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华丽的漆雕棺材

我和小阴阳转身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换子弹。转了几个弯后,居然迎面和威廉他们相遇了。麻爷一脸惊讶的说:“啊,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还往回跑?”
麻爷的话把我们问的一愣,我说:“什么意思......你怎么往回跑?”
麻爷也糊涂了:“我们正在往出跑啊,奇怪......你们不是在我们后面吗?怎么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我一下被麻爷说糊涂了,小阴阳见我们各说各话,谁也说不清楚,顿时看出了端倪,他说:“麻爷,成是这甬道有问题,我们都着了道儿。”
小阴阳这么一说,我也意识到有问题,因为我们第一次跑出去,转了几圈还是回到了墓室里,这次让刘舌头和麻爷他们先走,他们转了一圈居然又跑了回来......
麻爷一听,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沉思了一下说:“这下麻搭了......咱们跑了两次都没跑出去,原来是有名堂啊......”
小阴阳点了点头说:“是啊,我们刚从墓室出来,快走,等下尸煞就来了!”
威廉一听调转方向就往回会跑,野驴和三猴子扶着刘大舌头紧随其后,我和麻爷,还有小阴阳在后面殿后。
小阴阳一边跑一边对前面的人喊道:“大家别慌,有我们在后面顶着,见到出口要停一下,看清了再进去,要走没走过的路,千万别再绕回去了!”
小阴阳一喊,前面的人马上慢了下来,变得谨慎起来,毕竟谁也不敢再绕回去了。
我们总担心尸煞会追上来,所以走几步就要回头张望一下,小阴阳说:“麻爷,你那宝物为何不用?”
小阴阳指的是麻爷麻爷挎包里随身携带的那个神秘爪子——被他视为宝物的五龙探地爪!
我一直对那东西感到很神奇,也觉得麻爷有些奇怪,最近屡次遇到诡异事件,尤其是在水底大战血婴妖母的时候,正需要他那件祖传宝物来降服那些魑魅魍魉,但是麻爷却藏的紧紧的,从来没把它拿出来过。
我说:“麻爷,别舍不得,该用你那宝物的时候,尸煞太厉害,打不死!”
麻爷叹了口气说:“不是我舍不得,那东西早就不在了......”
“......不在了?”小阴阳感到很意外。
麻爷点点头说:“是的,第一次进山就不在了,当时我们被毒蜂逼得跳进了河里,水流的很急,我们被卷进了山洞,又从山洞里流进深潭里,当时只顾保命,那里顾得了那么多,从山洞出来的时候身上很多东西都没有了,什么时候丢的,丢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小阴阳说:“哎呀,那可惜了!”
麻爷沮丧的说:“唉.....不提了,人老几代的东西,到我手上弄丢了,愧对先人啊!”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很久都没见到麻爷的黄挎包了。看来对付尸煞是指望不上他了,于是就让先走,毕竟他上了年纪,又了受伤,掂着一只脚也不容易。
我们一边跑一边说话,从来没敢放松警惕,好在那个尸煞并没有追过来。我们转了几个弯后,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出口,和我们见过的出口一样,青石堆砌,宽约三处的一个缺口,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看起来很熟悉。走在前面的威廉迷惘了,他止步不前,站在那里不敢进去了,担心一进去又返回原来的地方了。[email protected]!& .
我仔细看了卡出口,确实很眼熟,怪不得威廉不敢进去了,小阴阳走过来看了看说:“看来这里是迷宫式设计,每个出口都一样,我们无法分辨是进是出,只能赌一把了!”
被困在墓道理的感觉是难以描述的,我们又慌又乱,个个都急出了一头的白毛汗,看着小阴阳一时拿不定主意,小阴阳说:“这样吧,手脚利索的先跟我进去,其余的人在外面等着,别挤成一嘎达。万一有什么问题,跑起来也方便。”
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点点头,小阴阳看了我一眼说:“兄弟,你身手不错,跟着进去看看情况,其余的人在外面等我们的消息!”
我端着A突击步枪,全神贯注的跟在小阴阳的身后,尽管我心里特别想知道是不是能走出去,但是我还是把心思放在了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上。
随着我们一步一步的走近出口,我的呼吸也越来越紧张,我发现,我们没有走出去,也没有走回去,而是走进了另外一个墓室,地上没有了名贵的鸡血石,但是墓室中间却放了一口棺材。
这个棺材和前面的那个疑棺不同,整个棺材呈暗红色,上面雕刻着金色的纹饰,看起来金光闪闪,十分华丽。
我们一进来就被这具棺材吸引住了,但是这次我们谁也不敢轻易妄动,因为我们在前面吃了亏。但是这个棺材看起来又不像是疑棺,因为它太华丽了。
这么华丽的棺材,里面躺着的人身份应该非常显赫,它的主人究竟是谁呢......我不由地想起了任得敬的父母,棺材的纹饰是龙凤呈祥,这是典型的汉民族文化,并不是西夏党项族的纹饰,这也符合任得敬的文化认同,虽然他做了西夏的宰相,但他毕竟还是汉人,难道这个棺材里躺的是西夏第一权臣任得敬的父母?
我真在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惊背后一声惊叹:“哦,买噶的!”我回头一看,是威廉站在我的身后,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副华丽的棺材,一脸痴迷神往的表情,就像被这具华丽的棺材勾去了魂。
他似乎嫌我挡在前面碍事,就一把把我拨到了一边,直赫赫的向华丽的棺材奔去。
处于安全考虑,我本来想去阻拦他,但是一想到他刚才粗暴的将我扒拉在一边,就像扒拉一个木头一样,我心里就很不舒服,面对他这种危险行为,我居然没有阻拦他。
他就几步奔到了棺材跟前,从口袋拿出了一个丝巾手帕,在棺材的纹饰上擦拭着,一边擦一边啧啧赞叹着:“漆雕棺,这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我不得不佩服威廉的鉴赏能力,漆雕棺是中国民间的独特工艺,连我都不认识,他居然一下就看出来了,看来国际盗墓头子比鉴宝专家要厉害了。
威廉把丝巾装进了口袋,绕着棺材转了一圈,两眼熠熠生辉的说:“太漂亮了,里面的一定很值钱!”
世上有三种人把钱看的比命重要,第一种人就是盗墓贼,只要听说那座坟墓里有“货”,就不要命的往坟墓里钻。俗称活人钻墓,找死!第二是开金矿的,只要打矿的炮声一停,第一个冒着浓烟滚滚,冒着塌方危险钻进矿洞里看出了多少矿的,不是打矿的民工,而是矿主,所以开金矿的被塌死的比例很高。第三才是打劫的强盗。
刘大舌头听到威廉在里面赞叹不已,知道遇到了好东西,一想到发财机会来了,脚也不疼了,竟然也不要人搀扶,跳着脚就进去了。没想麻爷比他的动作还快,两人都有伤,但是动作比正常人都快,一前一后都进了墓室。
大家全部进了墓室,围着这个华丽的棺材赞叹不已。
威廉无比煽情的说:“我想这里面装的东西远比它华丽的外表更具有想象力,开启它吧,让我们一起见证这个心跳的时刻!”
大家都很激动,说实在话,我的心也跳的很厉害,这么华丽的棺材让我开了眼界,见大家围着棺材这么久,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就和野驴过去准备把棺材打开。
这具棺材太华丽了,就像一个精美的艺术品,我们不忍心下撬杠,担心损坏了这件艺术品。
我们围着棺材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开棺材的捷径,于是我们还是打算用撬杠硬撬。
麻爷连忙挡住我们:“莫慌......漆棺不是这么开的,肯定哪里有活扣......”说着围着棺材琢磨了起来。
小阴阳一直在旁边冷冷的观察着,当大家极度亢奋的时候,他一点也不兴奋,完全是一副旁观者的姿态。
麻爷的脚居然也不瘸了,他围着棺材转了一圈,两手在棺材的边缘摸索了一阵,忽然猛的一掌拍向棺材,棺材盖就像一个珠宝盒子,慢慢自己打开了盖子。
大家一阵惊叹,然后慢慢的围了上去,棺材里覆盖着一层嫣红妖艳的东西,而且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觉得这香味有些熟悉,好像不久前曾经闻到的香味......
大家都觉得怪异,这是什么东西?像布但是又不像布,因为红绸不是这个颜色,而且又没有布的质感,大家仔细一看,这不是海王莲的**吗!
对,没错,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目光里肯定了对方的想法。我们当初看到的是一个整体的海王莲,而棺材里是一个独立的**,所以我们没有往一块联想,一时犯了迷糊,但是海王莲的**怎么会进了这个棺材,我们感到极为诡异......
大家满腹狐疑,威廉也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他只是迟疑了一下,依然固执的带上了手套,像一个专业的考古学者一样,轻轻的掀开了那片红色的**。
就在威廉伸手去掀那片妖艳的红色**的时候,我的脑海极其丰富的联想到棺材里可能躺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像埃及艳后那样的绝色女人。
这种下意识的想法不止我一个人,也许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因为那个**太妖艳了,当威廉的手拿开那片**的时候,我们忽然惊呆了......
里面躺的不是什么绝色女人,而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人秃头黑面,大家一看,怎么觉得有些面熟?仔.细一看,发现他正是失踪多日的蝎子......
《盗墓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