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倒行蛇

我忽然感到背后猛的一紧,三猴子抓着我肩膀的双手忽然加重了力道,但是却抖个不停,跟筛糠一样,我不知道他怎么吓成这个熊样,恐惧这东西真的会传染,我顿时感到脊背上麻酥酥的,就像一个冰凉的虫子在上面爬,搞的我浑身很不舒服,......
我忍不住斥责道:“你他妈的能你能镇定点......"”我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感到脸上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时有时无的,就像是一种柔软的东西在轻轻地摩挲我的脸,我没敢抬头,只是向上转动了一下眼珠,发现一个大红裙子僵直的悬挂在我的头顶上,裙子上的飘带蹭到了我的脸上,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吓得灵魂出窍,几乎连呼吸都停止了,红裙子上半部分我没看清是什么样,也不敢看......
怪不得背后三猴子吓成那个德性,大家紧张的连腿都迈不开了,幸亏小阴阳喊了一声:“停!”我们就像一队僵尸一样,僵硬的站在了那里。
“吾本是,荷花女,朝朝暮暮为君舞。看尽人间多少事,知己只有吾和汝。”小女孩空灵的声音就在我的头顶上飘荡着......
这种空灵的东西比那些凶神恶煞的鬼怪还要吓人,我们僵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浑身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正当我们万分紧张的时候,忽然我听到小阴阳喊道:“荷花女,你在这里已经被困了上千年,俗话说人是一口气,爱是一味药,吞进去不容易,吐出来也很难,忘记过去的爱恨纠缠,我度你一程如何?”
空灵的歌声停止了,墓室里一阵死寂,过了好一会我才听到头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说:“小女三生有幸,多谢大师超度!”
话音刚过,我感到头顶上一阵微风凌动,那个大红的裙子已经不知去向。
我们呆若木鸡,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小阴阳会如何超度这个荷花女......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才听到小阴阳说:“走,安全!”
我们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又过了一关,于是继续倒着往前走,在小阴阳的指令下,我们已经穿过了第四层出口,但是我心里总觉得七上下的,随时都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谁知道心里越害怕有事越容易来事,穿越第四层出口之后,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吱呀~哐当......吱呀~哐当......吱呀~哐当......”
这声音沉闷而有规律,好像一架巨大的石臼在捣米,每捣一下地面都会震动一下......
这种石臼我小时候见过,我们村里有一户人家,住在半山腰上,几乎与世隔绝,他们家吃粮食不用机器加工,全部用石臼杵,用现在的话来说是过着原生态的生活,其实是他们住的太偏僻,不方便下山加工粮食,他们家有一架石臼,这种石臼很古老,利用杠杆的原理,用一根木梁做成十字架的形状,前面带着一个石杵,两边有一个平行的固定支架,重杵重约一百多斤,需要两个人用脚踩,踩一下才能捣一下,我小时候玩过,只是人小没力气,踩不动。所以我的印象比较深刻,一听这声音脑子里就知道是石臼捣米的声音。
“吱呀~哐当......吱呀~哐当......吱呀~哐当......”这声音比臼的声音要大的多,而且格外[email protected]飩&沉闷,每捣一下甬道就会震动一下,我的心也被捣的一忽悠一忽悠的,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仔细听了一下,没错,确实是石捣米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太夸张,比平时臼米的声音要大几倍,奇怪,是什么人在古墓里臼米呢......我不联想还好,一联想心里打了个寒战,越联想越害怕......
小阴阳说:“停!”我们停在了那里。
过了一会听到小阴阳自言自语的说:“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在臼米,臼里无米空捣杵,这不是故意吓人的嘛,收了!”
臼米的声音停止了,我们没有得到小阴阳的指令,不敢妄动一步。大约又过了几分钟,耳机里传来小阴阳的声音:“走,安全!”
我们在小阴阳的指令下,战战兢兢的又穿过了两层出口,每经过一个出口,都有开门关门的声音,我们心里过于紧张,也不知道穿越了几层出口,虽然胆战心惊的但是有惊无险,好在没有走回头路,大家在暗自庆幸,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打斗声,我们心里一惊,还以为小阴阳遇到了意外,这时耳机里忽然传来小阴阳急促的声音:“停!”
我们立即停下不敢动了,打斗声极为激烈,叮叮当当的刀剑声响成一片,还伴随着呵斥声,细听起来好像是两个人在打斗,你来我往的斗一成一团,非要拼出你死我活的样子。
我们听得胆战心惊,仔细一听又觉得不对......参与打斗的人应该没有小阴阳,因为他们用的是刀剑之类的冷兵器,听声音就像是古代的两个武人在打斗.....
过了好一阵,才听到小阴阳说:“好了,你们都打了上千年了,也该歇歇了,收了!”奇怪的是小阴阳的话刚说完,两人的打斗就平息了。
这两人打的如此激烈,却被小阴阳三言两语就化解了,我越发觉得小阴阳高深莫测......
墓室里平静了下来,我忽然发现面前站着一个绿毛怪物,正是那个打不死的尸煞,刚才因为过于紧张,愣了一下神,居然被它钻了空子,等我发现它的时候,离我只有三四米远的距离。
它好像很忌惮我们这种队形,不敢贸然靠近,要不我早就死定了,我急忙举起a步枪对着它就是扑扑突突一梭子子弹,它怪叫一声,身形一闪就没了踪影。
小阴阳听到枪声,急忙在耳机里询问道:“你们那边什么情况,为什么开枪?”
我说:“是那个绿毛尸煞,在后面尾随我,被我打跑了!”
小阴阳慎重的叮嘱道:“镇定,一定保持镇定,心有巨石,风吹不动,我们用的是倒行蛇的队形,但千万不能慌乱,一旦队形一散,我们都有性命之忧!”
倒行蛇的队形......我愣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小阴阳的话,但是仔细一想,我们这个队形确实很怪异,还真有些像一条倒行的蛇,看来小阴阳让我们排成这种队形,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自然有他的道理......
大家听小阴阳这么一说,心里越发紧张了起来,我们不懂得那么多玄妙的道理,只知道人多力量大,互相把对方抓的死死地,生怕乱了阵形掉了队。
小阴阳说了一声:“走。”我们又开始倒着往前走,走着走着,各种怪异的声音都出来了,一会有人在呻吟,哎呦哎呦的叫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一会有人在嘿嘿冷笑,谲诡莫测,还有人好像在受邢,噼里啪啦的鞭打声夹杂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大家听得头皮发麻,心惊肉跳,我们战战兢兢的走在墓道里,就像行走在地狱里,耳边传来的各种恐怖嘈杂的声音,感觉就像在过鬼门关,阎王殿......
因为倒着走,总觉得后背冷森森的,如果我们不是结成一体,早就吓得四散而逃了。
我们想着小阴阳的话,心有巨石风吹不动,只要内心不乱它们就奈何不了我们......
我们咬着牙齿,忍受着各种声音的痛苦折磨,大约十几分钟后,隐隐传来了雷电风鸣之声,一阵阴风过后,墓室忽然安静了下来,一遍死寂......
我们顶住了各种声音的袭扰,正准备加快步伐往外走,忽然听到小阴阳急促的说了声:“停!”
我们吃了一惊,立即听了下来,.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忐忑不已,大约又过了三五分钟,甬道里忽然穿来了一阵跑步声,而且不是一个人在跑步,是一群人在跑步,声音越来越清晰,步伐整齐,很有节奏感。
我在外籍兵团当了五年职业军人,对这种声音太熟悉了,这是一支军队在跑步,听脚步声至少有一个排的编制。
我一下愣住了......墓室里怎么会出现一只军队?我百思不得其解,跑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跑的很急促,就像这支部队在执行任务急行军......
我正感到奇怪的时候,忽然有一队士兵从我们身边穿梭而过,他们穿着迷彩作战服,脸上涂着五花六道的黑泥巴,在有限的光线下根本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他们好像没有看见我们,把我们当成了空气,风一样的一样从我们身边穿而过,等这支队伍走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队伍后面还拖着三个人,正是野驴,蝎子和面包,他们被一群士兵架着胳膊,倒拖着飞奔而去,野驴挣扎好像要对我说什么,可是他大张着嘴却发不出来声音,转眼之间这支军队就我在的眼前消失了......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