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茅山派

当子弹射出的那一瞬间,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已经闪到了我跟前,接着手臂一麻,枪已经被他劈手夺了过去。我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忽然觉得头顶百汇穴被人敲了一下,我觉得大脑一激灵,顿时如meng初醒。
大家直愣愣的看着我,目光怪怪的,仿佛不认识我一样。我一脸羞愧,自责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向大家解释。
小阴阳用凌厉的眼神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发病了,这不是你干的,你不必自责,是灵降在控制你!”
虽说小阴阳不怪罪我,但是我差点要了小阴阳的命,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小阴阳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原先杀过不少人吧?”
这是一个尴尬的问题,我想起在股佣兵团的日子,那几年过的就不是人的日子,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从地狱里放出来的魔鬼,我们嗜杀成性,尤其是最后几年,我们频繁的执行任务,在战场上我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我,我能够活到现在自然是杀了很多人。
小阴阳忧心忡忡的说:“你杀孽太重,血婴灵[email protected]飩@&降的能量在你身上会越来越大,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一听就害怕了:“阴阳兄弟,有什么办法阻止它吗?我担心我会伤害更多人......”
小阴阳说:“我用五雷正法封暂时住了你的百汇穴,使邪气不得入内,但是三个小时之后,法力就会慢慢消失,到时候你还会发作的,而且比上一次更厉害。”
我紧张了起来:“那怎么办,阴阳兄弟,我知道你道行高,你想想办法吧,救救我......”
小阴阳叹了口气说:“唉......,我也想救你,只怕到时候连我都控制不了你......”
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我的身上,我见大多数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和恐惧,露茜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我没想到,我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大家的安全......
“那就杀了我吧,为了更多人的安全!”我忽然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决定。
我的话让大家都愣住了,一阵沉默之后,一把手枪冷冰冰的顶到了我的脑门上,是威廉,他脸色冷酷,一言不发的按下了击锤。
“不......你不能杀他!”露茜大不顾一切的挡在了我面前。
威廉冷冷的说:“这是他自己的决定,也是一个伟大的决定,成全他就是尊重他本人的意愿!”
威廉的虚伪无情让我忽然感到很悲哀,我是一个经过几度生死的人,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大家的生,那么死又何妨呢......
我轻轻的推了推露西:“露西小姐,请让开吧。”
“不,他们没有剥夺你生命的权力,你不是坏人......”露西固执的挡在我的面前。
小阴阳拦住了威廉执枪的手,然后对威廉说:“他不能死,让我想想办法......”
威廉看着小阴阳一眼,手里的枪却没有放下的意思。
小阴阳说:“威廉先生,请你相信我,我有办法,他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威廉这才放下枪。
小阴阳盯着我的脸看了两眼,然后低着头看着地面,来回的在我面前走动起来,好像在做一件极难决断的事情,他思忖良久之后,好像了很大的决心:“罢了,我就破一次例吧!”
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希望,小阴阳看着我说:“兄弟,幸亏你.人不坏,正气底子不错,邪气侵入不深,要想摆脱血婴灵降的控制,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得跟我学茅山心法,先驱邪扶正,否则灵降发作的时候一次比一次厉害,在降术的控制下你会杀死所有的人,然后自杀。”
我吓了一跳,膝弯一弯就跪下拜小阴阳为师,小阴阳连忙一把扶住我:“使不得使不得......你我年龄相当,怎可拜我为师!”
我有些糊涂了:“我不拜你为师,又怎么能学得茅山玄术?”
小阴阳眼神凌厉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吃过狗肉,而且是一条黑狗,狗是‘厌恶’之物,黑狗是最厉害的,你犯了‘厌恶’,终身不能修道。”
我心里一惊,有些心虚的说:“是的,我吃过狗肉,是一条黑狗.....”
大家一听,都暗暗惊讶,极为好奇的看着我和小阴阳。记得小时候确实吃过一次狗肉,那条狗是隔壁村一家农场的看门狗,我跟看农场那小子混的熟,当时也在那里玩,还有几个半大小子,其实也就是一群酒肉朋友。他们嘴馋了,一商量就打起了看门狗的主意,想把看门狗偷偷的吃了。
当时我就反对,你们把狗吃了,老板问起来怎么办?其实我这么说也是一个借口,只是想阻止他们杀这条狗。没想到看农场的那小子说,没事,老板问起来,就说狗走丢了!
他这么一说,我就没办法反对他们了,他们商量宰狗的时候,那条黑狗就在他们身边亲昵的蹦来跳去,欢乐的不行,完全不知道主人要宰杀它了。
看农场的那小子用一块布把狗的眼睛蒙上,几个小子就把狗摁在地上,就拿菜刀在狗的脖子上拉来拉去,把狗折腾的死去活来,我看着心里不忍,就拿了个锤子一下把狗敲死了,因为我没有勇气阻止他们杀狗,唯有的办法就是让狗死的痛快点。
因为这件事,我一直很内疚,多少年过去了,一想起那件事,就想起那条狗在我身边蹦来跳去的欢乐样子。
小阴阳说:“你吃过狗肉,想入门修炼是不可能了,我只能教你一套静坐心法,用来驱邪扶正,你本性不坏,我这么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算是尽人事听天命吧,能不能救你的命,全凭你个人造化了。”
我连忙向小阴阳表示感谢,茅山术我从小就听我爹说过,但是他说的太玄乎,他说茅山术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撒豆成兵,拔茅成剑,剪个纸人吹口气就成了活人,但是有一点不好,不能吃狗肉和蛇肉,一吃就破戒,无论原先修炼到什么程度,但是吃了狗肉所有的法术都不灵了。
好多好吃馋嘴之人,一听茅山术的规矩戒律就望而却步。有人故意给茅山道士下套,只需要骗他吃一块狗肉就破了他的功法。我听得神乎其神,没想到我这辈子还真认识了茅山高人,只可惜我年少无知,吃了狗肉,不能入门修炼。
小阴阳手里翻来覆去,嘴里嘀嘀咕咕说了几句,然后让我面向南跪着叩了几个头,叩完头之后小阴阳严肃的说我说:“我这是迫不得已让你学一些茅山心法,为的是能够保一你命,你记住,你不算茅山弟子,以后在外面你也不能以茅山弟子自居,能不能更进一步就看你的运气了。”
麻爷一直在旁边暗暗观察着没有说话,这时才插话说:“小哥,看来你果然是茅山派的传人。”
小阴阳说:“怎么说呢,要说我是茅山弟子也算是,要说不算也不算......”
麻爷不解的说:“小哥何出此言?”
小阴阳说:“道教有五大派系,分别为宿土、麻衣、探天、全真、茅山。
其中宿土一脉乃是专修风水堪舆之术,大可寻龙点穴,小可安家镇宅。
麻衣门则是精通命理纵阁之学,也就是俗称的算命卜卦。麻衣一脉是从伏羲卦演变而来。卦之学,包涵宇宙天地。算命则是以卦来推演,看起来神奇,其实也是有据可循的。但算命打卦也不是绝对的,相同的字很多,但各有各的命运,这叫同命不同运。
探天则是炼丹为主,探天一脉认为将世间的天灵地宝融合在一起,练成一丹,服用后便可羽化升仙,踏入值动灵符界。但是发展至今,这一脉已经失传。探天一脉能不能升仙姑且不论,但是无意中发明出火药,却是巨大的贡献。
全真一门是以武入道。身体为本,心境为主。
最后则是茅山一派,茅山一派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也是五派之中最神秘,最难修炼的一派。茅山一派不单单要学习本派的知识,更要对其他四派有所研究。意志和心性很重要!从古至今,学习茅山术的人有不少。但是最终成为一代大师的却很少,最多的则是沦为江湖术士,学的一知半解,在江湖上招摇撞骗,给茅山派抹黑。道教五派发展至今可以说是苟延残喘,甚至有三派失传。茅山一派也人才凋零。其实说到底,万法归宗,源自一脉,门派已经不重要了。”
小阴阳绕了这么一个圈子,还是没有说明自己属于何门何派?麻爷也就不便再问了。
小阴阳让其他人都坐到边上,把我领到中间独立的火堆边,让我盘腿而坐,然后教我吐故纳新,我领悟了口诀,就慢慢的练习了起来。
小阴阳纠正了一下我的练功姿势,顺手在我的头顶百会穴点了一下,然后抬腕看了一下手表说:“你还有三个小时的安静日子,好好珍惜吧。”
然后我开始按照小阴阳的口诀心法开始练功打坐,可是刚坐在那里就像心里长了草,屁股上坐了钉子,心烦气躁的坐不下去,看来我真的不是修行的料。刚吐纳了两下,就虚汗淋漓的,肚子饿的不行!
那条娃娃鱼上午就被吃完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东西可吃,刘大舌头说:“不行,我是忍不住了,得想办法去弄点吃的,要不然在这里也是等死!”说着抄起一把A步枪嚷嚷着:“谁跟我一块出去打鱼?有种的都跟我一块去,就是死在外面也比饿死强!”
野驴也饿的不行了,他看了看威廉说,我跟你一块去,说着掂着A步枪跟刘大舌头走出了火堆圈子,向洞口走去。两人刚走出火堆圈子,就听到一声尖叫,那声音如午夜的野猫,惨厉之极,惊得我猛的一乍,差点灵魂出窍,我抬头一看,大吃一惊,洞口出现了两个血淋漓的婴儿脑袋,牵肠挂肚的拖着内脏,悬空扑了过来,刘大舌头吓得“妈呀”一声惊叫,扭头就往回跑,野驴到底是个军人,没给雇佣兵丢脸,他对着那两颗血糊糊的脑袋就是扑扑突突一梭子子弹,可是子弹打在上面无声无息,奇怪,那些子弹都飞到哪里去了?两个血婴脑袋毫无反应,反而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厉叫一声,向野驴和刘大舌头飞扑过来......
《盗墓特种兵》