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山洞里的对峙

    我听到脑后有个低沉的声音咕噜了一句,虽然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是在警告我不要动的意思,在一刹那间,我明白了,我们中了别人的埋伏,我们被人控制了!
    作为一个职业雇佣兵,怎么可能束手就擒呢,我迅速对后背的敌人进行方位,角度等意识测量。
    “把手举起来,抱住脑袋,快点!”黑暗中有个低沉的声音凶狠的吼道。
    大家都僵直的站在那里不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呵呵呵.......”刘大舌头忽然一阵干笑。
    “呵呵.....各位兄弟,敢问你们是那条道上的朋友?何必动刀动枪的,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刘大舌头不愧是老江湖,遇到这种场面居然还能油滑的笑出来。
    “少他妈废话,把手举起来,小心老子的枪走火!”这话说的很粗野,但是普通话很标准,不带一点地方口音。
    刘大舌头搞不明白对方是什么人,就说:“天大地大,江湖为家,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讨饭吃,何必那么大火气,有话好好说嘛......”
    我背后那家伙又在嗓子里咕噜了一句,这句声音比较大,直着嗓子在咆哮,我一下就明白了,这家伙不是中国人,是日本人!
    怪不不得我们的橡皮筏子失踪了,原来是被这伙日本人弄了进来,我还以为是见了鬼呢!
    就在他咆哮的一瞬间,我忽然一个低头转手,一肘子砸在了他持枪的手腕上,我只听到哗啦一响,他的枪已经掉到了地上,应该是一把短枪,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的胳膊已经牢牢的勒住了他的脖子,这是一个标准的断头锁,我只用了五成力气,他就无法动弹了。
    我的快速反应让那几个控制我队友的日本人愣了一下,就在他们一愣神的一瞬间,我们的队友们呼啦一声举起了A突击步枪,双方形成了枪口对峙的局面......
    日本人全是短枪,而我们的人却拿着A突机步枪,双方都用枪口顶着对方的脑袋,如果硬拼火力,日本人肯定不是对手。
    刘大舌头咬着牙槽发狠道:“来啊,狗日的,对着开枪啊!看谁拼得过谁!妈的,我说咋听不出你们的口音,原来是小鬼子啊,小样儿,普通话说的挺溜的啊!”
    小鬼子们愣了一下,有个鬼子说:“我们是日本猪氏商社的一个公益组织,到这里只是靠科学考察,搞地质测绘的......不是坏人,大家都不是坏人,你们误会了!”
    刘大舌头说:“误会了,误会了还用枪顶着我们?把枪放下!”
    几个小日本愣了一下,犹豫着还是不肯放下枪,我目测了一下,大约有七个小鬼子,全部拿的是短枪,背上背着一个大旅行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些什么......
    双方僵持不下,我见大家剑拔弩张,就顾不得怀里这个小鬼子了,一脚将他踹了出去,那个被我踹倒的小鬼子忽然直着嗓子一声嗷叫,径直扑过来想夺我的枪,他扑的太猛,我就下意识的楼动了板机,只听得哒哒一个点射,一梭子子弹从他的腹部洞穿而过,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亲眼看到肠子漏了一地,嘴里一边咳嗽,一边流出了血浆,我心里产生了一丝恻隐之心,知道这家伙活不成了......
    其余的小鬼子们对视了一眼,似乎妥协了,有个小鬼子说:“好吧,我们确定是误会,我们让步......”说着几个小鬼子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枪。有两个小鬼子过去把那个打穿腹部的家伙扶了起来。
    刘大舌头哼哼一声冷笑:“算你们聪明!”说着枪口一扬,哗啦一下将手的A抗在了肩上,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其余的队员也放下手里的枪。
    就在这个档口忽然听到露茜一声惊叫,一个小鬼子一把勒住了露茜的脖子,一只乌黑的顶在了她的头顶上。
    我们哗啦一声把枪举了起来,那些小鬼子又重新把枪对着我们,那个用枪顶着露茜的小鬼子说:“朋友,我们没有敌意,你们的火力太强大,如果不带一个你们的人跟我们一起走,我们是走不出这个山洞的!”
    我急忙端起A步枪试图瞄准那个小鬼子的脑袋,只要他的脑袋能在我的准星里静止三秒钟,我就可以一枪干掉他!
    这个狡猾的小鬼子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他勒着露茜的脖子,在露茜的后面晃来晃去,把露茜当盾牌,就是不给我开枪的机会,我不敢轻易开枪,A4突击步枪虽然火力很强大,但是缺陷也一样很明显,击发的时候枪口跳动的厉害,准头很差,我怕误伤到露西,所以没法开枪。
    小鬼子大概也看到了我不敢开枪的心理,就拖着露西向后退去,露茜不停的发出惊叫,可能是被那个小鬼子的粗暴的动作弄伤了脖子,我大吼道:“我警告你们,最好乖乖的放开她,你们要干动她一根汗毛,老子就把你们杀的片甲不留,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个山洞!”
    小鬼子说:“你放心,我们会对她以礼相待,只要她陪我们走出你们的火力范围,我就会放了她。否则,我们会死,她也活不了!”
    我端着枪很为难,小鬼子趁机拖着露茜向黑暗处逃去,听着露西大声求救的声音,我抓枪的手有些颤抖,眼看着他们就要逃离我们的视线,威廉那双阴鸷的眼睛忽然露出了杀气,他果断的举起了枪,瞄向小鬼子们后撤的背影,我大吃一惊,威廉是个薄情寡义的人,他连自己的保镖蝎子都杀,自然也不会在意露茜的安危,我一看情况不妙,一把抓住了他的枪。
    “威廉先生,让他们去吧!”
    威廉不解的看着我:“y......他们没有资格跟我们分享财富,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他们见上帝!”
    我说:“放心吧,威廉先生,他们跑不了的......我有办法对付他们!如果现在开枪,露茜必死无疑,露茜对我们很重要,她是我们的应急医生!”我用自信的神情向威廉承诺,并极力强调露茜的重要性。
    就在威廉犹豫不决的时候,那群小鬼子已经拖着露茜消失在石笋背后的黑暗中......
    刘大舌头说:“就让他们这么走了......他妈的还绑走我们一个人呢,我真想弄死他们!”
    大家刚才被小鬼子制住,这会都觉得有些尴尬,一时没人接刘大舌头的话茬。
    刘大舌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小阴阳说:“阴阳兄弟,我就看不懂了,你那么高的道行,为啥不弄死他们,一个掌心雷劈死那群王蛋啊!”
    小阴阳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麻爷说:“刘老板,你冤枉阴阳小哥了,掌心雷是五雷正法,可以劈妖魔鬼怪,但是不可以随便劈人的!”
    刘大舌头烦躁的说:“算了算了.....你们就是理由多,便宜那群王羔子了!”
    威廉阴沉着脸对我说:“我们就在溶洞大厅安营扎寨,你跟上他们,一个不留,全部给我干掉!”威廉做了个斩首抹脖子的动作。
    我点了点头说:“好!”
    威廉说:“需要人帮忙吗?”
    我扫视了一眼大家,除了威廉和刘大舌,头身手还凑合,小阴阳虽然高不可测,但是他不对付凡人,其他的人根本帮不上手,我总不..能让大老板威廉和二老板刘大舌头跟我一去吧,所以我只能说:“不需要帮忙,我一个人就行了!”
    我放下了背包和头灯,决定轻装上阵,只带着一把伞兵刀和一支A步枪,悄悄的跟了上去。
    说来也奇怪,没有了灯光,我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视觉和听觉都变得异常敏感,我根据这帮小鬼子留下的微弱动静,快速追了上去,而且我的嗅觉也变得很敏感,如果听不到任何动静,我只要轻微的嗅一下鼻子,就能判断出这群人的大概方位。我能闻出什么味道,似乎甜甜的味道......不,应该是血腥味,那个肚子被打穿的家伙,带着一股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为什么我闻起来甜甜的味道......
    我怎么忽然变得有点嗜血了,我感到有些奇怪,难道是血婴合体的结果......还是要变异了?当时也顾不得多想,脑子只有一个概念,只想尽快追上去,把露茜救出来,否则她就有危险......
    大约追了十几分钟,我已经隐隐听到了他们说话声,心里一阵兴奋,就加快了脚步,顿觉身法轻灵,犹如鬼魅一样在怪石嶙峋的石乳林中穿来穿去,这种超自然的速度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大约又追了十分钟,我已经能听到他们清晰的说话声,他们全部是在用日语对话,叽叽咕咕的,间或呵斥两句英语,我估计他们是在呵斥露茜。
    声音离我很近,我躲在一个巨大的石笋后面,露出了半张脸,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异的情景......
    露西被反绑着胳膊,嘴里被塞了东西,呜呜的发不出声,有五个小鬼子围着她,手里都拿着手枪,如临大敌的顶着露茜的脑袋,如果有人闯来营救[email protected]!& .露茜,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杀了露茜。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躺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小鬼子,正是被我打穿肚子的那个家伙,他的肠子白花花的堆了一地,在他旁边盘腿坐着一个敞胸露怀的大胖子,胸脯长了一层黑毛,头上缠着一块白布,嘴里叽叽嘎嘎的念个不停,一边念叨,一边把地上的肠子往那人肚子里塞,如果看到肠子不好的地方,直接掐掉扔了......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