回家吧。”

  老沙正要答应,二子还是不同意,他不停摇头。大拿这才知道,二子觉得老沙的本事不如自己,仍旧害怕。

  大拿叹口气,对着老沙说:“看来只能你留下,我跟着他们出去。”

  老沙沉稳的点点头。

  看着大拿和二子搀扶着冬生走了,然后自己拿着手电,在工厂里巡视。慢慢的走到了泵机房,看到泵机房的屋顶已经被掀开,原本圆井的位置,盖上了一个巨大的板子,上面还堆满了钢铁杂物。

  老沙围着泵机房转了一圈,一阵风吹来,老沙看到几张纸片飞在空中,有一张飘到老沙的面前,老沙伸手给抓住,才发现,自己手上的是一张圆形的纸钱。

  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接到死人用的纸钱,老沙背脊忍不住又是一阵冷汗,但他毕竟吃这晚饭多年,还不至于吓得逃走,这时候,他更是有了一份心思,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实出。

  于是,老沙抬头观望了下天空,弄清楚纸钱吹来的方向。

  纸钱来的方向是东北方,从一栋厂楼顶上洒落,空中飞舞着的并不多,时不时飞几张,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落叶而已。

  老沙左右看了看,没看到钢厂里的其他保安,这些保安,因为泵机房白天发生的事情,晚上就都不愿意上夜班。

  借着黑夜的掩饰,老沙也就不再遮掩自己本事,贴在墙上,朝那栋厂楼爬上去,他心里急切,爬得就很快。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老沙到了楼顶,这栋楼有十来层高,是栋废楼,不知道曾经用来做什么,里面没有安装过任何东西的痕迹,全都是一间一间空敞的格子间,类似写字楼。还有就是每间房子,都没有安装门窗。

  巡逻的时候,老沙没有来过这里,这次看到,心里奇怪,但没时间来琢磨,他一口气爬上了顶楼。

  然后,老沙就听到楼顶天台上,有嗷嗷哭泣的男人声音。

  听到声音,老沙赶忙停顿身子,手攀着墙沿,挂在墙外,微微的抬起头,想看清楚那声音的来源。这个声音说不上怪异,很正常的人声。

  老沙猜测是有人在这里撒纸钱祭奠,不过,这一天并不是什么中元节,如果祭奠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在祭奠的对象,是死在这个日子,是那死者的忌日。

  纸钱不时飞起,从老沙头顶飞过去,发出簌簌的声响,风变大了一些。

  老沙定睛,仔细看去,就见楼顶有个钢桶,装汽油的那种,直径大约半米,桶顶上没有盖,纸钱呼啦呼啦的从里面飞出。

  这时候,老沙的呼吸忽然凝住了,就好像整个人掉进了冰水里。

  老沙刚才已经把手电关了,他的眼睛,已经熟悉了黑暗,可以接着微弱的光,把楼顶看清。整个楼顶上,除了那么一个飘出纸钱的钢桶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平坦得一览无余,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那个哭声,在回荡。

  老沙手软,差点从楼顶摔下来。这未免太吓人,那个哭声没源头,让人心惊。

  老沙压制住内心恐惧,眼睛猛睁猛闭几下,想看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是眼花,没把人看清楚。

  事实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人。那个声音,凭空出现在楼顶,完全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

  而老沙,忽然想起了当年塔吊的那件事。一念及此,他就感到风越来越大,那个钢桶里的纸钱,源源不断的被吹出,龙卷似的,盘旋起来,飞到空中去。

  这栋楼,会不会就是当年塔吊施工过的?

  老沙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就听到地下,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那是有什么从高处摔下的声音!

  这种高空坠物的声音,老沙并不陌生,做保安那么多年,还真见过人跳楼的场面。生命是脆弱的,不说几十米的高空,有的人,从二楼跳下,也有可能直接毙命。

  现在老沙听到的这个声音,就是人的躯体,摔在水泥地面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空荡荡的工厂里,让老沙十分的不安。

  更要命的是,夜晚的钢厂十分安静,而那个男人的声音,也在这一声闷响发生的同时,完全的消失,似乎要让人把这一声响,听得更加清晰。

  伴随这个声音,老沙的心脏仿佛被人紧紧的捏了一把。

  老沙没勇气回头望地面,不忍看到那一幕,尽管在夜幕的遮掩下,并不能看到什么,但老沙还是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这个念头,占据老沙所有的思绪,像有人扯着他耳朵大声呼喊。

  老沙进退两难,下地去,必然是要看到那个跳楼的人,而上到楼顶,会遭遇什么,他没有底。

  “为什么偏偏就要选择在我巡逻的时候跳楼呢?”老沙咬牙切齿的暗骂了声。要早知道这样,还不如送冬生回家。

  送冬生回家,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大拿本来不想去,老沙明白他不去的缘由:大拿接受了老沙的说法,明白自己没办法救冬生,但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大拿承受不了,更不想面对,所以撇开个干净。

  二子终究是把大拿又扯进去。这一去冬生家,以大拿的脾性,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脱身。

  老沙不想了,顺着墙壁又爬下来,刚爬到一半,就听到又一声响。

  噗。。。。。。

  不只有声音,老沙还感到了背后有风掠过。

  “我操!”老沙浑身一抖,贴在墙上不能动了,嘴里却是骂出来。

  竟然又跳下去一个!

  老沙虽然面对着墙壁,但眼角余光还有背后的风劲告诉他,这个人跳楼的位置,就在他头顶,而坠落的位置,当然也就在他下楼方向的地面。

  老沙手心冒汗了,几乎要贴不住墙壁。他已经明白,这不是人跳楼那么简单,楼顶根本没有人,所以跳下去的,也不可能是人!他很确信了,这栋楼,就是当年塔吊出事的地方。出了事,使得连整栋楼都被废弃。

  但老沙又无法解释,钢厂里有阴兵过道,重现当年的场景并不稀奇,可是这声音,为什么只有摔人的声音,探测仪里听过的其他声音都没出现?

  老沙在等,要验证心中的猜测,还要等第三个摔人的声音响起。

  等了一阵,老沙没有等到摔人的声音。他已经坚持不住,贴在墙上,是件体力活,身体四肢还有脊椎都得发力,他在墙上贴了太久。

  突然间,老沙察觉到头顶上方有什么光亮在一闪一闪,他慢慢抬起头望去,就看到一张脸。

  一张眼里闪着明暗亮光的怪脸,这个人的脸非常诡异,在黑夜中就能看到通红的眼睛,最让老沙心惊肉跳的,就是他的嘴巴上唇,是裂开的,老沙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咧开嘴,看上去在笑,但老沙听到了哭声,就是那个在楼顶哭泣的男人的声音!

  这一次不一样,怪脸哭了之后,老沙手上发软,劲道绷不住,整个人向后仰下去。

  老沙总算明白,那第三个摔人的声音,为什么没有出现,因为,他就是第三个人!

  老沙在惶急中,下意识的用脚猛蹬了一脚墙面。身体改变了下坠的方向,斜着飞出,老沙的习惯就是在做事的地方,会无意之中尽量记住环境里所有的细节,他记得厂房大楼不远处有一排大树,枝叶繁茂,这一推之下,老沙整个身子就摔向大树冠,被树杈连续阻挡,缓解了下落的速度。他的手还没什么力气去抓住树杈,翻滚之后,还是摔落到地上。

  这种本事不止一次救过老沙自己的性命了,他一个混偏门的盗贼,能十几年来,不被抓住,也没有受过什么伤,不是仅凭运气的。

  老沙直愣愣的趴在地上,半边身子摔麻过去,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他剧烈咳嗽了两声,这才缓过一口气,他迫不及待的爬起来,抬头去找那个裂嘴怪人。

  老沙明白自己刚才是着了道,就在那怪人笑的刹那,有什么难以解释的东西,影响到了他的身体,使得他的力气突然消失。

  不然的话,他可以慢慢的爬到地面,而不是直接摔下来。

  天台上,那个裂嘴怪人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