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九子连串厌胜术

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失踪几天的蝎子怎么会躺在漆雕棺材里.......我们一下愣在了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
威廉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头上的战术头灯有些不太好使,就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仔细的照着蝎子的脸部,在威廉的手电光下,蝎子静静地躺在棺材里,从他面部表情来看,既不像死人,也不像活人,脸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正当我们感到匪夷所思的时候,蝎子忽然睁开了眼睛,一下坐了起来,直愣愣的看着我们。
威廉惊得往后一退,一脚踩在刘大舌头的脚上,刘大舌头闷哼一声向后倒去,大家顿时一阵慌乱,接连有几个人互相踩了脚,威廉还没来得及转身逃跑,一只毛茸茸的利爪迎面抓了过来,威廉急忙把脸往旁边一闪,只听得嘶啦一声,威廉胸前衬衣被抓了一个大洞,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肤,蝎子的手里抓着一片烂布,嘴里发出咯咯怪叫,我们这才发现,他的指甲长竟然约数寸!
威廉大惊失色,踉踉跄跄的连退了好几步,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刘大舌头的身上,我和小阴阳急忙把他和刘大舌头拽了起来。
蝎子咯咯怪叫着向威廉扑了过来,威廉大叫着:“快,拦住他!”
野驴急忙冲了上去,拦在蝎子的前面,蝎子一声怪吼扑了上来,和野驴扭打在一起。
因为墓室里光线昏暗,我们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野驴就被蝎子一下子卡住了脖子,尖利的指甲已经穿透了野驴的腮骨,血淋淋的把野驴举了起来。
我被骇了一跳,野驴也是雇佣兵出身,而且体格健硕,虽然不如蝎子彪悍,但是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被整成这样。
威廉大吃一惊,一把扯掉我身上挂的A步枪,对着蝎子就是一阵疯狂扫射......
蝎子一转身把野驴当成盾牌挡在了自己前面,威廉并没有停止射击,而是一咬牙,毫无顾忌的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倾泻了出去......
野驴和蝎子被疯狂的子弹打成了蚂蜂窝,两人一起倒了下去,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威廉打死了蝎子,同时也打死了野驴,两人的鲜血从弹孔里血汩汩的冒个不停,在昏暗的地面聚集了一滩血水,所有人都被他的残忍行为惊呆了......
威廉却不以为然,他把手里的A步枪往我手一扔,然后把脖子一缩,摊开手上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他变异了......”威廉的意思很直白,意思是蝎子变异了,不杀他大家都有危险,可是他居然连野驴一起杀了。这两人都是特种部队的职业军人,在枪林弹雨下都没死,没想到却死在了威廉的枪下。
墓室里忽然显得很安静,威廉点燃了一只雪茄,自顾自的吸了起来,毕竟他刚才杀了人,心里也是不平静的,大家看着威廉一脸阴骘的表情,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威廉抽了几口雪茄之后才镇定了下来,他阴鸷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大家,然后冲那具华丽的雕花棺材翘了一下下巴,示意我们围上去。
事到如今,威廉丝毫没有动摇他寻找宝藏的决心,他想这么华丽的棺材,里面一定有东西,我们再次围向那具华丽的棺材。
当我们再次走近棺材的时候,我们傻..眼了,棺材里依然盖着红色的莲**,就像我们第一次打开棺材见到的那样,没有任何动过的痕迹,这太诡异了,我们盯着妖艳异常的**,大脑有些飘忽,**下面盖的是什么......大家心里直打鼓.......
大家迟疑了几秒钟后开始面面相觑,我们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轻易妄动,威廉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做为国际大盗墓头子,不知道见过多少大场面,就连诡异绝伦的金字塔也被他盗窃了,区区一具棺材岂能阻挡他盗宝的决心。
威廉的手有些颤抖,他的手离**还有数寸的距离,却忽然悬停在了那里,大家的心跟着紧张了起来,威廉腮帮子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忽然果断的伸手把**掀了起来,随着他把**掀开的那一瞬间,我们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了......因为棺材里躺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人正是蝎子!
就像我们第一次打开棺材一样,蝎子静静地躺在棺材里,脸上一副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古怪表情.......
我们呆若木鸡,大脑一片空白,但是我的眼睛却没有停止功能,我看到棺材头部刻着一个非常奇怪的图案,就在蝎子头部的上边,刻着一条垂直的阴线,上面串着九个娃娃脑袋,一个叠压着一个,就像一串糖葫芦,看起来谲诡之极......
小阴阳的目光也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图案,他忽然脸色大变:“九子连串.......原来这是就是母棺......”
大家一听,吓得哗的往后一退,麻爷颤声说:“小......小哥,这就是母棺?”
小阴阳顾不得说话,一把将棺材盖按了下去,然后才说:“是的,蝎子已经成了棺材底料,打死一个棺材自动会再生一个,一直会连生九个,也就是说刚才打死了一个蝎子,还有个蝎子,所以这棺材也叫生尸棺,所有碰过棺材的人都会成为棺材底料!”
我们听了小阴阳的话,顿时脸都吓绿了,因为包括威廉在内,我们所有的人都碰过这具棺材!
麻爷一听,吓得声音都走调了:“这这这.......这如何是好?我可是碰了这棺材呢!”
麻爷这么一说,大家都纷纷说:“是啊,我也碰过呢......”
小阴阳说:“坏了......原来大家都碰过了,我也碰过了,所有的人都会成为棺材的底料,生完蝎子后,就会生其他人,第一个碰过棺材的人就躺进棺材......”
小阴阳说的我们头皮都麻了起来,都在心里嘀咕着,谁是第一个碰这具棺材的人......自然是威廉,可是威廉用手绢擦棺材算不算......
谁也搞不清楚,但是不管谁先谁后,反正都是要进棺材的,都难逃一死,大家的心都吊了起来。
小阴阳说:“不行,不能把这棺材留下来,否则祸害无穷......麻爷,你有酒吗?”
麻爷嗜酒如命,硬可不吃饭,但是不能没有酒,只要不是特殊情况,一般他都随身带着酒,他有一个小铁壶,一壶也就是半斤的量,装一壶酒在野外能维持一天。
麻爷把小酒壶递给小阴阳:“不多了,大概只有一二两......”
小阴阳也不答话,举起酒壶就喝了一口,小阴阳刚把一口酒含[email protected]!& .在嘴里,就听得背后“嘭”的一声巨响,震得大家心里猛地一跳,第二个蝎子已经从棺材里爬了起来。
小阴阳不等它爬出棺材,就劈头盖脸一口酒喷了出去,说也奇怪,小阴阳喝进去的是酒,喷出来的却是火,只见一条火龙轰的一声飞了出去,像旋风一样扑向了蝎子,第二个蝎子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一条火龙缠在了头上,轰的一声连同棺材一起燃烧了起来。
第二个蝎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叫的声音却是一个婴儿的声音,接着熊熊的大火越烧越旺,整个棺材被笼罩在一片烈火中,棺材里发出了各种婴儿惨厉的嚎叫声,听起来心惊肉跳,十分瘆人!
我们急忙退了出来,小阴阳也退到了墓室门口,只见他双手翻来覆去,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念催火咒,墓室的烈火在他的鼓捣下越烧越旺,不大一会整个墓室里面变成了一遍火海。
刚开始婴儿的惨叫声极为吓人,听得大家头皮发麻,心里发慌,我们都不敢再听下去了,不得不用双手捂了耳朵,直到里面的惨叫声平息下来,我们才放开耳朵。
烈火大概烧了整整半个小时小时才停下来,我们跟着小阴阳又进了墓室,大火过后,一切都烧的干干净净,墓室中间留下了一堆灰烬,小阴阳还有些不放心,就用随身携带的工兵铲拨拉了两下,忽然发现里面有一个黑亮的东西,大约有有核桃大小,小阴阳建起来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娃娃脑袋的造型,脑袋从下巴到头顶有一个筷子粗细的圆孔,小阴阳连忙又在灰烬里扒拉一阵,又发现了几个类似的娃娃脑袋,小阴阳数了数,一共有九颗。
小阴阳面露欣慰,自言自语的说:“这就对了.....”
麻爷从小阴阳手里接过一个娃娃头想仔细看看,不料他从小阴阳手里接到娃娃头,就觉得一股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忍不住叫了声:“咦......这娃娃头什么东西做的.......怎么这么凉?”
小阴阳说:“这九个娃娃头是用千年石阴做的,所以寒彻入骨头。”麻爷急忙把娃娃头还给了小阴阳:怪不得不怕火烧,还是你拿着吧,我这老骨头受不了!”
小阴阳的话让我想起了吴哥地宫下面的石阴棺材,确实奇寒无比!
麻爷说:“是不是就是这几个小人头在作怪?”
小阴阳点点头:“是的,这是一种古老的厌胜之术,十分歹毒,你看,每个娃娃从下巴到头顶都有一个贯穿洞,然后用一只筷子穿上人的小肠,再把九个娃娃头串在筷子上,下了恶咒,藏进空棺材,这个棺材就成了母棺,但凡有人靠近这种棺材,就会莫名其妙的爬进棺材死去,成为棺材底料。不过筷子和人肠已经烧成了灰烬,这几个娃娃头已经作不了怪了!”
麻爷微闭着眼睛思索了一阵才说:“这跟我当年在秦岭山遇到的情况有些相似,不过这种九子连串的搞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幸亏有小哥在,要不然我可应付不了,搞不好老命都搭进去了。”
小阴阳说:“麻爷客气了,晚生也是歪打正着,不过,说不定这是一件好事,母棺已破,就等于断了血婴妖母的后路,看来这个大墓该破了......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