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睡尸花

    小阴阳说:“这些都是守墓亡灵,赶走它们就是了。”说着让刘大舌头熄灭了燃烧棒,周围又陷入了黑暗。
    阴河中心的萤火虫一下又显现了出来,我这才发现,那些萤火虫要比普通的萤火虫亮很多,普通萤火虫发出的光绿中带黄,看起来温馨浪漫,而这种萤火虫发出的光贼绿阴冷。
    小阴阳手握剑指,口中念咒,临空虚弹了几指后,那群盘旋的萤火虫已经乱了阵型,小阴阳又凌空一掌挥了过去,大喝一声:“去!”
    那些萤火虫应声而散,转眼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小阴阳说,好了,可以把燃烧棒点燃了。
    刘大舌头重新点燃了燃烧棒,忽然惊讶的喊道:“咦......海王莲怎么变成蓝色的了?”
    大家抬头一看顿时愕然不语,刚才还红色妖艳的莲花,转眼间已经变成了蓝色莲花,散发着清冷诡异的神采,我闻到了一阵奇异的尸臭味,直往鼻孔里钻。
    小阴阳盯着蓝色的莲花看了一会,不由地捂住了鼻子:“那不是海王莲,那是睡尸花。”
    睡尸体花?大家都觉得非常好奇,麻爷说:“睡尸花......啥叫睡尸花?我这么大岁数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小阴阳说:“睡尸花跟睡莲很相似,但它不是莲花,花色多变,以蓝色为主,而且散发着难闻的尸臭味。”
    我忽然想起了尸香魔芋,其实普通的魔芋花也会散发着尸臭,小时候我们家就种过这种东西,现在我的闻到的味道跟魔芋花很相似,一股浓烈的尸臭味。
    我捂着鼻子说:“这花怎么跟魔芋花的味道一样,太难闻了!”
    小阴阳说:“魔芋本是妖物,后经麻婆娘娘驯服,去了妖性,成了人们餐桌上的食品。魔芋花并不吸收尸气,只是花粉臭而已,随便种在哪里都能生长,但是睡尸[email protected]飩&花必须靠尸气供养。”
    刘大舌头说:“怪不得臭烘烘的,原来是吸收尸体的养分,太恶心了!”
    小阴阳说:“世上本无这种花,这种花的种子是巫师炼化的,只要在墓葬附近丢一粒睡尸花的种子,叫墓主名字三声,它就会自动寻找尸源,钻墓破棺,嗅尸臭而生,这种东西很少见,只有心术不正的风水师才有这种花的种子,是专门用来破坏风水的!”
    麻爷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小阴阳点了点头,麻爷满重重叹了口气“唉......时也运也.....”
    刘大舌头见麻爷一脸失望,心知不妙,连忙问:“麻爷......啥意思?”
    麻爷说:“看样子咱们是白忙乎一场了......”
    刘大舌头紧张的说:“麻爷,你可别吓我.....咱们这一宝可是押得不轻!”
    麻爷说:“你想想......既然风水已破,主墓都被中上了睡尸花,你还指望有值钱的随葬品吗?”
    小阴阳摇了摇头说:“从目前的情况看,施害者当年并没有找到主墓,甚至连龛室都没进去,否则他就不会下睡尸花的种子了。”
    麻爷听了小阴阳的,忽然眼珠一转露出了喜色:“有道理,任得敬当年独揽大权,意欲谋朝篡位,施害者必是奉了朝廷之命,所以并不在意钱财,而是直接破他风水来的,因为墓葬机藏复杂,一时找不到主墓,所以就下了睡尸花的种子,这招数可真够阴损的!”
    小阴阳点了点:“这种大气势的格局,功力浅的术士不敢硬破的,地气冲出来的时候,施害者会当场死亡!”
    刘大舌头吓了一跳:“这么厉害啊.....我还打算跟你们学几招对付仇人呢,还是算了吧!”
    麻爷说:“这些招术千万别学,这等于是拿刀子往自己身上戳,害人害己。”
    小阴阳说:“害人终归是有报应的,所以当年的施害者没敢硬来,下睡尸花种子属于软招,在破风水这方面各门派都有自己的招法,虽说手段各异花样繁多,但是归纳起来逃不过三种方法,一是斩龙脉,二是放地气,三是透尸身。据我观察,这个风水格局至少用了两种以上的破坏手法!”
    破风水这事我很小就知道有这个说法,毕竟我爹是个半吊子阴阳师,所以我耳熏目染的听了不少。
    我爹说,祖坟被人做了手脚,轻则家运不顺,重则家破人亡,所以破坏风水是极丧阴德的事,有损人百自损一千的说法,故其手段秘而不传,讳莫如深。
    因为这种损人不利已的招术如果传到心术不正者手里,造成的罪业也会转嫁到自己身上,这就是天道。如果术士是吃官家饭的,皇命在身,也是不得不为之!”
    刘大舌头高兴的说:“这么说的话,这里的东西还在嘛,真是虚惊一场!”
    刘大舌头说到这里又跟威廉小声嘀咕了一阵,威廉点了点头,面露喜色,刘大舌头说:“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怎么过去?”
    麻爷忽然有些疑惑:“这种船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不合汉人的丧葬习俗......难道这个墓葬不是任得敬的爹娘?”
    小阴阳说:“任得敬祖上是蜀地人氏,蜀人有送魂的的说法,人死之后,蜀人亡灵必须经过的天彭门,说明蜀人是有船葬习俗的。再说这个风水不是真龙地,得水才能得势,用船葬是理想的葬法。”
    麻爷点了点头,但是脸上还是有些疑惑:“这是一艘玉船,按分量不轻,比一般的石头重,为啥不沉于水,还是先看清楚了再说。”
    为了看得更清楚,我们有又点燃了一根燃烧棒,有两根燃烧棒同时照明,周围的环境一下亮了一倍,
    我们这才发现河边水下有五六根铁索并成一排,通向龙船,铁索被水淹没了三四尺深,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看样子这应该是一座浮桥,专门为当年运送龙船到河心而建造的,上面的木板早就.烂没了,只剩下了漆黑的铁索。
    水波荡漾,波光粼粼,在燃烧棒红色光焰的照射下,五光十色斑斓陆离的,谁也不知道下面的水究竟有多深......
    刘大舌头说:“看来咱们只能扶着铁锁链过去了。”
    我们商量了一下,先过去两个人看一下情况,如果船上的情况乐观,再过去几个人搬东西。
    但是谁先过去呢,大家面面相窥,先过去就意味着要冒巨大的风险,最后只能是我和小阴阳过去。
    为了轻装上阵,我和小阴阳把背上的背包全卸了下来,他带着一根燃烧棒,我带着一指步枪,他负责在前面照面,我负责在后面担任警戒。
    我们抓着铁索往过游,倒是丝毫不费力气,只是河水冰凉刺骨,难以忍受。
    我们越走越近,尸臭味越来越重,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到了河中心,龙船近在咫尺,我们才发现这个龙船大概有十几米长,五六米宽,在燃烧棒红色光焰的照射下,金黄的龙船显得格外华丽。
    我们没有心情欣赏这座华丽的龙舟,因为浓烈的尸臭味熏得我阵阵作呕。这么大的玉石龙舟怎么不下沉呢,我以为是固定在水面上的,但是走进了我才发现,这条床居然在微微晃动,完全是漂浮在水面上的......
    为了弄清楚什么情况,我们忍住强烈的尸臭味,仔细观察龙舟周围的情况,在睡尸花的掩盖下,我们发现了龙舟的底座玄妙,那是一块不一样的石头,上面全是蚂蜂窝一样的小孔,原来这座玉石龙船的底座,是一块巨大的火山石,怪不得一直浮在在水面。
    我们打消龙船漂浮在水面的疑惑后,决定先上船看看情况。上船之后我们才发现,这个船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宽的多,船上分别放着两具玉石棺材,这两具棺材的选料要比龙船的用料好的多,而且颜色也不一样,色泽润白,状如凝脂,一看就是上好的和田玉。
    一群睡尸花的根根蔓蔓爬满满了棺材,它们野蛮的霸占了棺材,把棺材盖顶得歪斜到一边,虽然棺材晶莹剔透的有些半透明,但是棺材里面的情况还是看不清楚,从外面看里面就是乱七糟的阴影......
    我们确定船上没有异常,就招呼刘大舌头它们上来。不一会,刘大舌头和威廉爬了上来,一人打着一个燃烧棒。
    两人上来之后特别兴奋,也不顾的尸臭,就围着棺材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嘴里啧啧赞叹着,刘大舌头转了几圈说:“这可是正儿经的羊脂玉啊,这要是运出给他们打镯子,做吊锤,能赚不少钱呢!”
    我想刘大舌头是想发财想疯了,装尸体的棺材板子,做成镯子,吊坠谁敢戴啊!
    威廉说:“,古玉是收藏的,再加工就不值钱了。”威廉说着一下熄灭了手里的燃烧棒,就要用燃烧棒去撬棺材。
    这种金属燃烧棒既可以照面又可以当撬杠,威廉作为一个资深盗墓专家,在这方面运用的十分娴熟。
    棺材盖本来就被那些睡尸花顶的歪斜在了一边,威廉没费多大力气就把棺材盖撬开了,可是棺材里面已经进了水,长满了睡尸花的根叶藤蔓,须须毛毛的乱七糟,就像一团乱麻,一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威廉戴上了长手套,就伸手下去抓捞随葬品,他伸手在里面摸了一阵,眼珠一转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可是往起拿的时候却没拿起来,于是双手用力猛的一抓,“呼”的一下起来一个白白胖胖的老头,老头全身赤裸,连鼻子眼睛都长出了睡尸花的根须,全身长满了绿色植物,根叶缠绕,乱七糟的就像一个植物人......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