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勇闯饿鬼道

大家听了小阴阳的话,心里俱是一惊,小阴阳说:“大家别害怕,我刚才闻了一下这里的气味,确实有一股阴冷的鬼气,不过大家不比担心,鬼有三技,一迷二遮三吓唬,用完了也就没招了。”
鬼有三技,我小时候就听我爹说过,一迷二遮三吓唬,“迷”就是鬼上身,鬼压床,使人神志不清。“遮”就是人们在走夜路的时候,人往哪里走,鬼往那里挡,俗称“鬼打墙”。
其实遇到鬼打墙也没什么好怕的,就是一些调皮的小鬼捉.弄人,对付它们很简单,只要解开裤子,掏出家伙一泡尿就把它们赶走了。
如果前两招不行,就剩下吓唬了,这时候小鬼就会变成披头散发,血流满面的样子,伸出一尺多长的舌头来吓唬人,三招用尽,如果还有人顶得住,那小鬼就没招了。
小阴阳故意说的很轻松,但是麻爷却是一脸凝重,我知道小阴阳说的并不是那么简单,我爹说过,如果被鬼上身,就会久病不愈,不死也会脱层皮,就算摆脱鬼的纠缠,以后的运势也会衰败。单单一个鬼上身就这么厉害,就别说其他的了。所以我被九个血婴上身,我爹才会着急上火。
小阴阳说:“我走最前面,为大家开路,麻爷,劳烦你走在后面,为大伙壮个胆,你们只管往前走,无论出现什么怪事都不要管,也不要看,耳静,心静,往前走,千万不要往后退!”
三猴子哆嗦了一下:“麻爷,您得罩住我,我这眼睛不争气啊......”
麻爷说:“看你这点胆量.....现在还没啥事呢,真不行你就把眼睛闭上,拉着我的手,跟着我往前走!”
我们跟小阴阳慢慢往前走,这时候已经是早晨六七点钟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奇怪的是这片山坡一直笼罩在一片阴霾里,灰蒙蒙的就像老阴天一样,太阳光根本照不进来。
我觉得这种地方特别古怪,大家踏着朦胧的雾气往前走,只觉得一阵一阵阴冷的气息让人很不自在。
这条小道就像茂密树林里忽然裂开的一条小裂缝,随时要将我们吞噬的样子。就这么一条小路,隔三差五的就结着一个巨大的蜘蛛网,重重叠叠的就像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没想到大白天这里居然这么阴森,据说荒山野外,蜘蛛网聚集的地方就是魑魅魍魉出没的地方,如果不是我们有备而来,谁也不敢走这样的路。
小阴阳不停的用柳枝抽打着前面的蜘蛛网,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各位,打扰了,请让一下,借一下道......”
我们也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神神叨叨的让我们心里更加紧张,小阴阳打开一扇蜘蛛网,我们就往前走几步,然后又得打开另一扇蜘蛛网。
“快看,有只兔子,黑的......”三猴子忽然惊奇的说。
我们回头顺着三猴子指向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什么也没看见,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出现一只野兔也不奇怪,我们以为野兔早就跑了,也没在意,就继续赶路。
大约又走了十分钟左右,三猴子又说话了:“咦......对面有个人,抗着一床红被子!”
三猴子的的话让我们愣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想着可能是哪里有施工的民工,等我抬头一看,顿时浑身一凉,前面根本没有其他人,如果不是三猴子说鬼话,那就是真有鬼了,这荒山野岭的怎么可能有人扛着红被子呢!
麻爷瞪了他一眼:“你娃给我闭嘴......胡咧咧啥!”
我这才想起来三猴子可能是阴阳眼,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想到这里我心里也紧张了起来。
小阴阳在前面用柳条赶路,刚开始嘴里还算客气,只是说要打扰一下,借一条路,后来小阴阳嘴里的话就越来越不客气了,由温言相劝变成了呵斥,只见他左打一柳条,又抽一柳条,嘴里呵斥道:“走,都给我走!”
我们战战兢兢的跟在小阴阳后面,三猴子吓得早已闭上了眼睛,由麻爷牵着往前走,露茜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前面的雾气越来越大,就像南方树林里的瘴气,但是六盘山位于大西北,平时干旱少雨,这样的雾气是很少见的。
我们前后相距不过十米左右,但是彼此脸上就像蒙了一层薄纱,感觉到朦朦胧胧的,我们正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刘大舌头回头来鬼叫道:“哎呦,他妈的谁打我?”
刘大舌头一边摸着脑袋[email protected]&& .,一边瞪着牛眼看着后面的人,我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谁打他......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我们谁也没看到有人打他啊!
刘大舌头见大家一副无辜的表情,就瞪着紧跟在身后的保镖小狗:“刚才是你小子干的?”
小狗吓得连忙辩解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老板,我哪敢打你呢!”
小阴阳头也不会的说:“勿慌,勿乱,后面跟上!”
麻爷也跟着说:“不要停,莫回头......跟上跟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罗盘拿了出来,拍了一下罗盘说,伏羲卦照乾坤,魑魅魍魉莫害人......然后又说了一串什么急急如律令的话。
刘大舌头见麻爷念咒,才知道自己着了邪道,不由地骂了句:“妈的,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打老子的头,难道是老子好欺负?”
他一边骂一边把身上的a步枪摘了下来,呼啦一声把子弹上了膛:“妈的,管它什么妖魔鬼怪,再敢欺负老子就给它来一梭子!”
麻爷连忙阻拦道:“刘老板,千万使不得,这些魑魅魍魉就是专门惑乱人的心神,开枪不但打不住它们,反而会误伤自己人!”
刘大头一想,也是啊,这种环境还真不能轻易使用武器,当初蝎子就被镇墓童子吓得精神崩溃,胡乱开枪,自己还挨了蝎子一枪,差点小命不保,现在肩胛上还留下一个弹痕!
刘大舌头只好把枪又挎在了身上,麻爷说:“走吧,别停下,大脑一定要清醒,别别着了它们的道!”
前面的雾气越来越浓,小阴阳在前面用柳条开路,他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悠闲了,显得非常紧张,只见他在烟雾弥漫中不停的用柳条左右抽打着,跳着脚似乎在驱赶什么,嘴里不停的呵斥着:“走,滚!”
小阴阳的柳条打断一根,就赶紧从被上背上抽出一根新柳条,不大一会小阴阳居然累的气喘吁吁,虽然小阴阳在前面驱赶的很卖力,但是我们这群队伍里不时有人发出惊叫,不是刘大舌头被人打了,就是小狗被人打了,要不就是三猴子被人掐了......
因为小阴阳和麻爷有言在先,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慌乱,所以挨了打的只能叫两声而已,该往前走还得继续往前走,有的被打的多了,连叫也不叫了,默默的忍着。
奇怪的是我和露茜茜暂时还是安全的,没有遭到这些魑魅魍魉的袭扰,正暗自庆幸,忽然听到露茜一声惊叫,我回头一看,发现她花容失色,一脸惊恐的告诉我,刚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扯她头发。
我连忙安慰她:“没事,没事,可能是树枝挂的......”
我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没走多远,她又惊叫了一声,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刚才有棍子打到了她的腿......
我连忙说,别怕,可能是碰着树枝了......我只能这么告诉,否则只能使她更紧张。
大家走着走着,威廉忽然一声大吼,转身一手杖扫了过来,刘大舌头闪避不及,结结实实挨了威廉一手杖,我们一看威廉眼睛上出现了巴掌大小的淤青,就跟熊猫眼一样,原来威廉也被邪灵袭击了,怪不得他火冒三丈,只是他反应过激,误伤了刘大舌头。
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内,除了小阴阳,麻爷和我没有遭到莫名其妙的袭击,其余的人无一能够幸免,不是被打了,就是被掐了。
我感到很奇怪,小阴阳和麻爷都是有道行的人,那些魑魅邪灵自然不敢冒犯他们,但是这些邪灵怎么没有冒犯我,我可是个普通人啊......难道我也有了某种超自然的能力?
小阴阳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一根柳条被他三五下就打没了,他一边抽打一边说:“妈的,难道这是一条饿鬼道......”
眼看小阴阳背上的柳条只剩下了三两根,但是我们还没有走出这片阴霾之地,小阴阳已经急了,不由地怒喝道:“我怜惜你们是条生灵,不忍心让你们魂飞魄散,你们这么苦苦纠缠难,是要逼我使用五雷诀吗?”
小阴阳的话刚说完,地上忽然齐刷刷的跪了一圈密密麻麻的小矮人,穿着粗布麻衣,不像是现代人,灰蒙蒙的看不清楚,这些人低着头,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脸......
我感到大为奇怪,难道这就是传说的“矮骡子”?
因为民间有个说法,尤其是四川,湖北陕西一带,把鬼魂叫“矮骡子”,因为它们比较矮小。
小阴阳说:“你们这是啥意思......难道有什么事情有求于我?”
那些小人连连点头,然后站起来领着我们向前走去,小阴阳回头对我们说:“走,跟上去!”
这群灰蒙蒙的人影领着我们转了几圈,忽然就消失了。我们仔细一看,前面出现了一个山洞,但是洞口几乎完全被树木遮盖。
树木上栖息了很多乌鸦,我们拍了一下手掌,这些乌鸦飞起来转了一圈,又飞了回来,赶都赶不走......小阴阳嗅了一下鼻子说:“不对,这洞里有名堂!”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